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白纸飞
查看: 3933|回复: 4

【原创】论一体化多维力量联合打击的作战原则

[复制链接]

388

主题

1

听众

2013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7-11-24
精华
1
帖子
1408
发表于 2011-8-15 10:21:27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论一体化多维力量联合打击的作战原则



作者 苏苑琴音





所谓“一体化多维力量联合打击”,即:通过充分运用当代信息技术将陆、海、空、天、电磁五维空间的军事打击力量整合为一体,对交战敌对方目标实施毁灭性快速突击,在最短时间内致使交战敌对方作战体系瘫痪甚至全面崩溃。



这种作战方式必须遵循以下基本原则:

一.将尽可能充分运用信息技术实现信息化多维力量编成作为首要前提和基础。

在军事领域充分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将现代信息技术作为军事打击的“效能倍增器”,是“一体化多维打击”战略战术的灵魂所在。

任何形式的军事打击,都必须解决以下两个问题:一.全面、具体、详细并即时了解敌我双方相对所处空间位置和各种态势(这种位置和态势是动态的);二.如何以最短时间、最低战损和消耗达成战斗任务目的。在信息化战争时代之前,各级军事指挥官从个人军事生涯中获取的知识和经验在解决这两个问题的过程中发挥着极为突出的作用。但是,个人知识和经验的局限性必然导致任何军事指挥官(哪怕是堪称伟大的军事统帅)不可能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能无一例外正确、及时地作出判断、采取应对措施,因而作战指挥失误、延误在所难免,只是在发生失误、延误的次数和程度上有所差异。而在信息化战争条件下,基于现代信息技术的军事技战术使解决上述两个问题过程中的个人因素所发挥的作用空前降低,因而越是拥有充分信息化作战手段的交战一方越是较少几率出现作战指挥失误、延误现象。

另一方面,由于现代高科技军事技术的快速发展,战场上交战双方都将面对因防御手段日趋完善而越来越难以摧毁的对方目标——比如:横行于全球各大洋耀武扬威干涉别国内政、维持美国全球霸权的美军航母战斗群。对于这类目标,依然采取机械化战争时代那种单纯依靠某一“维”力量、甚至某一种武器摧毁目标的战法,显然无济于事,至少效率极低。因为对这类机动性高、防御战力强的目标实施搜索发现、锁定跟踪、对之突防、命中摧毁,仅仅运用某一“维”力量是根本无法做到的。要对之成功实施摧毁打击,就必须协调一致地运用多维打击力量,以多维打击力量作战功能上的互补,形成美军航母战斗群防御体系无法抵御的强大攻击摧毁力。而要做到协调一致地运用多维打击力量,就必须实现信息化多维打击力量编成。只有充分运用信息技术使多维打击力量相互之间实现“实时共享信息”、“实时引导指挥”,才能使多维打击力量在作战过程中最大程度上实现无间隔联合一体、无障碍协调一致。

充分运用信息技术实现信息化多维力量编成,意味着这种作战方式由过去以作战平台为中心转变为以信息网络为中心,即:多维打击力量依托各种信息网络实施编成和部署,战时则通过各种信息网络在相互之间实现“实时共享信息”、“实时引导指挥”、“实时合力打击”。



二.达成战斗任务目的的关键在于以最快速度、在最短时间内夺取制信息权。

所谓“制信息权”,指:交战一方得以最大程度地获取、享有、使用战场作战信息的充分自由,与此同时基本甚至完全剥夺交战敌对方的同类自由。简言之,即:交战一方垄断战场信息权。

制信息权对于夺取战争胜利的重要性,自两千多年前冷兵器时代就已为中国古代军事家孙子所深刻认知,《孙子兵法》有关“知彼知己”的论述,其实就是“制信息权”理论的经典渊源。因为它揭示了一条古往今来战争的铁律——交战一方战胜另一方的前提和关键就是在战略战术上做到己方“知彼知己”的同时,使交战对方“不知彼不知己”。而这不正是当代信息化战争的真谛所在吗?美军自第一次海湾战争以来所进行的每一场战争,无一例外都遵循这个模式。此外,《三十六计》中也有许多包含中国古代信息战的内容,都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当然,冷兵器时代的信息与当代高科技时代的信息有着极大的差别,孙子所谓的“知”与“不知”与当代高科技时代的C4IRS系统的战场运用不可同日而语。但是无论怎样,掌握制信息权都是古往今来获得战场胜利的关键所在。所不同的只是越是高科技现代化战争,制信息权的重要性就越凸显。

美军所谓的“网络中心战”,其实质就是运用信息网络技术将其所有作战单位(子系统)有机整合为一个高度一体化的大作战系统,这个大作战系统所发挥出的整体战力远远大于组成系统的各作战单位战力的简单叠加。由此可见,美军的“网络中心战”发端于当代系统工程理论(分为“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三个部分,简称“三论”)。根据系统论观点,系统的整体性能大于其各子系统的性能之和(即著名的“1+1)2”定律);同时,系统与其子系统之间、系统内部各子系统之间和系统与环境之间存在着相互作用、相互依存和相互制约的关系。前者称之为系统的“整体性”,后者称之为系统的“关联性”。

笔者以为,在美军作战大系统中,其信息网络系统与各作战平台、作战指挥控制子系统之间相互作用、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关系,是最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种系统关联性。因为根据控制论的基本原则,实现控制的基础是信息的获取、传递和反馈,一切信息的获取、传递和反馈都是为了实现控制,而任何控制又都有赖于信息的获取、传递和反馈来实现。因此,美军作战大系统战时一旦发生作战信息网络子系统功能缺失的情势(这意味着作战信息权被剥夺),势必使美军因作战决策指挥不能和作战平台控制不能而陷于体系瘫痪甚至崩溃状态。

交战一方夺取、掌控战场制信息权同时取决于两个重要的环节:一是确立己方战场信息权;二是剥夺交战敌对方战场信息权。

己方战场信息权包括:(一)全面、具体、深入、详细的敌情了解,包括交战敌对方静态、动态的C4IRS系统分布和兵力兵器的部署调动运用、战斗准备状态、战场后勤保障运转,等等。(二)己方各作战单位之间的数字化通联网络畅通无阻、战场信息高度实时共享,充分满足己方每一个作战单位以下作战信息支持需求——敌方目标在哪里、我在哪里、友邻在哪里;我和友邻的共同作战任务是什么;我和友邻共同达成作战任务过程中,我需要友邻在何时、以何种方式、何种手段做到什么,友邻需要我在何时、以何种方式、何种手段做到什么;足以使每一个作战单位所拥有的各种精确打击手段充分发挥战场作战功效,等等。

上述“各作战单位”概念,泛指交战一方陆、海、空、天、电磁各维打击力量以及每一维打击力量系统内不同作战子系统。

剥夺交战敌对方战场信息权对于己方掌控制信息权至关重要。在己方具备确立战场信息权的技战术条件时,夺取制信息权是通过有效剥夺交战敌对方信息权实现的。因为只有有效剥夺交战敌对方的信息权,才能实现己方垄断战场信息权,并因此得以保护己方战场信息权的安全、有效。

交战一方成功夺取制信息权,不仅意味着该交战一方获得战场态势单向透明,而且更标志着高度依赖信息化的交战敌对方体系全面瘫痪甚至崩溃。由此,掌握制信息权的一方将按照自己的意愿和方式,毫无任何悬念地消灭敌对方残余部分,赢得战争的最后胜利。

在此,笔者特别强调夺取制信息权过程的“最快速度”和“最短时间”这两个要素的重要意义。“最快速度”,意味着打击力量具备了超强的爆发力,这比其本身拥有能量之大更具有摧毁性;“最短时间”,意味着被打击方无暇组织有效的抵御行动和将因遭打击而受损(尚未达到不可逆转地毁损程度)的系统修复。可见,“最快速度”突击 +“最短时间”摧毁 = 被打击系统不可逆转地毁损。



三.以陆、海、空、天、电磁五维战力一体化打击基本摧毁交战敌对方的C4IRS系统,是有效剥夺交战敌对方战场信息权的主要手段。

在当代信息化战争条件下,交战双方的信息权主要是通过各自拥有的C4IRS系统的战场运用实现的。C4IRS系统包括众多功能各异的电子传感器、作战信息传输网络及其终端电脑设备、作战任务电脑软件等,这一切构成美军战场信息网络的主体。

军队的现代化程度与其在作战过程中对先进的C4IRS系统的依赖性成正比。越是现代化、信息化程度高的军队,在作战过程中对先进的C4IRS系统的依赖程度也就越高。可以说,以美军为例,最能体现其超强攻击力的指标性技战术是“防御火力圈外精确制导打击”、“防御火力圈内不被发现的精确制导打击”(由隐身作战平台实施)和高度自动化作战指挥控制管理系统的战场运用。显然,这些技战术成功运用都以功能全面的作战信息网络——C4IRS系统的强大支持为核心基础。这也是美军提出“网络中心战”理论的缘由。

由于以当代高科技打造的C4IRS系统对于现代化、信息化军队具有如此至关重要的作用,交战双方对各自拥有的C4IRS系统必然采取极其严密的战场保护措施。因此,对一支现代化、信息化程度较高的军队的C4IRS系统实施打击摧毁,以有效剥夺这支军队的战场信息权,决非轻而易举就能做到。

分析未来信息化战争中交战一方对其C4IRS系统可能采取的防御保护措施,大概主要有以下几类:

(一)导弹防御系统的反弹道导弹保护;

(二)导弹防御系统的大气层内防空保护;

(三)防电磁攻击和电子干扰、压制保护;

(四)防交战敌对方的网络黑客以电脑病毒攻击己方信息网络的保护;

(五)防交战敌对方以特种作战手段破坏己方C4IRS系统;

(六)匿踪保护措施(包括作战平台隐身设计、战时作战单位在机动过程中实行无线电静默),等等。

上述防御保护措施的有效性,也取决于该交战方C4IRS系统本身的效率;其C4IRS系统的技术越先进、效率越高,该C4IRS系统的防御保护措施就越有效。以美军航母舰队的C4IRS系统为例,同时分布并覆盖陆、海(包括水面、水下)、空、天、电磁、信息网络等领域。应该承认,美军的C4IRS系统技术上全球最先进、效率上全球最高;也正因为此,美军的上述防御保护措施全球最有效。

突破这样全面而高效的一体化防御保护体系,以摧毁其保护之下的美军航母舰队C4IRS系统,难度可想而知。分析这一过程,大概会依次遇到以下难题——

首先,如何在广阔的大洋中搜索发现并精确、持续定位跟踪目标;

其次,如何使己方发起的攻击突破交战敌对方战场防御体系对目标的层层严密保护;

再次,如何在同一时间内命中摧毁交战敌对方所有战场C4IRS目标、或者至少命中摧毁能够导致交战敌对方整个战场信息体系不可逆转地陷于瘫痪状态的绝大多数C4IRS目标。

可以想见,在应对以上每一个难题的作战过程中,都充满着复杂、激烈的敌我对抗。

针对上述攻击、摧毁美军航母舰队战场C4IRS系统的难题,笔者以为对之进行破解的关键在于必须认识到:对于交战敌对方整合陆、海、空、天、电磁等“全维”作战力量加以保护的目标,要也只有相应地整合全维作战力量对之发起有效的摧毁攻击。这正是为了以最快速度、在最短时间内达成作战任务。而做到这一点对于战胜信息化战力远高于我的作战对象美军,尤其极具决定性意义。



四.以针对性克制为特征的不对称技战术,是运用一体化多维打击作战方式克制强敌的有效保障。

“不对称作战”是西方军界近年来比较流行的一个军事术语。按照美军的定义,它是指交战一方不拥有另一方拥有的技战术,交战双方各自拥有的军事技术及其相关战术呈不对称对比的作战。还有一种观点,即认为:“不对称作战”是指交战双方力量对比极其悬殊的作战。这主要反映了中国军方的观点。

笔者在此也提出一种“不对称作战”的概念——“针对性克制技战术不对称作战”,即:无法在技战术上全面超越并压制对方的交战一方,通过运筹若干具有针对性的高技术和战术,快速摧毁对方一个或数个重要作战子系统而导致对方占据整体优势的作战大系统陷于瘫痪甚至崩溃。

上述概念中,所谓“具有针对性的高技术和战术”,是指针对美军作战大系统中的一个或数个子系统采用的技术以及运作特征而研发的专门有效克制其装备正常发挥功效的技术和作战手段,特别是那些在武器技术概念和杀伤机理上能够有效克制该子系统的技术和能够有效破解该子系统正常运作的战术战法。

比如:针对美军航母舰队的C4IRS系统,电磁脉冲炸弹是一种极为有效的大规模毁伤武器。在电磁脉冲炸弹爆炸的一瞬间,其产生的强电磁脉冲辐射对各种电子设备的有效毁伤半径有多大,在此范围内的所有电子设备就在这一瞬间全部被摧毁;而一旦全部或大部电子设备被摧毁,C4IRS系统也就自然而然地陷于崩溃或基本瘫痪的状态。再比如:针对美军航母舰队太空、空中、水面、水下立体多层次严密的防御体系,应当大力研发激光和弹道导弹攻击卫星技术,以瘫痪或摧毁美军航母舰队C4IRS系统中专司早期预警和锁定跟踪来袭弹道导弹功能的重要子系统;与此同时,进一步发展、完善各种弹道导弹攻击航母的技术,实现反航母弹道导弹远、中、近射程和海基、岸基系列化,尤其重要的是必须实现弹道导弹再入大气层载具的人工智能规避拦截和大气层内气动飞行控制技术,以突破美军太空、空中的层层严密防御并精准攻击海上和地面机动或固定目标。除反舰弹道导弹外,还应当大力发展远程超音速反舰巡航导弹和水下超空泡高速线导鱼雷。

此外在战术上,要大力研究训练以反舰弹道导弹人工智能化突防+远程超音速反舰巡航导弹以及水下超空泡高速线导鱼雷的“饱和性战场攻击”一体化打击美军航母舰队的战术,以一体化的多维技战术使美军航母舰队的防御体系因防不胜防而土崩瓦解!

笔者在此提出以下现阶段我国有相当技术储备研发的专门克制美军航母战斗群的技战术:

(一)以强电磁脉冲弹头,摧毁美军航母舰队的C4IRS系统。强电磁脉冲炸弹是一种极为有效的大规模毁伤武器。在电磁脉冲炸弹爆炸的一瞬间,其产生的强电磁脉冲辐射对各种电子设备的有效毁伤半径有多大,在此范围内的所有电子设备就在这一瞬间全部被摧毁;而一旦全部或大部电子设备被摧毁,C4IRS系统也就自然而然地陷于崩溃或基本瘫痪的状态。

(二)以舰载激光和反卫星导弹压制甚至摧毁美军各种功用的卫星系统。针对假想敌航母舰队太空、空中、水面、水下立体多层次严密的防御体系,应当大力研发激光和弹道导弹攻击卫星技术,以瘫痪或摧毁假想敌航母舰队C4IRS系统中专司早期预警和锁定跟踪来袭弹道导弹功能的重要子系统。

(三)以智能化规避拦截技术+多弹头分导技术进一步发展、完善各种反航母弹道导弹技术,并实现反航母弹道导弹远、中、近射程和海基、岸基系列化。尤其重要的是必须实现弹道导弹再入大气层载具的人工智能闪避拦截和大气层内气动飞行控制技术,以突破假想敌太空、空中的层层严密防御并精准攻击海上和地面慢速移动目标。

(四)除反舰弹道导弹外,还应当大力发展远程超音速反舰巡航导弹和水下超空泡高速线导鱼雷。

(五)要大力研究训练以反舰弹道导弹人工智能化突防+远程超音速反舰巡航导弹以及水下超空泡高速线导鱼雷的“饱和性战场攻击”一体化打击假想敌航母舰队的战术,以一体化的多维技战术使其航母舰队的防御体系因防不胜防而土崩瓦解。

(六)以“火力对抗距离外打击”技战术克制美军舰载隐形战机的空中优势,破解其在“由海向陆”作战过程中赖以取胜的通过垄断制空权实现单向空中打击的战场优势。战时美军航母战斗群的纯防御性范围,也就是以航母为中心、半径为三百~五百千米的水面、水下和空中,这一防御空间就被称之为“防御火力圈”。它的主要功用是防空反潜,以防御针对本编队的火力打击。但是,航母编队的舰载战机、水面战舰、核攻击潜艇可以自身所携载的各种对地、对海导弹,打击距离本编队N千米之外的对方战场战役作战系统,在这一距离内,如果对方也拥有与此相当距离的火力投射能力,那么交战双方理论上可以互相同等打击对方的战场战役作战系统,实现战场“火力对抗”。由于战时美军航母舰载隐身战机必然垄断制空权,因而其航母战斗群得以实现对我单向空中打击。对此,直截了当而又相对简单有效的战法,就是在美军航母战斗群的“火力对抗距离”之外将其摧毁!

(七)其他“以针对性克制为特征的不对称技战术”。

笔者提出这一概念,是出于以下原因:

(一)在电子、信息、航空、造船等技术领域,美国早已确立了其领先世界的地位。在美军已经取得全面优势的技术领域,其它国家军队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难以实现超越。这决定了与美军作战的任何国家军队,都只能面对一场敌强我弱的“不对称战争”。

(二)历史经验证明,要想在一场敌强我弱的“不对称战争”中战胜强敌,除了扬我之长以击彼之短外,别无它途。在当今和未来信息化高技术战争条件下,我军战胜美军必须采用“以针对性克制为特征的不对称技战术”。

(三)我国已经掌握相当水准的太空技术、电子信息技术、电磁脉冲技术、光学技术等新兴技术,在航空和导弹以及造船等传统技术领域亦有相当进展。虽然我国目前高科技发展整体水平距离美国还有相当程度,但是其中也有少数技术与美国相差不大、个别技术甚至不排除领先于美国——比如激光技术等。如果有目的、有针对性地将这些技术巧妙创新整合,即可在某些关键环节形成对美军的技战术优势,以收对美军作战大系统攻其一点或若干点、破其全军之功效。

上述第(一)个原因反映了力量对比关系的客观现实;第(二)个原因反映了反制美军航母舰队采用“以针对性克制为特征的不对称技战术”的必要性;第(三)个原因则是以“针对性克制技战术不对称作战”反制美军航母舰队的现实可行性。

必须注意:笔者所谓的“以针对性克制为特征的不对称技战术”、“针对性克制技战术不对称作战”,依然是依赖于整个作战体系支撑的,也即遵循系统作战理论、针对交战强敌体系弱点,属于“体系对抗、系统反制”的范畴,并非某一种或几种武器脱离作战体系的单打独斗。事实上,从来没有任何一种武器和战术能够离开整个作战体系的支撑而单独发挥功效。只有在体系内发挥突出作用的“撒手锏”武器系统,而没有脱离作战体系却能大发神威的“烧火棍”兵器。



五.自主创新并掌握高科技新概念军事技术,是运用“以针对性克制为特征的不对称技战术”战胜强敌的必要条件。

在以美军为主要作战对象的未来反侵略干涉、维护国家统一的战争中,我军面临的重大战场威胁主要有:美军对我实施信息反制、网络中心战、“防御火力圈外精确制导打击”、“防御火力圈内不被发现的精确制导打击”、导弹防御系统对我军实施反击措施的有效制约,等等。

如前所述,对于上述威胁,我军必须采用“以针对性克制为特征的不对称技战术”战胜美军。而达到这一目标的关键在于所运用的技战术相对美军作战大系统真正具有有效的“针对性克制特征”,也即:这种不对称技战术必须在武器技术概念和杀伤机理上能够有效克制美军作战大系统的若干重要子系统,并且能够有效破解该重要子系统的正常运作。

显然,这一策略并非要求在所有军事技术方面都达到甚至超越美军,而只是全力以赴地在某些具有关键性意义的方面克制美军;并且这种“克制”也并非通过在同类技术上赶超美军实现,而是创新性地运用高科技新概念军事技术以及相应战术,以其针对性的特殊技术功能摧毁美军的关键性作战子系统,进而使美军整个作战大系统陷于崩溃状态,以此瓦解美军无可匹敌的整体军事优势。

这意味着不与美军进行传统的军备竞赛,不谋求对美军的全面军事优势,而是倾力获取克制美军作战体系中若干关键性节点而瘫痪其整体的能力,如同中国武术中的“点穴”功夫,通过点击对手身体的某一或几个穴位而使其全身瘫痪。

在此,笔者试图简略探讨研发“五代战机”的可行性问题。所谓“五代战机”是指同时具有以下作战能力的先进战机:隐身匿踪、超音速巡航、超机动性、超视距交战。现今真正研发成功、并同时具备这四种性能的是美军F22A型岸基战机。在研的是美军F-35各型号和中国的歼-20、俄罗斯的T-50。可以说美军的F-22A战机的首要作战任务即剑指中国,加上美军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服役的B2战略轰炸机,对中国的国土防空系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为此,有人认为我国应该大力发展类似标准的“五代战机”,争取在同类技术上赶超美军。笔者以为:这实在是一种自欺欺人之谈!试想,以中国当今及可以预见未来的航空和电子技术发展水平,只怕等到中国的“五代战机”终于出炉,而此时美国的“六代战机”(即智能化无人驾驶隐身战机)也早已服役了!如果对此有怀疑的话,请看中国最新8:1推重比级的WS10A涡扇发动机至今也无法在质量上达到其仿制对象俄制AL31的水平,更不用说“五代战机”必不可少的10:1推重比级的矢量推力涡扇发动机了!至于对于“五代战机”同样极为重要的航空电子技术,公认的看法是中国至少落后于美国10~15年。因此过15年,如果中国能够研发出与F22A总体性能基本相当的战机,那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因为这已经意味着中国在航空和电子技术上实现了对西欧和俄罗斯的超越。但愿如此!

这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例子。这说明,在“追赶思维”之下,结果只有一种——永远落后、永远弱势!前苏联以这种思维与美国进行争夺全面军事优势的军备竞赛而最后导致自身解体,教训可谓深刻!

其实换一种思维,超越“在航空技术领域与美国一较高下”这一思维定势,自然也就柳暗花明。比如:美国为什么研发F22A?目的无非是通过作战平台的隐身化、匿踪化令交战敌对方的战场C4IRS系统失效;而作为美国的交战敌对方,如果直接采用以最快速度、在最短时间内摧毁美军的战场C4IRS系统这一“以针对性克制为特征的不对称技战术”与之相对抗,又会发生什么?这两种技战术,那一种作战效率更高?答案不言而喻!

但是,必须认识到:要实现“以针对性克制为特征的不对称技战术”战胜美军,就要自主创新并掌握高科技新概念军事技术,以革命性的技战术破解美军在传统领域无可匹敌的军事优势。否则,“以针对性克制为特征的不对称技战术”就成为无本之源、海市唇楼。

笔者以为,我国应当力争在以下高科技新概念军事技术领域握有先机——

(一)强电磁脉冲技术——破解美军举世无双的电子技术优势;

(二)太空战机+高能固体强激光技术——掌控制太空权;

(三)移动部署的岸基、海基弹道导弹反卫星、反舰技术——剑指美军太空C4IRS系统和全球海洋霸权的象征航母舰队;

(四)超燃脉冲---固体火箭发动机技术;

(五)军事纳米技术(如纳米炸药技术等等);

(六)智能化自主式空气动力飞行器。

应当说,在上述高科技新概念军事技术领域,我国目前就已经有相当进展。也许所缺少的仅仅是创新性地将这些技术加以整合。



六.运用“系统关联性”原理,全面、正确地认知和把握假想交战敌对方作战大系统的各种关联性,并在此基础上对之加以充分、巧妙利用,以“多米诺骨牌效应”模式瓦解该交战敌对方的作战体系。

如前文所述,根据系统理论的“关联性”原理,系统内部依照一定规律排列组合的若干子系统之间存在着相互作用、相互依存和相互制约的关系。由于存在这种关联性,一旦特定系统内某一个重要子系统功能缺失,必然导致以下两个后果:一是在整个大系统内与该重要子系统直接“关联”的下一个子系统遭遇功能性障碍而无法发挥应有功用;二是前述后果必然以“多米诺骨牌效应”模式一个接一个地传递给下一个直接“关联”的子系统,最终导致整个大系统的崩溃、瓦解。

以这个理论分析我国未来反击来自西太平洋的入侵干涉之战,同样可以发现上述“关联性”的存在。比如:当入侵之敌的战场C4IRS系统被摧毁后,其“导弹防御系统”必然无法发挥应有功用;由此其航母舰队必遭无法阻挡的毁灭性打击;而一旦其航母舰队被击沉,该入侵之敌部署在西太平洋若干岛链上的军事力量顿时因失去必要的海空屏护而难以防御我军的一体化多维打击摧毁。

上述“关联性”只是假想交战敌对方作战大系统的众多关联性中的一种。由于依照不同标准可以将未来交战敌对方作战大系统划分出不同子系统,相应地从不同角度分析可以发现该作战大系统不同种类的关联性。比如:假想交战敌对方电子设备与武器平台之间的关联性、火控系统与火器之间的关联性、后勤保障系统与一线部队持续战力之间的关联性、自动化作战指挥控制系统与部队作战效率之间的关联性、战时心理辅导系统与部队士气之间的关联性,等等。

全面、正确地认知和把握交战敌对方作战大系统的各种关联性,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战术价值。

首先,假想交战敌对方作战大系统的各种关联性反映了该大系统的客观内在联系;

其次,只有全面、正确认知和把握交战敌对方作战大系统的各种关联性,才能对该交战敌对方作到宏观“知彼”——了解该交战敌对方作战大系统作战流程的运作原理、程序特点和关键环节等要素;因此没有这个宏观“知彼”作基础、做框架,也就谈不上对该交战敌对方作到深入、细化的微观“知彼”。

再次,只有全面、正确地认知和把握交战敌对方作战大系统的各种关联性,才能充分、巧妙地利用这些关联性,从而保证对之实施的一体化多维打击作战得以实现效果最大化。因为作为一体化多维打击作战的具体技战术——各种“以针对性克制为特征的不对称技战术”,其目的实际上就是要实现“四两拨千斤”;而要实现这个目的,除了充分利用交战敌对方作战大系统的各种重要关联性对之实施“点穴”式的一体化多维打击之外,别无它途。

最后,全面、正确地认知和把握交战敌对方作战大系统的各种关联性,是制订正确的作战计划、采用优异的以针对性克制为特征的不对称技战术、并作好预设战场选择和建设的前提。

在全面、正确地认知和把握交战敌对方作战大系统各种关联性的基础上,充分、巧妙地利用这些关联性,就必须在实施一体化多维打击作战过程中把握以下三个环节:

(一)依据交战敌对方作战系统各种关联性的重要程度,决定打击步骤:首轮一体化多维打击目标必须是交战敌对方作战系统中最重要、最事关全局、也是最致命的子系统,其后依据关联顺序逐次打击交战敌对方作战系统的其它子系统。

(二)必须连续不间断地实施对交战敌对方的一体化多维打击步骤,倾力致使交战敌对方作战系统发生“雪崩”式的溃败,直至其彻底崩盘、瓦解。各次打击步骤之间必须实行无时间缝隙连接,决不给交战敌对方以任何喘息的时机。

(三)必须保证首轮打击先发制人。可以将我军不打第一枪原则具体化为给交战敌对方划出形态各异的“红线”,比如:地理上的红线——不得向西越过西太平洋第二岛链(抗美援朝前我国就曾经将三八线作为美军不得向北越过的红线);政治上的红线——不得实施台独行动;国际法上的红线——不得在战时给予台独以任何军事、经济上的支持;等等。凡越过种种红线者,即视为敌对方打第一枪,我军立即按计划对之发起首轮一体化多维打击,决不做当代宋襄公!当然和平时期必须对相关问题作好科学、周密的规划,比如假想交战敌对方的预设、各种战时和非战时红线的设置,等等,以应万全之策。



七.重视陆、海、空、天、电磁五维一体化预设战场建设,以针对假想敌预先作好一体化多维打击作战的周密部署,力争在开战第一时间即先发制人。

“不打无准备之仗”,这是我军的优良传统。而重视当代高科技条件下的预设战场建设,正体现了这一优良传统在新时期的发扬光大。

所谓预设战场建设,是指根据既定国家战略方针确定未来主要作战方向和地区,按照想定的作战预案作好在该方向或地区与想定的交战敌对方进行作战的准备。这其中包括:客观环境准备、战争设施(包括各种国防专用设施和军民两用设施等)准备、战争物资准备、军事力量配置以及建立并不断完善该方向或地区相应的战争动员机制等等。

一般认为,预设战场空间仅限于陆、海、空三维。但是,由于笔者前文所言太空技术和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未来高技术、信息化战争必然使战场空间延伸到太空和电磁新两维;与此相应,预设战场空间也必然向太空空间和电磁空间延伸。

我国目前还只是一个发展中新兴国家,无论从现有综合国力还是从国际影响看,我国尚不具有与当今一超独霸美国争夺全面军事优势的实力。未雨绸缪地重视并加强我军未来主要作战方向和地区的预设战场建设,必将为战时从强敌手中夺取陆、海、空、天、电磁等多维空间制权进一步夯实基础。

笔者以为,西太平洋地区是我军未来主要作战方向。这是由遏制台独势力勾结当今世界一超独霸美国分裂我国的现实威胁这一国家大战略需要所决定的。加强并不断完善这一方向海、空和大陆沿海地区(包括台海地区)的陆地预设战场建设,无疑具有重要战略意义。与此同时,轻视甚至忽略太空空间和电磁空间预设战场在未来维护国家统一、反对外国势力侵略干涉的高技术信息化战争中的战略价值,将不可避免地招致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有鉴于此,笔者着重探讨有关西太平洋作战方向的太空和电磁预设战场建设。

太空,是人类军事史上前所未有的制高点;太空空间对于当代高科技信息化战争具有无可比拟的战略价值。没有部署在太空空间的C4IRS系统所发挥的战略性信息功用,就不会有现代意义的信息化战争。另一方面,速度永远是军事行动的第一要素。距离和高度属于空间概念范畴。更远的距离意味着需要更快的速度;为了实现更快的速度,就必须使力量达到前所未有的空间高度。飞行弹道经过太空的各种战略、战术弹道导弹(尤其是核弹道导弹)以及不远未来太空战机所提供的打击功能,将对整个战争结局产生决定性影响。因而完全可以想见在未来信息化战争中,太空必然成为攻防激烈对抗的战场,对抗结果将决定战争胜负。

上述太空战场的重要作用决定了制太空权具有以下功能:

(一)决定战时制信息权的归属。战时掌握制太空权的一方可以通过清除交战敌对方部署在太空的C4IRS系统、保护己方同类系统,同时运用太空打击手段摧毁交战敌对方部署在陆地、海洋、大气层空间的C4IRS系统,最终完全掌握战场制信息权,瘫痪该交战敌对方的信息化作战体系。

(二)实现战场单向攻防全能。即掌握制太空权的一方可以在毫无阻碍地利用太空空间向交战敌对方发起各种战略、战术弹道导弹攻击的同时,有效拒止该交战敌对方以同样方式进行的反击。这也是美军当前和将来都孜孜以求实现的目标,其中极端重要的决定性作用无需赘言。

太空预设战场建设必须紧紧围绕夺取制太空权的对抗进行。而“制太空权”说到底就是交战一方能够在安全地、不受阻碍地利用各种太空飞行轨道的同时,以军事手段剥夺交战敌对方的同等自由。

鉴于目前我国太空技术水平的现况和今后一个时期的发展预期,我军战时完全掌控制太空权是不现实的。但这不等于我军没有能力与交战敌对方进行围绕争夺制太空权的对抗。笔者以为,在交战敌对方凭借其技术优势全力夺取制太空权的情势下,我军应当采取的战术对策正是前文所述“以针对性克制为特征的不对称技战术”。具体而言:一体化运用前文所述高能激光和各种弹道导弹反卫星技术手段,力争开战后以最快速度、在最短时间内瘫痪直至摧毁交战敌对方的太空C4IRS系统;以人工遥控和自主智能两种机动变轨+多弹头分导突防技术,确保我各种弹道导弹在太空飞行阶段得以规避交战敌对方的拦截;以弹道导弹弹头重返大气层后转换气动控制高超音速机动飞行技术,突破交战敌对方的最后防御圈,并准确命中、摧毁既定打击目标;与此同时,适当地配合运用“饱和性战场攻击”突防战术。

采取这种技战术,虽然还无法在太空空间实现真正的战场单向攻防全能,但是也不至于被交战敌对方剥夺利用太空飞行轨道向其发起致命打击的能力。

根据上述技战术运用,太空预设战场建设首先必须强化对太空、亚太空相关高度空间的遥感、遥测能力,尽可能打造和完善部署在太空、地面、海洋的C4IRS系统,以实现对之全面有效的监控。特别是对属于假想交战敌对方重要C4IRS系统设施运行的太空、亚太空轨道,必须综合运用多种遥感、遥测技术手段,尽量对之实施全运程、全天候连续不间断的严密监控。在此基础上,秘密在陆地、海洋、太空部署并不断完善反卫星武器系统,确定战时相关武器的秘密发射阵地及其快速隐蔽进入发射阵地的通道。最好对每一个目标均事先确定战时对之实施打击的若干种武器以及使用该若干种武器对之打击的具体程式。一旦开战,立即按照预定作战方案对交战敌对方的太空C4IRS系统发起雷霆一击,迅速达成以最快速度、在最短时间内瘫痪甚至摧毁该交战敌对方的太空C4IRS系统。

电磁,是人类军事史上既老又新的领域。说其“老”,是因为自电磁技术诞生起,它就被人类广泛应用于各种军事活动中;说其“新”,是因为当代电磁技术与刚刚诞生不久并迅猛发展的信息网络技术紧密相连,可以说,当代电磁技术已成为信息技术的载体。无论是空基、海基、陆基还是天基C4IRS系统,其硬件都是以电磁技术为主要技术成分打造的。因此,掌握制电磁权,就是掌握制信息权的捷径。而且,电磁技术的技术特性和运用方法特点,决定了电子设备对基于电磁技术的军事打击方式,其防护能力相对较低、防护手段相对有限。由此可见,电子系统既是我军、也是我军假想敌作战体系中致命而又脆弱的一环,而必然为敌、我双方竭尽全力在开战第一时间就加以充分利用的首要一环。可想而知,在未来高科技信息化战争中,电磁空间战场的攻防对抗激烈程度将会是何等的前所未有!

由于电磁空间是由各种电磁波和电磁场组成的无形物理空间,因而它不具有可视的界限,并且它无所不在地分布于陆、海、空、天全维空间。正因为它是无形的空间,所以电磁预设战场建设最重要、最关键的两个环节就是:

(一)建立并不断完善对各种电磁波辐射源的侦测和跟踪定位系统,尤其是要大大提高对我军未来主要作战方向西太平洋地区移动电磁波辐射源的侦测和持续跟踪定位能力。因为只有精确地掌握威胁性电磁波辐射源的具体方位,才有可能对之采取有效反制措施。

由于电磁空间广泛分布于陆、海、空、天全维空间,因此,对各种电磁波辐射源的侦测和跟踪定位系统也相应地由地面、岛屿电子信号侦测站、各种海洋电子侦察船和电子侦察飞机、电子侦察卫星等等设施、以及固定和移动电子侦察平台、设备组成。

(二)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加强我国电磁空间的安全防御。其中最重要的措施就是采用最新技术,尽量减少关乎国家安全的电磁波信号辐射量,并努力提高相关电子设备的电子战自我防护能力。比如:在事关国家安全的领域尽可能采用光纤通信技术、努力提高该领域电磁波辐射源设备的抗侦测截获、抗跟踪定位、抗干扰压制能力,等等。

必须强调指出:陆、海、空、天、电磁五维一体化预设战场建设,是指实施陆、海、空、天、电磁五维一体化打击作战的预设战场建设,因此这种预设战场建设应当通过充分运用信息网络技术,将陆、海、空、天、电磁五维空间预设战场整合建设为适应一体化多维打击作战的高科技信息化战场。

所谓“高科技信息化战场”,是指通过充分运用信息化网络技术打造的一体化五维空间战场设置,即使不能作到战时实现我军单向战场透明,但至少可以使我军在透明的战场环境中作战。在这一过程中,太空C4IRS子系统、由大量岸基和舰载长航程无人驾驶飞机携载的航空C4IRS子系统、前文所述对各种电磁波辐射源的侦测和跟踪定位系统、以及由大量部署在西太平洋第一至第二岛链之间深海若干处的无人驾驶长航程、大潜深潜艇携载的水下声纳侦听站,将发挥突出作用。

通过上述陆、海、空、天、电磁五维一体化预设战场建设,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弥补我军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无法根本改观的装备落后状况,特别是将有助于提高我军克制假想敌隐形战机、隐形战舰威胁的不对称作战能力。



2008年11月15日完稿

388

主题

1

听众

2013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7-11-24
精华
1
帖子
1408
发表于 2011-9-24 08:04:04 |显示全部楼层

RE:【原创】论一体化多维力量联合打击的作战原则

所谓“一体化多维力量联合打击”,即:通过充分运用当代信息技术将陆、海、空、天、电磁五维空间的军事打击力量整合为一体,对交战敌对方目标实施毁灭性快速突击,在最短时间内致使交战敌对方作战体系瘫痪甚至全面崩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697

主题

0

听众

5167

积分

少尉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注册时间
2005-9-21
精华
0
帖子
5258
发表于 2011-9-27 14:01:41 |显示全部楼层

RE:【原创】论一体化多维力量联合打击的作战原则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697

主题

0

听众

5167

积分

少尉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注册时间
2005-9-21
精华
0
帖子
5258
发表于 2011-9-27 14:02:05 |显示全部楼层

RE:【原创】论一体化多维力量联合打击的作战原则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388

主题

1

听众

2013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7-11-24
精华
1
帖子
1408
发表于 2018-9-1 15:29:02 |显示全部楼层

黑虎掏心

本帖最后由 苏苑琴音 于 2018-9-1 15:57 编辑

AHW高超音速飞行器外型推测图.png
辽宁舰编队.jpg
微信图片_20180901155149.png
微信图片_20180901155159.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