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白纸飞
查看: 1883|回复: 2

【原创】 建设强大海权国家是中华民族再次复兴的必由之路

[复制链接]

388

主题

1

听众

2013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7-11-24
精华
1
帖子
1408
发表于 2011-9-28 08:01:36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设强大海权国家是中华民族再次复兴的必由之路

——北大教授叶自成:请您回家种地去吧!



两会期间,海外媒体有关中国将在2010年前建成第一支航母舰队的报道,无疑让所有对于中华民族百年遭受列强来自海上欺辱、讹诈耿耿于怀的中国人,又一次看到在中共领导下祖国日益强大、民族复兴有望。然而就在广大有良知的中国人一片喝彩、欢呼声中,有一位自以为是的北大教授叶自成,居然摆出一副专家架势,以混淆、偷换概念、转移论题、无中生有甚至形而上学的拙劣手法,用心险恶地跑到美国《国际先驱导报》上大放厥词,企图扰乱视听、搅乱人心,螳臂挡车般地阻挡中国人民在通往强国之路上迈出的又一坚定步伐。
纵观叶自成在《中国海权须从属于陆权,航母应缓建》(以下简称“叶文”)一文中的谬论,中心论点是:“中国的和平发展决定了现阶段必须仍以中国大陆本土的建设为中心,以陆权发展为战略重点,而发展海权应当是有限的,应当服务和从属于陆权的发展。”其分论点主要为以下五个:
一. 中国的和平发展,是21世纪地缘政治的最大变化,它在地缘政治上也必然表现为陆权第一的发展趋势。
二. 在一个国家的制度建设存在重大问题的条件下,仅仅发展海上军事力量,是成不了海权大国的。所以海权发展必须以中国的陆权建设的各种重大问题解决为前提。
三. 中国的近海防御战略与历史上“崛起大国”英、日、美的进攻性远洋战略不同。
四. 随着现代军事科技的迅速发展,远洋海军、航母舰队的优势大为减弱,并更容易成为先进的导弹、陆基飞机、先进的潜水艇和驱逐舰的打击目标。中国与其现阶段投入大量资源制造航母,不如把这些资源用于研制第三代、第四代甚至第五代的飞机和提高导弹的性能上。
五. 尤其是在中国军费还相当有限的情况下,投入巨资建造昂贵的航母也会捉襟见肘。
叶文振振有辞,似乎处处辨析入理、头头是道,其实从头到尾荒谬演绎、满纸谎言。在此国家战略转型的关键时刻,有必要对之进行抽丝剥茧、还原真相、以正视听!
首先,中国的大战略目标能否实现,和平崛起能否顺利完成,与中国海权事业发展息息相关。
叶文认为,大陆空间在中国总体结构中的地位、作用决定了中国始终是一个大陆型国家;大陆空间的发展将始终是最重要的、第一位的、最基本的,而海空间的发展不可能超越大陆空间的发展成为中国最主要的问题;因此,中国要实现到本世纪中叶成为中等发达国家的大战略目标,中国大陆本土建设是陆权发展的第一层次。整治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是中国在世界上安身立命的基础,只能立足于国内的陆地空间,解决好制度问题、人口问题、能源和资源问题、环境保护问题、失业与就业等问题。
这里,不知叶文根据什么作出一国的大陆空间在该国总体结构中的地位、作用,决定了该国的大陆或海洋属性这一推论。如果这一推论能够成立,那么,以美国的大陆空间在美国总体结构中的地位、作用,想当然也应该是大陆型国家,而非现在的海洋型国家。事实上,历史上许多著名海洋型国家的陆地空间无论从面积所占国土比例,还是从其在该国“总体结构中的地位、作用”看,都据有主导性、决定性、基础性地位。美国如此,英国如此,荷兰如此,西班牙如此,葡萄牙也是如此!请问叶某人:这些国家中的哪一个国家的国民不是生活在陆地空间?哪一个国家的社会制度、经济基础不是建立在陆地空间?又有哪一个国家不是依靠陆地空间而是依靠海洋空间成为独立国家?难道能因此断定这些国家就是大陆型国家?由此可见叶某人之无知可笑!实际上,海洋型国家和大陆型国家这两个概念所反映的只是特定国家发展空间是面向海洋还是大陆,与该国陆地空间在“国家总体结构中的地位、作用”没有必然联系。
这里,还必须区分两组概念,即:大陆型国家与陆权国家、海洋型国家与海权国家。陆权反映一个国家对大陆的主导、控制、支配状况;海权反映一个国家对海洋的主导、控制、支配状况。比如:瑞士、卢森堡是两个典型的大陆型国家,但瑞士、卢森堡从来就不是什么陆权国家;澳大利亚、新西兰、斐济都是海洋型国家,但它们根本无海权可言。由此可见,无论陆权还是海权,都反映的是一个国家对外关系方面的状况。
叶文在极其荒谬地推导出中国“始终是一个大陆型国家”的结论后,又毫无由来地继续演绎出“中国的和平发展,是21世纪地缘政治的最大变化,它在地缘政治上也必然表现为陆权第一的发展趋势。”这里,叶某人似乎将陆权国家作为大陆型国家发展必然而且唯一的结果。如前文所述,瑞士、卢森堡从历史到现实都是典型大陆型国家,但无论它们如何发展,始终没有成为陆权国家。再看美国,1823年,美国总统门罗提出阐述美国对外政策的著名“门罗宣言”,指出:欧洲列强不得干涉美洲大陆的事务,美洲是美洲人(实质上就只是美国人)的美洲,否则就是与美国为敌。可见,当时美国是一个面向美洲大陆发展的典型陆权国家,那时它所追求的也就是对整个美洲大陆排外性的主导、控制、支配权。众所周知,经过近百年发展,美国成为典型海权国家。总之,大陆型国家发展结果并非一定成为陆权国家。“大陆型国家”与“陆权国家”之间也没有必然联系。大陆型国家最终也有可能发展成为海权国家。这完全取决于产生于一定前提条件下的国家发展战略的需要。
更为荒谬的是,叶文在此将“中国的和平发展”作为中国“在地缘政治上表现为陆权第一”的充分必要条件,也即:要也只要是“和平发展”,就必须坚持“陆权第一”的发展趋势;反过来,如果大力发展海权、建设现代海权强国,那就肯定不是“和平发展”!以此逻辑推论,陆权国家必然是和平国家,而海权国家则必然是非和平国家!作为中国第一名牌大学的教授,叶某人的无知实在令人叹为观止!也许他可能真的不知道,历史上典型的陆权国家德国曾经在崛起的过程中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而另一个陆权国家沙俄在坚持“陆权第一”的发展过程中,侵略成性地通过武力吞并他国领土不断扩大版图,仅对中国就通过武力和武力威胁割去九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面积!可见,“陆权国家”与“和平发展”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同理“海权国家”也未必是非和平发展。比如:中国明朝按西方学者标准,是一个不折不扣“海权国家”。自1405年至1433年的三十年间,明成祖派郑和率领庞大混合舰船队七下西洋,最远直达非洲东海岸和红海沿岸。1412年规模最大的第四次郑和远航,整个舰队不算其他人员,仅士兵就达两万九千人!其最大的宝船,长四十四丈、宽二十八丈,排水量足有上千吨!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有两次远航相隔时间(即前一次回国到后一次出航)仅十几天!可见其航海技术之先进、后勤保障之有力。约七十年后的哥伦布三艘小帆船以及达.伽马共计一百四十多人的四艘小帆船分别到达美洲和印度(达.伽马到达的印度南部港口卡利卡特正好是七十年前郑和舰队所到之处)的航行规模与之相比实在不值一提!直到一百多年之后的海上霸权西班牙无敌舰队才在规模上勉强能与之相比。而以郑和舰队的武备技术之先进也是当时西方海权强国舰队所不能比拟的。在第一次远航归国途径马六甲海峡的苏门答腊附近剿灭当地最大一股海盗集团的海战中,郑和舰队将实力不菲的敌方舰队诱入包围圈,突然以各种火器发起密集攻击,摧毁敌舰10艘,另缴获7艘,并俘获海盗头目带回南京处决。可以设想,以此战力即使七十年之后在印度南部卡利卡特附近海面遭遇达.伽马率领的百十号人四艘小帆船舰队,将之消灭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以现在的眼光看来,若当时明朝统治者有足够的雄才大略和殖民野心,凭借当时傲视全球的强大国力、领先世界的航海及武备科技,先于整个世界七十多年通过郑和舰队南下远征,经略印度洋,并向太平洋东部逐步扩张至美洲大陆,还会有西方海权强国的兴起吗?中国还会在十九世纪中叶至二十世纪中叶遭遇从受到来自海上入侵开始的百年耻辱吗?还会有那个对我中华常怀狼子野心的东瀛之国吗?然而,强大的郑和舰队所到之处,除了宣扬天威、开展贸易和亲善活动,并没有进行殖民掠夺和扩张。人们在扼腕痛惜中国失去一次极其重要战略机遇的同时,也毫无疑义地看到,即使拥有强大海权也并不等于非和平的,关键还在于观念以及产生于观念的国家战略思维和目标。
叶某人的荒谬并没有到此结束。对于如何实行他所谓的“陆权第一”,叶文提出:“中国大陆本土建设是陆权发展的第一层次。整治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是中国在世界上安身立命的基础;中国的制度问题、人口问题、能源和资源问题、环境保护问题、失业与就业问题等的解决,都只能立足于国内的陆地空间,海洋空间的发展和向海外的扩展只能作为重要补充。”到这里,叶某人葫芦里的药总算卖出来了——原来,他所谓的“发展陆权”,就是只能立足于“国内的陆地空间”解决中国的“制度问题、人口问题、能源和资源问题、环境保护问题、失业与就业问题”;同时,“海洋空间的发展和向海外的扩展只能作为重要补充。”在此,叶某人以偷换概念的手法,将“大陆本土建设”变成“陆权发展的第一层次”。前文已述,无论“陆权”、“海权”,所反映的都是一国对外关系状况,而所谓“大陆本土建设”完全是国家内政问题;“大陆本土建设”与“陆权发展”从概念上看,是既不互相包含又不互相交集的两个概念。不过,搞好大陆本土建设确实与“发展陆权”还是“发展海权”的国家选择具有重要关系。就叶文开列的“大陆本土建设”面临的一系列问题中,起码由于人口过度膨胀而带来的能源和资源、自然环境日益恶化、失业与就业压力持续增大等问题的解决,有待于国家就发展战略作出正确选择。谁都明白,在中国面临大陆本土能源和资源逐渐枯竭、自然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的形势下,大力拓展海外能源和资源供应渠道、开发海洋资源,发展海洋型经济,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性措施。而减缓失业与就业压力,也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大力开展对外贸易、不断开拓新的海外产品销售市场。
更为关键的是,就整个地球而言,经过数百年的大开发,占全球表面积百分之三十的陆地能源和资源已经日益难以满足人类需求。同时,占地球表面积百分之七十的海洋极为丰富的能源和资源仍然尚未得到有效开发和利用。不远的将来,人类对能源和资源的索取方向必然由目前的陆地转向海洋。因此,国家立足于向“海洋空间的发展和向海外的扩展”,通过建设海洋型国家解决由于人口不断增长而带来的能源和资源短缺、自然环境恶化、失业与就业压力增大等中国大陆本土建设问题,整治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打好中国在世界上安身立命的基础,势在必行。很显然,叶文主张“只能立足于国内的陆地空间,海洋空间的发展和向海外的扩展只能作为重要补充”的观点,不符合科学发展观,而与可持续发展基本国策背道而驰。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规定,有关濒海国家除享有从领海基线起向海上延展12海里领海主权外,还享有从领海基线起向海上延展200海里的排他性经济专属区权益;在此而外辽阔海洋上,对所有海洋自然资源实行“谁开发、谁拥有”原则。而地球表面大陆土地,除南极地区以外,已经基本被瓜分完毕而成为各国合法领土。由此可见,中国未来发展空间只能面向海洋。而面向海洋开拓新的生存空间,以解决中国崛起过程中面临的人口膨胀、能源和资源短缺、自然环境恶化、失业与就业压力不断上升等等一系列问题,不仅具有国际法依据,而且完全合乎人类道义规范。由此可见,中国立足于向海洋空间发展,也是完成和平崛起的必要条件之一。
综上所述,建设海洋型国家,是实现到本世纪中叶建成中等发达现代化国家这一中国大战略目标、完成和平崛起进程的唯一途径。而作为拥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中国建设海洋型国家离不开海权事业的快速发展。历史已经证明、而且还将继续证明:没有本国海权保障的海洋型国家,必然不是独立自主的海洋型强国。叶文有关“中国的和平发展,是21世纪地缘政治的最大变化,它在地缘政治上也必然表现为陆权第一的发展趋势”的观点,建立在一系列缺乏理由和依据、甚至无知的武断推论基础之上。
其次,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建设海洋型国家、快速发展海权事业的根本保证。
令人愤慨的是,叶文居心叵测地以晚清为例,提出“在一个国家的制度建设存在重大问题的条件下,仅仅发展海上军事力量,是成不了海权大国的。”并且罔顾事实地将社会主义中国与腐朽没落的晚清相提并论:“由于各种原因,特别是由于晚清政治制度的腐败,北洋水师在日本海军面前不堪一击。所以,海权发展必须以中国的陆权建设的各种重大问题解决为前提。”在此,什么是叶某人所谓的“中国陆权建设的各种重大问题”呢?联系叶文前述“中国大陆本土建设是陆权发展的第一层次。整治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是中国在世界上安身立命的基础;中国的制度问题、人口问题、能源和资源问题、环境保护问题、失业与就业问题等的解决,都只能立足于国内的陆地空间,海洋空间的发展和向海外的扩展只能作为重要补充。”由此可知,叶某人认为的“中国陆权建设的各种重大问题”,是包括“中国的制度问题”在内的各种国内问题。而既然“中国的制度问题”已经到了和晚清政治制度相提并论的程度,叶某人无非是含沙射影中国现存政治制度必须从根本上加以改变;否则,不仅“中国陆权建设的各种重大问题”不能解决,而且海权发展也不可能——因为叶某人已经断言:“海权发展必须以中国的陆权建设的各种重大问题解决为前提。”
对于叶某人上述无耻谰言,可以从以下几点加以分析、驳斥:
1.“在一个国家的制度建设存在重大问题的条件下,仅仅发展海上军事力量,是成不了海权大国的。”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命题。以历史上海权强国英国为例,十六世纪在女王伊丽莎白领导下的英国通过大力发展海权迅速崛起,并于1588年击败当时海上霸主西班牙的无敌舰队,一举奠定英国未来三百多年全球海上霸业。然而就在伊丽莎白统治时期,国内矛盾错综复杂,英国新教教徒与天主教教徒之间尖锐对立,天主教教徒在罗马教皇支持下数次试图推翻代表新教教徒利益的伊丽莎白女王,而伊丽莎白女王也采取某些极端措施镇压天主教教徒,致使两派教徒之间对立和仇恨不断加深,其影响之深远、之重大,最终导致爱尔兰于1921年从英国分裂出去成为独立的爱尔兰共和国,甚而至于延至今日导致北爱尔兰产生于两大教派矛盾的共和军恐怖分裂活动仍不时严重威胁英国社会稳定;而在国家政治制度方面,当时英国虽然已有议会,但仍未从法律上确立君主立宪政体,国王和议会之间权力界限尚未明确界定,这为后任国王谋求王权专制而与议会进行你死我活的权力争斗、并最终引发英国内战埋下危机伏笔。完全可以说,当时英国“国家的制度建设存在重大问题”。尽管如此,东西方史学界一致公认,正是在伊丽莎白统治时期,英国实现了经济繁荣并通过发展海上军事力量而崛起为一个新的世界海权强国。事实上,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任何一个强国的崛起进程都不是、也不可能一帆风顺,都交织着国内外各种重大矛盾和问题的产生、存在、发展、解决这一循环往复过程。英国如此,德国如此,法国如此,日本如此,美国如此,中国同样也将如此!诚然,中国目前确实面临包括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在内的各种问题甚至矛盾,但是,在中国共 产 党领导下,中国人民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强国的道路上披坚执锐、披荆斩棘,克服重重艰难险阻,取得了一系列举世公认的辉煌成就,实现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综合国力迅速蹿升,当今中国国际地位之高是自1840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在这个时代背景下,中国发展海上军事力量,建设海权大国、海权强国,已经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2.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新中国与腐朽没落的封建王朝晚清政权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两者根本不是一回事。自从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海上强权英国以坚船利炮轰开中国大门,中国陷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悲惨历史。腐朽没落的封建王朝晚清政权面对列强步步进逼的侵略和蚕食,束手无策。鸦片泛滥,军力衰微,外战失利,国土沦丧,内乱无已,百姓苦难。这是那个黑暗年代国家民族灾难的真实写照。中华民族由过去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一落千丈地沦落到任世界列强宰割的地步。无数仁人志士浴血奋斗,却始终面对中华民族的颓势无力回天。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这段苦难历史才嘎然而止。任何持客观态度的人都不会否认,新中国的成立是近现代中国历史上重大转折点。从此,中国一改自晚清政权以来延续一百多年的颓势,步入古老大国快速重新崛起的伟大历史进程。这充分说明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和人民民主专政的新中国,与政治上高度腐朽没落的晚清封建专制政权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3.实践证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是建设海洋型国家、快速发展海权事业的根本保证。新中国成立后,面对西方国家充满敌意的封锁,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快速建立、发展中国现代海洋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骄人成就。与实行西方政体的另一个亚洲大国印度相比,尽管印度面临的国际环境更为优越,但新中国造船、海洋能源和资源开发利用、海洋渔业、海洋运输、海洋科技等海洋事业的发展,在规模、质量和高科技含量上都对印度取得取得压倒性全面优势。在海权建设方面,同样远比印度捷足先登。新中国在第一次核试爆后的八年左右时间,就完全独立自主地建成服役第一艘核攻击潜艇;十七年左右的时间就建成服役第一艘战略核潜艇,二十二年左右的时间就首次成功进行核潜艇战略导弹试射,从而一举使中国海军成为世界上一支重要的海上战略性力量,为维护国家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发挥了关键性作用。据有关国际权威机构推测,今日中国核潜艇和潜射战略导弹技术,已经处于世界先进水平。而印度则在首次核试爆三十多年后的今天,虽然有先进国家的各种技术帮助,但在核潜艇技术上还远未取得突破性进展,遑论拥有核潜艇战略导弹技术。因此,印度海军至今仍然只是一支常规性战术力量,和中国海上力量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今后,随着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不断完善,新中国综合国力快速提高,中国海权发展必将出现一个新的飞跃。
再其次,中国近海防御战略并不等于消极的近海防守战略。
叶文在以所谓“国家大战略不需要”和“现存政治制度重大问题制约”这两个借口对中国发展海权进行理论封杀后,还惟恐理由不足、效果不彰,又从中国海洋军事战略出发,阴险地提出“中国的近海防御战略与历史上“崛起大国”的进攻性远洋战略不同。大英帝国靠远洋海军在远离英国本岛几千公里的地方争夺马岛;二战时期的日本发展海权,主要用于海外扩张并发动了珍珠港袭击;美国今天的海权之角伸向世界各地,美国的远洋舰队参加了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但是中国的海权发展并不会走英日美的老路,中国的国防战略是以防御为主的战略,不会把海外大规模进攻作为自己的战略选择。”“中国的国防战略是以防御为主的战略,不会把海外大规模进攻作为自己的战略选择。”
这两段话中隐含的意思无非就是:如果中国建设海洋型国家,大力发展中国海权、拥有远洋海军,那么中国实行的就不是近海防御战略,而是“进攻性远洋战略”,是“把海外大规模进攻作为自己的战略选择。”
好个“进攻性远洋战略”!这不就是冷战时期与美国全球争霸的前苏联海军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号吗?叶某人,您到美国《国际先驱导报》上去说这话居心何在?是想提醒您的美国主子注意中美冷战开始了?还是想借美国之手压制中国发展海权?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照您的逻辑,凡是拥有海权的国家,都是奉行“进攻性远洋战略”、都是把“海外大规模进攻作为自己的选择”?您这个逻辑是从军事战略选择角度呼应上文从国家大战略需要角度论证的“中国是否在地缘政治上表现为陆权第一标志着中国是否和平发展”的论点,理所当然的荒谬之处就是同样缺乏理由的武断推论——如果此论能够成立,那么当今拥有远洋海军的国家如:英国、法国、西班牙都在和美国进行冷战和全球争霸了?
事实上,与建设海权国家未必就是非和平发展同理,发展海权、拥有远洋海军未必就是奉行“进攻性远洋战略”、未必就是把“海外大规模进攻作为自己的选择”。中国坚持近海防御战略,但防御不是单纯防守。中国的近海防御战略是近海积极防御战略。二战历史证明:单纯防守的消极防御是被动无效的战略。一味强调近海消极防御,就是把防御侵略战争的主动权交给侵略者。近海积极防御战略并不排斥发展和拥有海权——没有海权,不具有对海洋的主导、控制、支配权,如何实现近海防御战略以维护国家合法的海洋权利?同样,远洋海军所发挥的作用要看拥有它的人实行什么样的海洋战略——侵略者和霸权主义者拥有它,就要为了达到掠夺和扩张的目的用它去主动进攻别的国家;而以和平发展、和平崛起为己任的国家拥有它,那就只会为了防御侵略而用它威慑潜在的侵略者、为了自卫而用它反击侵略者本身。一部二战历史无可辩驳地证明了这个真理——侵略成性的日本军国主义者拥有远洋海军,因而得以主动发动对美国珍珠港的大规模战争偷袭;而美国因为拥有远洋海军,所以得以赢得自卫反击日本侵略的正义战争。在那场太平洋战争中,日本是进攻、侵略的一方,而美国是防御、自卫的一方;双方都拥有远洋海军、都拥有海权、也都是海权强国,但是它们各自拥有的远洋海军和强大海权所发挥的作用却完全截然相反!难以想象,在那场正义的反侵略战争中,美国如果不拥有远洋海军和强大海权,能够战胜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的大规模侵略。
由此可见,不拥有远洋海军、不大力发展海权,任何国家都不能实行有效的防御战略。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今世界已经有十几个国家拥有以航母舰队为代表的远洋海军、并且还有更多国家积极准备拥有这种类型远洋海军的根本原因所在。毫无疑问,中国作为一个有着漫长海岸线的大国,为了贯彻有效的近海积极防御战略,确保自身在本世纪中叶和平崛起为中等发达国家,必须拥有以航母舰队为代表的远洋海军、必须发展以远洋海军为标志的强大海权!
最后,当代军事技术和战术证明:以航母舰队为主体的远洋海军仍然是捍卫国家权益的有效军事武器。
航母是海上机动机场,以舰载战机为主要打击武器的航母舰队实际上是岸基空中力量向海洋上的延伸。你在多大程度上肯定岸基空中力量在陆战中的作用,你就得在多大程度上肯定航母舰队在海战中的作用;而以现代高科技打造的岸基空中力量在信息化、立体化战争中的地位,航母舰队同样具有。只要空中力量在军事技术上没有过时,航母舰队就永远不会过时。更值得重视的是,对于核大国,航母舰队在确保有效的二次核打击手段方面,发挥着岸基空中力量所难以替代的至关重要的作用——只有集防空、反潜、反舰、攻地功能于一身的航母舰队,才能在深海远洋中更加有效地保护己方处于战斗值班状态的战略导弹核潜艇安全生存下来,并对敌方发起毁灭性核反击。
可笑的是,叶文睁着眼睛说瞎话,在自话自说地侃了一通什么随着现代军事科技的发展,远洋海军、航母舰队的优势大为减弱的胡诌后,举出美国一项名为“快鹰”的导弹计划来证明远洋海军、航母舰队已经过时。其实,叶某人也许真的不知道、也许假装不知道,美国在上个世纪提出这项计划是受前苏联奥斯卡级核攻击潜艇携带SS-N-19型超音速超远程反舰导弹,对航母舰队发起防御火力圈外饱和性攻击战术的影响。然而,美国很快就在其航母舰队防御该类导弹攻击的演练中发现,只要用舰载预警机对舰队周遍实施二十四小时空中警戒,就能在离舰队200—300千米处发现该型来袭导弹,而在这个距离,舰载预警机完全可以指挥在空中执行舰队防空任务的舰载战机以机载AIM120C、D空空导弹和宙斯盾舰的标准二导弹,从容不迫地对之实施有效拦截。美国由此发现,只要航母舰队的舰载战机能够掌握舰队战区空域制空权,这种类型的导弹攻击就不可能对舰队防空系统成功突防。因此,美国早就放弃了这项名为“快鹰”的导弹研发计划。
至于叶文所言“尤其是在中国军费还相当有限的情况下,投入巨资建造昂贵的航母也会捉襟见肘。”这个不劳叶某人烦神,随着中国经济继续快速增长,中国有能力做到印度也能做到的一切——只要对维护国家利益和确保中国和平崛起大有裨益。
总而言之,建设强大海权国家是确保中国和平崛起的重要保障,是中华民族走向再次复兴的必由之路!中华民族曾经在海上失去的一切,也只有从海上找回来。而叶某人您,作为一名中国首屈一指名牌大学的教授、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系的负责人,不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却跑到美国媒体上对中国实现和平崛起的重大转折性举措指手画脚、信口雌黄,而且表现得如此毫无专业素养,实在令人贻笑大方!即便您所要讨好的美国主子,看到您这番拙劣表演也会感到不齿。或许,您下一步最该做的事情就是即刻卷起您在北京大学的铺盖,回家种地去!






作者:苏苑琴音
2007年3月20日星期二 完稿

697

主题

0

听众

5167

积分

少尉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注册时间
2005-9-21
精华
0
帖子
5258
发表于 2011-9-28 11:39:24 |显示全部楼层

RE:【原创】 建设强大海权国家是中华民族再次复兴的必由之路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388

主题

1

听众

2013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7-11-24
精华
1
帖子
1408
发表于 2018-9-8 23:48:55 |显示全部楼层
延伸阅读:

      [环球网军事综合报道]世界海事新闻网9月7日文章,原题:最新报告显示,中国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海事国家 根据研究报告,中国已成为头号国际航运国家。该报告是由DNVGL海事集团于9月5日在德国汉堡国际海事展上发布的。

  该研究报告名称为《世界一流的海事国家》,报告从航运、金融及法律、海事技术和港口及物流等核心指标对全球30个处于领先地位的海事国家进行评估,试图了解各国在海事领域取得成功的推动因素。正如报告解释的那样,30个国家按照四大海事核心指标及分级指标的规模和程度进行了先后排名。由于航运业是整个海事产业的主要发动机,因此赋予了航运业更多的权重。

      2018年的报告将中国列为首屈一指的海事国家,原因是中国在这四项核心指标中都排名第一。在港口及物流这一核心指标方面,中国的地位尤为强势,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和散货港口。“中国的优势是压倒性的,尤其是在港口和物流这一核心指标方面,在航运指标方面也是如此。”梅农经济学管理合伙人埃里克·W·贾科布森说。“这并不令我们感到意外,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和进口国。另一个超级经济大国美国排在中国之后。”美国位居第二名,紧随之后的是日本、德国、挪威和韩国。

      “对于世界排名前三的海事国家来说,该研究报告的排名反映了这些国家的国民经济规模。”DNVGL海事集团负责东南亚、太平洋和印度洋海事咨询的地区总监沙赫林·奥斯曼说道。“然而,非常有趣的是,并列第四的挪威和韩国,排名第七的希腊,都是小国,我们看到这些‘小国’由于其海事传统、历史和创新仍然能对海运世界产生影响力。”▲(陈康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