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feicui
查看: 6430|回复: 1

中国航天新型号10年研制成功 填补国内多领域空白

[复制链接]

2971

主题

40

听众

3万

积分

版主

注册时间
2011-12-13
精华
1
帖子
16841

元老勋章

发表于 2014-6-16 15:49:21 |显示全部楼层

是晚上,时针早已走过数字9。

  “咔嗒”。打火机声音落下数秒以后,一缕缕烟雾在会议室慢慢飘开,缓缓地经过投影仪,又被投映到墙壁的屏幕上,烟雾在屏幕上漂移的速度明显与屋内紧张的氛围不合拍。

  接完开水回来的叶总放下水杯,环视会议室片刻后,拍了拍手掌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不能一锅粥,这样一晚上都定不了。”叶总清了清嗓子继续说,“我建议大家只针对现有问题。”作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八院某型号的副总设计师,他的建议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大家只讨论今天的问题。”有人附和。但很快,会场内又三三两两“捉对厮杀”开来。叶总扫视会场数周后,走出了会议室。

  这是一次日常的工作总结会,参会的包括八院、合作单位以及客户等多方人员,而这样的场景对他们而言已是家常便饭。

  “跨界”十年得来不易

  “你采访其他人就可以了,型号是靠大家一起干的。”该型号总指挥张总笑着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请求。确实,回顾该型号的发展历程,他没有理由不为这支队伍感到骄傲。正是这个张总口中“团结向上和极具凝聚力的整体”,干出了一番不平常的事业。

  接到电话的时候,唐总正在出差途中,院领导在电话里严肃地跟他说:“有个事情要你回来商量一下。”说是商量,其实组织上已经有了安排。就这样,这位陆地型号副总师成为了这个新型号的总设计师。

  这是八院自主研发的创新型号,之前没有类似型号的相关经验可供借鉴,理念是全新的,许多概念还处在模糊状态。原理上说得通不等于工程上行得通,要把想象变成型号实物,绝不是一蹴而就的。

  此前,八院已经对该型号进行了多年的预研,但在一些关键技术上一直未能取得突破,型号方案也一直议而不决。对此,八院决定组建新的研制队伍攻关此型号。当张总接手的时候,该型号已经被竞争对手逼到了“关乎存亡”的悬崖边上。

  新两总、新任务、新人马,等于一切从头再来。既然原来的路行不通,就得另外开辟道路,而这是新两总的优势,也是他们的劣势。这次职业生涯的“跨界”,让他们在这个新领域有了“眼前一抹黑”的“抓瞎”感;另一方面,也让他们“不知者无畏”,少了几分束缚。

  原来对该型号知之不多的两总把之前的文件材料全找了出来,花了几个月时间研究了一遍。在技术方案上,两总提出了和原来方案不一样的实现路径。但能不能成功,大家也“没有自信,觉得太难了”。“作为课题写写报告,要点经费可以,但是要做成产品,太难太难了,需要验证的东西太多了!”唐总一边摇着头,一边说,“好在当年年轻,干劲大。”

  面对巨大压力,他们一方面重新进行总体方案论证,重新梳理关键技术,并重新“招兵买马”组织队伍;另一方面,按照准型号研制要求,制定顶层文件,如建立了产品质量、产品工艺、元器件检验和一系列标准化等十个可靠性保证大纲,确保研制按规范、按标准推进。就这样,一场攻坚战拉开了序幕。

  “不说话,猛抽烟。”身边人如此描述攻关状态下的张总,碰上型号研制遇到瓶颈的时候,张总能在试验室里整天整天地攻关,一天只吃一顿饭,大家给他递点心填肚子的时候他也笑笑回绝,但是,当有人提出一个点子的时候,他抬起头说:“别急,你慢慢地仔细说。”

  用了2年时间,这支队伍将型号研制的路径理顺;用了3年时间,使型号立项;用了5年时间,完成了从立项研制到设计定型。这种速度在八院型号研制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

  攻关10年,该型号克服了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填补了国内不少技术领域的空白。在张总“轻描淡写”的叙述中,依然能感觉到这段攻关路的波澜壮阔。

  当该型号通过“史上最严苛考试”的时候,也印证了那句话:十年磨一剑,一舞剑气动四方。

  一直处于高压状态

  “仿佛后面有一支枪在顶着你,让你不能有任何闪失。”型号副总师王总这样概括10年来的攻关工作。

  伴随着型号的研制,被改变的还有研制人员的生活。

  唐总此前负责的是成熟的系列型号,在一个领域干了近20年,“做事情驾轻就熟,不用那么费劲”,并且“很少加班,周末基本能保证休息”。但负责该型号以后,他几乎没有休过周末,更别说国家法定节假日。这个全新型号“从头到尾都是创新”,着实难度不小,而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

  自从加入到该型号以来,王总的“个人生活基本被剥夺了”。由于型号研制繁忙,为了照顾家庭,他和爱人商量:“要不,你别干了。”于是,爱人办了内退。

  张总介绍,从队伍组建开始,就没有了节假日、上下班的时间概念,“白加黑”、“5加2”是他们工作常态。有一句话是这样概括的:星期六保证不休息,星期天休息不保证。最正常的一天,他们的工作是从早上8点开始,晚上8点结束。而到了重要攻关时期,一切都变得“没谱”。为了型号,有的人转战全国南北,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出差在外。

  忆苦思甜,柴博士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好”,她是此次试验队中唯一的女性,这位自称“女汉子”的女博士,在这样高强度的锻炼中,已经从崇拜两总们“什么问题都能轻松化解”的“小萝莉”,成长为“大家纷纷点赞”的“御姐”。

  张总说,最让他们害怕的是出现方向性的错误,在研制过程中,不少从未接触过的新问题如同空气般让人看不见、抓不住,任你满腔热情,却不知如何下手。有时候,明明之前一切进展顺利,却突然出现失败,有时候连自己都不敢接受,又得重新开始学习、试验……

  “总是在惊喜和苦闷中交替着。”唐总如此描述科研之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样的氛围让他觉得压抑,立项之前是项目的前途未卜,立项后就如有张军令状,时间一直在倒逼着他们的工作。现在回头,唐总感叹“都不知道当年是怎么过来的”。

  让研制人员庆幸的是,尽管越做越知道项目的难度,但也更清楚了路该怎么走。尽管也是一个“学习者”,但是唐总对研制越来越有信心了,“要是没把握就赶紧交给别人了,不能误了国家的事情。”“技术有风险,但在这条路上还是会遇到很多问题。”王总的看法能够代表大多数人的想法。

  成就了一番事业

  会议室里的小翟正和合作单位据理力争,这个1987年出生的大男生有着超乎他年龄的成熟。

  读高中时,正赶上杨利伟“飞天”,航天带给他的是骄傲。研究生毕业的时候,小翟放弃了华为等企业的高薪诱惑,毅然加入到航天事业中来,此时,航天带给他的只有神秘感。工作两年,“看到了也参与了许多在电视上一辈子也见不到的东西”,这让他对自己的工作充满了敬意,也让他找到了存在感。“一个人只有工作被重视,在团队中被重视,才能体现出自身的价值。”站在试验场,小翟在忙碌中说出了这句话。

  和小翟一样,小廖高中也正赶上“航天热”兴起,杨利伟的成功让他有了“祖国荣誉感”。2006年高考的时候,他选择了哈尔滨工业大学的飞行器设计专业,毕业时保送八院读研,小廖开始跟着导师在型号中打打下手,研究生毕业后,他顺利地加入到了型号队伍中,工作时间不长却已经深切感受到航天的辛苦,但是“当初怀揣的理想还没有磨灭”。

  当初这支研制队伍组建的时候,绝大部分是刚毕业的大学生,39岁的唐总是里面数得上号的“老人”。“没立项、没底气,能有人来就不错了。”让唐总高兴的是,当年进了该型号“前途还不一定有”的大学生,现在一个个都成长起来,同时也不断有新鲜血液补充进来,“总算是没有耽误他们成长。”唐总说。

  就算是唐总本人,也感觉到“在型号中成长特别快”,他解释,以前做成熟型号是站在别人肩膀上进行“小修小补”,只要遵循前人做法就行,许多问题不求甚解。而这个型号就像白纸一样,所有的问题都要想明白为什么,“没有这种经历就探索不到、把握不到型号研制的规律”。一路走来,让他对“困难”有了新的理解:“没有这样的经历,你的人生都将是平淡的,只有在起伏中你才能充分挖掘自己的潜能。”

  再过两年,王总就要退休了,而这也是家人一直在期盼的一天,现在,家人已经开始制订他退休后的旅游计划。这位在型号成功之时也很少激动的转业军人说:“自己的工作对得起国家事业和自己。”

  不管是唐总、王总还是叶总,他们原本都在成熟型号中干了多年,“也能轻松点一直干下去”,但最后他们都投身到了这个新型号中来,此后走上了一条充满了挑战的道路。正如王总所言,年轻的时候想干一番事业,但风险和机遇是并存的,而人生中做一些有风险、有挑战的事情是有价值的。

  当年型号立项之时,外协厂商闻风赶来,但在了解到该型号“要技术没技术、要钱没钱”之后,不少厂商扫兴而归,“谁能想到我们最后成就了一番事业呢?”叶总笑着说。

164

主题

2

听众

238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14-6-2
精华
0
帖子
320
发表于 2017-1-6 10:11:59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制造大飞机没有前途,飞机大型化,降落的机场怎么办?有关部门要考虑。大型运载火箭要和美国比较,不要和中国的50年代,60年代比。看着太空舱跌跌撞撞的降落,真为航天员担心!中国必须发展小型航天飞机,采用滑翔降落方式才有前途。不要等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考虑发展小型航天飞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