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万年青
查看: 9569|回复: 1

女兵杀猪是种什么体验?

[复制链接]

845

主题

8

听众

4291

积分

学员

Rank: 9Rank: 9Rank: 9

注册时间
2015-6-3
精华
3
帖子
1375
发表于 2015-10-12 15:44:12 |显示全部楼层
QQ截图20151012154225.jpg

协助拍摄一部抗战大剧(当然不是“抗日神剧”)的任务,是突然之间下达的。单位里为数不多的几位男兵们都被抓了“壮丁”,或是扮演八路军,或是演几个日军甲鬼子乙什么的,家里只留守了一窝子“娘子军”们。没几天,上头来了电话,说是剧组几个大佬要上我们单位几天,主要是体验一下军营生活。上级的要求是,无论如何要给人家远道来的“大腕”们改善一下。

这下,可就麻头了。按理说宰头“军猪”是最能体现军营特色了,只是家里头这一拨拉子“丫头”,还没一个从乡下来的,咋弄啊?没曾想女兵们闻之,一下子就炸锅开了。

关于“军猪”之名,起缘于饲养员徐雯。徐雯是特区过来当兵的,当兵之前猪肉吃了不少,就是没见过带毛的猪。新兵连下队,正好那阵子圈里有头母猪荣升“母亲”,十几条白茸茸的乳猪崽蚕虫虫一般地萦绕着,逗得徐雯欢喜得不得了,三天两头抽缝儿往猪圈里溜,没过几天就吵死吵活地磨上了饲养员的差使。谁知刚刚过了半月,其父母大人匆匆来队,欲考察心肝女儿麾下的几十头“军猪”到底是几级“军队稀有动物”云云。考察结果令千里迢迢的二老大失所望,其实就是一些普通常见的家畜。同室女兵们知情,恍然大笑,敢情徐雯爱屋及乌,家信中把军营里的一切“军用品”都冠以“军”字开头,连个家禽牲畜也无一幸免。

不过我们队里的“军猪”还真有些军营特色。队里人员编制少,养猪不多,再加上女兵们天生对“军猪”们有了怜悯之心,常常还悄悄丢个零食什么的。为图降低成本,我这个当了十来年司务长的也索性少买些饲料。众“军猪”们多是饕餮些残羹剩饭,甚至于食谱也和我们同步,一日三餐皆为“四菜一汤”;逢年过节,时也闻些酒腥,活脱脱的就是个陆勤一类区一类灶的伙食定量标准。只是“军猪”们并不领情,长此以往,倒不见膘厚,再加上女兵们厌食肥肉,私下里怂恿徐雯有事没事时赶着“军猪”们绕着屁股大的圈里“出操”“越野”什么的,居然真熬出来一个个标准的“瘦肉型”。

定下来就宰那头最凶最野的,名字叫“雪狼”。

徐雯给“军猪”都起了名字,还划班划排的,整个儿一个封闭式军营化管理。接下来点将就有些费劲了。说到底女兵们还是成不了大器的丫头片子,说的时候人人热血贲涨个个指点江山,一到真的要剌刀见红,没一个不躲躲缩缩的。还好,效果也不算坏,一番动员,兼职的女炊事班长“宝盖丽”站了出来。“宝盖丽”是我们男兵们送的绰号,主要是姓宝的她,成天是一个女汉子的发型,远看真如一个盖子罩在头上。“宝盖丽”一听,立马捋起袖子,嫩生生粉嘟嘟的胳膊扬过头顶:死了张屠夫,不吃带毛猪。杀头“军猪”,没什么大不了?我们女兵班包下来,捅刀子的活,归我了。

“雪狼”真是头倔犟的家伙,我这个当主任的一声招呼,四个女兵斗起胆儿一拥而上。这下好看了,揪耳朵的拽尾巴的,有着急的干脆用一根皮带来了个拦腰式的捆绑,还有的用膝盖压住了猪腿,几个人费了老劲才给按实了。我正吆喝着快要捆绳子呢,没料想“雪狼”一声嘶嗥,吓得温莲英和李亚萍条件反射似地捂着耳朵,就这么一松手,“雪狼”一个激灵,朝着揪耳朵的顾爱娜一头冲了过来。一时间穿着军裙的顾爱娜整个一桩木头似的,叉开双腿竟被“雪狼”穿裆顶起,犹如倒骑“毛驴”的张果老,欲上不能欲下不得,只得抠紧了那根如马鞍式的皮带;又似一个羞于归家的小媳妇,委屈地在营区跌跌撞撞地“周游列国”。就在她惊魂未定之时,“雪狼”一个急转,拱坐在地的顾爱娜立刻哇呀地哭开了。

这下麻烦了,激怒的“雪狼”撕开四蹄跑出一带烟尘,本就精瘦的这家伙,逃命起来一点没了猪的笨拙,倒真有了狼的疾速。营院里菜地四处可见,宿舍也不见远,如此“逃犯”得“火速缉拿归案”。好在来自业余体校练过中长跑的“宝盖丽”人瘦脚长,一番冲刺外加几个折返跑,揪牢了猪尾巴,边拖边喊着,后面三个捡棒子操家伙的声嘶力竭地撵上来,没头没脸地一顿饱揍。鼎沸之际,引得其它连队的男兵齐齐地钻出屋子,喊出来一种声嘶力竭的美妙风景,远听如部队之间拉歌似的喧闹。

终于“雪狼”白沫儿吐着白眼儿翻着瘫倒一旁。“雪狼”心里那个怨啊:心想这辈子栽在这帮丫头片子手里,一世英名算是前世造孽。女兵们可管不了那么多,众人呼啦而上抬将回营,一如疆场上得胜凯旋般,一声大喊,将其掀翻在地之时,“雪狼”早已休克过去。那边的“宝盖丽”手里还捏着一截蛇一样的鞭子,温莲英“妈”地一声:敢情是力拨山兮的“宝盖丽”居然把“雪狼”的尾巴给活生生地揪了下来。我们几个军官连忙招呼人马,欲以“雪狼”验明正身处之极刑。孰知仓促间,屠宰的一套家什备得不全,问斩之刀连柄在内长也不过八寸,我们头儿在“雪狼”的咽喉之处连捅数刃,隔靴搔痒般难触要害,“雪狼”依然仰天长啸壮怀激越。“宝盖丽”见之,迸出一句“越想越火,看我的!”一把夺过家伙,直通通地如同拉着血锯,捅得兴起,最后的一刀竟把半个胳膊都血乎乎地伸将进去,拖出来一带血瀑,溅了几个女兵一身的腥花,湿洇洇地在绿军装上,如春日里满山遍坡啼血的杜鹃。

这边“雪狼”一命呜呼,那边沸水大盆早已备好。刮毛烫净之余,女兵们笑作蜂窝般的一团。片刻工夫,好好的,女兵们又难过起来:原本该白白净净的“雪狼”躯体上现出来道道伤痕,远瞧近看恰如“斑马”无疑。倒是宣传处的几个笔杆子闻讯赶来,一古脑地抓拍了几幅照片,没过几天就摊晒在军区报纸的文艺副刊上。

那顿晚餐的虎皮扣肉,真是做出了我这个军校高材生当年的看家本领。那个夜晚“雪狼”的香味飘洒九里山的每一个角落,可泪水涟涟的女兵们都没伸筷子。我们几个军官劝小姑似地苦口婆心了好久,又连哄带夸了一番,女兵们这才有了些笑靥:我们这回,真是“战斗里茁壮成长”呢,有什么能难住咱中国女兵?

最后的结果是那帮演职员们没来。翌晨早操过后,“宝盖丽”汇报说,她晚上连着做了好几个恶梦,都是些没头没尾的,个个想起来毛骨悚然。女兵宿舍那一宿都没法安静,大家窃窃私语着,越来越细的声音没多会就咽了,先是可怜“雪狼”的徐雯开了个头,后来稀释开来,浪打浪般止不住了,说不清是胆怯害怕,还是兴奋激动……。而且,半夜里她们发现徐雯居然失踪了。没办法,大家只好起来到处乱找,黑古隆冬的上哪儿找啊?幸好没走多远就听到了嘤嘤的哭泣声。你猜猜徐雯在做什么?她正在后面的山坡上垒起了一座小小的坟茔。在一豆摇晃的烛火旁,我们的徐雯哭成了“黛玉葬花”似的泪人。一朵朵用卫生纸揉成的素花,花环一样围住了那个小土包。你更想不到的是,在那个新垒的坟冢上,还立了一块木碑。上书:“军猪雪狼”之墓……

(来源:当代海军微信公众号 作者:程多宝)


501

主题

29

听众

1万

积分

上尉

Rank: 12Rank: 12Rank: 12

注册时间
2014-3-14
精华
1
帖子
4425
发表于 2015-11-1 22:09:14 |显示全部楼层
春秋笔法!不过,军旅记忆,越久远越生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