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pinpin791124
查看: 17816|回复: 0

一首父亲给儿子的“情诗”

[复制链接]

495

主题

15

听众

2493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15-6-3
精华
5
帖子
831
发表于 2015-11-13 16:31:24 |显示全部楼层
  当兵的儿子在家信中无意留下自己的一首随笔:
  
  我要天朗云翻暗,
  
  斜倚云端千壶酣。
  
  大好山河尽在胸,
  
  无可奈何军中男。
  
  在回信中,父亲也只写了一首“情诗”:
  
  大中华
  
  君不见大中华 山河碎  英雄辈辈漫洒泪
  
  君不见金陵魂 河边骨  妻儿万万遭凌辱
  
  君不见子弟兵 报国志  铁马夜夜入梦来
  
  仰天长笑 笑人间冷暖
  
  对酒当歌 歌出马南山
  
  纵然山河万里行不得
  
  当有经纶一腹满腔血
  
  男儿定当
  
  生作人杰留肝胆
  
  死为鬼雄横刀笑
  
  父亲生于1960年,18岁参军,一年之后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战争结束后不久便退伍。
  
  从我记事起,对于父亲最深刻的记忆莫过于每年的清明。每到那时候父亲都会换上洗得泛白的老军装,右手提着高粱酒,左手拉着我,走在烈士陵园泥泞的小路上。而在后便被拉着踉踉跄跄的我总是气,闷头的父亲走得太快了。
  
  扫墓、倒酒,然后和石碑上一张张年轻的大哥哥照片说话。再倒酒、再说话、再倒酒……这时年幼的我,会默默站在一旁看着一向沉默寡言、坚毅的父亲莫名地“滔滔不绝”和抹眼泪,一坐就是一上午,不管陵园清明寒雨纷纷,且一年又一年……
  
  业余时间,父亲爱看书,也爱写诗,但从不发表,也不给我们看,当被问及原因,父亲只是淡淡地一笑。
  
  高考后,我自愿报考了军校。上学那天父母送我到学校报到,我们走在干净整洁的校园中,看着身旁一列列队伍整齐有力的步伐,听着班长们激昂嘹亮的军歌口号,父亲竟比报到上学的我还要兴奋。从他那沧桑面庞上的那双充满血红和军绿的眼睛中,我隐约看到这些年从未见过的神采和年轻。
  
  我们还参观了校园里几座红色教育雕像:狼牙山五壮士、支部建在连上、遵义会议……当我们走到建校将军陈赓大将的雕像下时,父亲意外地要求母亲给我和父亲照一张合影,当时靠着我身旁的温暖,至今还残留在我心中。
  
  转眼日暮西山,到了该分别的时候。临别前,待母亲双眼湿润地“唠叨”了许久之后,父亲才缓缓走到我跟前,只用右手重重地拍了拍我肩膀,然后转身拉着母亲就一脚跨出了校门。我呆呆伫立在那里,心里诧异着那只手如此大的重量。透过浓浓的夜幕,竟觉得父亲那矮小的,越走越远的背影如此的高大和陌生…………
  
  窗外北风凛冽,一个人坐在高大宽敞的现代化图书馆里,静静回想着和父亲的点滴的过往,看着这二十多年我见过的第一首父亲写的诗,也是写给我的诗,不禁想起自己在这的种种“烦心事”,心里不免有些迷茫起来。
  
  突,一阵北风席地而来,卷起不远处那面低垂的五星红旗,它迎着烈风,放纵不羁地招展着。就在这一刻,我竟被它那血和红给惊呆了,深深感觉到它招展地如此的红艳、从所未有的红艳和一股骨子里头的红艳。我想我也明白父亲写诗的原因了:
  
  诗是给“他们”的,是给父亲他心中的英雄的!无论是之前的他们还是现在的我。
  
  父亲,您请放心。在儿子我以后的军旅生涯中,我一定会一直一直记着这首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