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白纸飞
查看: 11084|回复: 2

历史回眸:一场差点引发中苏大战的武装冲突(图)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49

听众

2万

积分

少校

Rank: 16

注册时间
2002-4-28
精华
3
帖子
16734
发表于 2015-12-10 16:48: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凤仙 于 2015-12-10 17:01 编辑

101202liusong03.jpg



    1969年7月8日上午,八岔岛上响起了一阵枪声和爆炸声。继珍宝岛事件后的第二次中苏武装冲突事件,就这样发生了,但八岔岛在历史上的知名度远低于珍宝岛。
    45.6平方公里的八岔岛是黑龙江上的第二大岛,而珍宝岛面积仅为0.74平方公里。珍宝岛事件后,中苏双方围绕界河主权的分歧和对抗,似已走到大战一触即发的边缘。位于黑龙江主航道中方一侧的最大江岛黑瞎子岛完全被苏方控制的情况下,同样位于中方一侧的黑龙江第二大岛八岔岛自然地成为了中方宣示主权之地:八岔岛必须坚守,中国人必须上岛作业和生活。在这个背景下,就有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师27团工副业4连捕鱼队伍的登岛,随之发生令边境局势雪上加霜的“八岔岛事件”。
    我采访参加过八岔岛战斗的上海知青费国良时,他展示了两份政府照会的复印件。一份是中国外交部给苏联驻华使馆的抗议照会,刊登在1969年7月9日的《人民日报》第一版右上角。大意是:7月8日上午8时30分,苏联边防部队乘坐两艘船艇,侵入中国黑龙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的中国领土八岔岛地区,8时40分上岛,向正在岛上生产的中国居民和民兵开枪射击。我民兵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还击,把入侵者赶出中国领土。10时40分,苏联炮艇一艘侵入八岔岛附近地区,向该岛疯狂射击。16时20分,苏联炮艇两艘又侵入上述地区,苏边防军上岛将我民房烧毁。11时20分到16时20分,飞机6架次侵入该岛和中国岸上八岔村上空低空盘旋,进行威胁。
    另一份是苏联外交部对中国驻苏大使馆的抗议照会,由塔斯社在1969年7月8日深夜播发。大意是:7月8日10点30分,一批武装的中国人员侵犯苏联国家边界,隐蔽在阿穆尔河(黑龙江)戈尔金斯基岛(八岔岛)的苏联部分,向在岛上执行正常航标维护工作的苏联河运工作者开火,袭击者还使用了掷弹筒和手榴弹。攻击造成苏方1人死亡,3人受伤,两艘河运快艇严重受损。外交部要求中方严惩凶手并立即采取措施,以保证这些武装挑衅事件不再发生。
    两份照会,给出了两种事件描述,哪一份描述的情况更接近于真实?亲历者的回忆和历史资料汇合,组成了这场发生在40多年前的冲突过程。
江心岛上的硝烟
    “老毛子的两只船从6站下来了!” 7月8日早上8点30分,兵团战士们正在宿舍里学习政治,哨兵跑来报告。苏联船艇经常从他们的边防6站往东行驶过这里,大家都没有认真。10分钟后,哨兵又冲进来说:“老毛子要上岛了!”此时江边已传来靠岸船艇的马达声。大家紧张起来,迅速拿起武器,按照预定的作战方案分别进入1、2、3号阵地隐蔽起来,在场总共有28人。
    苏方来了两艘舰艇,一艘已靠岸。4个身穿圆领衫,脚蹬长筒水靴的平民装束的苏联人,经过航标到了知青们的宿舍前,用俄语喊了几声。见没人回答,其中一人转身返回,似乎是要回船报告情况。还有3个苏联人留在宿舍前,一人拿起地上的一把铁锹使劲敲打地面,另外两人走到114航标跟前准备往上爬。“后来我才明白,他们是要给航标灯换电池。”费国良长叹一口气说。
    当4名苏联人走到宿舍前,隐蔽在1号阵地的上海知青蒋海星悄悄向指导员请战,提出要炸掉靠岸的那艘船艇。指导员让他继续隐蔽不要动,蒋海星没有听,带着一枚反坦克手雷径直向江边匍匐前进。爬到江岸后,蒋海星看见苏艇驾驶舱边坐着一个人,他把手雷插销拔掉,直起身来大喊一声“哈拉少”(俄语“你好”)。苏联人被江岸上突然冒出的这个中国人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回了一句“哈拉少”,就见从对方手中飞出一样东西。一声巨响,手雷炸开了,那个苏联人应声倒下。航标塔附近的三个苏联人懵了,刚爬到塔上不到两米高的人吓得掉了下来,三人奔跑逃命。
    按原定的作战要求,枪声一响,大家都冲锋。埋伏在1、2、3号阵地的人全都跃出战壕,高喊着往前冲。驻岛人员中只有一个当机枪手的老职工参加过朝鲜战争,那天他探家去了。一群从未经历过实战的热血青年,就这样杀向了他们认定的“苏军士兵”。
    “我在整场战斗中只扔出了一颗手榴弹。当我跑过114航标塔时,看见一名苏联人被击倒在我们宿舍边上。等我跑到江边时,就见被炸坏的那艘船还停靠在岸边,缆绳拴得好好的。”费国良回忆,“我的副班长也是个上海知青,他是带枪的。他首先跃上苏艇搜索,看见了被炸断腿的伤员。一个老职工要拿绳子捆他,副班长看这人已经不行了,就朝他开了一枪。此后,他一直觉得心里不安,那人的确是没救了,但这条生命毕竟是在他的枪下结束的。”
    费国良发现机舱里还有人,随手拿起地上的一个拖把敲打机舱盖,用才学会不久的俄语高喊“缴枪不杀”。一个年轻的瘦高个苏联人无奈爬出来,举着双手,神情紧张,连喊“斯大林、毛泽东,斯大林、毛泽东……”成为俘虏的苏联人被押下了船。
    枪弹声惊动了苏军在彼得洛夫阔耶的6号兵站,炮艇和直升机的发动机轰鸣声渐渐传来。大家知道苏联边防军绝不会善罢甘休,凭自己这点轻武器和作战经验根本无法应付进一步的事态发展。指导员命令全体人员带上俘虏立即离岛,众人未及带上背包行李就撤离了,副排长、北京知青张胜利持枪断后。队伍走到江边,对岸的八岔村没有一点动静。战士们朝天开枪,往江岔子里扔手榴弹,终于惊动了对岸的人,他们开汽船把队伍接到八岔村。
    此时,苏军直升机飞临八岔岛上空侦察,随后苏军炮艇开始向八岔岛扫射轰击。两艘炮艇封锁住了八岔村通向八岔岛的水上通道,多架直升机不停盘旋于八岔岛和八岔村上空。下午4点左右,苏方开始登岛。几十个全副武装的苏军士兵拉走了中国人留在岛上的物品,焚烧了宿舍,八岔岛上空一片火光和浓烟。据统计,苏联边防部队在当天和事后两天,共出动炮艇39艘次,直升机十余架次,军人100多人次侵入八岔岛。
    中方军队为避免冲突升级,没有做任何的反击动作。
荣誉与失落
    岛上的枪声首先惊动了兵团。3师立即对整个过程展开调查,并将情况迅速上报兵团。7月12日,3师发出《7月8日八岔岛自卫战斗情况》通报,称苏方登岛人员为“苏修边防部队人员”,并对战斗过程做了以下描述:
    当敌人靠至我生产用房附近,离我伏击组20公尺处时,指导员黄德和同志下令“捉活的!”我兵团战士便奋勇猛扑上去,苏修侵略者见势不妙,便掉头仓皇逃命,逃到岸边附近,又被我伏击组堵截。此时,苏修另一支船艇便首先用冲锋枪向我开火。此时,我英雄的工副业4连战士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教导,进行了自卫还击。
    7月23日,兵团司令部发出了《关于八岔岛反侵略战斗的通报》,给战斗定性:3师27团工副业4连在毛主席光辉的“6·18”批示的指引下,乘“九大”的强劲东风,在7月8日同侵犯我国领土八岔岛的苏修侵略军战斗中首战告捷。这一仗打得有理有利,打得积极主动,打得英勇、机智、干净、利落。
    通报的附件《八岔岛战斗总结》,对战斗过程的阐述如下:8时40分,登岛之敌向我开枪射击。隐蔽在一号阵地前端的手雷爆破组组员蒋XX接到排长炸艇命令后,即迅速隐蔽接敌……战斗8时40分打响,8时45分撤出战斗,共激战5分钟。消耗步枪弹42发,冲锋枪弹184发,手榴弹15枚,手雷10枚,全体参战人员无一伤亡。

1万

主题

49

听众

2万

积分

少校

Rank: 16

注册时间
2002-4-28
精华
3
帖子
16734
发表于 2015-12-10 17:04:09 |显示全部楼层
小凤仙 发表于 2015-12-10 16:48
1969年7月8日上午,八岔岛上响起了一阵枪声和爆炸声。继珍宝岛事件后的第二次中苏武装冲突事件,就 ...

2a62d233c895d1430b531e6877f082025baf079d.jpg


20143103455776596.jpg


    这些文件资料表明,直至事发半月后,兵团还认为八岔岛之战的起因是苏军入侵且先开枪。我问费国良:“你们当时没有觉得这个仗打得有点不对劲吗?如果双方军队因此开了战,你们岂不是一杆子捅破了天?”“枪弹声刚一停,我就觉得不对味了,打错了,人家是上岛维护航标的河运工人!如果是全副武装的军人上岛挑衅,真打起来我们可能无一伤亡吗?”费国良说。
    幸运的是,八岔岛事件后,黑龙江两岸的对峙双方都采取了克制姿态,从而避免了新流血事件的发生。小战斗最终未扩大为中苏两军之间的再次冲突,很大程度上在于开火一方的非军人身份。尽管民兵们打错了对象,但事件本身毕竟属于一种“民对民”冲突。即使岛上民兵的打击对象确为苏联军人,也并不必然导致两军之战,但在这种情况下,这批民兵成为冲突的牺牲品很难避免,事件亲历者至今回忆这段经历时仍感后怕。
    关于这场战斗打得不够占理这一点,在后来的事态发展中得到了证明。事件发生之初,当事人都认为打的是苏军炮艇,并以此逐层影响了中方相关部门对事件性质的认定。参战的2排被称为“英雄2排”,副排长张胜利成为了兵团知青中的英模人物。但随着中苏两国围绕事件开展的调查和谈判的深入,事件的真相逐步浮出水面。
    战斗参与者最终无一人立功的事实,间接证明了中国官方对事件性质的最终结论。而这次战斗的独特起因和条件,又决定了它的当事人既未受责,也未受奖。苏方最终也无话可说,此前苏军在边境冲突中动用装甲车轧死多名中国渔民的严重事件,同样没有受到彻底追究。
最前线的北大荒新人

    中苏边界争端事件中,苏方长期保持着以军队对平民、以刀枪对棍棒、以铁甲对木船的强势驱赶姿态。最惨重的一次冲突发生在1968年1月5日,苏军在乌苏里江上的七里沁岛一带动用装甲车驱赶碾轧中方生产人员,4名中国渔民横尸冰封的江面。
    北京知青胡宝贵回忆说,1968年黑龙江垦区派人到北京接收知青,他对来人介绍的中苏边境上的冲突情况深为震惊。他问:“干吗不用枪呢?”对方告诉他:“我们是老百姓,没有枪,不过往后会有的,马上要组建兵团了。”
    从1968年开始,中苏边界两侧的人员情况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变化。苏方在界河边上的望塔上越来越多地看到在对岸出现的北大荒新人。他们身穿类似于中国军队的服装,却不佩戴军人的标志,他们和中国的农工们混合在一起,却更多地带有集体行动的团队特征。他们在黑龙江省两大界河附近的集结,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对峙双方的力量对比。这些人就是兵团知青。
    兵团的出现,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一个必然结果。文革造成的社会混乱和边境形势日趋紧张,让黑龙江垦区充满内忧外患,而这片黑土地对于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和北疆国土安全又具有极为重大的意义。此时,唯一能够抑制垦区的政治派系纷争,确保大规模生产继续运行,并把数十万垦区新老移民塑造为一支准军事化的备战力量的,只有军人。
    基于这种考虑,1968年6月18日,中国最高层批准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在古已有之的“屯垦戍边”国策中,“戍边”被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意义高度,这也正是分批来到兵团的,渴望在战争中显示忠诚的30多万知青甘愿奔赴边境的最大动力。由总计约3500人的现役军人领衔的兵团,共组建起6个师,2、3、4、6师负责扼守北大荒东区的所有战略要地,1师在北大荒西区的北部地区负责边境防卫,5师在西区南部作为该区防务的二线预备队。
    为落实战备力量的组建,兵团组建起了以知青为主的7万人的武装值班分队。一旦战事发生,这支不穿军服的准军事化武装将承担先发现、先报警、先阻击的任务,为处于战略纵深位置的正规军争取部署迎战的时间。在敌军突破兵团防线后,武装值班分队的使命即转为敌后游击战,其他兵团人员则承担起后勤保障和补充兵员的任务。
    登上八岔岛的一批人,就属于这样的兵团武装人员,其中还有人亲身经历过边境冲突事件,包括在乌苏里江上以渔船对抗苏方炮艇的恶斗、在八岔岛上和暴力驱赶中方人员的苏联军人的肢体冲突。知青们在登岛前接受了十多天的边境知识培训,从介绍边境形势到边境政策,包括学习简单的俄语会话。他们掌握了一连串用汉字标出的俄语发音,简单的句子有“缴枪不杀”,“我们优待俘虏”,复杂些的有“我们历来在这里从事生产劳动”,“这里是中国领土,你们无权干涉我们的行动”。
    兵团人员在1969年3月中苏珍宝岛之战爆发仅两月后登上八岔岛开展捕鱼活动之举,更多体现的是维护主权的态度。上岛人员很快拿到了武器,大家的日常集体活动,第一是打鱼作业,第二是政治学习,第三就是进行军事训练。
    把反击第一波侵略的任务放在兵团战士的身上,从策略上说具三个合理点:第一,以民兵的作战力量,中方在战斗中不可能主动前出,最多只能在遭受攻击时做有限自卫,一旦爆发冲突,可确保论事占理;第二,在珍宝岛发生冲突后,军队不介入岛屿的守卫,在苏军进占时便能有进、退两种选择,可确保处理有节;第三,岛上民兵如能在反入侵战斗中捕获苏军俘虏或舰艇,留下对方挑衅的证据,则可确保谈判有利。
    一切都想到了,决策者唯独忽略了一个因素,民兵武装在形势判断和作战实施上能力有限。让缺少军事训练的民兵自行决定是否开火,很难确保他们对形势和时机不产生误判。这一严重疏漏,最终导致了中方民兵把苏方人员登岛维护河运设施的行为误判为军事入侵,并在敌情完全不明的情况下贸然决定攻击。
    “几十年走过来,中苏对立变成了中俄合作,以界河的主航道中心线确定国界也成为两国的共识,我们当年的坚守是有价值的。”费国良告诉我,“当年我想到的是‘反修防修’,现在更多想到的是人性。现在回顾往事,我常常会想起在枪弹中倒下的那个苏联河运工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知道他那时和我一样年轻,有着爱他的亲人。如果活到现在,他应该也是儿孙满堂。但他在那个特殊的年月倒下了,我在心中为他祈祷,愿他的在天之灵安宁,愿人类不再有仇恨和杀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292

主题

26

听众

5488

积分

少尉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注册时间
2014-3-14
精华
1
帖子
2046
发表于 2015-12-14 20:58:04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中苏都深知这仗打不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