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pinpin791124
查看: 10985|回复: 0

母 心 军 魂 (原创话剧文学剧本)

[复制链接]

18

主题

0

听众

76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5-12-27
精华
0
帖子
18
发表于 2015-12-28 12:16:10 |显示全部楼层
母 心 军 魂
  
              (原创话剧文学剧本)

                          作者:杉领
          电话:18348362889  邮箱:wdyx8338@163.com
            第  三  场
【时间:2008516日晚。       
【地点:空军驻华南某部团部办公室里。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曹译秋、金文俞、齐阁芹、彭母、彭余生。
【幕启:曹译秋面色严肃,临窗伫立。
【金文俞匆步上。
金文俞:政委……
曹译秋:(转身)齐阁芹现在到了哪里?
金文俞:车已经进站,马上就到。
曹译秋:(点头)嗯。
【曹译秋和金文俞沉重地踱步。
【室内一片沉寂。
【曹译秋频频看手表。
【齐阁芹大步匆上。
齐阁芹:报告!
曹译秋:进来!
齐阁芹:(进屋,擦汗)政委,有什么紧急任务吗?
曹译秋:(瞬间的沉默)齐阁芹同志,一个有素质的战士,在困难面前——
齐阁芹:不低头!
曹译秋:在风浪面前——
齐阁芹:站得稳!
曹译秋:在痛苦面前——
齐阁芹:要坚强!
曹译秋:对!齐阁芹同志,组织沉痛地告诉你:第一飞行大队队长彭余生同志,在执行抢险救灾任务的飞行中,飞机失事,不幸遇难。
【齐阁芹如雷贯顶,怔然失色,身颤欲跌。被金文俞急忙扶住。
金文俞:齐阁芹同志,在痛苦面前,要挺得住!
齐阁芹:(极力控制着自己,欲哭,但未出声)政委!……团长!……(伏于金文俞肩上,压抑地颤泣)
曹译秋:齐阁芹同志,彭余生同志为救灾殉职,不失军人本色。我们悲痛,但也自豪。在这个悲痛的关键时刻,上级交给你一个特殊的任务……
齐阁芹:(挥泪)政委!我保证完成!
曹译秋:派你前往唐山,做彭余生同志的母亲——你婆母的安抚工作。
齐阁芹:政委!我……(瞬间的沉思)努力做好!
曹译秋:团部派金团长陪你前往。
齐阁芹:金团长?……(泪目望着金文俞)
金文俞:阁芹!我陪你赴唐山。
曹译秋:齐阁芹同志!完成这个特殊的任务,你为主,金团长做你的副手。已经给你们买好了今晚九点的火车票。(看手表)还有四十分钟。你去做一下出发的准备,马上团部派车送你们去车站。
齐阁芹:政委!……(欲下又止,回头欲语,挥泪奔下)
【曹译秋面壁沉默。空气凝固般沉寂。
金文俞:政委,你在想什么?
曹译秋:十四年前的冬天,我去唐山接收新兵,彭余生的母亲送子参军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
【灯渐暗。
【音乐起。
【天幕上打出字幕:“1994年冬”。
【灯复亮。
【地点:华北唐山市郊区。彭余生简陋的家。
【外面大雪纷飞,寒风呼啸。
【彭母卧病在床,彭余生把煎好的药端到床前。
彭余生:娘,快把药喝了吧。
彭  母:还热不热?
彭余生:(以口尝药)不热了,娘。
彭  母:哎,(艰难地坐起)
【彭余生扶母喂药。
彭余生:娘,再过三天就是新兵上路的日子,要是您的病不好……
彭  母:会好的。到时候你只管上路。娘没事。
【曹译秋冒雪上,进屋。
曹译秋:大娘……
彭余生:(忙与曹译秋打着招呼)曹营长啊……
彭  母:(客气地)是首长同志啊?您快坐。
【曹译秋见状忙上前帮彭余生为彭母喂药。
曹译秋:(手抚彭母额头)啊!大娘,您还在发高烧啊。(向彭余生)余生,是不是去医院给大娘检查检查?
彭余生:检查过了,(顺手从桌上拿过病历和检查单递向曹)这是检查结果。
曹译秋:噢,(接过细看,不禁皱眉)大娘的病……可不轻啊。(蹙眉思忖)余生,要不然,我向征兵办公室打个报告,说明一下你的家庭情况,现在还有两名应征预备青年,今年你就……免征了吧。
彭余生:这……
彭  母:不,不能。首长同志,您只管把余生带去,我这小毛病不几天就会好的。
彭余生:曹营长,您暂时不要向办公室打报告。等……
彭  母:不要报告,不要报告。首长同志……
曹译秋:大娘,你们家也是个特殊情况,您身边只有余生这一个能照顾您的孩子,他还有一个才四岁的妹妹,也需要照顾,现在您又生着重病。余生一走,
您的病……还有年幼的女儿……
彭  母:没问题,我这病会好的。三天后让余生照时跟您上路。你们放心地上路。家里没事。       
曹译秋:大娘,我真感谢您对我们征兵工作的支持。要是别的母亲,在这种特殊情况下一定舍不得让儿子离家入伍。
彭余生:曹营长,去年暑假,我说去煤矿干活。我娘说啥也舍不得。这一说去当空军,她就……
曹译秋:她就特别舍得。是吧?
彭  母:首长同志,自从您来接兵那天起,我就天天想,想了很多很多,还熬了三个半夜给余生做了件参军的礼物……
曹译秋:哦,什么礼物啊?大娘。
彭余生:我娘做的礼物在这……(忙从彭母枕下取出礼物,珍重地递给曹)
【曹译秋接过礼物,慢慢展开,细细地端详。这是一件做工精细的天蓝色贴身背心,胸前用朱红色丝线绣着六个字:“飞上天,保国防”。
曹译秋:(端详着,品味着,深受感动地)大娘!您……真是一位不平凡的母亲!
彭  母:首长同志,什么平凡不平凡,咱的国家,就是咱老百姓共同的家。咱老百姓就要共同建设它,保卫它。我父亲——余生的外祖父,解放前教私学,解放后教乡学。我上学不多,只是在父亲身边跑来跑去,常听到父亲和他的同事们经常谈的话题就是国耻,国恨,国安,国威……我还学着父亲写过毛笔大字哩。二十一岁那年,我从娘家来到了彭家,进门的第一天,余生的爷爷就给我讲彭家的家史。到余生爷爷已经是五代铁匠世家了,抗日那阵子,余生的太爷爷就打了好多大刀、长矛、红缨枪,支援村里的民兵打日本鬼子。还被乡亲们评选了爱国模范家庭。
曹译秋:大娘,您是革命家庭出身啊。
彭  母:不革命哪有新中国呀。年轻的时候,余生他爹就常常气得满脸通红跑回家跟我说:美帝国主义的飞机又侵犯我国领空了!这不是活欺负我们吗!……这时,我总是气得不说话,在心里暗暗想着父亲和他的同事们经常谈的话题:国耻,国恨,国安,国威……首长同志,我们国家啥时候能彻底告别国耻,消除国恨,让我们自己的英雄驾驶我们自己的飞机保卫着我们自己的蓝天不受侵犯,让我们民安、国安,树起我们的军威、国威……
曹译秋:(深受触动地)大娘!……会有那一天!(久久握着彭母的手)大娘,回部队后,我一定把您的话讲给我们的战士们!您好好养病,等您的病好了,有了机会,请您到部队为我们的战士作政治报告。
彭  母:(抚摩着曹的手)我呀,会作个啥报告……(向余生)余生,到了部队,听首长的话,别怕吃苦,练出硬本领,为娘争气,为国争威!
曹译秋:(激动地)余生!来,和我站一起,给娘行个军礼!
【彭余生和曹译秋并肩肃立,郑重向彭母行军礼。
彭余生:
(齐声)娘!您的话,儿子牢记在心!
曹译秋:
【幕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