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pinpin791124
查看: 11422|回复: 0

母 心 军 魂 (原创话剧文学剧本)

[复制链接]

18

主题

0

听众

76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5-12-27
精华
0
帖子
18
发表于 2015-12-28 12:22:37 |显示全部楼层
母 心 军 魂
  
              (原创话剧文学剧本)

                          作者:杉领
          电话:18348362889  邮箱:wdyx8338@163.com
           
第  四  场 (下)
齐阁芹:(沉默有顷,故作嗔怪地)好啊!你个如此这等的彭余生!我……(久久望着他,突然忘情地奔过去)我要拥抱你!(紧紧拥抱彭)
彭余生:(感激地)阁芹!你……不嫉妒?
齐阁芹:余生,你今天的答卷……
彭余生:你做个评卷人……
齐阁芹:态度——坦率真诚,答案——合理合请,总评——优秀一名。
彭余生:这是你的心里话吗?
齐阁芹:余生,这道陈旧的考题曾经让多少堂堂男儿躲躲闪闪,回避不及,更把多少体面的丈夫考得哑口无言,狼狈不堪。今天,我看到了……
彭余生:对不起。我,伤害了你的感情……
齐阁芹:不。我看到了一个抛弃了虚荣,告别了虚伪,值得信赖的坦坦荡荡男子汉!
彭余生:阁芹,今天我也看到了一位胸怀像大海一样宽阔,心境像蓝天一样高洁的正正直直女战士。
齐阁芹:余生,既然你认可我正正直直,那么,我就再正正直直地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也正正直直地回答。
彭余生:绝对。问吧。
齐阁芹:你怎么到了三十二岁才谈女友?
彭余生:因为我到了三十二岁才碰上了你。
齐阁芹:以前谈过吗?
彭余生:谈过。
齐阁芹:谈过几个?
彭余生:一加一等于二。
齐阁芹:后来怎么都“拜拜”了?
彭余生:都是被那颗要命的“炸弹”给炸跑了。
齐阁芹:什么要命的“炸弹”?
彭余生:刚才你不是还用吗?
齐阁芹:我……?
彭余生:你向我投来的“考题炸弹”呀。
齐阁芹:(顿悟)哦……!(大笑)余生,你一定觉得我太庸俗了吧?
彭余生:这庸俗之后,是大度、直率、善良、可爱。
齐阁芹:余生!……(拉着彭的手在大海边尽情地狂奔。然后气喘吁吁地)我看见,在你心中有一位伟大的人物。
彭余生:哪一位?
齐阁芹:我的婆母——你的母亲。
彭余生:(沉默)……
齐阁芹:余生,你的这首“母亲的颂诗”,是什么时候写的?用了多长时间?
彭余生:记不清了。刚上初中一年级那年的第一堂作文课,我就开始写了,一直写到今天。这还不算最后写完,我准备继续写下去。
齐阁芹:(似对话,又似自语)继续写下去……
彭余生:(片刻的沉默之后,沉痛地)格芹,我还没有见到父亲的面,父亲就过世了。
齐阁芹:噢……
彭余生:还有爷爷、奶奶,叔叔、姑姑,五位亲人都在1976年唐山那场骇人听闻的大地震中告别了人间。
齐阁芹:(感同身受地)哦,五位亲人……一起去了。
彭余生:我母亲在倒塌的屋角被解放军救了出来,从死神的手里挣脱出了一条命,不,挣脱出了两条命。大地震后的第三天,我在临时救灾蓬里出生。真是大难余生,母亲就给我起名叫“余生”。
齐阁芹:(听得入神)喔……多象一幕传奇悲剧啊!
彭余生:在我幼小的记忆中,我们的家庭就是由母亲和我组成。对于我,家的概念就是母亲;对于我母亲,家的内涵就是我——她唯一的儿子。后来,我上中学了,一个月才能回家一趟。可是,母亲却在这一个月里步行十五里到学校看我三趟。她说一个人在家,举目无亲,度日如年。到学校看我一眼就是一种心理满足。
齐阁芹:(深受感触地低声吟咏起彭余生的诗句:)
“朝朝寄予深深思念,
暮暮都在暗暗牵心。
啊!牵心——思念,
啊!思念——牵心,
这就是无与伦比的母爱,
它比那大海更深。”
彭余生:一个偶尔的机会,母亲抱养了一个刚出生的孤儿,就是我现在的妹妹。从此,家庭成员上升为三人,母亲在家又有了一个亲人相伴。
齐阁芹:(专注地听着)哦……妹妹原来是抱养的孤儿。
彭余生:可是她……是我心中又一个“伟大的人物”。因为她非常孝敬我母亲。当然,我母亲也非常疼爱她。
齐阁芹:(敬慕地沉思着)喔……三口人,情相融,心相牵。
彭余生:今年五月十七日是我母亲的六十岁生日。我已经和妹妹约定:要为母亲做一个让她愉快的生日,她为我们的家艰辛操劳了大半生,应该给她一次人生的享受。我和妹妹的“协约”是:无论遇到什么特殊情况,都不能让母亲过生日哪天有丝毫的不愉快。谁要是“违约”,那就是不孝儿女。
【二人默然相视,只有海浪的声音彼落此起。
齐阁芹:余生,真巧啊!五月十七日恰恰也是我的生日。与老人家的生日是同一天。
彭余生:是真的吗?多巧啊!
齐阁芹:太巧了!
彭余生:到时候……
齐阁芹:到时候咱俩请一周假,一同回到母亲身边……
彭余生:让母亲和你一同过一个快乐的生日!
齐阁芹:让她老人家高高兴兴、从从容容地享受享受天伦之乐。给老人家大半生的辛劳做一点应有的报答和补偿。
彭余生:(紧握齐手)阁芹!一言为定?
齐阁芹:一言为定!
彭余生:雷大不动?
齐阁芹:雷大不动!(照彭肩膀擂了一拳)
【海浪拍岸,鸥鸣声声。
【幕徐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