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pinpin791124
查看: 11571|回复: 0

母 心 军 魂(原创话剧文学剧本)

[复制链接]

18

主题

0

听众

76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5-12-27
精华
0
帖子
18
发表于 2015-12-28 12:24:16 |显示全部楼层
母 心 军 魂(原创话剧文学剧本)

                          作者:杉领
          电话:18348362889  邮箱:wdyx8338@163.com
                 第  五  场
【时间:2008517日上午。
【地点:华北唐山市郊区,彭母的家。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彭母、彭苏黎、齐阁芹、金文俞。
【幕启:简朴的客厅被布置为灵堂,彭余生的遗像披挂着黑纱。
【彭母和彭苏黎在极度悲痛中点燃着蜡烛。
彭  母:(泪流声咽)孩子,在天堂好好侍奉你爹和你爷爷、奶奶。娘的身边,有你妹妹在。你……不要牵挂,啊!……
彭苏黎:(哭)哥哥!……(把一盘红枣递与母亲)
彭  母:(接过枣盘放于彭余生遗像前)孩子,这是你爱吃的白糖煮红枣,是娘亲手煮的,给你煮的……(压抑地悲泣)
【彭苏黎为母亲擦泪。
【电话铃响。
【母女闻声,泪目相觑
【电话铃继续响。彭母示意女儿接电话。
彭苏黎:(控制着悲痛,对话筒)您是哪位?……噢!……你!已经下车了?……哎,好,好。(放话筒)娘!俺嫂子回了给您做生日哩……
彭  母:(一怔)是吗?
彭苏黎:她已经下车了……
彭  母:(瞬间的沉思,环望屋内。目注灵位,急擦泪水)苏黎,你嫂子是第一次回咱家来,两个月前你哥在电话里说过,她的生日和我的生日是同一天,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她的生日。这是她来咱家过的第一个生日。千万不能叫她……流着泪过这第一个进门后的生日。苏黎!你哥遇难的事……今天,不能叫你嫂子知道。等她……过了这个生日之后,再慢慢地告诉她。她……太可怜了!(压抑地啜泣)
彭苏黎:(愣愣地望着灵位)娘!这……
彭  母:(抹泪止泣,果断地)快把你哥的灵位避起来。快!
彭苏黎:哎。
【母女二人手忙脚乱地急促拉闭布帘遮蔽了灵位。
彭  母:苏黎!今天就让你嫂子住在你的房间,马上我把这屋子锁上,千万不能露出一点迹象……。
【母女二人反复拉动布帘,把灵位遮蔽严紧。
【门铃响。母女二人紧张地对视着。
彭苏黎:是俺嫂子到了。
彭  母:(抹泪,极力掩饰悲容)去,开门。
彭苏黎:(擦泪)哎。(开了门)
【齐阁芹抱生日蛋糕和金文俞进屋。
齐阁芹:娘!……(极力抑制着内心的悲痛,强作微笑地望着彭母)您跟照片上真一样。
彭苏黎:嫂子……(接过齐阁芹手中的生日蛋糕)
齐阁芹:苏黎,你也跟照片上一样。
彭  母:阁芹,孩子!你……(泪眼仔细端详着她)也跟照片上一个样。
齐阁芹:娘!(指金文俞介绍道)这是我们文工团金团长。
金文俞:伯母您好!
彭  母:好,好。苏黎!快给金团长和你嫂子端茶来!
彭苏黎:哎……(忙端来两杯茶)嫂子!金团长……(递茶)
金文俞:谢谢!(接茶)不客气,
齐阁芹:(接茶)苏黎,自己人。
彭  母:金团长,阁芹,你们刚下车,一定很累吧?快到苏黎的房间里歇息歇息吧。(示意彭苏黎领齐阁芹和金文俞去里间)
金文俞:(握着彭母手)不累,伯母,我们不累。
齐阁芹:娘,今天是您的六十岁生日。余生因为执行抢险救灾任务,今天没有回来。我和金团长,也代表着余生,一同祝福您生日快乐!
彭  母:生日快乐,生日快乐……(应酬之间暗暗拭泪)
【齐阁芹小心地打开着蛋糕的包装盒。
【金文俞往茶几上放茶杯之际,一转身忽然看见布帘后面彭余生的灵位,不禁一怔。她的表情被彭苏黎看见,彭苏黎急忙拉她一把,并目光暗示不要出声,二人彼此会意,速进里间。
【齐阁芹暗拭泪水,点燃了生日蜡烛。此刻蜡烛响起“祝您生日快乐”的自动电子音乐。
齐阁芹:娘,这生日蛋糕是余生和我特意给您定做的。您听:“祝您生日快乐”。这音乐……好听吗?
彭  母:好听,好听。(转脸拭泪)
齐阁芹:娘,您……(望着彭母眼中的泪光)身体不舒服吗?眼睛总是在流泪
……
彭  母:呃……(极力掩饰着)不,不是。因为早年时常患眼病。落下了这个毛病,见风,见光总是流泪。
齐阁芹:喔。那……等几天,我……和余生一同陪您去眼科医院叫大夫看看吧。
彭  母:哎……(转脸拭泪)这也不算什么大病。年纪也大了,就……
齐阁芹:娘,年纪大了就更要保重身体。不能让病再发展,一定要治一治。
彭  母:也好,也好……以后,有了机会,就叫大夫看看。(仔细打量着齐阁芹)孩子,你……年纪轻轻,眼圈……怎么红红的,泪汪汪的?是不是路上晕车了?还是身体……?
齐阁芹:不……(极力掩饰着)娘,我们文工团演出节目需要化妆,化妆的时候不小心常把化妆品带进眼里,又涩又辣的,时间长了,眼睛就受了刺激,总是红红的。
彭  母:噢……(用手帕为齐擦拭着眼睛)以后再化妆,可要注意点儿。别再伤害了眼睛。
齐阁芹:哎。娘……(捧起一块生日蛋糕)余生他……
彭  母:(急忙接上话茬)余生他……昨天给我打回来电话,他说是救灾要紧,眼下回不来,他……还叫我告诉你:他……很平安。
齐阁芹:娘……所以,我就代表余生,祝福您……生日愉快!您把这生日蛋糕多吃点儿,就能身体强壮。
彭  母:好,好。(接过蛋糕,捧在手中)孩子,余生他……
齐阁芹:(忙接道)余生他……完成了救灾任务,就会很快回来看望您。
彭  母:是啊,是啊,余生他在两个月前,就在电话里跟我说:“阁芹的生日和娘的生日是一天。”孩子,今天是娘的生日,也是你的生日。余生他……还在电话里跟娘说,到娘和阁芹一同过生日那天,如果部队里有什么紧急任务,就叫娘……为儿媳妇……(眩晕欲跌)
齐阁芹:娘!……(急扶母)您……是不是身体……?
彭  母:没什么。(极力支撑着)娘的身体……没什么,孩子,你……到苏黎的房间里休息会儿吧。
齐阁芹:我不累。娘,您是不是心里不舒服?(扶母坐于椅子上)娘……我给您倒杯开水来……
【齐阁芹匆忙倒水,脚步不稳,踉跄欲跌,顺手抓住了布帘。布帘落地,灵位全现眼前。
【齐阁芹与彭母两双惊呆的泪目同时怔视着灵位。一阵撼人心魄的肃寂。
齐阁芹:(一声泣唤)娘——!……
彭  母:(泪涌声咽)孩子——!……
【二人双臂紧抱,压抑的悲痛即刻爆发,恸泣失声。
【幕急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