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pinpin791124
查看: 11367|回复: 0

母 心 军 魂(原创话剧文学剧本)

[复制链接]

18

主题

0

听众

76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5-12-27
精华
0
帖子
18
发表于 2015-12-28 12:25:44 |显示全部楼层
母 心 军 魂(原创话剧文学剧本)

                          作者:杉领
          电话:18348362889  邮箱:wdyx8338@163.com
             第  六  场
【时间:200881日。
【地点: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华南某部驻地。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曹译秋、金文俞、彭母、齐阁芹、彭苏黎。
【幕启:团部办公室里,曹译秋正接电话。
曹译秋:(对话筒)……喔,已经下车了?……好的。齐阁芹同志,你先领老人家到团部吧。我正等候在这里。好,好。(挂了电话,大步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向外观望)
【金文俞进屋。
金文俞:政委!
曹译秋:嗯。金团长,母亲马上就到。你到礼堂准备一下,我已经通知过了,为母亲举行一个迎接仪式。
金文俞:是。(下)
【曹译秋踱步而待。
【彭母、彭苏黎在齐阁芹的陪同下走进礼堂。
曹译秋:(迎上前,紧握彭母双手)母亲!您一路很累吧?
彭  母:不累,首长。(仔细端详着曹译秋,似曾见过)您……?
曹译秋:还认得我吗?母亲,十四年前我去唐山接新兵的时候……
彭  母:喔——!认得,还认得,还认得!您是……曹营长,是吧?
曹译秋:不错,是我。
彭  母:您……(抚摩着曹的鬓角)这些年操心呐!受累呀!这鬓角都有白发了。
齐阁芹:娘,首长十四年前是营长,现在是团政委了。
彭  母:哦。那时候领导一个营,现在领导一个团了。好,太好了。一个团,咋不操心呐。
曹译秋:母亲,这些日子,您的身体……?
彭  母:还好。
曹译秋:您放宽心,多保重。
彭  母:是啊。我听阁芹说了,这些日子一直叫您牵挂着。
曹译秋:(望着彭苏黎)这姑娘是……?
彭  母:曹政委,十四年前,您去我们唐山是接新兵。今天,我从唐山来,是给您送一个新兵……
曹译秋:送一个新兵?
彭  母:(指彭苏黎)这是我的女儿,十八岁,当空军她身体合格,请您收下她。
曹译秋:(出呼意料地)母亲!今天请您来部队,是要实现十四年前我在唐山曾经对您说过的一个愿望。您还记得吗,当时我说:“有了机会,请您到部队为我们的战士作政治报告。”
彭  母:记得,记得。
曹译秋:十四年后,我特意选择了“八·一”这一天把您请来给我们的官兵作报告。真没想到您把女儿送来……
彭  母:“八·一”是建军节,是个好日子。我也是选了这个好日子把女儿送来当空军,保国家。
曹译秋:(片刻的沉思)母亲,两个月前,我军的优秀战士——您的好儿子彭余生同志,为了抢救灾民的生命,他血洒蓝天。您……承受着巨大的悲痛。今天把您请来,一是请您给我们作报告,二是想给您一点精神抚慰。眼看您的年纪越来越大,身边只有这一个女儿了,她是您身边不可缺少的孩子,是您最疼爱的孩子,我们真不忍心再让她离开您。
彭  母:政委!。苏黎和余生都是我最疼爱的孩子。还有……(指向窗外,此刻幕后传来战士们的操练声)你们营地这些虎生生的战士们,哪一个不是父母最疼爱的孩子?就连政委您,家中的父母想必也该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吧,您不也是父母最疼爱的孩子吗?白发苍苍的父母把您送到军队已经有多少个年头了?您鬓角都生白发了,还在为国“从军”。苏黎今年十八岁,不正是为国“从军”的时候吗!古时候花木兰不就是女子“从军”保国家吗?余生去了,母亲失去了儿子,自然万分悲痛。流了不少泪。可是想一想,儿子是为国为民,尽了军人该尽的职责。这也是对母亲的告慰。三十二年前,余生的生命,还有我这条命,就是人民的军人冒着生命危险从废墟中救出来的。军人——就是要保国家,要孝人民。军人——多神圣啊!多可敬啊!我们国家有多少军人,也就有多少牵肠挂肚的父母。父母的这“牵肠挂肚”当中还包含着一份盼望,盼望着孩子们:在军中尽军职,为国家长军威。
曹译秋:(紧紧握着彭母的手)母亲!我……什么都不说了。(转向彭苏黎)彭苏黎同志,多俊的姑娘啊!母亲把你送到军队来做军人,你愿意吗?
彭苏黎:首长,来之前娘跟我讲了半夜。她说,这不是把我送到军队,是把我还给军队。因为我本来就是军人的后代。
曹译秋:(不明白此话来意,疑问的目光望着彭母)母亲,苏黎的话……?
彭  母:这闺女呀,就是嘴快。这……说起来话又长了。
曹译秋:嗯,您慢慢说。
彭  母:十八年前,那是农历六月间,凶猛的洪水把我们的家乡卷进到一场可怕的灾难之中。回忆起来到现在还叫人心惊!那天夜里,洪水吞没了我家的房屋。我抱着一根木头在一人多深的水中呼救。是解放军救援队的战士们,冒着狂风暴雨用橡皮船把我救到了一个临时帐篷里。就在那个临时帐篷里,黎明五点钟一个婴儿出生了。可不幸的是,婴儿的母亲因为大出血……她当即就过世了。这位年轻的母亲原来是一名军医,叫黎青。她是请了产假,有她的丈夫护送回沈阳老家的。火车经过我们灾区,他们夫妇放弃了回家,忘记了产假,就一同加入到了救灾队伍中。军医黎青临去时说,在抢救难民的时候,他们夫妇在洪水中分开了,失去了联系。她在最后的时刻告诉人们,她和丈夫都是武汉军区的军人。丈夫是一名连长,叫苏揩。后来,无论如何也联系不到这位苏连长,几天后……在为救灾而牺牲的烈士名单中,找到了连长苏揩的名字……
彭苏黎:娘!……(扑进彭母的怀中)
彭  母:(紧紧抱着女儿)从当年那个临时救灾帐篷到如今,我们母女朝夕相伴十八年。女儿在我“彭“家长大,为了不忘记生身父母,就取了父亲的姓“苏”和母亲的姓“黎”作为名字,叫彭苏黎……
【曹译秋、齐阁芹肃目敬视。
【幕徐闭。
        第  七  场
【时间:紧接第六场。
【地点:团部礼堂里。
【出场人物:彭母、曹译秋、齐阁芹、彭苏黎、金文俞、空军官兵若干。
【随着庄严雄浑的男高音独唱歌声由远渐近——幕徐启。
【男高音独唱歌声高亢激扬——
啊——!母亲!
您用血液和乳汁滋养我的身,
使我从幼到大长成顶天立地人。
啊——!母亲!
您用慈爱和温存抚慰我的心,
使我懂得了天下的善良与坦真。
啊——!母亲!
您用勤劳和艰辛支撑一个家,
使我获得了人间的关爱与温馨。
啊——!母亲!
您用坚强和毅力启迪我意志,
使我增长了做事的智慧与恒心。
啊——!母亲!
您用品格和气质教化我精神,
让我升华了人生的理想与胸襟。
啊——!母亲!
您用高风和亮节铸造我灵魂,
教我驾驶雄鹰遨游蓝天守国门。
【歌声中:彭母、彭苏黎在曹译秋、齐阁芹的陪同下,金文俞和众空军官兵分别自舞台两侧走上。
【金文俞等众官兵一一与彭母拥抱,相扶,无言的目光相慰,无声的真情传递……
【歌声回荡,余音绕天。
【幕徐徐缓闭·剧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