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有点思想
查看: 11593|回复: 3

文化忽悠与头脑战争

[复制链接]

11

主题

0

听众

55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6-5-12
精华
0
帖子
13
发表于 2016-5-20 16:53: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山隐士 于 2016-5-20 16:57 编辑

文化忽悠与头脑战争
    解放军报2016-05-17《文化自信与信仰之美》(戴旭),编者提要两句:一曰“强军文化是引领官兵能打仗、打胜仗的思想武器,是培塑军魂、滋养官兵的土壤环境,是面向未来、追求创新的文化形态。”强军文化=文化形态,同义反复,等于没说。二曰“传统成于赓续,活力源于创新。打造强军文化可以而且应该从浩浩汤汤的中华文化源流中,汲取宝贵的精神财富、丰赡的思想资源、高深的兵家智慧,在传统文化中淬炼思想锋芒,以自信的文化姿态重树信仰之美。”精神财富、思想资源、兵家智慧是互相包容的同类概念,信仰就是自信的文化。于是乎读者迷失在文化忽悠与辞藻游戏中,不知强军文化为何物。
    此文网络转载多冠以《甲午战争中日本军人为何写中华诗词》,这与我军强军文化风马牛不相及,文章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此文是作者2015-12-15座谈发言《中华诗词应成为民族复兴的号角》摘编而成,其中甲午战争中日本军人写中华诗词的例子,出自《读书》1999年11期夏晓虹《日本汉诗中的甲午战争》。夏文说甲午战争期间,日本军官的汉诗写作也形成热潮,单是《大东军歌》便录入数十首。征清第一军第十旅团长、陆军少将立见尚文《凤凰城中偶作》云:“留守凤城四阅月,每闻捷报剑空鸣。难忍功名争竞念,梦魂一夜屠清京。”无独有偶,在《战余闲日月》一则,一名叫做秋山的日军大队长也有相同的梦想:“北京城下日章红,奏得征清第一功。半夜眠醒蹴衾坐,枕头惟有剑光雄。”在《征清诗史》中,《定征清战略》诗云:“作战先开第一期,直前扫荡北洋师。幄中夙有筹边策,渤海湾头树旭旗”。还有“须记奉天南部地,一朝在我版图中”;“试看忠士征清绩,日本隆兴新纪元”之类诗句,充分暴露日本侵华战略和日军屠城的罪恶兽心。日本人写中华诗词,称为汉诗,由来已久,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上述甲午战诗在日本诗集中,近年旅日学者蔡毅介绍到中国。谈不上“国家遭难,文化也成了时代的牺牲品。以至于连日本军人也可以用中华诗词的形式来凌辱其文化母国了”(戴旭)。
    戴文说日本军人诗“傲慢狂气溢于言表。而在同时代的中国,诗词则充满压抑”;这不符合历史事实。《文学遗产》2014年4期《甲午之诗与诗中甲午》,指出黄遵宪等诗人的“诗中甲午”,其间有泣血悲愤、刻骨忧患,也有反省反抗、不甘衰亡。甲午年出版《盛世危言》鼓吹变法自强的郑观应,其《闻大东沟战事感作》一诗云:“东沟海战天如墨,炮震烟迷船掀侧。致远鼓楫冲重围,万火丛中呼杀贼。勇哉壮节首捐躯,无愧同袍夸胆识”。缪钟渭《纪大东沟战事吊邓总兵世昌》,“两军鏖战洪涛中,雷霆铿天异色。高密后裔真英雄,气贯白日怀精忠。炮石攻击乱如雨,血肉激射波涛红。敌舰纷纷多击毁,我舟力尽亦沉水”;描写邓世昌“宁为玉碎毋瓦全。誓与士卒共生死”的英雄气概。其他诗人也有 “夺还何日犁腥臊”,“义旗东指王师渡”的诗句。
    戴文说“以我的研究角度视之,以古体诗词和孙子兵法为代表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当前最新的军事变革大趋势中,将有巨大的用武之地,其穿越时空的审美魅力、入脑入心的精神影响亦将焕发时代新彩。”这不准确。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博大精深,经史子集,文学武学,百家争鸣。浩如烟海。就文学而言,诗词曲赋,小说散文。古体诗词只是一支。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指出,“关于艺术,大家知道,它的一定的繁盛时期决不是同社会的一般发展成比例的”;“在艺术本身的领域内,某些有重大意义的艺术形式只有在艺术发展的不发达阶段上才是可能的。”马克思以希腊神话和莎士比亚戏剧为例,说明特定的艺术形式总与当时的一定条件相联系,并非后代所能复制。中国古典诗词也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的产物。对古体诗词,毛泽东早有明示:1957年《致臧克家等》信中说,“诗当然应以新诗为主体,旧诗可以写一些,但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因为这种体裁束缚思想,又不易学。这些话仅供你们参考”;“新诗的发展,要顺应时代的要求,一方面要继承传统诗歌的传统,包括古典诗歌和五四以来的革命诗歌的传统,另一方面要重视民歌。诗歌的形式,应该是比较精炼,句子大致整齐,押大致相同的韵,也就是说具有民歌的风格。”据此对古体诗词个人爱好无可厚非,作为强军文化,把“不宜在青年中提倡”的在官兵中提倡,是江湖郎中胡乱开药方。
    文化上忽悠危害不大,军事上忽悠非同小可。在强军文化中灌输“今天战争的主要样式,是从物理空间到心理空间的非金属战争,这是一个人类战争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质变。头脑和心灵的战争,超越了四肢战争和钢铁战争,思想文化领域已经成为事实上的争夺焦点与战场核心”;“战争正在由几千年来的金属时代,进入非金属时代”;“五维一体的战争也将使得以航空母舰、坦克、飞机、导弹等武器为主导的战争形态发生剧烈变化。‘思想文化战’,借助网络技术,开始登堂入室。这种新的战争形态”;“战斗主要空间存在于头脑之中”;是军事上的忽悠,对强军有害的谬论。如果战争进入非金属时代,战场战斗空间在头脑之中,军队就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官兵捧着唐诗宋词守在电脑前,在头脑和心灵里对敌作战。这不是强军文化,说轻了是解除军队武装的胡说八道,说重了是瓦解军队战斗力的敌方言论。无论在东海、南海、台湾海峡,我军面临的是飞机、导弹、军舰、潜艇、航母战斗群、陆战队,在钢铁平台上的联合立体现代信息化的战争。解除武装无异于自杀。

112

主题

18

听众

2592

积分

超级版主

注册时间
2015-10-28
精华
2
帖子
715
发表于 2016-5-20 17:57:38 |显示全部楼层
戴旭所谓“国家遭难,文化也成了时代的牺牲品。以至于连日本军人也可以用中华诗词的形式来凌辱其文化母国了”,忽视了日本长期追随、推崇中华文化,甚至在一些方面“汉化”的历史,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用一时一事来验证其涉及全局的观点,的确是不甚严谨。

清诗功力不逮,远逊于唐宋,却也是不争的事实。文化自信的底气大小,源自于国力的强弱。有清一代文字狱盛行,也压抑了文人墨客的创作,甚至民族自豪、家国情怀的抒发也大受限制。清代的孱弱,不仅是科学技术落后太多,思想创新与战略思维的落后,也是重要的乃至是根本性的原因。戴旭忧心的,应是这种人格力量和情怀的贬损。大清上上下下均是“主子咋说、奴才咋办”的同时,又弥漫着“奴才才不管主子死活”的利己主义氛围,这样的国家不完才怪。

至于战争样式的演变,历来是金属战与非金属战并行,无非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思想攻防的场所、时间与频度都大大扩展与提升,“和平演变”“颜色革命”确实无处不在。戴旭看到了这一点,却又将其绝对化,肯定是有违现实的,不符合客观实际。当然啦,这是戴旭的一贯风格——话不讲得激进一些,就难以引起人们的注意和重视,也算是不得已而为之。你若是把他的文字当学术来看待,就会有诸多不严谨的地方,但是从大的方向看,他的一些思考还是蛮有价值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1

主题

0

听众

55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6-5-12
精华
0
帖子
13
发表于 2016-5-26 08:07:56 |显示全部楼层
游猎向楼兰 发表于 2016-5-20 17:57
戴旭所谓“国家遭难,文化也成了时代的牺牲品。以至于连日本军人也可以用中华诗词的形式来凌辱其文化母国了 ...

同意。
叫狼来了是牧童水平,不是著名军事专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

主题

0

听众

71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6-10-23
精华
0
帖子
16
发表于 2016-10-26 07:51:01 |显示全部楼层
思想攻防已经成为邪教控制军队和政府的主要手段。由于外星人技术的广泛烂用,思想攻防手段已经十分致命。在思想攻防的同时,这种技术还有控制人的神经系统的能力,能严重削弱军队的战斗力,甚至摧毁一支军队。

国家和民族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全军应该动员起来,集思广益,共商对策。不要不敢面对现实,讳莫如深。甚或趁火打劫,掩耳盗铃,把个人和小集体的利益置于国家民族及全人类的生死存亡之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