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有点思想
查看: 10355|回复: 9

《孙武十三篇与粟裕十三战》:B.黄桥小决战

[复制链接]

89

主题

1

听众

493

积分

二级士官

Rank: 4

注册时间
2007-1-11
精华
0
帖子
221
发表于 2016-5-24 12:13: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iusheng 于 2016-5-24 12:53 编辑

黄桥战役是粟裕“谱曲”的第一场歼敌过万的野外运动战案例,其“曲制”如下:
第一“乐章”:“真梅兰芳”全歼“假梅兰芳”。由于陶勇假戏真做,误导翁达相信叶王陶部全部固守在黄桥,致使放松警惕的翁达,指挥其独立第六旅三千人马,采用一字长蛇阵队形大摇大摆地进入粟裕预设的第一个战场,结果遭到我叶飞所部的突然袭击。期间迅速穿插到位的王必成部,通过一系列装神弄鬼的行动,迷惑住了李守维,于是安全有了保障的叶飞部大胆突击,仅用三个小时基本结束战斗。
本“乐章”八年后被粟裕“改编”成淮海战役中的第一“乐章”——歼灭黄百韬兵团。
在黄桥战役中,陈泰运部给王必成部和叶飞部让路,所以翁达才会措手不及;而在淮海战役中,冯玉祥旧部给我穿插部队让路,导致黄百韬的援兵被隔绝。
第二“乐章”:“傻子团长”尽显“智勇双全”。李守维得知翁达被围,逐判明我黄桥城内兵力空虚,于是用“围魏救赵”之计,命令下属三十三师向黄桥发起总攻,人手不足的陶勇在敌人三十三师的大举进攻之下岌岌可危。关键时刻,陶勇顶住压力,不仅挫败了敌人的攻势,而且趁敌人落败之际,果断命令其部长驱直入,居然奇迹般地将三十三师师长孙启人生擒活捉,三十三师大部随即被王必成捉在瓮中。
本“乐章”八年后被粟裕“改编”成淮海战役中的第二“乐章”——歼灭黄维兵团。
在黄桥战役中,陈泰运袖手,李长江旁观,保安旅避战,结果葬送了三十三师;在淮海战役中,冯玉祥旧部袖手,白崇禧集团旁观,李延年兵团避战,结果葬送了黄维兵团。
第三“乐章”:“三剑客”奠定“根据地”。旁观“鹬蚌相争”的中间势力打算“渔翁得利”,但是在得知翁达已毙命以及三十三师已经被歼之后,惊秫之余继续作壁上观。于是粟裕抓住稍纵即逝的战机,命令“三剑客”腾出手来,全力以赴围攻李守维八十九军军部和一一七师。由于得不到李长江、陈泰运以及保安旅的援救,李守维在突围途中淹死了,一一七师随后被歼。至此,韩德勤闻风丧胆,叶王陶乘胜追击,坚如磐石的苏中抗日根据地由此奠定。
本“乐章”八年后被粟裕“改编”成淮海战役中的第三“乐章”——歼灭杜聿明集团。
在黄桥战役中,随着李守维部全军覆没,赔了老本的韩德勤已经无可奈何,于是根据地转眼成形;在淮海战役中,随着杜聿明集团被全歼,赔了老本的蒋介石已经无力回天,所以京杭沪随后不保。
故而,在您完全弄懂了黄桥小决战当中的翁达所部、孙启人所部以及李守维所部之所以无法缩回“乌龟壳”里的真正原因之后,就会明白淮海大决战当中的黄百韬所部、黄维所部以及杜聿明所部之所以无法缩回“乌龟壳”里的真正原因了。
因此,要弄懂淮海战役的来龙去脉,就得从黄桥战役开始说起。
黄桥战役于一九四〇年十月四日打响,至十月六日结束。在敌强我弱、敌众我寡的情况下,粟裕采用野外运动战的打法,在三天之内,以九百人的伤亡,歼敌一万一千人。
黄桥战役的规模虽小,但是意义深远。日后在淮海战役中,毛泽东之所以能与粟裕一拍即合,就因为这位“舵手”看到有一座“灯塔”,闪耀在正确的前进方向,那就是黄桥战役这场以少胜多的野外运动战案例,故而称之为“灯塔”之战。
在前一篇《始计第一》当中,指出了运动战的计划决策步骤:首先是思想上的战术决策到位和战略决策到位,其次是组织上的任免决策到位和授权决策到位,最后是行动上的过程决策到位和目标决策到位。
为了进一步加深对《始计第一》当中计划决策步骤的理解,特推荐大家学习一下《粟裕文选第一卷当中的《黄桥战役总结》一文。
现在,就让我们沿着叶王陶所部日后无不发展成为我军主力纵队的成功轨迹,开始这趟学习“团队集体主义精神”的旅途,这将是一次有利于我们“足智多谋”的思想体验活动。(这个名为《黄桥战役总结》的报告,是黄桥战役结束之后,粟裕在海安西寺干部会议上所作作战总结的记录稿,是一个长篇大论。当时粟裕三十四岁,台下的叶飞只有二十七岁,王必成二十九岁,陶勇比王必成大一个月,都很年轻。假如您能一口气全部读完,则说明您已经拥有了叶飞、王必成、陶勇这些良将的沉稳性格。)
以下就是《黄桥战役总结》的全文以及笔者对此所做的点评

89

主题

1

听众

493

积分

二级士官

Rank: 4

注册时间
2007-1-11
精华
0
帖子
221
发表于 2016-5-24 12:14:07 |显示全部楼层
粟裕原文
同志们!
这次黄桥保卫战,由于党的正确领导和全体同志的努力,获得了伟大胜利,达成了完满的歼灭战,确实完成了保卫黄桥这一区域根据地的任务。我们应该正确认识这次胜利的重大意义,认识这次胜利是由什么条件造成的,并检讨战役中有哪些优缺点。
现在我分五个部分来讲这些问题。
    一、黄桥战役胜利的意义
对这次黄桥战役的胜利,决不能一般看待,以为只是一次大胜仗,捉了大批俘虏,缴了大批枪炮而已,我们应该认识这次战役胜利的意义是很重大的。
首先,解决了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使中国最进步、抗战最坚决、革命最彻底的八路军、新四军会合起来了,能够互相取得更好的配合和更大的发展;使苏北的抗日民主根据地和华北的抗日民主根据地联成一片;不仅奠定了苏北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基础,而且使华中革命势力取得第一步的优势,也就是增加了中国革命胜利的有利条件。这是第一等的重大意义。
其次是,造成了我党我军在苏北抗战的领导地位。本来苏北存在好几种力量,最大的是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军,其次是韩德勤(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兼鲁苏战区副总司令)所部,再其次就是李明扬所部(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当时我们挺进纵队在苏北活动,力量是非常小的,只算得第四位。自从今年六月二十八日郭村保卫战胜利以后,我们由第四位升到了第三位。由郭村地区东进黄桥,我们的力量逐渐加强起来。这次黄桥战役的胜利,我们的力量便由第三位升到了第二位了。就抗战立场和抗战力量而言,我们在苏北已经取得了实际的抗战领导地位。从今以后,我们可以集中精力,同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势力作斗争,而韩德勤已经不是我们的对手了。这是第二个重要意义。
第三,大大发挥了统一战线的威力,获得了丰硕成果。这次战役,双方兵力对比,我们以一个打顽方三个。如果以韩方的整个兵力来比,我们的力量更小,兵器上我们也是薄弱的。可是,我们为什么反而能够胜利呢?固然有顽军士气不振等等许多原因,但极重要原因是我们开展统一战线,不仅中立了两李(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正副总指挥李明扬、李长江)和薛承宗(国民党江苏保安第一旅旅长)等部,而且中立了已经奉韩命出动的国民党财政部税警团陈泰运部。这样,造成了韩德勤部孤立,使我们能够集中兵力去打击韩德勤的嫡系部队第八十九军,而歼灭其全部。统一战线的胜利,对于今后在苏北团结友党友军共同抗战,有着深远意义。
第四,使韩德勤最终丧失了单独向我们进攻的能力。黄桥战役是随着九月初的营溪战斗和姜堰战斗来的。韩德勤在那两次战斗中虽然先后失败了,但还不能说他已没有进攻能力了,当时他还掌握相当强大的兵力,许多杂色部队也还在他的控制之下,数量约有三四万之众。可是,在这次黄桥战役中,他的基本嫡系部队已全军覆没,团以上主官无一生还。虽然还逃回去几千人,但战斗力已大大削弱。从此以后,韩德勤再也没有单独向我们进攻的能力了。
第五,解决了抗日的后方问题。这次战役是我们能否在苏北立足的关键。假如这次战役我们失败了,那不仅不能在苏北发展,而且根本不能在这里站住脚。由于胜利,我们占领了许多战略要点和广阔地区,便可以在苏北生根开花,建立起比较巩固的后方,能够有依托地放手在华中进行大发展。
正因为这次战役有这些重大意义,所以在新四军历史上是空前的胜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89

主题

1

听众

493

积分

二级士官

Rank: 4

注册时间
2007-1-11
精华
0
帖子
221
发表于 2016-5-24 12:14:41 |显示全部楼层
二、黄桥战役前的各种情况
    (一)国际国内形势
    国际上,九月间,德意日法西斯签订了三国军事同盟协定,帝国主义之间的战争正由欧洲、非洲向太平洋扩展。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准备南进,向太平洋地区英美势力范围进攻,急于结束对中国的战争,故于加紧对蒋诱降的同时,向其施加军事压力,准备向昆明、重庆进攻,企图达到使中国屈服的目的。英美一向企图压迫中国对日投降,以牺牲中国换取日本放弃其南进政策;现在则改为援助中国抗战,利用中国的抗战拖住日本,迟缓其南进行动,以便他们集中力量于欧、非,对付德意。由于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冲突和他们对华政策的影响,我国的抗战局面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中国抗战开始进入更加困难、更加严重的阶段。一方面,由于日本对昆明、重庆的威胁,使投降派抬头和更加露骨地提出同日本帝国主义讲和, 某些顽固派也更加动摇起来,走向敌人方面去;另方面,由于英美采取支持中国抗战的政策,又使顽固派中一部分主张走英美路线的抬起头来,想投到英美怀抱里去,梦想一面抗日,一面反苏反共。于是,国民党反动派便从华中开始,密锣紧鼓地掀起新的反共浪潮。我们的黄桥自卫战役,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进行的。
    (二)苏北的政治情况
自韩德勤执掌江苏以来,盘踞苏北敌后,苟且偷安,与日寇互不侵犯。他实际上统治的地区只有苏北六个县。在他的统治下,贪官污吏腐化成风,苛捐杂税名目繁多,土匪流氓横行乡里,弄得民不聊生,陷于水深火热之中。广大群众以及稍有爱国心和正义感的社会上层人士,无不反对韩德勤而盼望真正抗日的军队来改造苏北。我军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来到苏北的,这当然是有利的。可是,蒋介石认为苏北我们的力量小,他们韩德勤、李守维的力量大,所以阴谋对我们先从苏北下手,后打皖南。今年六月,按照蒋介石的统一部署,在韩德勤的指使下,我军在江都郭村遭到了李长江部的围攻。我军奋起保卫郭村,取得了完全胜利,并顾全大局,未攻泰州,化干戈为玉帛,与两李恢复旧交,于七月下旬东进黄桥地区抗日。而韩德勤竭力阻止我东进,爆发了武装冲突。七月二十八日我们占领了黄桥。九月三日发生了营溪战斗,我们获得了胜利。九月十三日又占领了姜堰。当时广大群众还希望我们乘胜前进,打垮韩德勤,占领东台、兴化,以彻底改造苏北。但我们毅然停止前进,倡议谈判,以求与韩方团结,共同抗战。结果双方在姜堰举行了有社会贤达、上层人士参加的和平会议。当时有一部分社会上层人士,对我们抱怀疑态度,以为我们不肯停战,认为只要新四军能退出姜堰,韩德勤就不会再以武力进攻了。出乎他们意料之外,我们在谈判会上慷慨允诺退出姜堰,打消了他们的怀疑。可是,当我们部队开始从姜堰撤退,还没撤完的时候,韩德勤即以十几个团的大军南下进攻黄桥。这样,虽然我们在军事上处于仓猝应战的被动地位,但在政治上却造成了完全优势的有利条件。不仅广大群众对我们的防卫战竭诚拥护,就是社会上层人士也认为我们的防卫战是被迫的、正义的,认为韩德勤不仅欺骗了新四军,也欺骗了他们参加和平会议的代表,等于打了他们的耳光。正因为这样,当我们退出姜堰时,广大群众十分同情我军,在极短时间里筹集六千多块钱慰劳我军,以表示他们对我军的热忱。而韩德勤背弃姜堰谈判协议,发动了战争,破坏了和平,使自己处于孤立地位。由于我们连续胜利和自动退出姜堰,使统一战线得到更大的开展,争取了李明扬、陈泰运以及非韩德勤嫡系的保安旅团的中立,是黄桥战役我们能够胜利的有力因素。
不仅如此,韩德勤方面还存在着许多内在矛盾,也是对我们有利的。他们政治上腐败,除了苛捐杂税,毫无政绩,民众不堪其苦。韩德勤所属部队,派系非常复杂,嫡系与非嫡系之间存在着矛盾,明争暗斗很厉害。韩德勤往往用非嫡系部队在前面当炮灰,结果使非嫡系的各保安旅团及其他杂牌部队,也不完全听他摆布,他们各霸一方,自成系统。比如东边(南)通如(皋)海(门)启(东)这些地方,名义上是隶属韩德勤管辖,可他没有嫡系部队在那里。泰州地区表面上也属韩德勤管辖,实际上两李霸占,而两李的部下同样又各自为政。在他们,根本谈不上什么团结抗战,只是盘算着怎样更多的搜刮民财中饱私囊而已。
    (三)群众条件
我们占领黄桥以来,虽然只有两个月时间,可是黄桥地区群众得到的利益很多,譬如免除了苛捐杂税,进行了二五减租,工人增加了工资等等,过去那些军队虐待民众的事没有了。正因为这样,不仅黄桥地区的民众热烈拥护我们,就是我们控制地区以外的群众也盼望我们去解除他们的痛苦,为他们谋利益。黄桥的群众支持我们去打姜堰,在打下姜堰后,姜堰的群众又希望我们去打溱潼,海安的群众希望我们去攻海安、去占领兴化。韩德勤统治区域的群众都希望我们去。已经得到实际利益的群众,为保卫实际利益要起来斗争,他们拥护我军的行动,帮助我们的部队,就是顽固派统治区的群众,为摆脱暴政,也起来斗争。群众的这些革命行动,对于我们保卫黄桥,有着很大帮助,特别在营溪战斗时,顽军对当地群众的蹂躏,最实际的教训了黄桥的民众以及其他各地的民众,使他们清楚了解了顽固派的残暴行为,懂得了顽固派不仅反对异党异军,而且把民众也当着异民对待,这样更激起了民众的公愤,推动了他们以实际行动来帮助我军进行保卫黄桥的战斗。总之,群众条件是有利于我不利于韩德勤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89

主题

1

听众

493

积分

二级士官

Rank: 4

注册时间
2007-1-11
精华
0
帖子
221
发表于 2016-5-24 12:15:17 |显示全部楼层
(四)我军情况
自营溪战斗和姜堰战斗胜利后,我军声威远扬。顽军过去认为新四军只会打游击,不会打大仗;只会打夜战,不会打白昼战斗。这次胜利证明,新四军游击战会打,大仗也会打;夜战会打,白昼战斗也会打。他们还在军官会议上说:营溪战斗为什么失败?因为田里的高粱杆子太高,新四军打埋伏,所以他们失败了。可是这次黄桥决战,高梁杆子没有了,为什么又吃了大败仗呢?!恐怕就是让他们的“军事博士”来作总结,也找不出原因(众笑)。他们又认为新四军没有本事打堡垒,所以把过去对付红军的堡垒,今天又拿出来对付我们,从姜堰向北一直到兴化,普遍构筑了堡垒,密密层层,可是姜堰的堡垒在我们面前首先失去了作用。他们知道了堡垒也挡不住新四军,于是就用大炮来轰。在这次黄桥战役中,他们动员了大部兵力,机关枪几百挺,把山炮都搬来了,大概知道我们打鬼子据点没有大炮,所以这次送大炮来了(众笑)。
姜堰的胜利使我军声威大振,士气高涨。在退出姜堰时,我们部队中有的同志还想不通,说:当初为什么要打,牺牲了好多人,结果又要退出!经过解释,使每个人都懂得为了争取政治上的优势,必须退出姜堰。在退出姜堰后,很快就进行决战,部队没有休息整理,当然这对我们是不利的。可是由于政治上的突击动员,党发出了号召,迅速鼓足了士气。正如第一纵队同志们说的:幸亏在十月四、五日决战,部队刚刚打足了气,假如迟两天,那气又要消下去了。这说明我军政治情绪很高,士气旺盛,保证了这次战役的胜利。
再说我们的军事情况:九月三日打营溪,九月十三日打姜堰,合起来是一个战役,打得不大好。首先讲营溪战斗,虽然是取得了胜利,但只是战术上的胜利,不是战役上的胜利。因为营溪战斗,我们主要企图是从营溪打起,直到把曲塘、海安夺下来。可是,这次营溪战斗最大的缺点是打得太早。顽固派的军队刚刚到营溪、野[雅]周庄、运粮河、高家湾一线,我们就出击,结果打着一部分,其余跑掉了!好像乌龟头刚刚伸出了一小节,我们就一刀砍下去,结果没有砍到,给他缩到曲塘、胡家集的乌龟壳里去了(众笑)。这是一个缺点。我们原来的计划是从营溪打起,打了营溪以后,第一、二纵队会合,由东向西打野[雅]周庄、运粮河、顾高庄,把税警团、独立第六旅一扫光。可是气没打足,营溪胜利后没有连续战斗,等到第二天再打,他就跑掉了,以致未能取得全胜。但其间也取得了成就,就是与税警团建立了统一战线。
再讲姜堰战斗,虽然我们显一显打碉堡的本领给他看了,可是最大的缺点是只占领了姜堰,从战役上说,任务没有完成。因为没有占领大、小白米,以致使姜堰变为死的,成为整个阵势的突出部分,两翼是暴露的,西边受两李的威胁,东边受税警团的威胁,北边有韩德勤的威胁。尤其在我们左右侧后有许多空隙,有被他们出一支兵去打我黄桥的危险。在进攻姜堰时,我们预计还要把大、小白米拿下,这样才能与黄桥打通联系,否则就要把缴获的汽艇“抬到”黄桥去。幸亏后来和税警团建立统一战线,才能使汽艇从大、小白米通过。由于营溪、姜堰战斗只完成了战斗任务,造成了战役上的不利态势,所以我们决定退出姜堰,以避免大的危险,同时在政治上争取优势。然而在营溪战斗中值得表扬的是,在那种河网地区,敌人沿河固守,我们进行了猛烈的攻击,克服了河网障碍,取得了胜利。我们首先把他们的主力部队第一一七师打垮了,师长打伤了,震动了他们,使其整个部队溃退下去。在姜堰战斗中,我们战术上也有奇特之点,采取了《西游记》故事中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去的办法。姜堰外围的许多堡垒我们不去理它,知道他们守堡垒的只有一排人、一班人,指挥机关在街上,所以首先钻进街里去,从街里打出来,把他的师部、旅部打掉,外面的就先后缴了枪,张少华就这样吃了大亏(众笑)。我们为什么采取这样的战术呢?因为估计到张少华部队战斗力不强,他们不会进行巷战。假如他能打巷战,战斗力很强,我们一个堡垒还没有打开,就钻进去,那是危险的。此外,在姜堰战斗中,韩德勤受了我们的骗,也是我们取得胜利的原因。营溪战斗后,韩德勤在姜堰有六个团,那时我们如果去打姜堰,伤亡一定很大。因此我们就拿一个纵队一方面东进去佯攻海安,乒乒乓乓打得很剧烈,作东进的准备,威胁如皋、海门、启东;一方面向东北佯动。我们的意思是他姜堰的兵力太多了,请他调开一部分。结果他真是像听我们的命令一样,把姜堰的兵调了一部分到海安,只留下了两个团(众笑)。
从营溪、姜堰战斗以后,我们部队非常疲劳,减员还未得到补充,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进行黄桥战斗是不利的。而且,当我们大部队正在姜堰的时候,韩德勤部队就开始由胡家集南下,占领了孙家庄。由于我们侦察工作太不切实,传递情报又很慢,直到十月二日才知道这一情况,逼得我们仓猝应战,没有充分的准备时间。当时,我们部队又拉得很开,第一纵队在孙家庄、花园桥,第二纵队在姜堰,第三纵队在黄桥,相互离得很远,部队调动费时,运输也较困难。韩德勤部队开进可以用汽艇拖运,我们只靠两只脚跑。我们的通信联络很差,占领姜堰半个月,可是黄桥到姜堰的电话没有打通过。我们部队新兵多,训练差。韩德勤部队的训练和军事技术比我们好。这次捉到他们的俘虏兵中,二三年的老兵很多,而我们二三年的老兵已经当排长、连长了。在军事上我们有这些弱点。如果单以军事力量对比来说,那我们是不能进行这次黄桥战役的,是会失败的。我们是把各种条件综合起来考虑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89

主题

1

听众

493

积分

二级士官

Rank: 4

注册时间
2007-1-11
精华
0
帖子
221
发表于 2016-5-24 12:15:36 |显示全部楼层
(五)韩军情况
韩军部队由于长期没有作战,加之在城市中生活腐化,以致削弱了战斗力。他们的士兵与很多下级军官还是爱国的,要抗日,不愿内战,对韩德勤驱使他们来打我们非常不满。所以,韩德勤在海安对他的士兵不讲去打黄桥,只说是与新四军联合去打如皋、靖江等鬼子据点。一直到部队开到了营溪、加力才宣布打黄桥。他们官兵不平等,矛盾很大。部队之间也存在矛盾。比如十月四日进攻黄桥,他们把一个独立团配属给第八十九军的第三十三师。第三十三师就把这个团配置在最危险的方向,被我第三纵队一部出击打垮了。第三十三师看到他们溃退,便架起机关枪对着他们扫。在他们一个团中,往往一、二、三营三个营长之间都有矛盾,他们各自希望别人被打垮,将来自己可以成为老资格,升团长。正因为他们存在着这些矛盾,战斗中难以协同配合。同时,这一次韩德勤虽然加强了生力军,可是这些生力军都曾经被我们八路军第五纵队打败过,战斗力大大的削弱了。这些是他们部队政治情绪低落的状况。
从军事上说,韩军一般地占着优势。他们兵力的总数要超过我们七八倍,尤其这次进攻的部队差不多完全是生力军,没有同我们作战过。他们部队不疲劳,像独立第六旅,虽然在营溪打了一下,可是退回去已休息整理过了;第一一七师虽然在营溪吃了亏,可是在海安把保安第八旅补充给他了;第三十三师没有同我们打过,还有独立团、特务营、炮兵团都是生力军。我们没有多少生力军增加,仅仅由江南增来一个营(老四团第三营)。当时我们说“江南来了几个团”,使我军士气大振。
他们的补充比我们好,武器比我们优良,弹药比我们多。姜堰战斗时,他们从江南运来了二十四万发子弹。
他们操纵了通信、交通工具,通信联络和运输很方便,部队行动不致过度疲劳。特别对他们有利的是,他们控制了一些重要的战略基点,如海安、曲塘、东台等城镇,有纵深较大的后方,部队调动回旋比较自如。而我们实际上没有什么后方,作战行动受着不少的限制。他们部队军事技术也比我们好,譬如做工事,我们一个纵队在黄桥做了三天,还有四五千群众帮助,可是还没有做得很好。而类似的工事,他们一个晚上就可做好。这说明他们技术方面比我们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89

主题

1

听众

493

积分

二级士官

Rank: 4

注册时间
2007-1-11
精华
0
帖子
221
发表于 2016-5-24 12:15:59 |显示全部楼层
三、我们的作战方针和作战方案
根据上述情况,我们采取的作战方针是积极、自主的防卫战。要求在这次防卫战的胜利中,发展自己力量,奠定苏北抗日根据地的基础。
我们这次作战是完全自卫,政治上我们完全有理。本来,有的同志感到退出姜堰很可惜,认为我们可以在姜堰和韩德勤决战。但是韩德勤也晓得,姜堰有现成的碉堡等工事,不容易攻,所以他就以大部兵力从海安直攻黄桥。当我们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就毫不留恋的放弃了姜堰,否则,得了姜堰失了黄桥,不但政治上不利,而且军事上就被动和孤立了,非常划不来。
关于作战方案。根据对方和我们的各种利害关系,各种主客观条件,我们设想了如下三个方案:
一是乘韩德勤进攻黄桥时,我们以一部主力攻占海安。
二是乘韩德勤还未向我们进攻,先以一部兵力向东发展,控制(南)通如(皋)海(门)启(东)几县,并造成北进东台的局面,以主力守卫黄桥地区。
三是以全力依托黄桥这一基点,采取攻势防御,将顽军歼灭在我工事面前。
我们就上述三个方案作了比较,看采取哪个方案更好。
先讲第一个方案。
好处是:(1)我们以主力进攻海安、东台,在军事上争取主动,并且是出乎敌人意料之外,容易取得胜利;(2)他们第一线兵力是我们三倍,兵器超过我们十几倍。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同他们硬拼,一定要遭到很大损失,而以主力攻占海安,是避实击虚的战术,可以减少损失。
坏处是:(1)假使韩德勤以主力向黄桥进攻,我们以主力向海安进攻,在韩军主力尚未被歼情况下,断不容易把海安攻下,因为海安虽然堡垒不及姜堰多,但比姜堰配置适当,工事很强;(2)如果攻海安不下,而把黄桥丢了,不仅会影响我们的士气,助长对方气焰,尤其给群众很不好的影响,可能群众会认为新四军是打游击的,不要根据地,不要后方,蹲不长,会走的,增加以后发动群众的困难;(3)我们以主力袭击海安是一个大兵团的运动战,如果仍采取打游击的办法,把后方挑起走,那是非常危险的。
利害相比,我们决定不采取第一方案。再讲第二个方案。
好处是:(1)东进有绝对胜利的把握,因为那边他们部队少,战斗力很弱,我们东进去打他们,如探囊取物,可以绝对胜利;(2)可以把东边那块地区很快创造成为根据地,以便同上海外围和江南连成一片,这是战略上的胜利;(3)我们东进,韩德勤会分一部兵力对付我们,并且还必须分一部兵力防止我们北进东台,这样,就使他的兵力分散,防御线宽,而利于我们作战;(4)无论人力物力,我们都能得到迅速的补充;(5)在东边创造一块新区后,可与西边黄桥地区形成犄角之势,互相呼应,更有力的牵制敌人,取得战略优势。
但坏处是:(1)在韩德勤南下前我们就东进,将在政治上蒙受不利影响;(2)他们在东边的部队是保安一旅和保安五旅,不是韩德勤的嫡系,在营溪战斗以后,保一旅就派代表来和我们接头,愿和我们建立统一战线,如果我们东进,他们必定要依附于韩德勤和我们作对,妨碍我们统一战线的开展;(3)我派一部东进,将使黄桥部队减少,那么黄桥未必能保卫得住;(4)我们派部队东进,固可牵制、分散韩的兵力,但他如果下决心丢开东边,集中兵力来攻黄桥,攻下以后再回头去搞东边,这样对我就不利了。
因此,同样在利害比较下,我们也不采取这第二方案。最后讲第三个方案。
好处是:(1)以黄桥当轴心进行攻势防御,军事上的主动权仍然操在我们手里,我们可以利用轴心向左向右自由转动,用兵依然很自如;(2)我们依托黄桥作战,是完全的自卫,政治上有充分的理由,不仅广大群众拥护我们,上层人士也会同情、赞助,就是顽军的大部分官兵也会对他们的这种进攻不满;(3)在黄桥作战,能得到群众有力的支援,事实上,在黄桥战役前两三天,就有几千名群众日夜帮助我们赶修工事,其中不仅有劳苦群众,还有学校师生、商店店员等等,战事爆发后,群众又踊跃参加抬伤兵,送烧饼、猪肉进行慰劳,对我军帮助的确很大;(4)黄桥地区距离顽固派的据点相当远,约需两天行程才能到达,我可利用他开进的两天时间,进一步查清情况,采取适当部署,使胜利更有把握,尤其是他们军队越前进,离后方越远,交通的维持很困难,如果派部队维持交通,又减弱了第一线兵力,而且离后方越远,其翼侧和后方就更加暴露,更便于我们的袭击;(5)因为他们离后方远,我们突击胜利后,追击起来更容易收效,刚才我讲了,营溪战斗的教训是我们打得太早了,所以顽军不到半夜功夫就退回乌龟壳里去了,这次顽军深入黄桥至少要两天才退得回去。部队疲劳了,两天还退不回去,而且在我们有群众工作基础的地区,他们更难退,我们就可以在几天中追击将其消灭;(6)我们让出姜堰,继续让出加力、古溪、分界,固然可以使他们提高士气,但他们部队看见我们不打就退,也会骄傲和疏忽起来,这就给了我们突然进攻和突击的机会。另外,由于我们沿途进行了广泛的政治宣传,也会影响他们的士气,使他们内部逐渐觉悟到不愿打自己人。兵法里说,攻敌之心,以老其师,就是这个意思。
虽有上述这些好处,但也有不利条件:(1)以我们现有的火器,不利于采取防御战,因为防御战是消耗战,拿我们的弹药数量计算,每支步枪打快放,五分钟,子弹就打光了,机关枪消耗弹药更快,没有补充,所以非万不得已,不能采取这样的防御战方针;(2)敌人开始进攻时分几个纵队前进,各纵队间隔十几里、二十几里,比如一路在海安,一路在胡家集,一路在曲塘,各路间隔很远,到靠近黄桥时,间隔距离就缩小了,缩小到只隔几里路,敌人的向心集中,使兵力、火力更形成优势,我们必须就地坚持,以寡敌众。这也是对我们不利的。但是,对这两个弱点,我们可以找到补救办法:我们弹药不够,可以少放枪,多投手榴弹和拼刺刀;虽然他们靠拢了,我们可以用“老虎钳子”把他钳住,使他动弹不得。这里河流多,地形对我们是有利的,我们把船只封锁起来,把桥梁拆了,就增加了他们的困难。
经过利害对比,总起来说是利多而害少。因此,我们决定采取第三个方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89

主题

1

听众

493

积分

二级士官

Rank: 4

注册时间
2007-1-11
精华
0
帖子
221
发表于 2016-5-24 12:18:53 |显示全部楼层
四、作战部署及经过
(一)作战部署的演变
1. 战前部队的分布:当我们开始退出姜堰时,以第一纵队分布在营溪、孙家庄、花园桥、祖师庙一带,牵制海安敌人,并佯作向东行动,以迷惑东边敌人,使其不敢西进;第三纵队开至黄桥附近,积极整训和待机;第二纵队撤至运粮河、大埨庄、蒋垛之线,以防韩军南下。
2. 战前部队的集中与部署:九月三十日下午,韩军一部由胡家集南下进至孙家庄与我第一纵队前哨接触。估计韩军有从孙家庄、海安之线进攻黄桥的可能。我为诱敌深入,决定将第一、第二纵队大踏步后撤。第一纵队除派出最少兵力与顽军节节抵抗外,主力经分界附近八字桥、高桥撤至黄桥西北二十里之前袁垛、后袁垛一带;第二纵队撤至黄桥西北三十里之顾高庄、东芦庄一带。第三纵队集中黄桥加紧修筑工事,作为保卫黄桥之守备队,第一、第二纵队为突击兵团。
3. 依据第三作战方案,我们决心依托黄桥阵地,歼灭进攻之敌于黄桥附近。作战部署如下:
(1)当面敌情:韩军第八十九军主力和独立第六旅,于十月一日攻占营溪及小塔头桥之线;二日推进至加力、芦家桥之线;三日又分别占领搬经、分界、古溪;四日各路进攻之敌向我黄桥外围急进。
(2)我军总的任务:我们决心依托黄桥阵地,歼灭进攻之顽军于黄桥阵地之前,并乘胜追击,占领海安、东台,与八路军会师,达成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的战略任务。
(3)各兵团的任务:以第三纵队为黄桥守备队,加紧构筑工事,并派出约一营兵力进至分界以西地区,用散兵战积极阻击敌人,迟缓其行动,疲劳其兵力,在不得已时,由黄桥东面撤回黄桥。
以第一、第二纵队为突击兵团,如敌人于十月四日进攻黄桥,该两纵队则于五日拂晓前,从敌人右侧后实施猛烈突击,配合第三纵队将进攻之敌消灭于黄桥阵地之前。出击路线:第一纵队由横港桥经高桥以南之何家桥、太平桥向刘家堡之线进行突击。第二纵队由顾高庄推进至申家庄,取道高桥、八字桥向分界突击;在占领分界后,由东向西,沿分界至黄桥大道,尾敌之后攻击前进。
特务营为总预备队,集结于严徐庄附近,在突击兵团出击后,该营则进至高桥附近,准备于黄桥战斗胜利后,即由总预备队改为追击兵团,经古溪、营溪直取海安。
(4)后方机关、野战医院在黄桥以西十里之黄家溪,各兵团自设野战伤兵收容所。
(5)指挥部及直属队仍在严徐庄。
    (二)战役发展过程中的主要情况和处置
1. 十月四日上午九时,顽第八十九军第三十三师已接近黄桥,我第三纵队前哨部队正与其积极对抗中。在上述情况下,我们决心等待第八十九军主力全部进到黄桥附近,被钳制于工事前,而后以野战兵团实施突击。所以此时第一、第二纵队仍在原地(横港桥和申家庄)待命,仅以第三纵队对付当面之敌。命令第三纵队以全力阻止敌人进攻,至少要支持到第二天拂晓,并且以一部兵力前出于工事外围,阻止敌人接近我之阵地,尤其应防止其初到时的猛攻。经上述处置后,敌人果然以三个团兵力,于四日上午十一时作初次总攻。适巧,我江南增来之一个营于上午十时赶到黄桥,守备部队士气大振,挫败了敌人的第一次总攻。我们守备部队仍和敌人对峙在工事外围一百公尺的地域。至下午一时,敌人将前线攻击部队撤至离黄桥二三里的地域休息,准备第二次总攻。
2. 十月四日下午三时,得悉古溪之敌向黄桥以北进攻,而黄桥以东之敌第二梯队已逐步向黄桥推进。分析这一情况,我们估计敌人可能分由黄桥以北以东两路进攻黄桥,其主力仍在黄桥以东。判断敌人的战斗编组分为三个纵队:第八十九军分两个纵队,独立第六旅为一个纵队。而古溪之敌必为独立第六旅,可能经高桥向黄桥进攻。因此,我们的处置是:(1)命令第三纵队应以全力阻止敌人对黄桥的突击,尤其要打破敌人黄昏时的第二次总攻,为求先发制人,以一个团左右的兵力先敌出击,击破其黄昏时的总攻;(2)命令第一、第二纵队于下午四时左右开始,各由原地经指定路线出击,务于当晚十二时向黄桥以东之敌实施总攻,如古溪之敌由高桥向黄桥前进,则第一、第二纵队应首先以全力击破之,然后继续南下配合第三纵队夹击黄桥东边之敌而消灭之。
3. 十月四日黄昏前,顽第三十三师集中三个团准备向黄桥作第二次猛攻。我第三纵队以一个团兵力先行出击,果然打破了敌总攻计划,并且俘获了部分人、枪,敌情已更加明了了。至此,保卫黄桥的危险期已经过去。预计敌人的第三次总攻,最快要延迟到十月五日早晨才能发动。那时,我突击兵团第一、第二纵队已赶到敌后。因此,我对黄桥当可确保无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89

主题

1

听众

493

积分

二级士官

Rank: 4

注册时间
2007-1-11
精华
0
帖子
221
发表于 2016-5-24 12:19:36 |显示全部楼层
4. 十月四日午后四时所得情况是:我第一纵队在高桥、周家庄之线将由古溪经高桥向黄桥前进之敌截成数段,查明该敌确系独立第六旅。该敌遭我第一纵队截击,大部溃散,一部消灭,其第十七团向古溪方向逃窜。根据上述情况,我们决心令第一、第二纵队,以猛烈果敢动作,迅速将独立第六旅全部消灭,务于黄昏以前继续南下,仍于晚上十二时实施总攻黄桥以东之敌。令第三纵队继续以全力固守黄桥,特别注意东西两面,防止敌人乘隙偷袭,并且以少数部队挺进到工事前方向敌人的侧后实行袭扰,阻止其猛扑黄桥。这样处置后,进攻黄桥之敌因独立第六旅被我截击,其第二梯队已无进攻能力。至黄昏时,独立第六旅之大部被我第一纵队歼灭,仅有残余部队退守高桥西南之张家庄、八尺沟一带进行顽抗。我第一纵队急于围歼该敌而未能迅速南下。
5. 十月四日下午六时,我第一纵队全部仍然在高桥附近与独立第六旅残部纠缠中,而第二纵队进至八字桥后行动不明。黄桥东面之敌第三十三师正在集结,准备于五日拂晓总攻,其第二梯队(估计系第一一七师)已进至西官庄、刘家堡之线,有于次日拂晓配合第三十三师作第三次猛攻黄桥之企图。依据上述情况,我们处置如下:(1)令第三纵队于四日晚十二时,以两个团兵力出击黄桥东面之敌,以打破其拂晓的总攻击,并配合我突击兵团夹击该敌;(2)令第一纵队将围困于张家庄之顽独立第六旅残部交由指挥部特务营负责解决,该纵主力立即全部南下,经何家桥、太平桥向刘家堡、野屋基之敌侧后攻击。在此处置后,我第二纵队已于四日午夜十二时进占分界,与敌稍事接触后即继续由分界向黄桥攻击前进。第一纵队即由高桥经八字桥南下。第三纵队则于五日凌晨二时左右,以两个团兵力出击,使黄桥东面之敌第三次总攻又被击破。但是,由于第一、第二纵队还没有于预定时间到达黄桥东郊,以致不能如期于五日凌晨以前解决黄桥东面之敌。
6. 十月五日早晨三时,黄桥以东之西官庄附近枪声甚密,估计是我第二纵队已经抄袭敌后,但未取得联络。乃急令第三纵队已出击之两个团迅速猛攻,以打破敌人拂晓攻击。在此处置后,敌人拂晓总攻又告失败。顽第八十九军大部集结在黄桥东北大焦庄、小二房庄、罗家庄、何家塘、何家庄、野屋基、胡家堡之线,企图最后猛扑黄桥或固守待援。五日上午我已形成对敌包围状态。在上述情况下,我决心第一、第二、第三纵队于下午实行总攻。
7. 十月五日八时,我第二纵队确已由分界进至刘家堡、西官庄一带,其一部已进至大焦庄与我第三纵队前哨部队取得联络。第一纵队则已进至八字桥以南地区与敌人对峙。此时得到密息,韩军增援部队约八个团已进至黄桥东北不远的地方。我们本拟于十月五日黄昏总攻。接此消息,估计顽军增援部队虽没有八个团,但二三个团或有可能,为在其增援部队到达之前,先解决当面之敌,决心尽量提前实行总攻。设法令第二纵队派兵一部向分界方向阻止敌增援部队,主力迅速向西攻击。但来不及向突击兵团传达命令,便采取了如下办法:令第三纵队首先以小部队向黄桥以东之敌佯攻,引起敌人回击,造成浓密枪声,以此作为我同第一、第二纵队之联络信号。战场上,枪声就是命令,使第一纵队闻枪声而迅速南下,使第二纵队闻枪声迅速西进。待至五日十一时半,再令第三纵队全部出击。我这一动作实施后,敌第三十三师全部动摇溃退,在我第二、第三纵队东西夹击下大部被消灭,一部向东北突围退至野屋基、何家塘之线,与其军部及第一一七师靠拢。我第一纵队已进至野屋基以东、以北与敌激战。至下午五时,残敌军部及第一一七师仍固守野屋基附近各村庄,企图待援或于黄昏后突围。晚上九时,敌人大部主力已被我解决,整个战斗可以说已初步结束。因此,我立即下达如下追击命令:
(一)情况(略)
(二)各部应不顾疲劳,不惜一切牺牲,不重缴获,而在于乘胜追击以占领海安。
(三)追击任务及路线区分如下:
(1)第一纵队由现地(野屋基)经八字桥、古溪,向营溪、孙家庄,经胡家集渡运盐河,由海安以西向海安进击。
(2)第二纵队由现地(何家塘)经太平桥、古溪以南芦家桥、小塔头桥、花园桥、祖师庙,由海安以南向海安进击。
(3)第三纵队由现地(大焦庄)经分界、搬经、加力、花园桥以东,由柴湾镇以北渡运盐河,经立发桥绕攻海安东北,截断海安顽军向东台之退路。
(4)各部自行酌派兵力打扫战场,收容伤兵,应将主力之大部迅速兼程前进,务于十月六日早晨到达海安。
(5)我随中央纵队前进。
8. 十月六日早晨缴获顽第三十三师电报,得悉其请求韩部从海安派第一一七师之七○一团,经由分界迅速增援黄桥。据此电报判断顽第七○一团尚在营溪附近,有经分界向黄桥增援之可能。但若该敌得知第三十三师已被消灭,亦有退至营溪和海安之可能。因此,我令追击部队注意在海安外围歼灭顽第七○一团,不使其退守海安,以利于我军进占海安。但五日晚上,我部队疲劳,同时退守野屋基之敌未能完全解决,因此未能达成于六日早晨占领海安的任务。十月六日拂晓,各追击部队才从八字桥、野屋基、黄桥附近分路向海安追击,至六日下午始进至营溪附近,而第二纵队则在营溪附近与敌接触,战斗三四小时尚未解决。这时情况虽不明了,但估计该敌必系顽第七○一团。因此,我们决定以第二纵队全力解决营溪之敌,而以第一纵队迅速出动,其先头部队经孙家庄由胡家集渡运盐河,务于十月七日早晨确实占领海安。第三纵队则仍照原定路线追击前进。
至六日黄昏,我第二纵队将营溪之敌(确系顽第七○一团)全部歼灭(仅少数残部向海安逃窜)。据俘虏供称:海安尚有顽军七八个团。但我们判断此说不确,海安守敌两团左右或有可能。然而海安工事坚固,我们部队经三昼夜战斗,十分疲劳,所以决心改于十月七日早晨,以主力由胡家集与海安之间渡过运盐河,由海安西北绕攻海安。终因部队极度疲劳,行动迟缓,直至七日下午三时才渡过运盐河,黄昏才到达海安,而顽军残部已闻风先逃。
9. 海安被我占领后,顽军第一一七师残部向富安集中,独立第六旅残部向安丰集中,第三十三师残部向梁垛集中,东台尚有保安第八旅防守。我们决心乘胜扩张战果,部队在海安休息一天后,即迅速进占富安、安丰、梁垛。十月十日我们的追击兵团只稍经战斗,即占领了东台。这样就结束了这个战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89

主题

1

听众

493

积分

二级士官

Rank: 4

注册时间
2007-1-11
精华
0
帖子
221
发表于 2016-5-24 12:20:18 |显示全部楼层
五、这次战役的总结
(一)这次战役的收获
这次战役胜利的重大意义,我在前面已经讲了,就不重复了。此外还有以下收获:
1.达成了歼灭战的任务。这次顽方用于进攻我们的兵力约一万五千人,我们一个人要打他三个人。顽军以为这次一定可以将我们消灭,可是我们胜利了,将他们全部歼灭了!特别重要的是他们团以上的主官有的被打死,有的被活捉,有的淹死,有的自杀了。连第八十九军军长李守维也到河里“洗澡”去了,溺毙于八尺沟中。这样,就使他们完全丧失了再向我们进攻的能力。
2. 夺取了许多战略基点。我们占领了海安、东台,等于占领了四个县,使南通、如皋、海门、启东也完全在我控制之下,这是极大的收获。
3. 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和装备。
(二)这次战役的优点
政治上:
1.经过营溪、姜堰的作战,部队虽然很疲劳,但是经过短促的突击动员,大家都认识到这次战役意义非常重大,抱了必死的决心去争取战斗的胜利,这是政治动员与党的号召的成功。
2. 得到了群众有力的配合。黄桥的广大群众积极参加筑工事、抬伤兵、慰劳部队、打扫战场,给了我们很多的帮助。
3. 得到了上层士绅和地方实力派的同情与拥护。
4. 我们的干部党员都起了最好的模范作用。党员在这次战役中的伤亡比例虽然还没有统计,但是已知党员的伤亡是非常多的,他们冲锋在前、退却在后,处处起带头模范作用,这是很好的。
军事上:
1.各兵团基本上完成了各自的任务,达成了歼灭战的总任务。
2. 江南部队刚好在关键时刻赶到,使我军士气大大振奋。
3. 防守兵团和突击兵团协同配合,一般说还好。第三纵队虽然武器差、弹药少,但是很好的完成了防守任务,值得表扬。第一、第二纵队也找到了敌人的弱点,达成了突击任务,同样是很好的。
4. 追击动作还好。部队三四天没有睡觉,整天没有吃饭,非常疲劳,跑不动了,四小时只跑了十里路,但无论如何总坚持追到了海安、东台。以猛打、猛冲、猛追三项要求来讲,猛打、猛冲是做到了,猛追呢?追是追了,但还不猛,还要学。
(三)对战役缺点的批评
这次战役中还存在着许多缺点,我不作详细的批评,由各纵队、各团自己去检讨。现在仅扼要的指出一些较大的问题。
首先是共同存在的缺点:
1.侦察工作不确实、不及时。我们还未退出姜堰,顽军已进到孙家庄,而我们不晓得,到第二天才知道。
2. 通信联络差,特别是下面对上面随时报告情况更差。一个部队出去以后就得不到他的报告了。各纵队都有这样的毛病,纵队部也跟着部队打冲锋,以致有些医生、电台人员也负伤,固然这是攻击精神好的表现,但这样做是不行的。指挥机关应该有适当的位置,或者设通信站保持上下联系,否则非常危险,可能使指挥中断。
3. 射击指挥差,不注意节约子弹。这次敌人死伤四千余人,其中中弹伤亡的并不多,被手榴弹炸伤炸死的比较多,最多的是在河里淹死的。我们弹药补充很困难,这一点值得注意。
4. 行军力差。现在我们部队的行军力比内战时期相差太远。过去一天一夜走一百八十里还打仗,而我们从黄桥到东台近二百里路追了五天。如果行军力强,抢先打到海安去,使他们来不及逃跑,那我们的胜利还要大。
5. 供给工作做得差,有些部队一两天没有吃上饭,特别是第七团饿得厉害。在连续行军作战中,怎样保障部队吃上饭,吃得饱、吃得好,我们的司务长们要好好学学才行。
6. 缴敌人枪时部队特别混乱,有些同志跟敌人混在一起,这样很危险。不过也有些光荣的事例,如两个人缴了一百多条枪,值得表扬。
7. 追击时,有些干部过于顾虑部队疲劳,这是要不得的。特别在战斗没有结束的时候,各部队经常报告伤亡,这是表示他的心已经软了,是削弱战斗力、动摇决心的行为,以后要绝对禁止,战斗未结束,不准报告伤亡数目。
其次是对指挥上的批评:
1.有的兵团,尤其兵团首长不机动,以致不能取得很好的配合。在野屋基战斗中,第六团未能很好配合第一纵队,以致不能迅速地解决敌人,使一部分敌人得以突围出去。五日下午,第二纵队出击时,第七团首长带了一部分队伍也在那里,没有去帮助第二纵队,以致缴获不大。
2. 第二纵队配合不好,以致在高桥战斗中,第一纵队不能很快解决顽独立第六旅。本来我们是这样规定的,如果北面敌人只有一个旅(师),则我第一、第二纵队与其接战,在两个钟头之内就把敌人解决,解决以后迅速南下,夹击黄桥东面之敌。如果北面敌人有两个旅(师),则第一、第二纵队以全力解决之,不必南下,可直接由古溪到海安。对黄桥东面之敌,则由第三纵队独立解决。可是当时因没有很好的配合,使第一纵队与顽独立第六旅相持很久,到黄昏以后还不能解决。
3. 第二纵队是迂回部队,可是迂回圈太大,以致部队非常疲劳。当我们估计到敌人正面进攻黄桥的部队至多不过七个团,行军长径、战斗正面都有限时,第二次决定第二纵队直接插到西官庄,不要到分界去。因为命令没有传到,以致到分界扑了空。如果直接到西官庄,可以节省行军力,节省时间,也便于通信联络。同时,第二纵队到达高庄以后,应该以迅速、猛烈与果敢的行动,在敌人的后面动作起来,配合正面突击,不应等待正面动作,再来夹击。
4. 第一纵队同样是迂回部队,当进到高桥、八字桥以后,不应该等待黄桥枪打得剧烈时才南下,而应该尽量向黄桥靠拢。大兵团作战,主要靠各兵团首长在上级总的意图下,自己机动果敢猛烈地行动,这样来达成任务。因为在目前条件下,大兵团作战,部队一出去,通信联络就很困难,这是值得以后注意的。同时,第一纵队在高桥与独立第六旅交战,当独立第六旅大部已被解决时,就应该以少数部队监视残敌,而将主力立即南调,以达成夹击黄桥东面之敌的主要任务,而不应把主力集中在张家庄附近,被敌人少数残部钳制住了。
5. 第三纵队五日下午在黄桥出击成功到达何家塘、野屋基之后,不应迅速撤回黄桥。因为这样,使敌人对南面松了一口气,而能集中全部力量对付我第一纵队,增加了第一纵队的困难。在总攻时,敌人未完全解决,是不应该撤兵的。
总之,几年来没有打过这样的大仗,由于大家努力,这次是完全胜利了。希望各纵队、各团进一步认真研究、检讨,总结经验教训,尤其是部队里对一些小的战斗动作和技术上的动作,更应该深入的检讨,作为今后部队的教育训练教材,更加提高部队的战斗力。
我的报告完了。(热烈掌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89

主题

1

听众

493

积分

二级士官

Rank: 4

注册时间
2007-1-11
精华
0
帖子
221
发表于 2016-5-24 12:20:43 |显示全部楼层
钮生点评
在黄桥战役中,掌握七千人马的粟裕,实际可以出师的兵力只有五千人,而韩德勤出师的兵力足有三万以上。
为什么粟裕敢打这一仗?
难道粟裕凭借的是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吗?不是的。
因为经过一番排查之后,粟裕发现敌方的实用人员最多不超过两千,大致情况如下:
首先排查其“服从人员”F1。李长江与韩不合,陈泰运与韩有隙,因此其右路一万二千人不是服从人员;各保安旅与韩貌合神离,因此其左路七千人形同虚设;剩下中路一万五千人里面,堪称韩德勤“忠诚卫士”的不足三分之一,因此其服从人员最多不超过五千。
其次排查其“参加人员”F2。十月四日这一天,敌人中路三支部队是分期参加的:首先三十三师“上早班”来了;然后翁达旅“上中班”来了;最后李守维“上夜班”来了。
接着排查其“参与人员”F3。敌人中路三支部队是分散参与的:三十三师“分居”在黄桥以东;翁达旅“分居”在黄桥以北;李守维“分居”在黄桥东北。
第四排查其“参战人员”F4。敌人中路三支部队是分批参战的:翁达旅受到攻击时的队形是一字长蛇阵,既无进攻能力,又无防守能力;三十三师内部本来就帮派林立,都想保存实力;剩下李守维在失去了翁达旅和三十三师之后,手中“忠诚卫士”已经不足一千。
最后排查其“实用人员”F5。敌人中路三支部队有两支没有防守上的战斗准备:翁达旅在受到偷袭的时候,几乎毫无战斗准备,转眼间就把大炮、机枪和辎重快递叶飞;三十三师只做了大量进攻上的战斗准备,却没有做多少防守上的战斗准备;李守维全然不顾翁达旅和三十三师被歼,聚精会神于防守上的战斗准备,但是很快就发现自己已经孤掌难鸣了。
这就是粟裕敢打黄桥战役的原因,因为韩德勤的“忠诚卫士”确实不多,何况还在时间上分期参加、在地点上分散参与、在人员上分批参战,并且缺乏防守上的战斗准备,故粟裕能够减少部队的伤亡进而驾驭战局的走向。
从战略上来看,“韩德勤政治上腐败,除了苛捐杂税,毫无政绩,民众不堪其苦。韩德勤所属部队,派系非常复杂,嫡系与非嫡系之间存在着矛盾,明争暗斗很厉害。韩德勤往往用非嫡系部队在前面当炮灰,结果使非嫡系的各保安旅团及其他杂牌部队,也不完全听他摆布,他们各霸一方,自成系统”,“而在我军占领黄桥以来,虽然只有两个月时间,可是黄桥地区群众得到的利益很多,譬如免除了苛捐杂税,进行了二五减租,工人增加了工资等等,过去那些军队虐待民众的事没有了。正因为这样,不仅黄桥地区的民众热烈拥护我们,就是我军控制地区以外的群众也盼望我军去解除他们的痛苦,为他们谋利益。黄桥的群众支持我军去打姜堰,在打下姜堰后,姜堰的群众又希望我军去打溱潼,海安的群众希望我军去攻海安、去占领兴化。韩德勤统治区域的群众都希望我军去。已经得到实际利益的群众,为保卫实际利益要起来斗争,他们拥护我军的行动,帮助我们的部队。就是顽固派统治区的群众,为摆脱暴政,也起来斗争”。
至此,粟裕思想上的决断其实就是一个字:打!
然后是组织上的决断,也就是确定派谁去打以及给他多少人马,大致是:派遣老三叶飞率部负责突击,派遣老二王必成率部负责掩护,派遣老大陶勇率部负责黄桥防守,粟裕自己则在黄桥指挥。
最终是行动上的决断,也就是确定战术过程及战略目标。战术过程就像路线图:王和叶去把三十三师接来准时“上早班”,然后转移兵力到“上中班”的翁达必经之路西侧,伺机吃掉翁达旅;接着陶勇率部在前,王必成率部在后,夹击上了“一天班”的三十三师;最终敲掉“上夜班”的李守维,继而追击敌人残部。至于战略目标,就是通过三战之后,歼灭敌主力部队,落实我方相对于韩德勤的战略优势,从而锁定建立苏中抗日根据地的目标。粟裕所拿出的三个方案,并且通过三个方案的比较之后,选择第三个方案,就是“多算胜,少算不胜”的结果。
假如粟裕通过这样一番斤斤计较之后,发现战术上的实用人员以及战略上的尽职人员都不及对手的话,他会怎么做呢?很简单:讲和或者撤退;然后是派谁去讲和或者撤退;最后是应该怎样来讲和或者撤退。
总而言之,无论是战是和,都有一个思想上的决策、组织上的决策、行动上的决策。
相对于一九四八年的淮海战役来说,一九四〇年的黄桥战役乃是粟裕勾勒的“底稿”:
首先,黄桥战役中李明扬、李长江的角色,到了淮海战役中由李宗仁、白崇禧扮演;
其次,黄桥战役中陈泰运的角色,到了淮海战役中由冯玉祥旧部扮演;
第三,黄桥战役中保安旅的角色,到了淮海战役中由李延年兵团扮演;
第四,黄桥战役中翁达旅的角色,到了淮海战役中由黄百韬兵团扮演;
第五,黄桥战役中三十三师的角色,到了淮海战役中由黄维兵团扮演;
第六,黄桥战役中李守维军部和一一七师的角色,到了淮海战役中由杜聿明剿总司令部以及邱清泉兵团、李弥兵团、孙元良兵团扮演。
因此,粟裕把黄桥战役称为黄桥决战,笔者要把黄桥战役称为黄桥小决战,因为相对于淮海战役这种大规模决战来讲,黄桥战役显然属于小规模决战——淮海大决战的演习战。
当然,众人拾柴火焰高,所以在日后的淮海战役前,粟裕也得进行一番实用人员的排查和尽职人员的排查,而后才会向毛泽东提出打淮海战役的建议。就像黄桥战役一样,日后的淮海战役中,粟裕也得“谱写”同样的“曲制”:
第一“乐章”,把劣势削平到均势,也就是粟裕所谓的“第一个战斗胜利了,使敌我力量平衡”;
第二“乐章”,把均势拉扯成优势,也就是粟裕所谓的“第二个战斗胜利了,使敌人屈居劣势,我占优势”;
第三“乐章”,把优势转化为成果,也就是粟裕所谓的“第三仗、第四仗才能更彻底地歼灭敌人”。
因此,要弄懂淮海战役,首先要弄懂粟裕的“大智”;而要弄懂粟裕的“大智”,首先要弄懂粟裕是怎样策划黄桥战役的。
通过黄桥战役,我们可以看到,粟裕有“胜券在握”的能力,因此,粟裕在淮海战役中的胜利,并不是突然间灵机一动,而是早有预谋的。
正因为早有预谋,因而才能早作准备,所以到了八年之后才能水到渠成。
也就是说,探讨粟裕在淮海战役中展示出来的“大智”,应该追溯到粟裕在黄桥战役中展示出来的“大智”。从这个角度来说,粟裕早在淮海战役还没打响的八年之前,就已经为军事上打垮蒋介石作打算了,换而言之,粟裕在黄桥战役之后到淮海战役之前所“编导”的那些战役,在本质上都是在为淮海战役做准备工作。
所以,接下来就让我们看一看准备工作到底应该怎么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