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查看: 3734|回复: 9

国内首部“战区”题材网络小说《联合战区》

[复制链接]

2

主题

0

听众

88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6-6-23
精华
0
帖子
32
发表于 2016-6-23 22:47:52 |显示全部楼层
◎剑血箫魂
1、海上惊雷
这是一个星期六的清晨。
  广袤无垠的太平洋上空,一架涂着军绿色迷彩的军用大型客机一掠而过。
  客舱内坐着的,正是参加“中S联合演习”的双方高层指挥员。
  作为S国参演兵力的最高代表,克罗尼夫中将显得有些傲慢失礼。只见他慢条斯理的端起桌上的高脚杯,轻抿一口中方特别为S军高官准备的“特供茅台酒”,然后叽里咕噜的对身边的参谋说了句什么,引得在场S方军人哈哈大笑。
  “他说什么了?”中方陆军部队指挥员李毅辉少将问身旁的翻译官。
  翻译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
  “结巴了啊?问你话哪!”李毅辉刻意压低了怒火。
  “他说……他说……”
  “他说中国的军队就像中国的酒一样,闻着香但口感不像男人的酒。”身旁的海军少将接话道。
  李毅辉沉默片刻,对海军少将说:“你问他,哪一点不像男人的酒了?”
  “我可不惹事。你要问你自己来。”海军少将撇了撇嘴。
  “哎,我说你马军你什么情况?事关民族尊严,你就这么忍了?”
  马军压低声音对李毅辉挤眉弄眼的说:“不如人家就是不如人家,你嘴上逞能有什么用?”
  S方代表突然爆发出一阵讥笑。
  中方翻译趴在李毅辉耳边:“首长,外国人好像能听懂我们说话……”
  “啪!”李毅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客舱里顿时鸦雀无声。
  “要你有什么用!一会儿飞机落了地,你他妈就给我滚蛋!”李毅辉有些气急败坏。
  空军少将范振华一看情况不对,赶紧上前拉架:“哎呀呀,我说老李啊,要什么自行车,是不是?来者是客嘛~先陪他们玩儿。过会儿他们玩开心了,咱回家再聊。”
  范振华随即给旁边的火箭军少将徐恒远递了个眼色,徐恒远赶紧上前附和,却被李毅辉一把推开,“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我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今天你们谁也别拦着我。”
  马军有点紧张,生怕李毅辉会引发国际争端出来,“老李你要干嘛?”
“干嘛?呵,就一个字,干!”
将军们互相之间看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李毅辉这较真的老毛病又犯了。
  “好啦,我的中国兄弟,舌头是打不了仗的。”克罗尼夫用流利的中文对中方将军说,“用你们中国话说,我刚才的评论还是很优雅的。”
  “优雅?兄弟?你们S国人就是用这样的优雅对待自己的兄弟吗?”李毅辉镇定的回答。
  “在我们S国,点不着的酒是不能上桌的,假模假样的演习也是不搞的。你们拿着这样的酒和这样的演习方案招待我们这批来自远方的兄弟,难道说这就是你们中国军队的优雅吗?”
  “克罗尼夫将军,恕我直言,贵军刚才的言行已经严重侵犯到我们中国军人的尊严。我的建议是,请在场的贵军全体人员向我们中方军人致歉。不知克罗尼夫将军意下如何?”
  马军拉了拉李毅辉的衣袖,被李毅辉一把挥开。
  克罗尼夫转身对身旁的S军参谋叽里咕噜又说了一顿,然后微笑着对李毅辉说:“道歉?那是失败者的行为。觉得伤了自尊?不如我们借着演习这个机会,让双方来一场真正的较量。中国兄弟们,你们敢陪我玩吗?”
  “什么?较量?什么意思?”范振华有些吃惊。
  “就是把联合演习改为三军联合对抗。”克罗尼夫将桌旁的海图打开,指着图上一个小岛说,“你们中国这几年不是为了D岛犯愁么?我们就把这个岛当成是你们D岛。哪一方要是先占领了这个岛,哪一方就是胜者。”
  马军皱了下眉,又问:“有规则吗?”
  克罗尼夫哈哈大笑:“规则?既然是对抗,除了不能使用实弹毁伤对方,没有其他规则。”
  “作战计划不需要互相通告吗?”徐恒远插了一嘴。
  “战争还会有预报吗?”克罗尼夫的笑容里满是讥讽,“不过你们如果真的需要,我现在就可以给你。”
  “现在?”中方将军们愕然。
  只见克罗尼夫扯过一张白纸,迅速的写下几句话,交给李毅辉。
  李毅辉接过白纸,纸上只写着三行字:1200开始攻击,1800消灭中方所有远程兵力,2400前实现全面夺岛。
  什么!什么!客舱内的中方人员顿时炸了锅。
  12个小时解决战斗?!
  要知道,为了组织这次“中S联合演习”,中方军队纠集了海陆空火四大军种,涉及军舰、潜艇、直升机、战斗机、运输机、侦察、医疗、陆战、空降、装甲等十个兵种近7万名官兵。演习导演部花费了近一个月时间,整合诸军种最优秀的作战参谋反复推材料,连夜搞推演,这才有了手中这份演习方案。如今却因为克罗尼夫将军的一句话,一切要推翻重来?还只有不到4个小时的准备时间,这对抗怎么搞?
  另外,克罗尼夫将军说在12个小时之内就要灭我7万大军,这口气实在是太猖狂了吧?
  克罗尼夫见中方将领们乱作一团,又继续说:“如果中国兄弟们觉得这样的游戏不好玩,那今天这事就算过去了……”
  “不!我陪你们玩。”
  一个声音从人群中冒出。
  众人分开两路,只见李毅辉走上前来。范振华看见,李毅辉的额角分明挂着一滴汗水。
  “哦?李将军好像很有兴致嘛。”克罗尼夫拍了拍衣角,头也不抬的说,“不过单凭你们陆军,似乎还差很多。”
  “差很多?什么意思?”李毅辉眉头紧锁。
  “可能李将军忘记了刚才咱们的对话。你想得到我们S国人的道歉,首先得打败我们。”
  “我们中国陆军是不会输的。”李毅辉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牙缝。
  “李将军的自信让我很佩服。不过请别忘了,这是一场三军联合军事对抗。”见众人不说话,克罗尼夫继续说,“如果贵军胜了,我们S国军人也说到做到,向你们公开道歉。但如果你们输了……”
  “怎么样?难道还要我们道歉?”马军也激动了。
  “不不不,你们不需要道歉。”克罗尼夫拍了拍身边参谋的肩膀,笑着对中方说,“因为死人是永远没有机会说对不起的。”
  中方将领们面面相觑。
  “现在是早上8点20分,距离对抗正式开始还有3小时40分钟。”S方参谋用字正腔圆的中文提醒在场的所有人。
  “可是,3小时40分制定一套作战方案,还要给所有参加对抗的7万兵力配上没有弹头的空包弹,这,这不是扯淡吗?”范振华抱怨道。
  “看来范将军有些底气不足啊!”克罗尼夫笑里藏刀,“要不我们给你24小时?”
  “我……”范振华吃了个哑巴亏。
  “战争是没有商量余地的。”克罗尼夫把杯中的茅台酒一饮而尽,“怎么样?敢玩吗?”
  “咣!”李毅辉的拳头狠狠的砸在桌上。
“干!”
                        

(未完待续,本故事在 起点网 和 铁血读书网 同步更新)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2

主题

0

听众

88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6-6-23
精华
0
帖子
32
发表于 2016-6-23 22:52:12 |显示全部楼层
2、剑拔弩张
李毅辉大步流星的走进作战指挥大厅,把手中的演习方案“啪”的甩在桌面。
其他几位将军们亦是黑着脸一言不发,这让周围的一帮参谋干事们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现场气氛非常尴尬。
半晌,李毅辉见大伙儿毫无动作,便首先打破了沉默:“都愣着干什么?开始呗。”
范振华一脸抱怨:“老李啊,你这总喜欢强出头的老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这原本就是场演习,你让他们玩儿,让他们闹腾,开心了再把他们往老家一送,这不就得了嘛。你非得跟他们较什么真,害得我们几个只能硬着头皮陪你撑着。”
见李毅辉不说话,范振华继续说:“这么多年了谁不知道,演习就是演戏,红蓝方过招就是排队队,分果果。我家那小外孙在幼儿园就明白这套路,咱们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马军打着哈哈:“哎,等等,不是咱们想不明白,你是说人老李没想明白。”
范振华深知马军插科打诨的套路:“老马你,你就是个老司机我跟你说。”
马军:“是老水手!”
徐恒远哈哈一笑:“你们都是老油条。”
李毅辉依旧一言不发。此时此刻,在他的心里,有一种陆军军人与生俱来的洪荒之力正在膨胀。作为总指挥,他的肩上是有担子的。原本只是陪外国人玩一场游戏,现在却被老外逼上了梁山。打赢了,皆大欢喜;可万一输了呢?谁丢得起这个人?李毅辉满肚子懊恼。
马军继续扯淡:“要我说啊,他们老外也就吓唬吓唬咱们。一会儿咱几个拎上几瓶酒,去他们指挥部聊聊,就都没事儿啦……”
“老几位就别闹啦!”李毅辉指着腕上的手表,“还有不到3个小时。”
马军:“哎呀,我的意思是,这是一场完全没有必要的对抗嘛……”
“没有必要?你这叫不战而屈人之兵!”指挥大厅的桌子被李毅辉擂得“咣咣”响。
范振华坐不住了:“演习这种事多少年都是这么个套路。大家伙儿弄个方案,推个材料,再把兵拉出来遛一遛,行啦!”
李毅辉:“所以今天他们都骑到我们头上拉屎了。我们这些年干了什么?从上到下都在‘作茧自缚’!”
“年年说改革,年年搞什么‘练为战’还是‘练为看’大讨论,有结果吗?”马军笑了笑,“有结果。没结果就是结果。”
徐恒远:“也是,各家各户一团和气。都说这是犯罪,我们都是罪人。我心里没脾气?他心里没脾气?谁心里都憋着气呢!”
马军:“老徐说到点子上了。不是咱没有骨气,实在是这些年的套路让咱没有了脾气。咱们哪,需要的是一次彻底的大洗牌。”
“对,洗牌。老伙计们今天就是来洗牌的。”李毅辉顿了顿,“我倒是要看一看,咱中国军队比他们到底差在哪里。”
听完李毅辉的话,众人的眼中闪起了不一样的光芒。
“可是在2个多点小时里,我们海军的参演舰艇要全部换载不带战斗部的惰性导弹,这,这是不可能的呀!”马军面露难色。
李毅辉往身后的墙面一指,上面分明挂着的书法: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李毅辉嘿嘿一笑:“这可是你写的啊!字儿是不错……”
马军沉默了。其实,他早就明白,这是一场不可能躲过的对抗。可是,装备的现实问题也摆在眼前,他没法逃避。进退两难的局势下,他也只好向“气节”妥协。
马军略一沉思:“陈参谋!”
“到!”身旁一位身着海洋迷彩的海军上尉回答。
“通知海军参加对抗兵力,全体进入备战状态。人员、油水、装备、补给全部到位,限时1小时。”
“是!”
陈参谋欲转身离开,又被马军叫住:“舰艇兵力装卸导弹时间长,给他们1个半小时,惰性弹能装几枚算几枚。”
“是!”陈参谋敬了个礼,转身跑开。
“大家说说,各家各户还有什么难处?”李毅辉问。
众人思索一阵,都不说话。
“咱们见招拆招吧。”李毅辉扭过头对身后的参谋们说,“那谁,把电子海图打开。”
作战指挥大厅的显示屏上,标注着这次对抗所涉及海域的详细海况和兵力部署。
范振华紧皱眉头:“哥几个说说,怎么打?合着打还是分着打?”
马军:“兵力和火力没有时间推演了,很难实现统一调度。”
范振华点点头:“不错,咱几个人里边也没有谁能把其他军兵种特点吃透的,统一调度没法实现。”
李毅辉:“行,那就分着打。”
许久没说话的徐恒远发话了:“那谁先上?”
这一下大伙儿都不说话了。
徐恒远又补了一句:“这一仗,我们火箭军就给你们做好后勤部长。你们需要什么,我想办法给你们弄。”
范振华瞄了一眼徐恒远。火箭军真没什么机会唱主角,可徐恒远这话,未免有些猥琐了吧?范振华心里暗自发笑。
“这次对抗的关键在于谁先登岛。那咱看一下,陆海空三军具备登岛能力的兵种有哪些。”马军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
“我们的空降兵在有战机掩护的情况下可以独立执行登岛任务,我们先上吧。”范振华毫不相让。
“那老李的部队呢?不用动了?”马军说。
“当然要动。”李毅辉瓮声瓮气的说。
范振华有些不客气:“你们老陆第二批吧。”
“凭什么啊?”李毅辉不太高兴。
“你们老陆飞又飞不动,游又游不远,就别凑这热闹啦。”
“哎,我们有小艇啊,能渡海。再说,人家海军陆战队还没动呢,你们老鸟急毛啊!”李毅辉大老粗的性格注定了他满嘴脏话。
马军两臂在胸前一搭,整个人靠在椅背上。
李毅辉和范振华的争吵还在进一步升级。
徐恒远看了一眼马军,只见马军憋个嘴,脸上是不易觉察的笑容。
“哎,马军你是来看笑话的吧?你们海大头不想上啊?那可是头功啊!”范振华借机调转了枪口。
“你们先吵,谁赢了我再接着吵。”马军抬了抬右手。
“我说你老马怎么那么精啊?平时连工资多少钱都不明白的人,今天觉悟啦?”范振华说话像打机关枪。
“克罗尼夫说啦,舌头是打不了仗滴!”
“行,我高风亮节,不跟你吵,今天让着你。你们海军先上总行了吧?”
“哎,还真就等你这句话了。”马军得意了。
“老李你瞧瞧他这样儿,大爷的,整一个老赖!”范振华向李毅辉抱怨。
马军嘿嘿笑:“别忘了我是老鬼出身。要说赖啊,咱还真不赖。”
“行了行了,别争了,”李毅辉和起了稀泥,“大不了分三路同时进攻。咱就按照平时操演的来,自个儿玩自个儿的。谁都得了便宜,谁也不占便宜,行了吧?”
“我插句话啊,”徐恒远说,“咱这样拼家底,能行吗?”
“行不行就这样了。”李毅辉不耐烦的,“干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2

主题

0

听众

88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6-6-23
精华
0
帖子
32
发表于 2016-6-23 22:52:29 |显示全部楼层
3、对抗在即
军令如闪电般一层层向下传递。作战指挥大厅内的决策通过各军种独立的数据链系统,迅速传达到了三军的各个基层终端。
海军天盾舰还未来得及靠上码头,舰艇便拉响了震耳欲聋的战斗警报。
正在甲板上活动的战士们听到警铃,丢下手中的物品,飞快的跑向各自战位。
扩大器中传来了舰长王继刚的声音:“接上级通知,我舰已被编入‘海上联合对抗’兵力序列。我们是海上第一突击群首舰,将打响海上第一枪……”
“我去——”前段兵舱爆发出一阵哀叹。
“嘘,别吵吵。”海军上士肖故亮赶紧制止了战士们的抱怨。
“班长,老大这是要干将军的节奏啊?啥任务都接啊?”身旁的海军下士小声说。
在海军,舰长私底下都被称为老大。不过决不能是当着政工干部的面这样说。不然,你懂的……
肖故亮指了指舱壁上的扩大器,示意他仔细听。
“……上级要求我们在1个半小时之内完成所有武器惰性弹药的更换。另外,靠码头后,机电部门派遣30名公差在码头就位……”
海军下士看着肖故亮,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扩大器里的广播还在继续:“……全体干部、各部门分队负责同志、导弹班长肖故亮,会议室集合。广播完毕!”
肖故亮晃神了。这时候老大召唤他干什么呢?
“班长……”海军下士碰了碰肖故亮,“老大叫你去开会。”
“哦。”肖故亮若有所思的走上舷梯。
会议室内就像炸开的锅,官兵们七嘴八舌的猜测着整件事的真相。
“要我说啊,这绝逼是上面的人跟我们开玩笑呢。”机电长说,“谁不知道啊,演习就是走过场。拿着上级的方案执行一遍,航渡期间再加点我们自己的训练科目,补一补副舰长考核的指标,不就结束了吗?”
“我觉得不像。要真是玩一圈,那咱们现在在干嘛?”航海长是个地道的“阴谋论者”。
“保不准这是演习导演部对我们舰的紧急拉动呢?”声呐班长随口说了一句。
“你说的有道理。可演习内容一周前就下发了,没有拉动这一项啊!”机电长满脸狐疑。
“哎,顾副政委,你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吗?”航海长问身边的一位中校。
“等老大来了你们就知道了。”顾副政委的脸上也写满了狐疑。
会议室的大门突然打开,舰长王继刚火急火燎的走了进来。
还没坐定,王继刚指着机电长就发话:“机电长,你们主机的问题究竟怎么样了?”
众人心中一惊。要知道,在海军舰艇部队,机电部门是军舰的动力和心脏,机电长在日常生活中享有跟舰长差不多待遇的岗位。所以机电长一般被尊称为“老鬼”,就像舰长私下里被人叫做“老大”一样。可王继刚今天一上来就直呼他“机电长”,这中间肯定有什么原因。想到这里,大家伙儿不禁打了个寒战。
机电长也愣了一秒,晃过神来赶紧说:“上次厂修之后,大轴的问题还是没有完全解决。”
“我早就说过,要吊就吊,要割就割,你们机电部门不要怕麻烦。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王继刚的火气冒出来了,这下子大伙儿都不说话了。
广播里响起了副舰长的声音:“靠码头部署!靠码头部署!”
王继刚缓了缓情绪,继续说:“老鬼你说实话,主机到底能不能熬到明天?”
机电长的声音细得像只蚊子:“正常航速的话应该没有问题。但是……”
“但是什么?”
“白天演习的时候发现电力舵好像不太对劲……”
“什么?!你为什么不上报?”王继刚瞪圆了眼睛,活脱像一只狮子。
“都以为下午就结束了,那就回来再报啊,海上也没法修啊!谁知道会闹成这个样子。”机电长一脸委屈。
“行吧,电力舵在海上也没工人修,这也怪不了你。”王继刚叹了口气,“老鬼那你重点检查一下人力舵的液压系统。”
“好的。”机电长赶紧拿笔记录在本上。
“舰长,不是说好了演习么?怎么突然间改对抗了?”顾副政委小心的问。
“老家伙们受刺激了。”王继刚一脑门官司。
“受谁刺激了?”
“还有谁?外国人呗。”
“怎么说?嫌玩的不够劲?”顾副政委又问。
窗外响起一声哨音,舰体紧跟着晃了两晃,靠上了码头。
王继刚没有搭理副政委的追问。他给各部位重新下达了备战备航各种细节,并强调:快!一定要快!
“会议就到这里,大家赶紧去准备吧”,王继刚说,“肖故亮你留一下。”
趁着官兵们往外走的混乱,顾副政委小声问:“老毛子怎么把咱司令得罪的?”
王继刚看了眼周围,小声回答:“不是我们海军司令,是老陆……”
“又是李司令?哎哟,这哥们真服了。”
“行了,不多说了。”王继刚扭头对肖故亮说,“小肖,你们的导弹在一个小时里能吊装多少枚?”
“快的话单个导弹架4枚应该没有问题。”肖故亮镇定的回答。
“如果是双架同时装填呢?”
“同时装填?我怕人手不够。”
“这你不用担心。”王继刚回头对顾副政委说:“老顾,你是导弹专业出身。辛苦你一下,指挥他们把导弹装载到位。对了,除了机电部门的战士,其他人随你用。”
顾副政委点了点头。
“还有,近程防空炮的弹药也要装满……这个不能用空包弹,要实弹!”
“我知道了。”顾副政委匆匆离开。
“那……那老大,要不我去准备了?”肖故亮有点紧张。
“我还有新的任务交给你,你过来。”
肖故亮俯在王继刚旁边仔细听。
“明白了吗?”王继刚警惕的问。
肖故亮面有难色。
“明白是明白了。可是,万一他们不给怎么办?”
“我是叫你去要饭哪?!你就是猪脑子。我不是让机电部门给你30个公差了吗?”
“对啊。他们不得扛东西嘛。”肖故亮犯了迷糊。
“他们只会扛东西吗?”
“哦——”肖故亮恍然大悟,“老大您的意思是让我们……抢?”
“笨蛋!”王继刚咧咧嘴,挤出俩字。
肖故亮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着:“您上次说的对,找时间我还真得去看看《动物世界》。”
“别跟我扯淡,这是政治任务我告诉你。”王继刚眼中闪过一丝狡诈,“能抢多少你就给我抢多少。”
“可万一他们动手呢?”肖故亮瘪个嘴问。
“你们是木头啊?”王继刚半开玩笑的说,“要是抢不回来,你就给我自己下海吧你。”
肖故亮吐了吐舌头,笑着走出门去。
王继刚点起一支烟,悠然的往空中吐出个烟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2

主题

0

听众

88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6-6-23
精华
0
帖子
32
发表于 2016-6-23 22:52:45 |显示全部楼层
4、潜龙初现
军港码头上停着三辆军用卡车。
肖故亮往不远处望去,相邻泊位的“塔山”号登陆舰舷梯口,十余名战士正在接受一名年轻海军中尉的训话。
看来,这三卡车上的东西是要分给“天盾”和“塔山”两舰的。而“天盾”和“塔山”两舰本就是处在竞争状态的兄弟单位。这样看来,一切都在王继刚的意料之内。
肖故亮大手一挥:“兄弟们,抢!”
30名战士像一头头小豹冲向卡车。
正在训话的海军中尉一看情况不对,也随即反应了过来,带着“塔山”号的兄弟们边跑边喊:“卧槽——”
“塔山”拦在了“天盾”的面前。
海军中尉对挂着上士军衔的肖故亮毫不客气:“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老大让我来拿补给。”
“哟,还挺横。你们老大谁啊?”中尉的话咄咄逼人。
“王继刚。”
“谁?不认识!”海军中尉面带调侃。他心中一喜,这上士还是太嫩了点。
“都是为了工作,咱们就互相退一步嘛。”肖故亮不想跟兄弟单位的人起冲突。
“退一步?怎么退?”中尉咧嘴一笑,“你们退回船上,我们退上卡车,这也是退。”
“你这干部怎么强词夺理呢?”肖故亮急了。
“怎么?难道还想比试比试?”中尉来了兴致,“‘塔山’的兄弟们,要不,露一手?”
双方顿时剑拔弩张。
卡车司机们不耐烦了,猛按喇叭:“你们到底搬不搬哪?老子还有事儿哪!”
“不好意思啊哥们,马上就好。”中尉打着圆场。
见双方相持不下,肖故亮只好服软。
“要不咱平分吧。都是兄弟单位,争来争去实在没什么意思。”
中尉依旧不让步:“那可不行。我接到的命令,就是把这三车补给都带走。”
肖故亮:“哥们你别这样啊,我也是执行……哎!别走啊!”
说话间,卡车竟然开走了。
卧槽,这下毁了,肖故亮心想。带不走补给,回去怎么跟老大交差呢?
“你们‘天盾’到底要干吗?!”中尉似乎要把所有的气撒在肖故亮的身上。
幸好肖故亮还是个聪明人。事态这样发展,看来干架是避免不了了。为今之计,只能让波及面尽量少一些。
“你们先回舰上吧。”肖故亮把“天盾”的战士支走。
“别走啊!回来啊!”“塔山”号的战士们叫嚷着,又被中尉拦住。
“算了,让他们走。”
中尉心里明白,这是唯一可以避免群架事件发生的办法。也真是难为眼前这个上士了。
中尉上前一步:“你叫什么名字?”
“肖故亮……”
“什么?!小姑娘?”中尉不禁笑出声来。
“塔山”号的兄弟们一阵哄笑。
“我就知道……”肖故亮嘟囔着。
“行了行了,小姑娘。今天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你回去给你们老大带句话。”
“什么话?”肖故亮紧张了。
“你就说,他想要的,我偏不给他。”中尉一脸坏笑。
“他想要的?”肖故亮如坠云雾,“什么意思?你认识我们老大?”
中尉哈哈一笑,并不说话。
“那你叫什么名字?”肖故亮继续问。
中尉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离开。
“你总得跟我说你的名字吧?不然我跟我们老大怎么交代?”肖故亮满脸委屈。
行,还是不为难他了,中尉心想。
“‘塔山’舰枪炮长俞飞。‘小姑娘’你可得记住我的名字哦。”中尉拍了拍肖故亮的肩膀。
“哦,我知道了。”肖故亮点点头。
看着肖故亮远去的身影,俞飞心里犯难了。没有补给,自己回去也没法交差啊!
看着战士们一双双失落的眼睛,俞飞心生一计。
“走,我有办法。”

回到“天盾”舰,肖故亮踌躇在会议室门前不敢进去。
他心想,万一老大骂他怎么办?万一老大拍桌子,自己又该怎么申辩?老大该不会罢免我的职位吧?应该不会。两军对抗演习在即,毕竟自己是导弹班长,再怎么说也是个重要岗位。临阵换将是战场大忌,这一点老大肯定懂。
唉,算了。肖故亮把心一横。干脆实话实说吧!难不成他还能枪毙了我?
肖故亮硬着头皮走进门去。
“报告!”
“没抢到吧?”王继刚正端着茶杯喝水,杯口闪过一道光芒。
“您怎么知道的?”肖故亮吃了一惊。难道说老大一直蹲在舷边看着他们?不该吧?!依照王舰长的日常作风,这种猥琐的事情怎么可能干得出来呢?
“我就没打算让你把补给带回来。”
肖故亮更加惊讶了。敢情是被老大摆了一道啊?
“俞飞带了多少人来?”王继刚眯起了眼睛。
“十来个吧……哎,不是,老大您怎么知道是俞飞带的队?您看见了?”
“还用看吗?俞飞在‘塔山’舰上也就只能担负这样的工作。”王继刚阴险的一笑。
肖故亮后脊有些发凉,眼前这个舰长简直神了。
“对了,老大,他……他让我给您带句话。”
“什么话?”
“他说,您想要的……估计很难……”肖故亮小心的说。
“嘿,这小子……”王继刚摇摇头,“行,让他都拿走,就算我们舰送给他们了。”
“不,车开走了。”
“什么?”
“车开走了。他们‘塔山’没捞着便宜。”
“哦?”王继刚眼睛一亮,“这就有趣了。我倒要是看看,俞飞这小子还有什么能耐……这样,舰上的备航你就不用管了。你去了解一下,看他俞飞怎么交的差。”
“现在?”肖故亮心里一连串的问号。
“对,去吧。”
“是!”
肖故亮敬了个礼,走出会议室。
王继刚端起水杯吹了吹茶叶,嘴里嘟囔一句:“小兔崽子……”

俞飞一行人来到营区门口的公路上。
“我们来这儿干什么?”战士们奇怪的问。
“捡兔子啊!”
“捡兔子?”
俞飞转了转眼睛:“你们看这来来往往的多少车。这不是车,这是移动的补给站哪!”
大家伙这才明白,俞飞这是要抢啊!
“错了!”俞飞摸摸鼻子,“这叫‘借’!”
“那借完了呢?”大伙儿问。
“跑啊!”
跑?战士们炸了锅。抢地方的车辆那可是犯罪啊!这种事谁敢干?你俞飞一个小干部能担这种责任吗?
“傻啊你们,谁让你抢地方的车啊?”俞飞满脸不屑的样子。
说话间,远处驶来一辆军用卡车。
“来了,大伙儿准备准备。”俞飞赶紧示意战士们蹲下。
“是老陆的补给车!”战士们瞬间明白了,这是要抢友军的节奏啊!
“你们听好了,一会儿我先去跟押车的人聊。等车开动了,你们就跟上。明白了吗?”
“明白!”战士们回答。
俞飞站起身,整了整帽子,大摇大摆的往马路中间走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2

主题

0

听众

88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6-6-23
精华
0
帖子
32
发表于 2016-6-23 22:53:01 |显示全部楼层
5、风云际会
“哥们——停一停——”俞飞向陆军卡车挥着手。
卡车停住了。
驾驶室里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陆军下士军衔的司机,一个是陆军中尉。俞飞往后车厢瞄了一眼,没有动静。看来没有卸货的战士跟车。
“什么事儿啊?”陆军中尉探出脑袋问。
俞飞赶紧掏出一包烟走上前,“不好意思啊哥们,我急着赶回部队,能不能搭一下你们的车?”
“你们海军不就在这儿吗?”陆军中尉指着舰艇部队的大门,疑惑的问。
“这儿是舰艇部队,”俞飞递上一支烟,“我是陆战队的。”
“我不抽烟。”陆军中尉摆摆手,“你是陆战队的?”
“是啊!早上演习跟着登陆舰出的海,不小心睡过头了。一觉醒来,那帮家伙都走啦,就留下我一个。这不改对抗了吗?我得赶紧回去。”
见陆军中尉不抽烟,俞飞又把烟扔给了司机。
“哥们,搭个顺风车吧。”俞飞笑着说。
“把你的证件给我看一眼。”
俞飞一愣,假模假样的身上摸了一遍,为难地说:“哎哟,证件还真没带。军人保障卡行不?”
军人保障卡,是军队给每名军人量身定做的“通用卡片”,兼备了银行卡、医疗保障、后勤物资等多项功能。保障卡上虽然没有标明持有者的部职别,但通过照片和姓名,同样可以判别持有者的军种和军人身份。
陆军上尉招招手,示意俞飞赶紧掏出来。
俞飞递上保障卡。
“你叫俞飞?”陆军中尉问。
“是的。”
陆军中尉递还保障卡:“我们驾驶室空间不大。你要不就坐后边吧。”他向后车棚指了指。
“好咧,谢谢啊!”
俞飞心里乐开了花,这老陆果然上当了。
爬上了车,后棚里满当当的装着大米、矿泉水、蔬菜、罐头和方便面。看来这个陆军单位伙食不错嘛……俞飞心想。
又翻了翻底下,是8箱单兵自热食品。
话说单兵自热食品,是军队从2007年起给基层作战部队配发的“新产品”。其原理是生石灰遇水发热,不需要生明火,真空包装的食物就能快速加热。有点像高铁站里卖的“自热快餐”。
不过在舰艇上,官兵们似乎一直没有这样的待遇。也不能完全说没有,或许只是船上的军需不舍得发吧……
“那就先抢这个吧。”俞飞心想。
他往车后看去,向不远处草丛里的战士们竖了竖大拇指,示意可以开始行动了。
“海军兄弟,坐好了吗?我们要出发了!”驾驶室传来陆军中尉的声音。
“行啦,走吧!”俞飞拍了拍车壁。
卡车启动。
俞飞赶紧把一箱箱单兵自热食品往车外扔。
战士们见俞飞得手了,一个个冲出草丛,捡了东西又往草丛里钻。
8箱自热食品很快丢完了,俞飞一眼撇见角落里的方便面。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方便面也抢了。
驾驶室里,陆军中尉跟司机扯着闲篇。
中尉:“我说你调车队就是个错误。当初在我们两栖侦察连不得比现在伙食好啊?”
司机笑了笑:“陈亦平连长,要说伙食,跟你们作战连肯定是没法比的。可我这个人吧从小就是怕吃苦。你让我开个车那还行,真要我天天练科目,我还真是受不了。”
“也怪我,对你们太严格了。平时关心也不到位……”
“不能怪你。我调动的事,指导员做过我很多次思想工作。我是真心不想留,你们俩主官也不容易……哎——什么情况?”
“怎么了?”陈亦平吓了一跳。
“你往后看!”司机紧张地说。
陈亦平往车后一看,一箱箱方便面正在被往车外丢,十多个海军战士们像秃鹫一样抢着地上的补给。
“尼玛!停车!”陈亦平火冒三丈。
卡车嘎吱停住了,俞飞一个趔趄,在车上摔了个狗啃泥。
陈亦平一脚踹开车门,一个漂亮的卷身下车。
“你给滚我出来!”陈亦平指着后车棚骂道。
俞飞毫不搭理,自顾自的对着远处的战士们喊:“跑!把东西都带回舰上!”
海军战士们抱着补给品,一窝蜂的往回跑。
“都给我站住!”陈亦平急了,拔腿就追。
这还能追的回吗?俞飞噗嗤一笑,慢条斯理的从蔬菜框里捡了个西红柿装在兜里,然后爬下了车。
舰艇部队营区还有个不常开放的小门岗,我可以抄近道或者翻墙回去。只要进了营区,就是蛟龙遇到水,老虎进了山。老陆总不至于脸皮厚到要闯我们海军营区吧?俞飞得意的心想。
正欲走,卡车司机突然猛按喇叭。刺耳的啸叫声让俞飞和陈亦平都吃了一惊。
不好!赶紧跑!俞飞撒丫子就往巷子里钻。
巷子并不深,尽头是一堵三米多高的围墙。这里的地形早已被俞飞摸清,墙头那所谓的“电网”,不过是吓唬吓唬人的。拐角还有一根电线杆子,只要顺着杆子爬到墙头,然后往墙外一跳,就回到了营区。这是俞飞摸清的营区三条“秘密通道”之一。
抱着电线杆子,俞飞噌噌的往上爬。
突然,右腿被人一把抓住。俞飞向下一看,是陈亦平!
这小子跑得挺快嘛!
“小滑头,我还治不了你了?”陈亦平抹了一把汗,“特么给我下来。”
俞飞掏出兜里的西红柿,往陈亦平头上狠命一砸,正中陈的面门。
“去你妹的!”
陈亦平自然松手,俞飞趁机爬上墙头,对着陈亦平挥了挥手:“拜拜——”说完,跳了下去。
陈亦平彻底被激怒了。他来不及抹掉脸上的西红柿,向后退了两步,然后一个猛冲,三脚两脚爬上了围墙。
要知道,陈亦平那可是陆军两栖侦察连的连长。平日里四百米障碍跑中就有障碍墙设置,那3.5米的高度对陈亦平来说简直是小儿科。更别说翻这堵墙了。
俞飞正得意的往前走,从天而降的陈亦平把他着实吓了一大跳。只见俞飞一个侧滚翻,抓起把沙子就往陈亦平脸上撒。
陈亦平一侧身躲过了沙子,紧接着就是个回旋踢,右腿直扑俞飞的面门。
俞飞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招式,就像只陀螺在空中旋转了起来,重重的摔趴在地上。
“哎哟!”
陈亦平上前一步,一脚踩住俞飞的屁股。左手抓住俞飞的手臂,右手顺势解下自己的皮带,把俞飞的双手双脚捆在了一起。
“你大爷的!放开我!”俞飞无法动弹,只能展开言语攻势。
“还不老实?”陈亦平随手抓了把沙子,塞进俞飞嘴里。
“呕——呸!呸!呸!你他么喂我吃沙子,缺心眼啊?!”俞飞继续骂。
陈亦平不由分说,把俞飞往肩上一扛。往不远处就是海军营区的小门岗,陈亦平扛着俞飞,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
“我可警告你,这是在海军营区。你这样做不怕引起公愤吗?”
陈亦平不回答,继续往前走。
“前面就是我们单位小门岗。你现在把我放下了,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然,小门岗岗亭里的战士是绝对不会让你出门的!”俞飞恐吓道。
陈亦平还是不说话,扛着俞飞走到铁门前,对着铁门上的大锁就是一脚。
锁竟然开了。
“来人呐!快救我!”俞飞急了,在陈亦平肩头扭来扭去。
“别穷叫唤了。”陈亦平总算说话了,“你看这锁都锈成什么样了,岗亭里可能有人吗?”
“我说哥们,你抓我有什么用?”俞飞又生一计,“你们的补给都在他们战士手里,现在估计都送上舰了吧?”
陈亦平一愣手一松,俞飞摔在了地上。
“哎哟!”
“疼吗?”
“疼!”俞飞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疼就对了。”陈亦平不露声色的说,“别问我人质能有什么用,你会知道疼的。”
靠!俞飞心里骂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2

主题

0

听众

88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6-6-23
精华
0
帖子
32
发表于 2016-6-23 22:53:16 |显示全部楼层
6、在劫难逃
陆军补给车被劫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作战指挥大厅。向李毅辉报告完事件大概后,军情参谋已经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了。
“胡闹!”李毅辉把不锈钢茶杯往桌上重重的一放,“反了天了!谁干的?”
“好……好像是……”参谋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到底是谁?!”李毅辉粗犷的声音在指挥大厅里炸响。全体在场的参谋干事通通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紧张的望向李毅辉。
谁都知道,李毅辉的脾气那可不是盖的。平时向他汇报工作,就得做好准备被他扒掉三层皮。记得上回陆军多兵种联勤操演,有个跟了李毅辉六年的少校参谋向他汇报操演方案材料。就因为方案里有个错别字,李毅辉把这个参谋直接贬到了某油库中队当排长。从少校军官到排长,这个参谋连降四级,并且再也没有启用过。还有一次,李毅辉到下属装甲团检查工作,正好抓到一个四级军士长在坦克战位上吃了个苹果。李毅辉就以“食品残渣会招致老鼠,进而咬断坦克内电子线路,引发装备故障”为由,将这个四级军士长处以挂职半年惩罚。这个可怜的老兵,就因为一只苹果,整整拿了半年的义务兵津贴,还饱受其他战友的冷眼旁观,当年退出了现役。
就是这样一个“恶魔”,哪有人敢惹他?
“到底是谁?!”李毅辉又问了一遍。
只见参谋满脸通红,就差哭出声来了。
马军赶紧打圆场:“老李,这事儿以后再说。现在得赶紧准备对抗方案。”
“是啊老李,”范振华说,“不就是一车补给嘛。刚才那谁……老徐他不是说了吗?缺什么,他们火箭军给咱们补……”
“对对对……”徐恒远附和说。
“那能一样吗?”李毅辉又犯轴了,“这补给是我亲自批示下发的。发不到战士们手里,他们就得饿肚子!”
“我给你补一车……哦不,两车!战士们不会说什么的。”徐恒远说。
“怎么不会说?他们都会骂,骂我这个司令无能,连车补给都能给人抢了。”
“那只能说明你的兵不行呗!要换我们海军,开玩笑!这事儿可能发生吗?”马军有点看笑话的意思。
这下更把李毅辉激怒了,他指着参谋问:“到底是谁干的?”
参谋望了望徐恒远,又望了望范振华,再瞟了眼马军,把头埋得更低了。
“哎哟老李,你就别为难这孩子了。不就是自家人抢了自家人的米嘛,有什么大不了的。”马军明显话里有话。
“不说是吧?不说,现在就给我脱军装滚蛋!”李毅辉脖子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是海军……”参谋噙着眼泪小声说。
“大声点!”
“是海军抢的!”参谋鼓足了勇气大声一喊。
“什么?!”这下轮到马军怒了。
刚还在话里有话暗讽李毅辉治军不严的马军,这一下让在场的所有人看了笑话。参谋干事们想笑又不敢笑,一个个挤眉弄眼的样子好生滑稽。
“你……你给我再说一遍?!”马军不依不饶。
范振华没有绷住,先笑出声来:“你这个老马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我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嘛,这种丢人的事儿,少干……”
被范振华这一下添油加醋,马军的鼻孔里就差能喷出火来。
徐恒远也玩了把火上浇油,指着李毅辉身边的参谋说:“哎呀,你早说不就完了么!你看把你家李司令气的。既然是友军,就都是朋友。朋友之间有必要分你我吗?都是国家的嘛!人海军缺补给,你们陆军送给他们不就得了?何苦呢?”
李毅辉的情绪也有些缓和:“行吧,就当送给你老马了。不过下次得还啊!”
马军的脸上彻底挂不住了。他就是这么个人,平时让他捉弄别人还行,要是让别人笑话了自己,他不倔到鱼死网破还真不罢休。
只见马军噌的站起身来,指着海军部的参谋干事们说:“让你们来吃饭的吗?!给我查!查到具体哪个单位哪个人,让他亲自来给我解释!”
这下范振华和徐恒远笑得更厉害了。
李毅辉身边的参谋发话了:“马司令,您别查了,人已经被我们侦察连带回去了。”
“什么?你们还扣了我的人?”马军稳了稳情绪,继续问,“他是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
“‘塔山’舰的枪炮长,俞飞。”
“谁?!”这下四个将军都愣住了。
“俞飞是谁?”“不知道啊!”指挥大厅内到处弥漫着这样的对话。
徐恒远首先反应了过来:“都是孩子不懂事,算了算了。那谁,过来。”
“到!”跑来一个火箭军参谋。
“你赶紧搞个六车补给,叫人给侦察连和‘塔山’舰送过去。”
“是!”
马军还要说话,见范振华对自己努了努嘴,便知趣的坐了下来,装模作样的端起水杯喝水。
范振华:“行!那咱们继续推方案。你们看啊,假设1400,S军对我空军力量实施大面积电子干扰。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方的高空侦察机就失去了战场预警功能……”
李毅辉起身就往门外走去,身后的椅子“咣当”一声倒在地上。
范振华:“只剩下十五分钟了,老李你去哪儿啊?”
李毅辉头也不回的说:“你们先上!”
见李毅辉走出门去,范振华和徐恒远的视线重新落在了马军的身上。
马军耸了耸肩:“那……继续?”
范振华沉重的叹了口气。

“天盾”舰驾驶室内,王继刚正坐在指挥台前,等待着出航时间。身后的舱门突然打开,闯进来一个人。
“报告!”肖故亮气喘吁吁的说。
“怎么样?”
“‘塔山’的人说了,他们派出去的公差都回去了。”
“我是问情况怎么样。”
“哦,”肖故亮挠挠头发,“他们拿到了补给。”
“拿到了?”王继刚吃了一惊。
“对,听说是从陆军手里抢的。”
“陆军?”王继刚咧嘴笑了,“有点儿意思……”
码头上远远驶来三辆卡车。
“还有什么消息?他们怎么抢到手的?”王继刚继续问。
“听说俞飞扒了人家陆军的卡车,搞来了方便面和单兵自热食品。”
“嗬!这小伙子果然有两下子。那他现在人呢?”
肖故亮正要回答,舱壁上的战位电话响了。他戴上耳麦,打开开关:“驾驶室,讲!哦,明白!”
“老大,机电长找你。”肖故亮把耳麦交给了王继刚。
“我是王继刚!”
耳麦里传来老鬼的声音:“老大,火箭军送来三车补给。对面‘塔山’舰的人说,他们的补给有了,这三车是咱们‘天盾’的。”
“好!”王继刚摘下耳麦,顺手拿起扩大器广播:“反潜部门、航海部门全体,码头集合搬补给。”
肖故亮彻底傻了:“老大,什么情况啊?”
王继刚高兴的说:“俞飞这小子还真有本事,又让火箭军给咱们送来三卡车补给!”
“不对啊——”肖故亮想了想,“我没听说俞飞回来了啊!难道说他一个人,又劫了火箭军的三辆卡车,还让这帮‘土炮’给送上门来?不至于吧!”
听肖故亮这么一说,王继刚严肃了。俞飞也就一个副连级小干部,从哪儿得来这么大的指挥权力。抢了人家陆军不说,还让火箭军亲自送货上门?这问题有点怪。
王继刚心想,如果单看俞飞的做事风格和应变能力,这个干部还真值得让自己下狠心,挖墙脚过来培养培养。也刚好这小子在“塔山”舰不受舰领导的喜欢,这是个挺好的契机。可现在问题不同了,这小子竟然可以对友军呼来呵去的,看起来不是个普通人。他到底有什么背景?
全舰人都知道,王继刚任用干部有“三不”原则:第一,不用小心眼的人;第二,不用吹牛皮的人;第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不用“关系户”。就凭他这三条,从军17年来得罪了不少干部。也有些被他赶下船的军官,跑到首长面前说过他王继刚的“一二三四”。可奇怪的是,首长越批评他,他升得越快。这不,他的同学还在副团的位置上煎熬,他却已经正团满2年了。
身后传来顾副政委的声音:“老大,补给已经全部上舰了。”
“恩!”王继刚若有所思的说,“出发吧!”
一阵尖锐的汽笛响过,“天盾”舰缓缓离开码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2

主题

0

听众

88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6-6-23
精华
0
帖子
32
发表于 2016-6-23 22:53:57 |显示全部楼层
欲知后事如何,请登录“铁血读书网”,搜索《联合战区》
每晚2400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2

主题

0

听众

88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6-6-23
精华
0
帖子
32
发表于 2016-6-24 16:17:29 |显示全部楼层
7、瓮中之鳖
百米断崖前是一片银白色的沙滩。海浪吞吐着砂砾,把数以万计的小鱼儿留在了沙滩上。每到星月交辉的夏夜,沙滩上就会出现一片梦幻般的蓝色,犹如一串串蓝色的泪珠。当地的渔民将这种神秘的现象称为“蓝眼泪”。
陆军两栖侦察连的驻训点就在这断崖之下的海滩上。
要是在平时,这个时间正好是战士们吃完午饭,在海滩上捉螃蟹的时候。若是海上能见度高,站在礁石上向远处眺望,水天线的尽头还能若隐若现的看见一座小岛。
可是在今天,远处这座陆军兄弟们可望而不可及的小岛,将成为他们进攻的目标。
海滩上是一座两层楼的水泥房。房前的空地上,100多名陆军战士早已整装待发,等待着指挥电话进攻命令的传达。
对俞飞来说,步入陆军营区这不是第一次。但这一次足够让他终身难忘。
一层楼的东边尽头,站着两名陆军纠察。他们身后,是一扇油漆斑驳的木门。只听门内传来阴阳怪气的声音:“我滴妈呀,你们‘铁脚板’的生活条件可太特么好了。空调、饮水机、坐便器,还有电脑。哎,要是再来根网线,那我可就真不想走啦!”
想都不用想,里面关着的肯定就是俞飞。
一名纠察对里边喊:“海军中尉同志,你就消停点儿吧。都让你享受我们指导员的待遇了。刚才我们连长说了,你要能安静一会儿,我们会让炊事班给你送饭的。”
“谁说我要吃饭了?我要上厕所!”
纠察无奈了:“房里有厕所,你上不就是了?”
“可房里没窗户啊!没窗户怎么上啊?”
“你们海军的船不也没窗户吗?”
“是啊!可我们船上的厕所是直排的,不留味儿。你说我要是给你们指导员的房间上点儿味儿,你们指导员会怎么想?”
咚的一声,门开了。
俞飞大摇大摆的就往外走。
纠察拦住了他:“干嘛去?!”
俞飞两眼一瞪:“海滩!拉屎!”
纠察严肃的说:“不行!就在这儿拉!”
“在这儿?”俞飞一脸恶心。
“开着门拉!”
俞飞两手叉腰:“哎,我说你们俩新兵蛋子拽什么拽啊!当几年兵啦?没学过见到上级要敬礼吗?”
纠察敬了个礼:“对不起,中尉同志,请遵守我们的纪律。”
“我一个海军要管什么陆军的纪律,滚开!”俞飞一把推开纠察,自顾自的往前走。
“哎——”俞飞感觉衣领被人一揪,倒退了几步。
“新兵蛋子活腻歪了,还敢动手……”回头一看,原来是陈亦平,赶紧求饶,“哥哥哥,大哥,疼啊,疼啊……”
陈亦平把俞飞往房里一丢,对门口的的两名纠察说:“把他给我绑上!”
“是!”
俞飞急了:“你敢绑我?你个大脑袋敢绑我?我是海军!”
陈亦平从桌角捡了块破抹布塞进俞飞嘴里:“我还是陆军呢!牛逼什么?”
门口急匆匆跑来一名战士:“报告连长,首长来了。”
陈亦平正烦着呢,随口一问:“哪个首长?”
“是李司令。”
糟了,看来抢陆军这事儿惊动了上层的首长。俞飞心想。原以为大家都在对抗演习中,借点补给可以理解。没想到陈亦平这小子还动了真格。
虽说俞飞这人浑,但也只是浑在同龄人中间。真要有大领导在场,这家伙还是挺老实的。
俞飞瞬间不说话了。
陈亦平一路小跑往外走。没几步,又回头对俞飞说:“你给我记住了,陆军不叫大脑袋,你们老海才是海大头。”又对两个纠察说:“你们两个,把门给我看死了。就算他在里边点炸药也别开!”
一辆“霸道”停在楼前。李毅辉打开车门,跳了下来。身旁跟着一名中校参谋。
陈亦平赶紧上前几步,标准的敬了个礼:“司令员同志,两栖侦察连正在等候上级命令,请指示。连长,陈亦平。”
“准备的怎么样了?”
“随时可以出发!”
“好!”
李毅辉给身旁的参谋一个眼色。
参谋从随身带着的文件包里抽出一张纸递给陈亦平。
“这是你们侦察连的进攻方案。不要问为什么。从现在开始,全连撤出营区,到悬崖顶上的丛林里铺设伪装网,等待时机。记住,严格执行保密规定,全程保持无线电静默!”参谋说。
“是!”陈亦平回答,“那‘舌头’怎么处理?”
“扔哪儿了?”李毅辉面无表情的说。
“报告首长!绑着,在禁闭室。”
“问题交代清楚了吗?”李毅辉问。
“审了。他说是因为补给车走了,他没法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所以劫了我们的车。”
“强盗逻辑!”
“我也是这么说的。可他非得说,现在是对抗演习,就是打仗。打仗的时候,军种和军种之间就不应该说两家话。”
“哦?”李毅辉眯起了眼睛,“那你怎么想的?”
“我……”陈亦平被李毅辉的一句问话给噎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
“你放心说,我不会怪你的。”李毅辉看着陈亦平的眼睛。
陈亦平小心的回答:“首长……说心里话,虽然这小子的思维方式有点古怪,但我觉得他这句话有点道理。”
“仔细说说。”李毅辉继续问。
“我觉得,要是真打起仗来,如果人人都想着‘谁来给友军买单’的问题,那么谁又能给战争的失败‘买单’呢?”
李毅辉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对了首长,一会儿转移阵地我们要不要带上他?”
李毅辉古怪地笑了笑:“偷东西的那叫贼,抢东西的那叫匪。逗之无趣,弃之可惜。”
言罢,李毅辉登上“霸道”。车飞速开走了。
李司令最后这句话说的到底是啥意思?陈亦平百思不得其解。什么叫“逗之无趣”?什么又叫“弃之可惜”?还有那一记古怪的笑,很耐人寻味啊!首长就是首长。他的意思究竟是让我放了他?还是让我继续关着他?这话里带着话的,搁谁也想不明白啊!算了,还是先转移阵地吧!
一声令下,全连都动了起来。
看管俞飞的两个纠察跑了过来,问陈亦平:“连长,那个海军怎么办?”
陈亦平略一思索:“去,把门打开。”
俞飞双手反绑着,嘴里塞着破抹布,正坐在墙角的地上郁闷着。见门又一次打开,两眼放光。
陈亦平上前一把扯掉了俞飞嘴里的抹布,对两名纠察说:“把他带走。”
“干嘛呀干嘛呀,我要待在这儿,在这儿多舒服啊!”俞飞又耍赖了。
“你再废话,这块抹布又会回到你的嘴里。”陈亦平举了举手里的破抹布。
“那你总得告诉我,要把我去押哪儿去吧?”俞飞不依不饶。
“‘刑场’!” 陈亦平照着俞飞的肚子就是一拳。这孙子下手还真黑。
“哎哟!”
“给他蒙上眼睛!”陈亦平命令纠察。
“是!”
黑暗中,俞飞感觉有人拿着粘不拉几的东西往他脸上和身上糊。他刚要张嘴,那人就直接把东西塞进了他的嘴里。
“呸呸呸!”
苦的?!有海水的味道!俞飞抿了抿嘴,好像是海泥。他们这是要干什么?防红外探测吗?俞飞心想。
正想着,俞飞感觉自己被什么人抬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扔在一块铁板上。
俞飞来回滚动着,依靠身体的触觉探测可以移动的距离有多少。“差不多5米。”俞飞心算着,又用双腿给身体换了个方向,继续翻滚。却好像撞到了什么。俞飞用鼻子一闻,一股臭脚丫子味儿扑面而来。
“谁他么不刷鞋子不洗脚的?熏死我了!”俞飞骂道。
周围一阵“嘿嘿”的笑声。
这下俞飞明白了。敢情这陈亦平是把他扔上了运兵卡车。陆军战士们捉弄他,故意脱了鞋袜放在他鼻子下面给他闻。
缺德!!!
陈亦平破口大骂:“你姥姥的陈大脑袋,你现在是一点儿底线都没有了!畜生!牲口!恶心!呸!”
这一顿咒骂,换来的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哈哈大笑。
不知谁说了句话:“把他的衣服扒了吧?”
另一个声音说:“不太好吧……多少他还是个干部。”
“他现在是俘虏,得听咱们的。”
“万一他找首长告状怎么办?”
“被人扒了衣服还好意思到首长那儿告状?他要真有脸那么做,那可就刷新了我的‘三观’咯。”
“得了吧‘和尚’,你哪有什么‘三观’啊?你只有‘三安’!”
“错了,是‘三没安’。”俞飞接了话茬。
“啥?啥叫‘三酶氨’?”“和尚”入了俞飞的套。
“没安什么脑子、没安什么胆子、没安什么好心,统称‘三没安’。”俞飞平心静气的说。
“扒了他!”这下“和尚”怒了。
就这样,俞飞的衣服全被扒光了,仅仅留下一条裤衩。然后又有人往他身上抹着粘不拉几的海泥。
汽车颠簸了良久,俞飞感觉自己的脑仁都快颠出来了,前额被铁板磕得生疼。
看来走的是山路。
这路该有多差呀!俞飞想起前年休假去的呼伦贝尔草原,那一路颠簸跟现在的感觉似乎差不多。
不知过了多久,车停了。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俞飞抬下车,咚的一声扔进一个草垛子里。
“卧槽!”俞飞不由得大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2

主题

0

听众

88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6-6-23
精华
0
帖子
32
发表于 2016-6-24 16:17:53 |显示全部楼层
8、危机四伏
可怜的俞飞被扔在了草垛子里。
一开始他还叫唤两声,见没有人搭理自己,也就安静了下来。俞飞仔细听,周围是一阵阵急匆匆的脚步,和窸窸窣窣的小声对话,也不知道这帮铁脚板在干些什么。
身下的草垛子还挺软的。俞飞抻了抻腿脚,摆了个相对舒服的姿势。
头天晚上,俞飞用私人笔记本玩游戏到三点多,早上一觉睡到了八点,又错过了早饭时间。原本他还打算今天趁着演习,找个空挡躲到船上哪个工作舱室去眯一觉,补一补头晚的睡眠。谁知道被“塔山”舰的舰长安排去带队扛补给,结果还因为劫车被逮,落到了这步田地。俞飞伤感的想着,肚子不禁咕咕叫了起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快有20个小时没吃东西了。
在“塔山”舰,俞飞打游戏是出了名的。不仅他自己打,还拉着其他干部,甚至还有部门里的新战士一起打。“塔山”舰的舰长、政委都拿他没办法。不是说没人管他,而是管了继续犯,说了等于白说。在俞飞看来,打游戏只是他的个人爱好。就算有人陪他一起玩,那也是因为他的个人魅力强。关领导什么事?
可领导们往往不会这么认为。他们觉得,“上梁不正下梁歪”,俞飞的“赖”会影响部门里战士的工作积极性,会给全舰的行管工作带来很多麻烦。而且,在舰上使用私人电脑是现下部队条令条例明令禁止的,有极大的泄密隐患。舰长和政委私下里商量了很多次,必须要找个机会把俞飞的情况往上级机关一报,然后顺理成章的把他“踢”走。
对此,俞飞倒是不以为然。人生本来就重在体验嘛,不同的工作环境肯定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人生体验。对于被领导“踢”到哪个单位,俞飞倒是无所谓的。
想了那么多,俞飞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俞飞感觉眼前的黑布被人一把扯开。他睁开眼睛就要骂,却被人一把按住。
俞飞正要发作,定眼一看,是陈亦平。
陈亦平摆了个“嘘”的手势,又往天上指了指。
有轻微的螺旋桨声,看样子应该是无人侦查机。
俞飞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陆军官兵的中间,身上盖着一层厚厚的伪装网。
这是哪儿?
俞飞奋力的转过身子,用余光往后面看,竟然是悬崖!俞飞吓了一跳。
这帮老陆竟然埋伏在悬崖顶!
俞飞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回过头一看,是个剃着“毛寸”的陆军中士正对着自己笑。
“你谁啊?”俞飞小声的问。
“这么快就忘记我的脚丫子了?”中士不怀好意的说。
俞飞立马反应过来,是刚才车上那个叫“和尚”的战士。
“你妹的……”俞飞欲发作,无奈双手绑着,也只能打打口水仗。
“别说话!”陈亦平伸手拍了一记俞飞的脑袋。
“演习开始了吗?”俞飞小声问。
    谁知道换来的是陈亦平的一记白眼。
俞飞自然恼火,却只好老老实实的把一堆脏字吞回了肚里。
不远处的狙击手小声报告:“连长,海里有情况!”
陈亦平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拿出望远镜往悬崖下看。
只见远处海水里隐隐约约有几个黑点正缓慢的向岸边移动。近了才看清,是二十来号穿着S军深色单兵作战服的两栖特种兵。
好家伙,这帮老外还玩偷袭。陈亦平心想。又转念一想,李司令竟然能在演习前就能预判出S军的动向,这个司令还真是不简单。
头顶的无人机螺旋桨声渐渐远去。
“让我也看看。”俞飞对陈亦平说。
陈亦平装作没听见,继续注视着海滩上的一举一动。
“看看又不会死人。”俞飞照着陈亦平的腿就是一脚。
“你……”陈亦平无语了。只好把他翻过身来,将望远镜往俞飞眼前一凑。
“看见了吗?”
“你手别晃呀,看不清!”
“看不清就别看了。”陈亦平收回望远镜。
俞飞趁机说:“要不你把我解开吧,捆了那么久也怪难受的。”
“难受?我不难受啊!”陈亦平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你陈大脑袋能不能讲点人性?这都绑了多久了,我总得上个厕所吧?”
“真次是真的?”
“我哪次不是真的?”俞飞满脸通红的说,看来这下是真急了。
“做梦!给我憋着!”陈亦平斩钉截铁的说。
“靠!”
“连长,你快看!”一旁的“和尚”开口了。
只见S军两栖特种兵持枪缓步走到他们之前驻训的楼前,往每个窗户里都扔了点什么东西。噼里啪啦一阵响后,房子像是着了火一样,每个缝里都冒着黑烟。
玩儿那么狠啊!俞飞暗自庆幸,还好没有被留在房里,不然就真的成了“俘虏”了。
“敌人”见楼里没人,继续在海滩上拉网式搜索。
这下糟了,陈亦平心里咯噔一声。
原来,陈亦平头晚让战士们连夜在海滩上挖了10个大坑,把他们渡海用的10条冲锋舟拖进了坑里。又在上面铺了伪装网,还盖上了细细的一层海沙。陈亦平心想,这万一被“敌人”发现了,自己又怎么带着战士们渡海登岛呢?难道说要我们游过去吗?
心理学中有一条著名的“墨菲定律”,即:越害怕的事情越有可能发生。
果不其然,S军的特种兵发现了沙滩上的冲锋舟。几个“敌人”在冲锋舟旁边做了点什么,然后远远的跑开了。
只听见一连串的爆炸声。
这帮老狐狸竟然把冲锋舟给炸了!气得陈亦平牙根“咯咯”响。
俞飞也愣住了。当兵这些年来,看到对抗演习中玩真格的还是首次。他想起了读军校时第一天,战术指挥学教授对他们新学员说的第一句话“兵者,诡道也”。是的,兵者必然诡道,无诡不成兵。因为人的体力是有限的,武器装备的效能也是有限的,唯独人的思想是无穷的。想要在未来战场上取得胜利,除了靠过硬的军事素质外,最重要的就是跟敌人斗智斗勇。只有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才能让敌人无路可走。
想到这里,俞飞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次自己受困陆军被绑、被打、受尽“蹂躏”,刨除自己劫车的原因外,还有一点,那就是军种之间数十年来不可调和的矛盾。
从陆军的角度来看,他们打心眼儿里就是看不起海军的。因为他们认为海军的军事素质是摆不上台面的,平时的作风也不够硬朗。而在海军眼里,陆军就是一帮跑得特别快的“铁脚板”,没什么高科技。这样的矛盾不仅集中在陆军和海军之间,空军、火箭军等其他军种也同样存在着这样的问题。
照常理分析,陆军和海军之间本不应该有这样深的积怨。俞飞记得在军校时学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书上说,公元1949年4月23日,第三野战军教导师机关及下属一个团、三野司令部侦察营和中共中央苏北军区海防纵队,在江苏泰州白马庙,共同组建了新中国的第一支海军部队:华东军区海军。当年11月11日,空军成立……所以从本质上来说,陆海空火四军应该是同根同源才对。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军种与军种之间的隔阂?这不是俞飞该考虑的问题。而这样几十年积淀的隔阂,又会在两个军种不同专业口上留下怎样的“短板效应”,这才是俞飞所真正关心的。
此时此刻,俞飞的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可以利用这“陆与海”之间的专业“短板”,给自己找一条脱身的路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2

主题

0

听众

88

积分

上等兵

Rank: 2Rank: 2

注册时间
2016-6-23
精华
0
帖子
32
发表于 2016-6-24 16:18:11 |显示全部楼层
欲知后事如何,请登录“铁血读书网”,搜索《联合战区》
每晚2400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