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有点思想
查看: 4004|回复: 2

晋朝和羯族的战争

[复制链接]

1042

主题

2

听众

8526

积分

中尉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注册时间
2007-10-23
精华
0
帖子
5232
发表于 2017-9-7 05:57:23 |显示全部楼层
晋朝和羯族的战争:晋朝在反分裂战争中主要是应对匈奴和羯族的战争,这两个民族曾要灭绝汉族,所以进行得最残酷,后世王夫之等评价其他的异族能“以晋为名”,仅是匈奴和羯族是激烈和晋朝对抗的。匈奴直到灭亡也没有改变灭绝汉族的政策,羯族和晋朝的战争相对复杂些,中后期能放弃灭绝汉族的政策,所以羯族比匈奴能进步些。羯族首领石勒的早期经历也促成其后来改变立场,转而亲晋放弃屠杀汉族的政策。石勒原本效忠司马颖,他的姓氏都是晋臣汲桑给起的,石氏在晋朝是世族大姓,在当时大司马石苞的曾孙石璞就在石勒政权当司空,太尉石鉴的孙子石琮在慕容氏那里任职,由此也可见石勒亲晋是羯族和汉族缓和关系的产物。在晋军和羯族的战争中,晋军取得的胜利也很多,否则晋朝和汉族早就灭亡了。石勒早期效忠成都王,后来投匈奴攻河北兵败后自立,建立自己的羯族武装。司马越和苟晞曾打败石勒杀三万人,冀州刺史丁绍也曾打败石勒,在幽州王浚联合段氏鲜卑也沉重打击了石勒,在飞龙山战役中,祁弘联合段务尘十万战胜石勒的十万力量相当的兵力,石勒南逃,王申始也帅军打败了石勒,让石勒被迫退出河北,谋求向南发展。石勒在河南宛城战役又被段文鸯打败,在仓垣战役被王讚打败,仅是司马越死后,四万军队和十多万百姓南迁时,他乘机攻打,杀戮很多,这时期的羯族和匈奴都是执行种族灭绝政策的反动凶残部队。通常以杀戮百姓为能事的羯族军队战斗力自然很低,晋军这时期和羯族的交战仍是胜利居多。石勒要南征江南,在寿春被纪瞻打退,被迫北返回到河北控制冀州部分地区,这时期困境中石勒利用中原干旱和晋军内乱,羯族乘机在河北袭占幽州,但很快被段匹磾收复。首先给刘琨写信表示降晋,去攻打王浚,欺骗王浚占幽州,以后又和段匹磾结为兄弟,在政治立场上公开降晋当晋藩,让石越抢夺匈奴地盘和百姓,同时又向匈奴告杀王浚报捷,偷袭刘琨攻占并州北部,采取两面政策。在晋元帝北伐后,祖逖和司马裒等北上收复中原,祖逖军在谯郡打败石勒,迫使其退回河北,晋军李矩部和祖逖部会合,黄河以南全部收复后,石勒急忙又和祖逖议和。在靳准杀匈奴归晋后,羯族乘机兼并了并州南部,石勒虽然不久后称王,但名义仍是晋藩,和祖逖议和,所以后世学者也有把他攻灭匈奴后,中原李矩南迁计算羯族割据时间二十多年,即使石勒称天王皇帝后仍在晋成帝时给晋朝纳赂行臣礼,他就是名义上以晋藩不断吞并刘琨、邵续和段匹磾、曹嶷等其他晋臣,扩大自己的地盘。这时期晋朝名将祖逖、周访等相继去世,北伐停顿内部接连矛盾内讧,让羯族逐渐控制了整个中原地区。当时西南的氐族李氏政权尊晋,以晋朝为正朔和凉州张氏友好,半中立,反晋的匈奴被名义的晋藩羯族吞并,北方是晋藩代国,东北是晋藩慕容氏,西北是晋藩张氏和吐谷浑。石勒四面都是亲晋的力量,称帝也表面给晋朝中央送钱打着晋藩旗号,但割据分裂的性质没变,他死后石虎夺位称天王,用尊君降号的方式,也是因为郭权和石生等几乎以一半的领土反正归晋,石虎顾忌民心思晋使用晋藩天王的体制,安抚晋人。晋朝在内乱平息后,陶侃、庾亮兄弟、邓岳等重新要求北伐,陶侃一度收复襄阳攻占新野,和慕容氏联合约定南北夹击,但因为陶侃病逝而终止,庾亮制定了和西北张氏和东北慕容氏联合收复中原的战略。羯族派兵利用晋军主力北调要北伐的空隙,派兵深入偷袭,牵制晋军北伐,同时用主力攻西北的张氏和幽州的段氏、慕容氏。谢艾在西北打败了羯族,石虎悲叹自己以九州不能平定一州,慕容皝在东北也重创羯族,其南侵偷袭的部队虽然杀害毛宝,但仍被李阳等晋军击退,随着晋太宗司马昱执政,晋朝国力日强,北伐恢复中原的条件逐渐成熟。羯族后期的统治更加残暴腐朽,梁犊等人民不断起义,石虎临终过皇帝瘾,虽然仍用太傅裴宪、司空石璞、中书监卢谌等很多忠于晋朝的大臣,但对晋朝中央采取对立态度,僭越称帝不久就死了。此时朝廷晋太宗派出多路北伐,同羯族的战争进入最后阶段,羯族政权土崩瓦解,冉闵建立晋藩天王的政权,羯族政权的很多各民族将领都降晋,苻洪被封为广川郡公,姚弋仲被封为高陵郡公,晋朝实现了恢复中原,复兴统一的胜利。由于仅局限在石勒载纪吹嘘中,对晋朝和羯族的战争自然会误解,对晋军的战斗力产生偏见,也忽视羯族政权的晋藩性质。羯族没能像氐族李氏那样受优待,主要原因是没学李氏尊晋,早期对汉族的灭绝政策和残暴统治造成的民族仇恨太多。

1042

主题

2

听众

8526

积分

中尉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注册时间
2007-10-23
精华
0
帖子
5232
发表于 2018-2-3 15:28:04 |显示全部楼层
刘琨和石勒:晋朝在司马炽被俘后,仍然占据中国的大部分领土,仅是中原严重旱灾让汉族无法生存而南下,但是仍有傅祗、刘琨、李矩、张轨等在北方,和段氏、慕容氏、拓跋氏等晋藩联合对匈奴和羯族作战。刘琨在并州联合猗卢多次打败匈奴,而且找到石勒的母亲和石虎给石勒送去,双方首先议和,石勒在北方已经公开尊晋,他在遭到王浚派遣段氏和王昌的进攻兵败后,也向王浚和段氏求和,甚至把王浚给他的物品供起来每天叩拜,和段匹磾结义兄弟,名义上就是晋臣,只是暗地和匈奴来往。但是石勒是投机的晋藩,不是像段氏和慕容氏那样忠诚,在发现王浚和段氏矛盾内讧后,就开始谋划攻打幽州,欺骗王浚要拥戴他称王,同时给刘琨送人质,继续表明当晋臣,安抚刘琨,然后突袭攻杀王浚。石勒在杀王浚时也公开以他不忠于晋朝为借口,仍以晋藩自居,让裴宪等晋朝忠臣也归顺,但暗中却向匈奴报捷要封赏。314年石勒害王浚后,段匹磾收复幽州,此时祖逖北伐已经攻打到河南,逐渐把石勒的部队赶到黄河北岸,315年猗卢从代公晋爵代王,匈奴在刘琨和猗卢从北面进攻,李矩、赵固等从南面进攻下,已经越来越弱,主力转向关中,彻底放弃南下。当时石勒已经开始和匈奴敌对,匈奴臣把石勒评价是敌人,石越一次就从匈奴拉走二十万户,石勒公开以晋藩打击匈奴后,确实让刘琨和北方晋藩都很信任他。316年北方战争更像是政治战,石勒通过招降笼络扩张领土,不仅军事作战,由于他控制河北平原重视发展生产,存有大量余粮,而且名义上是晋藩,不仅饥荒的匈奴部众归顺,连晋朝很多将领都归顺他,这其中就有刘琨、李矩等的部下,猗卢去世后,刘琨失去重要外援,石勒乘机招降其镇守太原的部下,刘琨被迫投奔段匹磾。317年祖逖北伐,司马裒帅三万支援彻底打败石虎收复了黄河以南,石勒占据北方部分地区,面子上仍当晋藩,甚至祖逖都和他议和互不侵犯。这年司马睿建号,受到各地晋臣刘琨、张轨、段氏、慕容氏等拥戴,派韩畅等出使代国笼络郁律继续当晋藩代王。318年司马睿称帝,靳准灭匈奴,石勒和匈奴决裂自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042

主题

2

听众

8526

积分

中尉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注册时间
2007-10-23
精华
0
帖子
5232
发表于 2018-2-10 06:17:32 |显示全部楼层
祖逖和石勒:晋军在复兴阶段战斗力已经超过异族,尤其是祖逖在司马裒支援下,收复黄河以南,和李矩、赵固等汇合,也联通了河北的刘琨、邵续、段匹磾等晋藩,邵续派邵式和段文鸯攻占济南修黄巾坞,迫使曹嶷降晋,北伐的形势一片光明。司马睿派韩畅联络代王郁律, 派陶辽联络慕容廆,巩固了晋藩效忠,石勒在这种情况下亲晋的立场更明确。石勒早期半推半就地和刘琨议和,在接回母亲和石虎后,回信仅说难为效,不再以敌相待,后来给刘琨送人质和表示效忠,实际是接受刘琨授予他的车骑将军,匈奴急忙给石勒加官到骠骑将军,封十郡,石勒拒绝了,仅接受二郡,嘲讽匈奴实控区仅二郡,已经和匈奴半决裂,诱降匈奴部民十万户,双方关系转入敌对。祖逖、李矩、赵固的攻势让石勒更不再和晋军正面对抗,甚至让匈奴也不再南下,尤其洛汭之战后匈奴向西发展。石勒则干脆和祖逖也议和,利用匈奴瓦解乘机攻占匈奴首府和黄河以东匈奴地盘,拒绝匈奴的册封,自立称王。祖逖在这期间主要巩固黄河以南,司马睿派梁堪和马龟至洛阳修晋陵,并且向平阳进攻,准备迎回二帝的灵柩,祖逖没能有力支持靳准收复并州是当时重大战略错误,让石勒扩大统治区和增强力量后,对晋朝的态度再次骄横起来,让当时和石勒议和的祖逖也遭受打击,悔恨石勒背叛是让祖逖患病的主要原因之一,加上他担心朝廷内部派系斗争,不久祖逖忧郁病逝,朝廷内部王刘两党斗争激化,晋元帝时期的北伐至此中断。祖逖善于抚民,又能和解中原的李矩、赵固等晋将团结对敌,所以在民众和朝廷中有巨大威望,他帅韩潜、冯铁、董昭、卫策等,在司马裒支援下,收复黄河以南地区,当时是平北将军,他和石勒议和后改封镇西将军,可见正是因为他和石勒议和,使晋朝中央把主攻方向从石勒的北方改为西部的匈奴,并且派戴渊任征西将军前往寿春,准备做祖逖的后续部队,这种安排并非是误解的限制祖逖。司马睿甚至让职务高于祖逖的儿子司马裒都听祖逖调遣,戴渊更不在话下,更得听祖逖的指挥。可惜祖逖过早去世,司马睿追封祖逖车骑将军,八年后石勒替祖逖完成了灭亡匈奴的愿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