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fly8686
查看: 1315|回复: 0

从军的苦乐与奉献。二十,第一次经历战争生死,遭遇轰炸

[复制链接]

64

主题

2

听众

557

积分

三级士官

Rank: 5Rank: 5

注册时间
2015-6-18
精华
0
帖子
64
发表于 2017-12-24 08:33:38 |显示全部楼层
从军的苦乐与奉献。二十,第一次经历战争生死,遭遇敌机轰炸:
1966年5月,叫我到团开会。团参谋长李胜景宣读命令。奉铁道兵吕正操司令员任命:某某某等约十人为工程师。我是当年全师最年轻的,二十八岁。提前由连级晋升为营级。后来战友向我透露说:“你列入预备队名单”。即:若有干部牺牲了,隨时要我顶上。这是上级的最大信任。可能是看到我,儿子出生三天,接电报就立即归队;让我下车去住医院,也坚持不下车;进入越南后埋头苦干。经得住战争生死的考验。
第一次经历战争生死,遭遇敌机轰炸:
  1966年8月8日上午9:40分。抢建的巴丹~老街10号公路。六十四团二营六连工地,K10+500~K11+000地段。100多名指战员,十几台汽车、压路机在铺筑路面。我在现场负责技术指导(营主管工程师)。突然听到敌机巨大的轰鸣声。指战员就地卧倒。十几秒钟,敌机远去。我们立即向公路两侧山林、河滩疏散隐蔽。先我跑下河滩的战士把我拉进一大孤石空隙下。一位战士提着两包六公斤炸药、雷管跑来。(他是要去K12工地去爆破)。我大声吼他:把炸药放下,快跑。战士又把他拉进大孤石下。
  布防在K0~K20全团五个高射机枪連、一个师直高射机枪連都已发现了敌机,但来不及开火。敌机已消失在大山峡谷中。但此时,高机連都已进入战斗状态。
  敌机F105战斗轰炸机两架,是由北向南沿着10号公路侦察寻找目标。发现了六連工地。360度急转回头。仅二分钟,再从北向南向六連工地俯冲轰炸、扫射。六个高机連在二十公里長地段,先后向敌机开火。高射机枪的射击枪声,敌机投弹的炸弹爆炸声,敌机俯冲时发岀的高尖怪、超高音声,汇响在南那河谷、大山中。第一经历战争生死。我仍和大家开玩笑壮胆:“那孤石能抵挡住炸弹、枪弹,平安无事的”。一架敌机被击落,机身中弹200多发。坠毁在200多公里外的山萝省。但当时只看到敌机冒烟,不知是击落或击伤。越方山民找到了飞机残骸,越方后来告知的。
遭遇敌机轰炸后,連队抢救伤员。我跑步向K10+800东侧山沟团卫生队,告诉备担架。王文琢队长(原军銜大尉)和一位女军医,跑向工地抢救伤员。负伤十多人。战士自救和互救。打开隨身携带的急救包包扎伤口。能走的伤员,战士搀扶着走去团卫生队。走不动的战士背着或等待担架。
王文琢队长问:“清点人数了没有?”
我说:“负伤的多,送伤员也多,没来得及清点”。
他又说:“送走的伤员都是伤比较轻的,自己能走出来。重伤的自己走不出来的。叫连队战士再到树林、草丛中找一遍”。
王文琢队长经历过战场抢救,有经验。
结果真的找到一位重伤战士,头部被炸伤,艰难的爬了五米,要从隐蔽地出来。牺牲了。我目睹一切,清楚的记着他的名字:“邓修全”,安徽藉,1965年3月入伍。2012年清明,我和战友赴越南向烈士扫墓,致礼。
第一次经历生命受到死亡威胁。当听到敌机俯冲声、炸弹爆炸声,弹片、土石飞扬时。大家都是卧倒用双手护头。这也许是人类进化过程中,对脑袋重要的自我保护的潜在意识、动作。老祖宗创造的“抱头鼠窜”,也是证明脑袋的重要。说明创造此成语的人,肯定经历、体验过生命受到死亡威胁时,先保护头!
团作训股技术员、唐山铁道学院毕业、参加过抗美援朝、广西藉朱维芳,他也在工地指导。抢救伤员完成后,他指着公路边的侧沟一个菠萝弹坑,对我说:“李老弟,刚才第一次飞机声,我就地卧倒在侧沟内。飞机声远去二分钟,我就跑到了山上森林中去了。慢一步,也许就见马克思了”。
他有战场经验,他向东侧山上森林跑去,要跨过三块梯田,若平常爬山赛跑,六分钟也跑不上去。这也许就是人类积累的求生的特意功能吧。
  当时团里正在组织党员干部传达、学习文件,“批判”罗瑞卿。
我问他为什么不参加学习?
他说:“老弟:假如我是女人,你要和我谈恋爱。政治处都不会批准。我的一个叔叔是老蒋的少将。政治处前些时候告知:“他又‘进步’了,少晋中”。你说我能入党吗?                  
原来是“社会关系复杂”,入不了党;参军比我早,部队选送他到唐山铁道学院学习,学历比我高。但5月份宣布晋升工程师没有他。估计也是因“社会关系复杂”了。他性格开朗,谈笑风生。我们无话不谈。
1969年初部队在山西灵丘,第一批连以下干部复员。他就复员了。安排在柳州一个工厂当锻工。
1971年我路过柳州,我去看望他。当锻工,身体比在部队时还棒。(1985年前后国家发文:干部复员当工人的,没安排工作的,一律恢复干部)。他到车站送我,还特别带着他新婚年轻漂亮的妻子和一个大胖儿子。他解释说:原来的妻子对我虽然好,但不来事的(石女)。到上海做过手术,又堵上。离了。(现在的什么“星”,男的都可做变性手术,变“女人”,还“结婚”了。那时也许技术不行)。
我第一经历战争生死,毫无经验,只是就近往河滩疏散、隐蔽。还好,碰巧有一块巨大孤石抵挡,否则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敌机扫射的枪弹、炸弹炸起的石块击中,不死也伤。营部和七連的茅草住房都被敌机机枪扫射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