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fly8686
查看: 2566|回复: 0

从军的苦乐与奉献。二十七,丛林战场,恶劣的自然环境。

[复制链接]

66

主题

3

听众

633

积分

三级士官

Rank: 5Rank: 5

注册时间
2015-6-18
精华
0
帖子
66
发表于 2017-12-26 16:40:51 |显示全部楼层
从军的苦乐与奉献。二十七,战场三年:援越抗美,热带丛林战场,恶劣的自然环境。
越南热带丛林战场的恶劣自然环境。点滴:
1、秘密的“生物武器”:
据传:越南胡志明主席,向毛主席风趣的讲:“我们有两件“秘密生物武器”,山蚂蟥和马蜂对付侵越美军。只要踏上我们土地。牠们就会把他们咬得满身流血、蜇得鼻青脸肿”。
但山蚂蟥和马蜂是不分敌友的。只要进入牠们的领地,不管是侵越美军,还是援越抗美的中国军人。都会受到牠们攻击、吸血。
山蚂蟥,火柴棒那样粗细、长短。牠站在灌木林的树梢上。很难发规牠。当行人经过时,牠弓着身,弹到行人的衣服上,然后钻到皮肤上,找最嫩处的皮肤的血管,吸血。人一点都没有疼痛感。吸饱后,牠变成鹌鹑蛋那样大的园球,滚落回到大地,逃之夭夭。被吸人仍然没感觉。牠吸血时吐岀一种毒素,防止血液凝固,便于牠吸血。牠逃走后,吸血口仍在流血。被吸人发现血粘了,才知道被山蚂蟥吸血了。许多干部、战士都被咬过。我被咬过两次,还让战士开玩笑,不好意思详述。也许山蚂蟥对人的血型有“口味”感的:同行在灌木丛中七、八人,惟我被吸咬两次。上战场前全体人员验了血型,写在皮带上和衣服上,以防受伤时,需要输血时能及时配型。我是A型血。山蚂蟥也许觉得“味美”。
     2、马蜂更厉害。一次测量班踏中马蜂窝,几个战士被蜤。福建藉战士朱榕茂头部被蜇,脸部都肿起来,几天才消肿。
这就是越南胡志明主席,用来对付侵越美军的“秘密生物武器”。同样也对付了援越抗美的中国军人。
     3、大蠎蛇袭击人。
大蟒蛇袭击人被打死。 1966年11月。饲养员到山上割马草时,碰上一条大蟒蛇,牠昂起头。饲养员躲不了,开枪把牠打死了。他跑回住地告诉我。我叫战士上山抬回来。并报告团值班室。金参谋告诉说:“打死了,你们就吃了吧”。我们一称86斤,长5米。几个战士用绳子拴住蛇头,吊在树上,往下脱蛇皮。我把蛇分成八等份。附近的师、团伙食单位,平等一份。我们用鸡肉罐头炖大蟒肉,“尤凤会”,战地,美味极品山珍。
越南是亚热带,野生动物、毒蛇很多。当年我上工地时,除带手枪外,真正防身的拿一根藤条(当地山上很多。据说出口的)。碰到毒蛇袭击,或拦在路上,就用藤条把蛇打死。同样是“尤凤会”。因为当地人不吃蛇,村民打死蛇了,也送我们。我们回赠他们盐或面条。2012年清明,我们赴越南奠边府,向烈士扫墓时。途经当年的住地,蒙奔村时。公路边上,就有村民在卖野生动物和蛇的。而47年前,战争年代,人少、荒凉。野生动物、蛇就更多了。
4、毒虫
1967年6月一天,我到蒙奔乡丁都村漫水桥检查工程。我突然感觉到鼻下的危险三角区,被虫子叮了一下,立即感到火辣辣的疼痛,接着肿起来。卫生员用碘酒给我涂了一下。我感到头痛难受。赶快回到营部。军医给我打针、吃药。但控制不住。脸都肿起来。晚上用车子把我送到三十多公里的团卫生队治疗。一个多星期才治好。
热带丛林,什么毒虫也搞不清。当地村民也许有自然抵坑力,叮咬了也不会发病。当地村民感冒、发烧。找到找我们看病,军医给他们最普通的感冒药。一吃就好。把我们的军医看看神了。
     5、钩断螺旋体病
奠边是个盆地,水网地带。四周是高山。当地流行一种疾病,钩断螺旋体病。不小心染上后,很难治疗,加之远离祖国,死亡率较高。部队加强预防,较少染上。
    6、暴雨、山洪、泥石流
越南是亚热带,夏天暴雨不断。部队为了防空,驻地都选择在山沟森林内。暴雨山洪给部队带来许多困难。六十四团团部上士、上海藉战士,在山洪暴发前刻,抱着票据本离开房子,走向高处。突然山洪冲来,把他卷入滚滚激流中。遗体都没有找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