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子木
查看: 338|回复: 11

直面历史,要分辨真假历史(1)

[复制链接]

681

主题

1

听众

3827

积分

学员

Rank: 9Rank: 9Rank: 9

注册时间
2014-4-20
精华
0
帖子
745
发表于 2018-1-1 16:39:33 |显示全部楼层
直面历史,要分辨真假历史(1
——评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软埋》首发式上的一些观点之二
诸位网友新年好!新的一年开始了,我将继续评方方们的观点——方方们,即方方、方方的吹捧者、支持者们的观点——他们的观点不雅于《软埋》的毒害!
习总书记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说:“大家有许多收获,也有不少操心事、烦心事”。《软埋》的出笼,就是一件烦心事!
在《软埋》首发式上,方方与著名作家、评论家格非、施战军、白烨直面的历史,是方方虚构的假历史。虚构是作家的用语,所谓虚构就是编造。虚构有一条原则:写历史的小说,必须符合历史的真实,大事不虚,不能离开真实历史,胡编乱造。《软埋》把土改写成了共产党在土改中对地主灭门,是抹黑共产党,完全是胡编乱造的假历史!
读《软埋》的人,绝大多数是土改之后出生的人——《软埋》首发式上的方方与著名作家、评论家格非、施战军、白烨,同样是土改之后出生的人——写真实土改的文学作品,已经被边缘化了,可以说写《软埋》的人、吹捧《软埋》的人、读《软埋》的人,对土改都是陌生的。
写《软埋》的人、吹捧《软埋》的人,他们为了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不择手段的写,不择手段的吹!
读《软埋》的人,不能听人瞎编,也不能听人胡吹!应该知道土改的真实的历史,不能上当蒙骗。
请看看一位土改亲历者的讲述。
2017 425日,武汉工农兵读者举行批判方方《软埋》座谈会,武汉铁路局退休军转干部,杨贵安发言——
方方《软埋》无视土改工作的基本程序,信口雌黄,误导社会,是一个胡编乱造的反共大毒草!
读了方方的《软埋》,可以说方方不知道土改。我是土改亲历者,为了弄清事实,我请胞兄杨东安一起回忆当时参加土改的全过程。这是我家当年《汉阳县土地房屋所有证》,是“湖北省汉练字第308号”,我的名字就记载在上面,对我们所讲的历史事实的真实性,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1949516日武汉解放,随后共产党的工作队进村,访贫问苦,扎根串连,我们家穷被选为“根子户”,一位姓朱的工作队员住进我家。工作队进村后,对原国民党基层政权的人员,实行“跳圈子”,即首先把这部分人员划为一个圈子,对圈子中有劣迹的人员孤立起来,对没有劣迹的人员,让他们从圈子里跳出来,动员他们参加工作队领导的减租减息工作,随着访贫问苦工作的深入,阶级阵线分明,工作队物色贫雇农中的积极分子成立农会,实行农村“一切权利归农会”的政策,农会成立后,原国民党乡村政权彻底瓦解。我哥杨东安就是在成立农会时被选为民兵队长。农会成立后,除继续执行减租减息政策外,主要开展清匪反霸工作,195010月底抗美援朝战争开始,接着全国进行“镇压反革命”运动,农村的清匪反霸镇压反革命同时进行,这一时期是农村阶级斗争开展最激烈的时期,当时还没有土改和划分阶级成分,因此没有“斗地主”这一说,只有轰轰烈烈的“斗土匪斗恶霸斗反革命”的大会,我们杨姓自然村就有一位叫杨梅清的,他有劣迹,所以在1951年春被枪毙了。经过减租减息清匪反霸镇压反革命运动后,农村的广大贫苦农民热情高涨,而一些大户人家不敢再嚣张了。
接着工作队领导新成立的农会进行土地改革。土改的第一步是丈量所有农户的土地,统计各户的土地、房屋、耕牛、农具、生活资料也叫浮财,然后计算出全乡人口平均土地占有量,再对超过平均数以上的农户,进行详细调查统计,这些超平均数农户的自有劳动力、雇请长工人数、农忙时请短工的工作日数,依靠中央颁发的土改文件,以自然村为单位,召开全体农户参加的大会,公布这些“算账”的资料。这次土改,我们村有一百余户,划出五户地主,依据他剥削帐的多少排名,依次是杨祖安、杨祖贵、杨远清、杨梅清、杨宗杰。这个排名第四位的杨梅清,就是前面镇反中枪毙的杨梅清,为什么排名第一的杨祖安没有枪毙呢?我哥哥说,共产党是要推翻地主在农村的统治地位,并不是要消灭他们的肉体,杨祖安不但是我们村最大的地主,而且还是国民党的区长,由于我们这个地区是国民党、日伪军、新四军三方势力拉锯的地区,他为新四军做过一些好事,而且土改时,全面接受共产党的政策,不隐瞒财产,不但没有枪毙,还被划为“开明地主”。他的妻子是“填房”,解放时结婚不满三年,家庭出身贫寒,杨祖安划为地主后,明确他妻子不以地主分子对待。土改完后,接着就对土改进行复查,明确宣布依据划分成分的标准,对可划可不划的地主,一律不划。土改复查完毕,在乡农会的基础上,组建乡政府,我哥任乡武装委员,工作队随后撤离,到19533月,盖有县政府大印的《土地房屋所有证》,发到每一户手中,包括地主富农都有,这就是我哥和我参加土改的全过程。
方方没有参加土改,无视工作队进村、扎根串连、访贫问苦、排查有劣迹的人、减租减息、成立农会、清匪反霸、镇压反革命、进行土改的基本过程,无视土改丈量土地、统计五大财产、计算平均土地占有量、调查超平均数农户劳动状况、“算剥削帐”、公布资料、划定成分、土改复查、发土地房屋所有证的基本程序,信口雌黄,污蔑土改滥杀无辜,误导社会,特别是误导不了解农村土改的人,痛恨共产党,《软埋》是一个胡编乱造的反共大毒草,作者方方也堕落成为封建地主阶级招魂的反动分子,这就是一个土改亲历者对方方及《软埋》意见!

3075

主题

37

听众

4万

积分

上校

Rank: 24Rank: 24Rank: 24

注册时间
2004-3-7
精华
4
帖子
9774
发表于 2018-1-2 08:32:47 |显示全部楼层
刘同尘 发表于 2018-1-1 16:39
直面历史,要分辨真假历史(1)——评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软埋》首发式上的一些观点之二 诸位网友新年好 ...

           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需要正确地理解马克思主义,用变化发展的眼光看问题,而不能老充卫道士,表忠心。因共产党人毕竟不是宗教信徒,不能教徒那样,凭虔诚不加分析地盲目迷信。
          怎样才能用变化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呢?举个例子,文革中不少青年光凭他们青春的激情,把极左思潮当成自己的不变的信念,并为此而听信上边那帮人的煽动,搞打砸抢,并把这一激进行为当成一种革命行动。结果呢?因他们用不变的眼光看变化发展的世界,不到十年,他们的行为被事实所否定,成了被审查对象,被定为三种人。这样,他们中有一部分人因其信念被否定而消沉,有的疯了,有的自杀了。有的也想不通,认为否定他们的现实,是资产阶级复辟。可悲的就在这里。只因他们是用不变的眼光,看变化发展中的人类社会。那么,老先生对自己的言行有何感想呢?就凭您这种爱大批判的劲头,百分之百是极左,别老以为自己的行为是革命行为,能永远被社会肯定。没这会事儿。您想想,现在象您这样整天发大批判式文章的人,有多少呢?您还是用变化发展的眼光看世界得好。有些历史,即使是正确,但属过去的历史。历史必然被后人各种各样地评价,这个谁也阻止不了。数百年后,我们这段历史,都成了无人问津的平常事,赞与骂,都没多少人关心。您骂三国的曹操,随便骂,反正老曹的后人也不出来找您算帐,道理如此。
         普遍联系与变化发展,本来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部分。可有些人老用不变的眼光看变化的世界,最终被现实所否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3075

主题

37

听众

4万

积分

上校

Rank: 24Rank: 24Rank: 24

注册时间
2004-3-7
精华
4
帖子
9774
发表于 2018-1-2 08:45:08 |显示全部楼层
       方方这类事,在目前的法治社会里,只能按政策法规办。只要没触犯法律,没违反政策,决无可能象您希望的那样,上面又搞大批判运动。因为是法治社会,不能用个人意志,用社会运动来代替法律行事的。另外,方方的作品,是通过相关出版部门严格的审核出版的。后停止,只能是因有些人老发大批判文章,举报或上访而出于社会稳定方面的因素考虑。象方方这类事,属历史问题,在目前的法治环境中,是不能通过搞运动的形式办的。这一点老爷子应明白。至于消除影响之类,难道您一发文,一切就结束了?没那回事,以后仍有人发不同评论,你我对此没办法。不如平心静观世态变化,去领会社会发展规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3075

主题

37

听众

4万

积分

上校

Rank: 24Rank: 24Rank: 24

注册时间
2004-3-7
精华
4
帖子
9774
发表于 2018-1-2 17:46:41 |显示全部楼层
      方方的写软埋的动机,不能简单地认为是复辟与反攻倒算的。因为目前的环境下不存在复辟与反攻倒算之类。至于说她发泄不满之类,本人觉得,她写这些,只能是为了争国际文学大奖,而非发泄什么不满。因社会背景已改变,发泄已没什么意义,反而面临断送前程的风险。最大的可能,也就是学莫言,写些迎合西方文学界的权威们的心理,突出我们革命运动中的某些负面罢了。
     老爷子这类,什么都爱上纲上线,与阶级斗争乱联系,其实就是极左思想严重的人。什么都不加思索地套上复辟与反攻倒算的大帽,一点也不考虑我们的党实行的仍是社会主义制度,根本不存在方方在搞复辟与反攻倒算之类说法。你们把我们的党当成什么了?如假设方方复辟与反攻倒算,那得具备一个条件,也就是国民党来了,恢复地主的对土地的控制权,捕杀我方干部群众,问题是,这种背景不存在。因而老先生所谓方方复辟,反攻倒算之类提法,与现实牛头不对马嘴。连这么一点分析判断能力都没有,还批判什么呢?说方方歪曲事实,也许对,但是那种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法制很不建全,用运动代替政策法规的现象极为普遍,因而出现各种过激行为难免。因而,这类问题上争执,其实也没什么意义。但必须明确,我们的党在那种社会背景下进行土改是正确的,谁也没法否定。同样地,那个年代,因个体的行为而出现这样或那样的过激行为,难免,这也没法否定。连刘少奇,彭德怀这些党和国家杰出的领导人都蒙冤离世,这样的铁的事实面前,某些人老扮卫道士,老想掩盖一个时代的的个体的过激行为,有必要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681

主题

1

听众

3827

积分

学员

Rank: 9Rank: 9Rank: 9

注册时间
2014-4-20
精华
0
帖子
745
发表于 2018-1-3 16:53:25 |显示全部楼层
三无战神 发表于 2018-1-2 17:46
方方的写软埋的动机,不能简单地认为是复辟与反攻倒算的。因为目前的环境下不存在复辟与反攻倒算之类 ...

她写的绝不是“某些负面”,请先生看我的评论文章的内容,不要东拉西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3075

主题

37

听众

4万

积分

上校

Rank: 24Rank: 24Rank: 24

注册时间
2004-3-7
精华
4
帖子
9774
发表于 2018-1-3 20:22:13 |显示全部楼层
刘同尘 发表于 2018-1-3 16:53
她写的绝不是“某些负面”,请先生看我的评论文章的内容,不要东拉西扯。 ...

       不是在东拉西扯,而是认为老爷子老提这些陈年老醋,没多少意义。现代的人不关心现代的事,而老纠缠历史,已没多少意义了。
        网上看到朝鲜的一张集体插秧图片,保存并发给您老:我们所怀念的人民公社时代的记忆。我们的昨天,也是朝鲜的今天。极左虽可爱,虽不值得提倡,却很值得我们怀念。因为,那是你我青春的记忆。

         hsXF-fypyuvc8432725.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3075

主题

37

听众

4万

积分

上校

Rank: 24Rank: 24Rank: 24

注册时间
2004-3-7
精华
4
帖子
9774
发表于 2018-1-3 20:33:47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我早上到生产队土房或田野上,与同来的各家劳力一起种地,收割,少则几个人,多则数百个人。一天劳动结束,就掏出记分册,让带队的组长或队长记分,盖章,一天八分,都一样。如是定量,则记作米,垅,尺,来记工分。算是多劳多得。您也如此吧?汽车兵?开垦北大荒,自然与我们这地有点不同。但收割之类,应一样吧?
     现在我坐在店房里,按商品定价收款,现款现收。与那个年代不同的只是时代,生活则仍很土,不是没钱,而是留恋过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3075

主题

37

听众

4万

积分

上校

Rank: 24Rank: 24Rank: 24

注册时间
2004-3-7
精华
4
帖子
9774
发表于 2018-1-3 20:42:54 |显示全部楼层
      大跃进,人民公社年代,是我青春的标记,我也珍惜属于我们的那个时代,虽说那年代的平房没法与现代林立的高楼比,但我也不喜欢别人说我那个时代的不是。不过,就算有人否定,那又如何?也用不着大惊小怪。因那已过去,与今天的人们的生活,已没多少关联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681

主题

1

听众

3827

积分

学员

Rank: 9Rank: 9Rank: 9

注册时间
2014-4-20
精华
0
帖子
745
发表于 2018-1-5 16:37:36 |显示全部楼层
三无战神 发表于 2018-1-3 20:22
不是在东拉西扯,而是认为老爷子老提这些陈年老醋,没多少意义。现代的人不关心现代的事,而老纠 ...

"老纠缠历史,已没多少意义了"——不是我老纠缠历史,而是地主的后代在对我们的历史算账!我一再让你看我的文章内容,你根本就没看。你只知道我们文革的错误,对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一无所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681

主题

1

听众

3827

积分

学员

Rank: 9Rank: 9Rank: 9

注册时间
2014-4-20
精华
0
帖子
745
发表于 2018-1-5 16:43:25 |显示全部楼层
三无战神 发表于 2018-1-3 20:42
大跃进,人民公社年代,是我青春的标记,我也珍惜属于我们的那个时代,虽说那年代的平房没法与现代林 ...

请注意:我不是“大惊小怪”,我是在与否定土地改革、侮辱共产党的行为作斗争,尽我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3075

主题

37

听众

4万

积分

上校

Rank: 24Rank: 24Rank: 24

注册时间
2004-3-7
精华
4
帖子
9774
发表于 2018-1-5 22:57:55 |显示全部楼层
刘同尘 发表于 2018-1-5 16:43
请注意:我不是“大惊小怪”,我是在与否定土地改革、侮辱共产党的行为作斗争,尽我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 ...

         老爷子呀,您还是多关心今天的事为好,都不看现在是什么时侯了。没完没了地与那前地主女儿,现文联主席的老太婆瞎计较干什么。反正那女的也翻不了天。您们这些极左人士所言的什么复辟呀,反攻倒算啦的,根本不存在。你们把我们的党和国家看成什么了?现在还是共产党的领导,还是社会主义的国度,那女的出一部书,就能变天?不可能啊。极左人士是这样,没事找事,闹的很多共产党人,革命志士白白地被自己的杀害了。还不消停。
        好好学习党的新时期的政策方针吧!土改运动是党的正确的政策,谁也否定不了。至于当年出某些地区的个体的过激行为,那种历史条件下也难免,我们也没办法。地主嘛,当时是我们的革命对象,是阶级敌人。杀就杀了,无所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3075

主题

37

听众

4万

积分

上校

Rank: 24Rank: 24Rank: 24

注册时间
2004-3-7
精华
4
帖子
9774
发表于 2018-1-6 07:39:49 |显示全部楼层
刘同尘 发表于 2018-1-5 16:37
"老纠缠历史,已没多少意义了"——不是我老纠缠历史,而是地主的后代在对我们的历史算账!我一再让你看我 ...

         老同志哟,现在已不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突出政治是第一条的年代。您那永远健康的老林当时病得就怕风怕光,哪来的永远?革命可不是用形容词来闹的。您老一点也不看现在是什么时侯了。是法治社会,您如想整那老太婆,就到法院去与她论理,在这里摆文,没什么用。
        少把政治挂帅的风气搬到法治社会里没完没了地发大批判文章。发一、二篇就行了的事,您老却动不动甲乙丙丁,一二三四地发下去,没完没了。快九十的老人,能用电脑输入长篇大论,不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