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fly8686
查看: 1581|回复: 0

从军的苦乐与奉献。三十六, 修建襄渝铁路

[复制链接]

64

主题

2

听众

557

积分

三级士官

Rank: 5Rank: 5

注册时间
2015-6-18
精华
0
帖子
64
发表于 2018-1-1 16:50:07 |显示全部楼层
从军的苦乐与奉献。三十六, 修建襄渝铁路。
六十四团工程:从白河大桥~马虎沟隧道。
1,我营从磨沟大桥~马王沟隧道。大、中桥二座,隧道五座:磨沟隧道,张沟隧道,贺家沟隧道、洞子隧道、马王沟隧道。管区近10公里。几乎是桥隧相连。
五个技术干部:工程师李云强,孙云文,技术员侯雪园(197110月复员),丁万惠,叶中山,赵国平。一个负责一座隧道和两端桥涵工程。没有星期天,工程有难题时,随时去指导处理。我作为营主管工程师。还要负责全部技术工。
四个施工连队,每连200多人,一个机械连。配属湖北、陕西民兵二个营,五、六千人。经过二年多施工。完成任务。
七连负责洞子沟隧道,组织过月百米成洞施工。襄渝线东线指挥部还在七连开现场会。
3师长指挥疏通牛家湾堵车。
  从陕西白河县起至紫阳、安康。聚集了13师、2师、10师、11师。民工十几万。施工用水泥,钢材,木材,机械设备,粮食,生活用品等。几乎全部靠新修通的公路,汽车运输。运量巨大。车流滚滚。
我营管区内牛家湾经常堵车。每天都得派人指挥疏通。
一次从上午堵到下午,谁指挥也不灵了。十三师师长的小车也堵在路上。随行参谋去疏导,没人听。不是说“参谋不带长,放庇都不响”。而那年代是“革命红旗两边掛”。谁也不知道谁是什么长。听谁的?
师长火了,亲自指挥疏通。先自报“家门”:“我是十三师师长。不管那个师的汽车,都得听我的指挥,不听指挥的,要你立即下车,收缴你的驾驶证,通报你师,撤销你的驾驶资格”
这一下马威,立竿见影。参谋按师长的意见:从安康往白河开的返回空车,一律往河滩开(我营采砂石场)。让白河向安康方向的重车先行。堵了一天的车全部开走了。
看来“官大一级压死人”还适用。1982年又恢复军衔,以适应现代战争。
如果1965年不取消军衔,一直沿用军衔制。根本用不着师长“自报家门”指挥。我这个1963的中尉军官,按军官服役条例,1972年也该晋升到少校军官(那
年代设有大尉军衔)工程师。指挥上尉汽车连长他也会自觉服从。
4吃忆苦思甜饭:
1972年,部队驻在陕西省白河县,牛家湾。修建襄渝铁路。白河县是山区。群众生活艰苦。部队政治教育,忆苦思甜。让干部战士到农村,同吃农民饭。农民一般日常生活,吃青菜加干红薯叶,加小许粮食。基本上没有油。
部队怕战士吃不下,影响不好。叫炊事班先带上面粉、大豆粉、油盐等。先去与农民一起煮。农民的青菜、干红薯叶、一点杂粮,实际是做像征性的“调料”了。
开饭了,干部战士用军用搪瓷小碗,一人吃一碗。说“吃忆苦饭”。
村民却大碗、大碗的吃。有村民低声赞美:我们能天天有这样的“忆苦饭”吃就好了。教导员听说了。以后再也不去做“忆苦饭”吃了。
  4,吃忆苦思甜饭:
1972年,部队驻在陕西省白河县,牛家湾。修建襄渝铁路。白河县是山区。群众生活艰苦。部队政治教育,忆苦思甜。让干部战士到农村,同吃农民饭。农民一般日常生活,吃青菜加干红薯叶,加小许粮食。基本上没有油。
部队怕战士吃不下,影响不好。叫炊事班先带上面粉、大豆粉、油盐等。先去与农民一起煮。农民的青菜、干红薯叶、一点杂粮,实际是做像征性的“调料”了。
开饭了,干部战士用军用搪瓷小碗,一人吃一碗。说“吃忆苦饭”。
村民却大碗、大碗的吃。有村民低声赞美:我们能天天有这样的“忆苦饭”吃就好了。教导员听说了。以后再也不去做“忆苦饭”吃了。
    5,“牵夫的爱”:九十年代初流行的歌曲“牵夫的爱”。那纯粹的“歌曲”!逗你玩的!陕西白河县,沿汉江上溯到安康。我所在的白河县牛家湾。所看到的牵夫,大船45人,小船12人。上岸拉牵时,个个都是“浪里白条!妹妹敢坐船头吗?连老大娘也不敢船头吗!
6,“混共产党的饭吃”。
1971年初,石家庄铁道兵学院一位教师、1961年上海同齐大学毕业生、叶中山到我营工作。大家都合得来。无话不谈。
闲谈时,叶说:“我们几个年龄一样,我读书最多,最亏,读大学时,鞋子都穿不上,光着脚丫,61年才吃上共产党的饭,技术员。老李最划算,不用光脚丫上大学,54年参军,军队保送上学,小小年纪就“混共产党的饭吃”,工程师。老丁也划算,56年参军,还光荣的参加59年十年大庆阅兵,威武迈着正步走过天安门广场,接受毛主席检阅;还看见了‘修正主义’头子赫鲁晓夫……”。                              
他一个一个评论,大家哈哈大笑。
我说:“你是大学毕业,是高级知识分子,谁比得上你,今后你前途无量”。
   1982年,叶中山转业,在北京一个大厂任总工程师。
我“预言”的:“今后你前途无量”对了。但后来患了癌症,早逝了。临终前,他叫战友转告我,让我去互相再吹吹牛。可惜我当时在铁道部南昆铁路建设指挥部工作,工作忙,没有能去,真是遗憾。
7,挥毫落纸的战士。
襄渝铁路隧道设计说明中有一条:隧道洞门口刻制毛主席语录。施工单位自行选定。
一天,十几个干部、战士讨论研究方案。其中提出一条,采用副统帅林彪的语录:“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
此条一致同意。字体肯定是用林彪的。但谁会临摹呢?大家都在“显一手”。
挥毫落纸,互相对照。一位战士挥毫落纸后。大家惊讶了:临摹非常好。肯定中“头奖”采用。
一位战士脱口而出:“你留芳千古了”。因为浇灌在混凝土上,永久存在。
挥毫落纸的那位战士,出于谦虚,也脱口而出:“不、不,遗臭万年”。
可以肯定:两位战士脱口而出的话,完全是针对临摹的字形而言。
林彪事件公开后。上级指示:隧道洞口的语录,一律清除。
8申请转业。
1972年底,我在部队工作了18年,上战场三年,身体很差,经常胃痛。妻子一个人在昆明工作,带两个孩子,工作、生活都困难。父母已七十多,两个老人在老家也困难。
我想,我服了“六辈子”兵役,也可以了,也上了战场,流了血,“混共产党的饭吃”也可以了。我申请转业。
团长到营里检查工程。我又直接向他提出。
1978年,妻子也加入了申请队伍,向团政委写信“诉苦”。
1975年裁军百万。第一批干部转业。团党委已同意上报。师政治部通过了。但工程师要经师党委审批。据传,师参谋长一句话,否定了。
1978年第二批干部转业。团党委又将我上报。
师党委又一次把我退回。
我请求团党委不换人,再次将我上报。若不批准,我今后不再要求转业,安下心来干。团党委再次将我上报。事不过三,师党委批准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