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fly8686
查看: 3389|回复: 0

从军的苦乐与奉献。三十七,修建京通铁路桃山隧道。

[复制链接]

66

主题

3

听众

649

积分

三级士官

Rank: 5Rank: 5

注册时间
2015-6-18
精华
0
帖子
66
发表于 2018-1-1 18:05:03 |显示全部楼层
从军的苦乐与奉献。三十七,修建京通铁路桃山隧道。
11973年初,铁道兵第十三师完成襄渝铁路工程任务。奉命到北京参加修建京(北京)通(通辽)铁路。六十四驻密云古北口。二营驻长城外山脚下,滦平县营盘乡流水沟村。修建桃山隧道进口。
隧道穿越两座山。两座山之间山谷底,距隧道顶部70多米,有常流水,有村民居住,村民在山谷下方500多米处,修筑了一小型水库,晚间发电供村民。
隧道掘进至500多米时,到达了山谷底。我分析,掘进到山谷底时,山谷的地下水可能会涌入隧道内。告诉打风枪钻孔的战士:如果发现钻孔有水涌出,立即停止作业,涌水大时,迅速撤离。
随着隧道的掘进,洞内的渗水也大了。战士们更加警惕。
一次,风枪像钻空一样,水从钻孔内喷射出。掌子面工作的战士,什么也不管了,飞快的往洞外跑。几十米高的水压,巨量的泥水一下子涌进洞内,冲出洞口。
铁斗车也被冲出了洞口。飞跑的战士也跑不过急流,有的也被冲出洞口,有的抱紧支撑排架立柱。事先有准备,没有造成死亡,只有一位战士被泥水呛了。
铁斗车也被冲出了洞口。飞跑的战士也跑不过急流,有的也被冲出洞口,有的抱紧支撑排架立柱。事先有准备,没有造成死亡,只有一位战士被泥水呛了。
下导坑被泥沙石块掩埋了20多米。清理后发现,隧道顶上方,一个2000多立方米的溶洞淤泥积水,瞬间涌进了隧道内。地面水消失了,水库干了。每昼夜25000立方米的水从隧道内流出。
后来我调团作训股工作。二营技术主管由作训股杨文章工程师接任。
关于如何处理隧道涌水问题。有二种意见:
设计部门方案是双层钢筋网加强衬砌,灌化学凝水剂,堵水。以恢复山谷的地面水,几户村民不用搬迁,保持小水库。
作为最直接的施工单位,认为堵水方案施工难度大,不保险,意见是排水。
最后经铁道兵司令员郭维城实地调查,并组织专家论证。决定采用排水方案。
山谷内的几户村民搬迁到流水沟村。国家赔偿村民水库30万元。
杨文章工程师最后主持完成了此隧道施工。十三师在刊物是发表了施工总结。
2看水泥的“老头”。
桃山隧道是全团重点工程。师、团经常派人来检查、指导。团长每次来检查时,都是先到水泥库检查。看水泥散落地面浪费了没有。那年代大家都是戴红领章。许多战士也不认识他是团长。他到洞里上导坑检查时,因导坑较低,还撞了头。
下午我值班,战士告诉我:“上午‘看水泥的老头’进上导坑检查,撞了头”。
我说:“你们糊涂,他不是‘看水泥的老头’!他是团长。1959年国庆十年大庆。铁道兵受检阅方队,他就是大尉领队。丁技术员就是他方队的兵。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毛主席检阅。如果一直实行军銜,他应该是大校或少将了”。
战士们一听,很惊讶!原来他们的团长和丁技术员当年迈着正步,威武的走过天安门广场接受毛主席检阅。
3,对国家负责,自己揭短。
营里六个技术人员,隧道施工,日夜检查、指导技术,也看不过来。那年代,军官除了几十元薪金,没有奖金、没有施工津贴。没有向钱看问题。连队干部为了完成每月计划,争四好连队。抢进度,设计衬砌混凝土厚度为45厘米,开挖到30多厘米,也抢在我们检查前灌注混凝土了。
在师检查工程质量时,我对国家负责,我主动揭短:指出某段、某段隧道拱顶衬砌混凝土厚度肯定不够(技术员反映没经检查就灌注混凝土了)。经钻孔检查,我揭短是准确的。决定灌浆加厚。团长在工程会上批评讲:“不要你们讲对得起共产党、对得起国家;也得讲对得起几十块大洋”。
(现在投标、承包、分包。都存在利润问题。衬砌混凝土厚度不够就是偷工减料。谁会主动揭短?主动灌浆加厚?花钱?)
4,古北口山洪爆发;唐山地震。
   1976723日上午,团机关正在学习。古北口~滦平倾盆大雨。开始大家还在开玩笑。雨不停的下,营区积水了。我们赶快挖土堵住房门口。水涨得很快,堵不住。赶快搬文件箱、衣服箱到桌子上、床上。团营区后也是北京部队的营房。在两山间的谷地。两山的洪水冲下,山洪暴发了。营区内水深1米多。床板、箱子漂浮起来。管理股一台汽车原停在我办公室窗户外。司机喊:我要开车走了,屋里人快上车。我从窗户跳上了车。车子开到一高地停下来。雨停了,山洪也慢慢小了。办公室、住房内的淤泥有二、三十厘米厚
三营在桃山隧道出口端。山洪更大。电话线冲断了,联系不上。师部通过十一师,派人到三营管区了解。营房被冲毁了一些,但人员上山了,没有伤亡。团机关组织人员,背着粮食去救援。
密云至古北口公路的一座大桥,被洪水冲垮了一孔。
北京军区派直升机飞临上空了解灾情。
而在此时,我妻子和孩子正从昆明剩火车来探亲。从古北口发电报也来不及叫他们暂时不来。那时像现在有手机就好了,上车了也能通知他们下车。
25日,我绕道密云水库到密云、北京。接到了妻子和孩子。找到十五师,原五十二团一营长、六十四团参谋长李胜景(他在十五师任何职不清楚)。我们结婚时。他任营长。很热情的让方光智(我们也在过一起,他任五连连长)为我们安排住房。知道六十四团遭遇山洪,叫我们在北京多休息几天。
但我想,部队在忙着救灾,自己怎么好意思在北京休息。住了一晚,27日下午,我们一家四口,回到了古北口。住进还有淤泥的探亲房。
28日凌晨,听到千军万马奔腾的响声和摇晃。妻子在昆明经受过通海大地震,有经验了。大喊“地震了”。因为刚受山洪,房内没有电灯。我连被子抱起女儿,几步就到房外放在地上,转身抱儿子。妻子刚进房住几小时,摸不清房门口,自己躲在桌子下。我最后才拉她出房子。
我拿起手电,挨户叫家属快出来。照到一户家属,真不好意思。我熄了手电,大喊:“披被子出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