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子木
查看: 133|回复: 0

方方为何写《软埋》?

[复制链接]

681

主题

1

听众

3827

积分

学员

Rank: 9Rank: 9Rank: 9

注册时间
2014-4-20
精华
0
帖子
745
发表于 2018-1-12 15:59:57 |显示全部楼层
方方为何写《软埋》?
——评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软埋》首发式上的一些观点之七
  
报道《软埋》首发式的文章《〈软埋〉:让一种记忆重见光明》最后的一段文字:
“方方回忆自己的父母与亲人少有来往:“他们是地主家的儿子和官宦家的女儿。他们用缄默的方式来软埋自己成长的背景,让我们对自己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这一代人几无了解……我们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方方写道:“是的,他们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不愿意把他们背了一生的历史包袱,又传递到我们背上。”父辈的历史,以及方方一代人的家庭记忆,方方不懈地让它们重见光明,这就是她写作的理由。”
这段文字与文章标题首尾相接。
《〈软埋〉:让一种记忆重见光明》,一种什么“记忆”?这位文章作者没说。方方说这种“记忆”是:
“土改的历史进展时间并不长,但影响了中国整个社会的生态,尤其是农村,因土改而改变命运的人,何止是千千万万!无数人在这个运动中有着惨烈的伤疼”。
这种“记忆”,记的是在土改中地主的“伤疼”。土地财产被分了,人被打倒了,权势扫地了,能不“伤疼”吗?
方方所写的土地改革,过去65年了,超过方方和文章作者的年龄。站在中国繁荣昌盛的今天回头看历史,如何认识哪场让地主“伤疼”的土地改革?这是个重大原则问题。它正在考验每位中国人的政治立场和历史观。
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来的历史,是阶级斗争史。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是必然的。
我说过:没有地主的伤疼,就不能结束地主给农民造成的伤疼,地主给农民造成的伤疼,长达两千多年,地主给农民造成的伤疼令人发指!
文章结尾,作者摘录了方方在《软埋·后记》中的自白,但摘录的不全。
方方在《软埋·后记》中,有两段自白。
第一段:
“我小说里写到的土改部分,正是她母亲经历过的一段历史。非但她家,我自己的父母家、我诸多的朋友家,以及我四周很多邻居的家人,无数无数,也都共同经历过。他们的人生各不相同,但他们背后家人的不幸却几近雷同。而株连到的子女们,亦都如前生打着烙印一般,活在卑贱的深渊之中。这些人数,延展放大开来,难以计算。当一个人成为‘地富反坏右’分子,或成为‘地富反坏右’的子女,那就意味着你的人生充满屈辱。这种屈辱,从肉身到心灵,全部浸透,一直深刻至骨。盖因为此,当一切平复之后,当“成分”(年轻人可能都没听说过这两个字,但它曾经是我们成长中最重要的参数)不再成为区分好人和坏人的标识之后,当他们从幽暗的深渊走出来之后,他们中几乎所有的人都更愿意选择把那些没有尊严的日子,把那些伤痕累累的私人经历深藏于心。不再提及,不再回想,也无意让后代知道。仿佛说出这些,便是把自己已经结痂的创伤撕开来让自己重新痛。而这痛,就是那种痛不欲生的痛。”
第二段
“……在时间跨度长达三年的写作过程中,‘软埋’两个字,就如同种子,也深埋进了我的心里。它们随着我的写作的进展而生长,一直长成了一棵树。根系越来越庞大,树冠越来越繁密,也让我的心头越来越沉重。无数的人影在我眼边闪来晃去。其中有我的父亲我的母亲,还有他们彼此的兄弟姊妹,一次一次,他们不厌其烦地走出来,与我的小说人物重叠。我回忆起他们生前很少说起自己的家事,与自己的亲人也少有来往。他们是地主家的儿子和官宦家的女儿。他们用缄默的方式,来软埋自己成长的背景。让我们对自己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这一代人,几无了解。除了祖父,因有一张报纸记录了他被日本人杀死的过程,让我们略知一二外,其他人,尽管是至亲长辈,我们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我写着并回想着,在理解我的长辈的同时,同样也去理解青林和他的父亲。是的,他们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不愿意把他们背了一生的历史包袱,又传递到我们背上。如此,沉默便是他们可以选择的最佳方式。在我的印象里,母亲最多的一句叹息便是:我大姐太惨了!这一声长叹中,又埋藏着多少人生?或许,这是我另一部小说的内容了。”
方方的自白,明确告诉读者:她家祖祖辈辈都是地主,她的姑、姨家也是地主,她是地主的后代!
方方的自白,明确告诉读者:她对土地改革和领导土地改革的共产党,怀有深仇大恨!
“父辈的历史,以及方方一代人的家庭记忆,方方不懈地让它们重见光明,这就是她写作的理由。”
方方家的“记忆”,是土改中的“伤疼”,“方方不懈地”宣泄他们家的“伤疼”,是发泄对土改、对共产党的仇恨!是煽动对土改、对共产党的仇恨!不是什么“重见光明”!
把发泄对土改、对共产党的仇恨!煽动对土改、对共产党的仇恨!说成“重见光明”,是与方方一个鼻孔出气,是助纣为虐!
“这就是她写作的理由”。
这说到了要害。方方为何写《软埋》?这就是谜底——她用小说宣泄他们家的“伤痛”,喊冤叫屈,向共产党反攻倒算!
方方的自白说,她不但写《软埋》宣泄她家的“伤痛”,还要写她大姨家的《伤疼》。她大姨夫是解放前南京市的警察局长,是官宦人家,被共产党赶到台湾去了。她要为官宦人家写部小说,宣泄官宦人家的“伤疼”,宣泄官宦人家对共产党的仇恨!
方方很猖狂!
给文章作者提个醒:对土地改革和土地改革给地主造成的“伤疼”,请认真思考。方方的矛头所向是共产党!请认真思考。
2017122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