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点点集
查看: 19082|回复: 2

南京老兵练红宁:重走长征路,三过大凉山(西昌都市报)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听众

0

积分

列兵

Rank: 1

注册时间
2014-2-22
精华
0
帖子
0
发表于 2018-3-6 23:18:0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新长征人练红宁 于 2018-3-6 23:29 编辑

南京老兵练红宁:重走长征路,三过大凉山(西昌都市报 新月副刊)

西昌都市报20180305练红宁三过大凉山1_第1页_副本.jpg
西昌都市报20180305练红宁三过大凉山2_第1页_副本.jpg

西昌都市报 新月副刊2018年3月5日13、14版
14年,10万公里,南京老兵练红宁:
重走长征路,三过大凉山

  编者按:练红宁,江苏苏北人,号“新长征人”、也称“独行狭”、“当代徐霞客”,网络名人。他利用业余时间14年“长征”十万公里,三次经过大凉山,所见所闻所感所悟所思所想所建所言,都能给人一种时代的力量,鼓舞着更多人走好新长征路。本期,我们特约春节期间刚刚重访大凉山长征路的练红宁,写下这三段独特的经历与读者共享。

  文/图 练红宁

  从西昌走高速公路,“彝海结盟谱新篇 索玛花开幸福来”的标语标牌映入眼帘,这既是大凉山的历史写照,又是未来的前景展望,让我对这里刮目相看。春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深入大凉山关爱同胞,访贫问苦,送上节日的祝福,体现了领袖对人民的关怀。春节之际,寻着红军的足迹,我也再次来到神奇的大凉山重访长征路,这是我第三次走进大凉山。三次“长征”,三次经过凉山,每次都是三天时间的穿越,让人难忘和铭记。

练红宁2004年6月19日重走长征路在金沙江皎平渡拜访长征时送红军渡江的92岁老船工张朝.jpg

2004年6月19日,练红宁重走长征路,在金沙江皎平渡拜访长征时送红军渡江的92岁老船工张朝满。

  首次长征过凉山:进出都维艰  

  2004年,当时还是现役军人的我,利用休假,承载三次重走长征路的老红军陈靖的遗愿首次踏上征程,从皎平渡进入凉山地区。在皎平渡红军长征纪念馆拜访了当时健在的92岁老船工张朝满,并被到皎平渡参观学习的时任攀枝花市常务副市长的郑钢淼捎到会理,再转道西昌、冕宁等地,赶去石棉安顺场。由于当时场馆缺乏、遗址开发不够和交通不便等原因,仅拍到西昌市的彝海结盟雕塑,看到彝海牌坊。这次到凉山,只能算是一次穿越,印象最深的是小学生在路上会停下来向过往车辆敬礼。

  1、首进凉山一波三折

  首进凉山可谓一波三折。当时,从禄劝进入皎平渡的时候就颇费折腾,因为晚到了10分钟,早上7点的惟一一趟到皎平渡的客车已经开走,车站人员不得不联系前方车辆在撒营盘等我,让我搭乘另一辆车追上去。好不容易追上到皎平渡的客车,后面又遇上了更大的麻烦。当客车开至离皎平渡还有几公里的地方,遇到了塌方,石块堵住了去路。我与司机和一些乘客只能下车搬石头,弄得一手都是烂泥巴,衣服也脏了。把堵在路上的石头搬完,继续上路,可车没开多远,又遇上道路塌方形成的大豁口,司机只好弃车下客,让大家把东西搬到豁口另一侧的一辆大卡车上。我爬过侧坡,帮着大家搬运电视、大锅等物资到大卡车上。搬完东西后,继续赶路,后面又遇上铺路,加之前方三四公里都是之字形的山路,不少人都弃车步行。反正运物资的卡车也会到村上,每个人都交了费的。就这样,我跟着他们走到皎平渡时,已过下午6点。

  中国的西部比东部天黑得要晚些。到了之后,我看到红军长征纪念馆关门,就和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商量,能不能进去参观。听说当年送红军过金沙江的92岁老船工张朝满就住在附近,我立即赶去探望。老人讲话困难,说的我也听不懂,走进去看了看房间,与坐在门口的老人蹭了一张合影。
2004年6月19日,练红宁(左一)重走长征在皎平渡与攀枝花副市长郑钢淼一行合影.jpg.jpg

       2004年6月19日,练红宁(左一)重走长征路在皎平渡红军长征纪念馆前与前来参观学习的攀枝花市副市长郑钢淼(蓝裤者)一行合影。

  2、翻越大青山心要跳出来

  从纪念馆里出来后,我看到来了几辆车,原来是时任攀枝花市常务副市长郑钢淼也来参观。听说皎平渡与会理之间没有班车,只有小卡车运客,还不定时,为了及时推进我的行程,我找到了通安镇的一位司机。他答应捎我到通安,但没有座位,要走只能躺到后备箱里。我说,“行,只要能捎到镇上就行。”等到郑副市长出来,看到我背着大包,一问才知我是重走长征路的,他很是高兴,也很鼓励。我请他一起在纪念馆前拍了一张合影。得知我搭的车,只有后备箱供我躺后,他邀我坐上了他的车。

  坐车翻越大青山,一路的盘山道,感觉心都要跳出来。我根本没想到,这山路会走得如此艰难,盘山路层层叠叠,弯弯曲曲,被水冲出无数的豁口大沟,崎岖得让小车一会儿前倾,一会儿后仰,像摇篮一样晃来晃去。刹车避弯时,可以看到,路边的悬崖下还有车子的残迹,让人不寒而栗。当时,我的腿都在发抖。终于经过27公里让人“翻江倒海”的行程后,到达了通安镇。进入通安后,路况明显好多了,坐在前排的郑副市长打趣道:“你们后面的四个人坐得安逸,我和司机的心都跳出来了。”可见,道路的艰险。

  车开进了会理县城。吃饭时,他们一行人对我很客气,把我安排跟郑副市长坐在了一起,这让我很有些过意不去,于是找了个借口要走,临行前,请郑副市长给我写了“长征精神,时代动力”八个大字。住进会理县城一家邮政招待所,老板周胜利师傅这个邮政飞毛腿又给我讲了一些耐人寻味的故事。他14岁时,曾经从会理走到昆明,用了7天时间,其中从会理到皎平渡只用了2天。后来他当邮递员的时候,经常送邮件到金沙江边,铁脚板就这样练出来了。

  由于当时会理会议遗址没有开发,且没有纪念馆,我只好继续北上了。

  3、离开凉山遇到好司机

  一路前行,来到了冕宁,但冕宁红军长征纪念馆关着门,没能看到。之后打听到,向北到石棉已没有班车,而且道路不好走,驾驶员不敢走夜路,于是,我就住进一家司机较多的旅店。经店主帮忙,我搭上了一辆大卡车去石棉。上车一聊才知道,车主姓张,是乐山人,曾经是原北京军区某工兵团战士,就是当年九江抗洪堵缺口的那个部队。他在部队学了驾驶,当兵三年后退伍,当时已是拥有两辆大型运输车、一座几层楼旅馆的大老板,年收入在百万以上。张师傅十分热情地与我谈起了军旅生活。去石棉的路上,张师傅说,经常走这里,现在治安比以前好多了,路也比以前好了,都是因为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政策好。

  一路上,我遇见的最美风景是,无论一个小学生,还是几个小学生,只要见到车辆都会主动停下来向车辆敬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老兵,我们也不自觉地还礼。经过彝海时,那个牌坊印入了我的脑海,但因为没有开放,交通也不便,只能留下了遗憾。
   DSCF6323练红宁2006年7月23日独行长江在云南四川金沙江溪洛渡电站大坝._副本.jpg.jpg


       2006年7月23日,练红宁独行长江在溪洛渡电站大坝。

0

主题

0

听众

0

积分

列兵

Rank: 1

注册时间
2014-2-22
精华
0
帖子
0
发表于 2018-3-6 23:18: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新长征人练红宁 于 2018-3-6 23:27 编辑

  再次长征过凉山:感受惊与险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摇篮,长城是中华民族的丰碑,长征是中华民族的史诗。2006年,完成重走长征路、单闯万里长征的我,继续利用转业安置期100多天间隙独行万里长江。走过“三长”,阅读的是中华精神中华文明,感受的是时代力量对人生的洗礼。

  1、彝家小伙机智闯金阳

  那年7月23日,我走过溪洛渡大桥,乘车来到雷波县,再转道金阳的路上遇到了断路。那段路,路基塌方,客车无法前行。于是,我和当地群众只有下车,依着山走过半边小道,换上对面一辆小面包车,继续向昭觉方向前行。开车的彝族小伙叫苏日曲,长得魁梧帅气。开始我还是有些后怕的,毕竟大山里人生地不熟,但是与小伙的聊天中得知,他是见过世面的人,曾经在北京打工多年,后来回家买了小面包车跑运输,这车在山里比较灵巧方便。聊天过后,我们相互熟悉起来。路上看到一些美景,他还停下来让我拍照。

  我本想在金阳岔路口下车,等第二天的客车。可真到了这个前不搭村、后不搭店、没有人烟的地方时,我才晓得我的计划有多失算。于是,我跟苏日曲商量,请他连夜开车带我去金阳县城。山里走夜路很不安全,万一遇到车匪路霸怎么办?再加上路上还笼罩着浓雾,苏日曲也挺担心,但他还是决定带我闯一闯。一路上,我们左冲右突,还算比较顺利,但就在进入县城的当口,担心的情况发生了。

  半夜时分,有个人不知是喝了酒还是什么原因,拦住了我们的车,要求送他到乡下某个地方去。苏日曲只好让他上车,并与他周旋,说我们有任务,劝他另行找车,还以我是外地来检查的,吓唬那个人。但无奈,不管怎么劝都没有用,这个人还是有点不清醒,最后好说歹说,他就是不下车。我示意苏日曲把车开到派出所门口后,我们两人下车跑进了派出所里,那人依然坐在车上将近半个小时才走掉。在民警的帮助下,我们把车子开进了县委招待所。我和苏日曲订了一个房间住了一夜。其实,那一夜我哪里睡得着,拿出笔记本电脑写了几个小时的文章。

  早上起来后,我和苏日曲成了历险后的患难兄弟,难舍难分。他一直把我送上了金阳到巧家的客车,等车开走后才开车返回。我一辈子都会记住这个勇敢机智的彝家小伙。

  2、金沙江边历险记忆

  那时候夏天在四川西部,遇到泥石流挡路和公路被冲断是家常便饭,在不少地方都出现过车辆与山上的滚石打游击的局面,让人心有余悸。而路上,遇上车坏,既要面对现实,又要灵活处置。

  那一次,在金阳去巧家的金沙江边,山间小路距离江面至少百米以上,望着金沙江就像小溪一般,看着对面的云南更是高山绝壁,让人如同坐井观天。

  当天,最后一班客车抛锚了,司机修了将近3小时,都无法修复。此地,处在前后不靠的高山狭谷之中,几乎看不到小车,只有零星的摩托车经过。司机说,只能等第二天的车来,把大家捎走了。在我的央求下,司机帮我拦下了一辆过路的摩托车,请开摩托车的小伙把我捎到前方20多公里的一个村寨。没想到这个小伙仅开了一个月摩托车,且他骨瘦如柴,只有70多斤,捎了160斤的我和四五十斤的大包,车就开得摇摇晃晃的,加上山路起伏,凸凹不平,乱石遍地,真让人心惊肉跳,真担心稍不留意就会开进金沙江。我只能紧紧抱住小伙,并寻求背包的平衡,大气不敢出,吓得汗水一滴一滴往下淌,途中还下了5次车。最后,总算到了有车的地方。

  这一路惊险的经历,让我读到了一种精神,一种拼搏奉献和不屈不挠的长征精神。
     
红军长征过会理纪念碑。练红宁摄影.jpg

      红军长征过会理纪念碑。
冕宁红军广场上的红军领袖雕像。练红宁摄影.jpg

  冕宁红军广场上的红军领袖雕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0

主题

0

听众

0

积分

列兵

Rank: 1

注册时间
2014-2-22
精华
0
帖子
0
发表于 2018-3-6 23:19:1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新长征人练红宁 于 2018-3-6 23:26 编辑

第三次长征过凉山:感慨大发展
  
  14年后,我又一次走进了凉山。今年春节,我利用春节长假,重访红军长征足迹,感受到了14年来,凉山大地的巨变和发展。这次的印象依然很深,城市和县城长大了,山更青、水更秀了,蓝天白云,气候宜人。彝家姑娘小伙,美丽帅气。

  1、遗址开发,场馆增多

  这一次到凉山,我发现,过去没有长征纪念馆的地方,现在都得到保护和开发。

  我瞻仰了会理会议遗址、纪念馆和红军长征过会理纪念碑,礼州会议旧址和红军井,冕宁彝海结盟纪念馆、红军长征纪念馆、红色冕宁纪念馆,并参观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和展示馆。3天时间马不停蹄,这些有看头、有文化、有历史的红色景点,让我感受到了革命时代的精神力量。

  大年初一的冕宁县城热闹非凡。红军广场成了节日的海洋,放风筝的、卖物件的、还有不少小吃,真正是幸福生活甜蜜蜜,孩子们蹦蹦跳跳欢快过年。到红军领袖群雕前拍照的人络绎不绝,也让我从中感受到“革命理想高于天”的情怀。

  广场南边有座红色冕宁纪念馆,把我吸引了过去。工作人员告诉我,这里还有红军长征纪念馆和彝海结盟纪念馆。一个小县城有三座红色主题展馆真是不简单,一个在毛主席当年居住过地方,一个在彝海结盟的地方。在长征路钟鼓楼边的红军长征纪念馆,是当年毛主席居住和会见彝族代表的地方,也是我14年前因关门没能看到的地方,现在终于如愿了。里面陈列的是彝汉情、军民情。
彝海结盟纪念碑和纪念馆墙。练红宁摄影.jpg
彝海结盟石。练红宁摄影.jpg


       位于彝海边上的结盟石和彝海结盟纪念碑、馆

  赶到彝海,参观了纪念馆和纪念石。我来到了彝海边,当年,正是小叶丹(果基约达)与刘伯承在这里结盟,为红军抢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北上抗日长征胜利争取了时间。

  科技强则国强,历史与现实都是一面镜子,当我来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看到高耸巨大的发射架和嫦娥工程展室里复杂的设备、模型和图画,非常感动。中国人民有志气,凉山人民大奉献。我们南京曾经有个叫艾平的小老头,性格爽朗,曾参与了西昌和酒泉两大基地的初建,后来每次重要发射都会邀请他观看,前些年突然“走”了。这位陕西米脂老兵,曾经参与过开国大典的无线通信保障,在两个基地艰苦创业了几十年,离休后才到南京休养。艾老头曾希望我有机会到他工作过的地方看看,这次,我也算了却了他的心愿。站在大山上,我感到自豪和欣慰。离开西昌到石棉的高速上,天路空架,洞里转圈,几个360度的山中下降隧桥,让人转晕的同时,也感到路通了,技术硬了,时代进步了。

图为2018年2月16日,练红宁补访长征路时参观运载火箭模型。练红宁摄影.jpg.jpg

2018年2月16日,练红宁重访长征路时参观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嫦娥工程展区。

     2、人们热情,好人相遇

  在攀枝花站下了火车,我就被一位大大咧咧的会理女子喊到了她的面包车上。她很是健谈,边开车边介绍会理的好,把人们逗得乐呵呵的。两个多小时后,就到了会理县城。因为准备赶行程去西昌,下车后,我先到红军长征纪念馆打听,得知六点才关门。虽然只有一个值班的保安人员,但这可是大年三十晚上,还能坚持开放就让我激动不已。如果换在别处,可能早就关门了。

  就在我瞻仰会理会议遗址时,遇到从西昌开车来参观的张先生和林女士两口子,他们是广东汕尾人,在西昌做生意,准备晚上到米易看完灯会回西昌,我们一拍即合,他们捎我到西昌。在我的建议下,他们一起到会理城参观了红军长征纪念馆和红军长征过会理纪念碑。半夜回到西昌后,他们说,春节房价较贵,也不好找,建议我就在他们家小孩子的床上住一夜。

  他们对我,就像自己的亲戚朋友一样热情好客,十分周到。大凉山人的热情从过去到现在,都让我感念在心,更从这对在凉山奋斗的年轻人身上得到体现。没有想到的是,大年初一,凉山地区的班车都正常开行,纪念场馆也常态开放,让人不用“暂停”,而是快马加鞭。
      
礼州田坝村红军井。练红宁摄影.jpg

  礼州镇田坝村的红军井。

       3、十分满意,仍有建议

  从卫星基地回来时间尚早,于是,我在礼州镇北三四公里的田坝村提前下了车,补上“礼州会议”这一课。首先被红军井吸引,高高的水塔上写着“红军井”三个红色毛体大字,当年红军为群众挖的井现在还能用。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江西瑞金沙洲坝留下“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佳话的那口红井,这还是毛主席亲手创建的“工兵红一连”挖的。人民子弟兵就是这样,走到哪里,就把为人民服务做到哪里,把好事做到群众中间,写下浓浓的鱼水深情。据说,田坝还是当年红军驻扎西昌部队最多、时间最长的地方。

  60岁的边仕栋不仅来开门,让我参观了礼州会议旧址所在的边家老祠堂,还热情地作了讲解,领着我七绕八绕找到了毛主席住过的边家四合院。现在的边家四合院依然是土墙茅屋。边老说,礼州会议有两大看点,一是首提“红军长征”,二是决定“泸沽分兵”,即调整主力长征方向,既迷惑敌人、又实现彝海结盟,红军的快速通过,粉碎了敌人的阴谋。

  小地方,大文化,我觉得,礼州会议在长征史上意义独特,离西昌较近,建议加快开发,把纪念馆建起来,让红色景点与美丽乡村融为一体,必然会带来人气流、文化流和经济流。

  去年9月底,我就倡议人们平时和节假日多到西部老区、老少边穷地区旅游休闲,感受红色文化魅力和民族风情,获得大自然的美感享受,还为老区扶贫贡献一份力量,凉山就是一个目标地。

  我将用笔抒写长征行的酸甜苦辣与文化追寻,让更多的人品读大凉山,洗礼人生,感受时代,正如我微信里诗云:彝海结盟留史篇,大凉山上兔飞天。今非昔比长征路,不忘初心永向前。
   
       作者简介:
  练红宁,江苏苏北人。原南京军区司令部军转干部,独访长江长城运河边关两条长征路“六长”成功第一人,两获徐霞客奖,出版《一位现役军人的长征》《不懈长征》等书籍。(原载《西昌都市报 新月副刊》2018年3月5日13、14版)
重走长征时拍的皎平渡金沙江.练红宁.jpg

          2004年6月19日的皎平渡大桥上拍到的金沙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