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子木
查看: 2646|回复: 0

《喋血塘桥》 电影故事4

[复制链接]

78

主题

0

听众

636

积分

三级士官

Rank: 5Rank: 5

注册时间
2018-6-2
精华
0
帖子
144
发表于 2018-6-21 14:11: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骑兵团 于 2018-7-2 00:06 编辑

连载四:暗夜惊雷
南京沦陷了!一位中尉军官站在县衙台阶下茫然四顾,身后是一辆等待撤离的卡车。他心不在焉的指使着卫兵把挂在门边那块“国民革命军顺德兵站”的牌子摘下来。
南京丢了?怎么可能!一位身着中山服的中年男子带着随从神色匆匆走出县衙门,看到警察也在摘取标有“顺德县县政府”牌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南京沦陷了!南京沦陷了!消息像长了翅膀传出去,街头巷尾人头时聚时散。天色渐暗,靠近南城门的茶馆门前几位老者怅然若失,窃窃私语几句便分开散去。只剩一位带着老花镜的老者在侧耳聆听什么,然后,自语道:管他呢,听戏去!

一阵阵急骤的京戏锣鼓声传来,黄昏时候县城中央街道塞满了一辆辆满载物资的卡车、马车和逃难的人群。
县府大门口换上了配有义勇军袖标工人着装的人把守。穿过大门挤过看热闹的各色人等,县府院落已布置成一个临时演出的场地,挂在空中的一条横幅显得格外醒目:上海义勇军战地服务团劳军演出

候场锣鼓声继续响着,白天杜聿明呆过的客厅已变成战地服务团的化妆室,身着各色戏装的团员们正在候场。
一位女子充耳不闻屋里的嘈杂坐在梳妆台前想着心事,一张已化完妆的俏脸照在镜子里。
见镜子里的人如此憔悴惆怅,身边伺候她的女子正要发话,忽闻房后“轰隆!”一声巨响,面前的镜子连同美人的影像猝然碎裂!室内一片混乱和惊叫声,女子急忙护住花旦。

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抢进屋来,见众人无恙松了口气,大声说道:大家都听着,刚接到命令日本人已经离这不远了戏没法演了,大家赶紧收拾好东西尽快离开这里!见众人纷纷响应开始行动,他过来询问红妆女子:诗雨呵,刚才没事吧?诗雨急忙回答:我没事团长,谢谢您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可是我们团的台柱子啊!又对身边女子交代,诗雯啊,好好照顾你姐姐,万一有个闪失我可没法跟你们家人交代呀。诗雯爽快答应:团长您放心,我可不是花拳绣腿看谁敢欺负我姐姐!一张俏脸自信满满(图九)。

夜幕降临,一条铁道与公路的交汇处许多火把在摇曳。一列火车缓缓停下,蜂拥而上的国军官兵挥舞着枪械和马刀,硬是把守备这趟货车的官兵不由分说全部缴械赶下车。看着成群的战马和士兵纷纷上车,车头里老司机对劫持者淡定笑道,哥们,有烟没?
一位被称作营副的军官人随手递过一支香烟,见司机把烟叼上连句话也没有,便用枪对准烟头说:兄弟,见过日本的王八盒子没有?用它给您点火可好!
司机一哆嗦,香烟掉在地上。

火光里,步兵营营长赵家襄站在车头前,当他看见远处有灯光和马达声接近,便急忙迎上前去。来的还是那天夜里抛锚的装甲汽车,胖子军官气喘吁吁的跑到赵家襄面前:报告长官,非常抱歉!战车队恐怕搭不上这趟顺风车了。
赵家襄火了:你说什么?老子给你们战车队帮忙,你们倒好把我们晾岸上了!
胖子急忙解释道:长官,您是不知道啊上面来了大官还给派来个外国人,我们实在脱不开身还请长官多多包涵!随即,也不管对方脸色回头朝战车那边吆喝:快快,把东西搬过来!
赵营长被身边的军官劝住:大哥,别急啊!人家不来自有他的难处,且看他拿什么东西来堵咱们的嘴。

见几箱外国烟酒被搬到近前,赵营长叉起腰来:吆喝,这份礼可不薄哇!
胖子军官一脸不舍:长官,这可是杜将军犒劳我们的,就连队长都没舍得动啊!
赵营长拍了拍胖子的肩膀,笑道:您这位长官够朋友,够义气!我这里代骑兵团的黄团长一并谢过了!
见赵营长向自个作揖,胖子急忙拦下:哎哟哟,赵长官您这是折我寿哪?这可使不得!我这张脸太小啦,
有人喊道:不小不小,您的脸都可以挂到天上当月饼啦!
哈哈哈哈!众人在一片欢笑声,胖子则是一脸尴尬。  

夜深了,一支日军骑兵部队抵达顺德县城,他们下马后小心翼翼的打开城门,交替掩护着前进。
看到前方发出的灯光信号带队日军官得意的笑了,挥手让部队点起火把向城里冲去。
日军官带着一帮人马来刚来到县府门前,就听“轰隆!”一声炸响,闯进院子的士兵踩上了地雷。八嘎!日军官勒住惊马,急令部队散开。
      
城外日军后续部队听到动静马上朝城里冲去,来到近前一看哪有敌军的影子?只有两具日军尸体被从县府内抬出来,怒火中烧的日军少佐挥起军刀叫嚣:把这里给我统统烧光!
话音刚落,就听“啪啪啪!”几声脆响,头顶夜空忽然绽开来几只照明弹,旋即,对面城头那边一阵弹雨就像火蛇鞭挞着街面,顷刻间,大街上日军已倒地一片,还没等他们反击照明弹已经熄灭了。

散乱的枪声里,南城城头上的暗影里骑兵团团长黄英埔,兴奋的说:参谋长,咱们当年东洋留学时想过今天这场面嘛!参谋长笑道:活该他们太轻敌了!以为占了北城门就行了,刚才我都捏着一把汗呢!
黄团长看着身边撤下去的一挺挺轻重机枪,不由感慨:这个卓立群是个人物呀!杜长官这边白天刚走,他后面就敢冒险跟日本人赌上一把。
参谋长说:他光有主意没有咱们也成不了事啊!
黄团长探头又向城下看了看,命令说:得,见好就收吧!那边赵营长还等着咱们那。      
城下响起了一片马蹄声。
啪啪啪!三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

树林外公路上,整装待发的战车队官兵们看见远处升起的信号弹,纷纷欢呼雀跃。
汤姆逊问卓立群:少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卓立群肃然答道:长官,这叫复仇!
汤姆逊愤怒了:你这叫违抗军令知道吗?!否则,我们早就出发了
教官先生!卓立群打断他的话:这帮鬼子已经毁掉我两台战车,今晚再不出这口恶气以后只怕没机会啦!
你!汤姆逊气急:少校,你真的让我很失望!下回,你最好不要擅自行事!
Ysesre,长官!
卓立群!我再次警告你,意气用事很危险懂吗!      
懂,我懂得!见学生只管点头称是,汤姆逊气的甩手离去:妈的,鬼才信你!

轰隆隆——!战车发动机的声音震撼大地,一盏盏大灯依次在黑夜里亮起,当钢铁履带咀嚼着路面开始前进,打头战车的观察窗探出一只毛茸茸白乎乎的小脑袋,悠然自得看着前方(图十)。
psb (6).jpg

图九、镜里红妆枉凝神,江南诗雨爱看谁?
psb (4).jpg

图十、那时江南白狐十分罕见,更是被乡野传说为“狐仙”之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