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点点集
查看: 13251|回复: 1

中国的四大名鸡为什么都诞生在铁路边?

[复制链接]

438

主题

27

听众

9042

积分

中尉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注册时间
2014-3-14
精华
1
帖子
3321
发表于 2018-6-29 23:34:37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的四大名鸡为什么都诞生在铁路边?
  ■范颖华

  中国的四大名鸡——沟帮子熏鸡、德州扒鸡、道口烧鸡、符离集烧鸡——无一例外都诞生在旧中国的铁路枢纽上。无疑,正是中国的铁路建设史,才催生了中国食物的名鸡史。

  中国四大名鸡的诞生无一例外都和中国的近代铁路有着深远的联系。换句话说,正是铁皮火车的年代,沟帮子熏鸡、德州扒鸡、道口烧鸡、符离集烧鸡才走上历史舞台,成为诗和远方的物质基础。
 
  四大名鸡都在铁路交通枢纽位置

  相比几大名酒、几大名茶争抢的打破头,东北沟帮子熏鸡、山东德州扒鸡、河南道口烧鸡、安徽符离集烧鸡无疑是中国最没争议的四大名鸡。四大名鸡均在约定俗成中诞生在近代。
 
  而它们的诞生均和近代中国的铁路建设有关。四大名鸡所在的位置均是铁路枢纽。换句话说,不是因为有了鸡才有了站,而是有了站才有了鸡。
 
  为什么说,先有了站,才有了鸡。请看位置。
 
   646.jpg


  沟帮子烧鸡所在的沟帮子镇,今天属于辽宁省锦州市北镇市。
 
  其实沟帮子镇要远远比北镇市出名。沟帮子十分地具有东北那嘎语言风味,就是沟边的意思。所谓沟,意指辽河下游入海湿地平原的岸边之义。
 
  沟帮子真正的建设和出名,源于东北两条重要铁路的交汇。沈海铁路线(沈阳至山海关)和沟海线(沟帮子至海城)。沟海线所连接的海城,正好是当年日俄争抢的长春至大连、旅顺口的南满铁路连接沈海铁路的一个枢纽(中东路南线)。
 
  一条是东北通往关内的铁路干线,一条是东北腹地通往战略要地大连旅顺军港的战略铁路,沟帮子正好,通过牛庄(辽河在渤海辽东湾内的内河航运河港)、海城,将两条重要铁路线连接。
 
  同时,由于近代阜新煤矿的发现和开采,沟帮子正好处于上述铁路枢纽离阜新煤矿外运的最近和最中心位置。中国共产党在东北的第一个党支部就是建在沟帮子镇的当年的中学内。
 
  阜新煤矿在近现代甚至是东北工业发展的源泉和基础,北票这个地名便是源于阜新等辽西煤矿的开采。而阜新煤矿的外运,便是通过沟帮子枢纽的中转。
 
  同样,山东德州位于津浦线(今天京沪铁路)和明清京杭大运河的交叉点上,上游可达冀鲁豫的卫河-京杭大运河水运和南北铁路运输的交汇。
 
  安徽宿州符离集位置几乎和德州一样,津浦线(今天京沪铁路)和唐宋大运河(汴河)的交叉点上。在没有铁路之前,符离集由于处在连接东西开封汴河至淮河的交汇点上,已经很出名,是秦汉名县符离县。
 
  河南豫北滑县道口的位置,更是顾名思义。铁道口。由于近代太行山东南峦焦作煤矿的开采,外国列强为了煤矿外运,修建了一条东西运煤专线,道清铁路。即东起滑县道口镇,西至至今天博爱清化镇。为什么修在道口镇,正是为了通过滑县境内的卫河运河水系,将煤炭外运至河北、山东等华北平原地区。
 
  而平汉铁路又正好和道清铁路在道口十字相交。道口至此出名。

438

主题

27

听众

9042

积分

中尉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注册时间
2014-3-14
精华
1
帖子
3321
发表于 2018-6-29 23:35:3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当年扛过81杠 于 2018-6-29 23:36 编辑

  先有站,还是先有鸡?
 
  沟帮子处在阜新煤矿和两条铁路(今天的京沈铁路和沈大——沈阳至大连——铁路支线)的三叉口位置。有了沟帮子熏鸡。

  德州位于南北津浦线和东西走向京杭大运河的十字交叉位置。产生了德州扒鸡。
 
  符离集处在东西走向汴运河(开封至宿州符离集)和南北津浦线的交叉位置,几乎和德州的位置平行。产生了符离集烧鸡。
 
  道口镇位于焦作煤矿外运的东西走向道清铁路、卫河运河(通往京杭大运河)和南北走向京广铁路的十字交叉位置。产生了道口烧鸡。
 
  其他地方或许也有更好吃的烧鸡,但却没有这四个地方的鸡更有名。更不要说成为四大名鸡了。
 
  更巧合的是,四大名鸡并不是自古就有名,而均是产生于中国刚刚开始发展铁路和煤矿等工业开发的清末的近代。

  四大名鸡并非浪得虚名,但知名度的产生自有规律。

  为什么铁路枢纽的烧鸡更容易成为名鸡
 
  通过以上分析四大名鸡所处的位置和出名的年代,我们可以看出,近代工业的煤矿外运枢纽、近代铁路的建立,以及上述重要铁路枢纽位置,是几个名鸡产生离不开的关键词。
 
  那么,为什么爱吃鸡会吃鸡的中国地方那么多,偏偏上述铁路枢纽的烧鸡更容易成为名鸡,更声名远扬呢?
 
  首先,烧鸡的最早快餐型特征满足了绿皮火车时代的列车食物需要。相比羊肉串的浓烈气味,火锅的不便携带,大饼油条麻团等面食类食物的乏味和不可口,我们会发现,烧鸡的做工和出现简直是绿皮火车时代的绝配。
 
  没有汤汤水水,没有刺鼻性气味,又不存在宗教信仰问题和任何太多的禁忌,可以不用加热,热凉均不影响食用。而且,鸡肉的肉质和肌体构架十分便于铁路乘客对食物进行轻而易举的进行无工具分解。烧鸡的蒸煮风干的做工工艺又使得食物可以保持一定时间而不会变质。等等。

  在没有方便面和火腿肠、周黑鸭等真空包装食品出现之前,有上述优点的肉类火车食品里,我们还能想到其他比烧鸡更好更标配的食品了么?
 
  如果你是1970年之前出生的群体,你一定能回忆起并不遥远的慢悠悠的绿皮火车时代,通过可以上推打开车窗去站台小推车买一只烧鸡,然后在众人看着咽口水的大快朵颐中的美妙年代。
 
  无论是沟帮子熏鸡,还是德州扒鸡,道口和符离集烧鸡,无论他们说的天花乱坠,其实从口感上,几乎没有太大区别。当然,相比过咸,过硬,好的烧鸡在肉质口感上还是有差别。但是,即便如此,今天,在肉质上,上述产品熏和扒的特征已经不是很明显。

  其实在中国任何一个好的烧鸡店,都能吃到类似的产品。但是,由于处在上述铁路枢纽的时代,上述地方的烧鸡,往往能够满足在相比密闭特定环境(铁路上不能容易上下的车厢)里,特定的时间段里,有着强烈饥饿感的乘客的胃和大脑记忆。
 
  于是,在沟帮子车站吃到的烧鸡,往往会觉得比自己回到家里后所在的邻居副食店的买到的烧鸡要感觉美味。
 
  没有CCTV新闻联播之后黄金时间段广告和机场大屏幕的商品宣传的年代,在过去的铁路枢纽年代,铁路和乘客间的口耳相传和耳濡目染往往更能通过商品体验(站台买只烧鸡啃了吃)打动人。并随着铁路四处传播。
 
  真空鸭货食品和速食方便碗面出现之前,能和烧鸡竞争的,在绿皮火车上只有成袋的买来的,或自己离家前姑妈姨妈亲妈硬塞到包里的几十个上车前已经挤碎的煮鸡蛋。
 
  问题是,物美价廉的鸡蛋多吃不仅味道单一,难以下咽,必须通过大量饮水送服,而且带有强烈氨气气温的屁味更难闻。
 
  想着老子终于要去远方出人头地的美好,再吃上一只在当时绿皮车厢里价格最高最奢华最能体现身份认同的高级食品烧鸡,这些常人所具有的一坐上绿皮火车就要有的念头,也使得火车上必须要吃烧鸡,火车站一定会卖烧鸡,越是铁路枢纽越是买烧鸡的人多,人多站忙的名站烧鸡更因为饥饿营销更出名。
 
  或许别的地方的车站,做的烧鸡买的烧鸡也不错。但是,喜欢选择四大系列的中国人给铁路枢纽烧鸡的名额就这么多。所有,只能挑选更有名的。东北的铁路枢纽中还有比沟帮子更有名的么?显然没有了。所以,不是沟帮子的烧鸡一定最好吃,而是沟帮子车站,一定要选择吃烧鸡。
 
  另外,道口和沟帮子车站,还肩负着煤炭外运的重任。德州、符离集的水运码头上,也同样存在着水运码头繁忙的产业工人。在当时,这些煤炭、码头等行业的先进的产业工人有着相比更优渥和固定的工资收入,自然也更有能力消费饥饿时的战斗机——烧鸡。消费层级的升级,自然也助推催生了最顶级的四大名鸡的消费群体的金字塔尖。
 
  越是在早期的铁路运输时代,能坐的起火车的乘客就好比今天飞机的头等舱。头等舱的乘客自然用的多的是苹果手机,而中国更早期的火车乘客也往往会选择消费最高级的餐饮食品烧鸡。
 
  不吃烧鸡,老子为什么要坐火车。或者,老子火车都坐了,吃个烧鸡算什么?
 
  有着铁路干线作为品牌传播的渠道,有着中坚消费阶层的消费加持和身份认同,一个个依靠铁路枢纽诞生的名鸡们诞生了。
 
  今天,随着真空食品和高铁的提速,绿皮火车的退出历史舞台。我们可以大胆预测,一个地方的烧鸡做到再好吃,也绝对不可能再有望成为中国五大名鸡了。
 
  有兴趣的朋友,不妨试一试,就是把沟帮子熏鸡,德州扒鸡、道口符离集烧鸡四大名鸡每样买一只,闭着眼睛一起吃,看看能不能吃出味道的差别来。你如果能分辨出来,算你狠!我再送你四只!
 
  在看世界杯时,让我们画鸡充饥,用干杯来缅怀那些终将逝去的列车烧鸡时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