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110|回复: 0

以史为鉴,那么难吗

[复制链接]

12

主题

0

听众

130

积分

一级士官

Rank: 3Rank: 3Rank: 3

注册时间
2016-6-4
精华
0
帖子
12
发表于 2018-8-11 08:35:28 |显示全部楼层
以史为鉴,就那么难吗
以史为鉴,真就那么难吗,确实难,很难,尤其是面对所谓影响国格的涉外史,更显突出:曾经给以中国人民为代表的亚洲人民带来空前灾难的日本,就是这样的典型实践国。正如今年两会期间一专家撰文所指出:历史问题和领土问题,历来是检验日本是否真正认识过去和认真反省历史的试金石,同时也自然成为中日关系基石和晴雨表。
反观二战结束以来70余年历史,凡是中日关系改善、向好以至可见未来的时期,一定是日方直面、正视历史,深刻反省过往的阶段: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所以能够实现,田中角荣的“勇敢”当然不可替代,但这里必须强调指出的是;这位当时新任日本首相,在上任仅仅两个多月时间即果断做出如此影响中日两国关系的划时代创举,绝不可能是随想随行的无妄之举,更不可能是异想天开的短视行为,相反只有经过深思熟虑,精心而全面的准备,方可成行。这该就是所谓的“谋”吧,而其中作为基础和铺垫的正是对历史的认知。只有正确历史观的确立,才可能实现对现实的准确判断,尤其是在对意欲交往国误判的减少方面更显突出,从而做出具有前瞻性的选择。
历史当然选择了田中角荣,但一定首先是田中选择了历史。如果没有对那段历史实事求是的认知,就一定不会有“造成麻烦”到“造成伤害”的实质转变(准确地说,不是转变,而是本就如此),如果没有对饱受战争侵害中国人民感受的切实理解,就一定不会有对中国传统的态度如此迅捷的转变和如此坦然尊重的展示,如果没有对历史全面反思的认真实践,就一定不会有对战争“深刻反省”的表述,从而就不会有对中方提出的以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为基础的“三原则”的认可与遵从。
由此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正是当时日本主流层面主流人物对那段主流历史(抗日战争不仅中国史,就是在日本史也是有相当分量的)的直面、正视,正确认知,成就了1972年永载中日史册的辉煌。毫无疑问,如果没有历史观的正确、正常——必须指出,对日本来说,这里正确直接就是正常,中日邦交正常化一定是不可想象的。而六年后,197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署,同样是日方正确史观有效铺垫的结果。至于说到1995年针对二战结束50周年的“村山谈话”,更直接就是正确认识深刻反省历史的成功实践,难怪作为前首相,已入耄耋之年,还要规劝现任首相正确看待那段历史。
谈到“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今年恰逢条约签署40周年。应当看到,值此中日关系持续低迷之时,去年以来,日本方面确有改善意愿,其中最为明显和突出的就是今年邀请中国总理李克强对日本的访问。此访不仅受到了空前规格的接待,更是8年以来中国政府首脑首次访日。尤其应当高兴看到,经双方共同努力,达成了以抓住“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契机为代表的诸多重要共识。但这里必须明确指出的是,意愿是一方面,行动可能甚至一定是另一方面,同样,共识达成是一方面,落实可能甚至一定是另一方面。因为共识的达成到落实,也许只有一步之遥,但就是这一步之遥,很可能成为永远的追求。因为,不用说二战结束之后,就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以来,中日关系一直就在波折反复中艰难前行,怕是不争的事实吧。所以如此,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日方对待历史的态度,不能不说是基本和带根本性的方面。中断8年之久的中日高层访问,始作俑者当然不在安倍,但正是他的坚定继承和空前发挥,给本就脆弱的中日关系更增添了不确定性,更难见未来。
其实,村山富市所以如此规劝安倍晋三正确对待历史,并非表明他多么高瞻远瞩,因为在这里,不需要高远;也不说明他对中国人民多么有感情,因为在这里,一定要牵涉感情的话,日本——整个大和民族,最普遍最通常,足矣;更不证明他在这对待这一特殊历史的认知上,多么超凡脱俗,因为在这里,对日本来讲,正常直接就是正确。
所以如此,至少有两点是明显和明确的:一是,规劝者太正常不过了。也许一定有质疑者:难道只有规劝者一人正常吗,绝不是。所以独占鳌头,只是规劝者经历及其影响力使然,只此而已。二是被规劝者太过不正常了。这绝非刻意抬举被规劝者,而只是对其已经彰显于整个人类的言行直白记述罢。别的不说,单就村山卸任后共有九位首相先后任职,却偏偏只选择安倍一人,就足见后者出类拔萃之程度。
到底有多不正常,试举三例:
一是参拜靖国神社。参拜靖国神社,从来就不是什么新闻,更非安倍起始,甚至也没有什么名气,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状态:二战甲级战犯合祭后首次参拜的,不是安倍,生不逢时;新世纪之后参拜次数最多的亦另有其人,榜上无名;就是“勇”字当头刻意选在春秋大祭及战败日这样一些敏感时间节点施行参拜者,尽管人数不匪,却似乎也与之无缘,不管无勇还是过谋,毕竟难觅安倍踪迹。
既然如此不沾边,何来太过之嫌。事实胜于雄辩:2012年二度上台之前,这位年轻的日本政坛老将便迫不及待的将肺腑之言和盘托出,公开表示,对上一以任期内没能参拜靖国神社感到“痛恨至极”。此言不仅表明他对作为军国象征的二战甲级战犯顶礼膜拜之程度,更暗示他将不遗余力挑衅东京审判结果,挑战二战以来国际秩序。
尽管时至今日,连续在位近6年时间,只参拜过一次,而且始终没能在例行大祭日施行。但这里必须清醒的是,所以如此瞻前顾后,绝非如安倍自己所言是为受害国考虑,因为如果真是为受害国考虑,那就只有一种选择:拒绝参拜,永离参拜。事实上,何时参拜,是否选择例行祭日,不是关键,只要参拜了,无论初衷还是结果,就没有什么实质却别,如果一定要找出区别的话,无非表明前者更疯狂罢。
不错,6年只参拜一次,这是事实,而就在这6年时间里,每年都要在例行大祭这个正式场合供奉重礼给“真神”,或更尽人皆知。还有就是,如果说避开例行大祭是刻意所为,那么选择在执政一周年这样更特殊的日子进行参拜,就一定是巧合吗,不是的话,这样提升至政府或国家意志的举动,意味着什么,彰显了什么,是否较之刻意避开者更具说服力、震撼力。
尤其不可回避、不可忘却的是,安倍在上届卸任后至二度执政前这段时间,整整5年,每年都要参拜,而且特意选在日本战败日这个最敏感的时间节点前往,这又在召示着什么。难怪刚刚当选就迫不及待地倾吐箴言,看来,“痛恨至极”决不是一时激动的口无遮拦,而一定是充分准备、深厚积淀的结果。
至于说到非公职身份参拜,包括卸任后、在位却只以个人名义,等等,只提一点足矣,那就是,卸任后的安倍就不是安倍了吗,此时的安倍就可以或应当不用对其言行负全责吗,只以私人身份参拜,参拜当时的中曾根康弘就不是首相了吗,更进一步,在这里,私人身份与首相名义,对中增根来讲有区别吗,能够区别吗。
第二是安倍谈话。2015年8月15日,针对二战70周年的政府表态——安倍谈话,如期公诸于世。只是,与正常人们正常思维大相径庭的是,此谈话不仅没有顺延继承“村山谈话”20年以来日本历届政府承认侵略、表示道歉的基本立场和态度,更是找寻不到真诚悔罪、深刻反省的只言片语,甚至起码的直面正视的文字都难觅踪迹。
所以这样结果,首先绝不是期望越高失望越大所能轻描淡写。珍爱渴望和平,应当是当今世界普遍共识,更是人类基本意愿。如果和平成为奢望,一定是战争阴云密布的实现,至少是这种警示。长期以来,中东和海湾地区,以及叙利亚地区,就是这样的真实呈现。如果渴望和平都成为高期望值,无非表明受期望者实现的可能性太低,甚至根本就是不可能。自二度执政以来,一直高调擎举和平旗帜,但就连对战争的历史,都不敢直面,发动战争的侵略史,都不敢正视,不知何来和平,何来和平的维系与发展。因为,只有对战争的全面反思,对侵略的深刻反省,才是真正实现和平,和平真正实现的基本保障,进而只有对受侵略民族、受害国人民,真诚道歉,真正悔罪,才是不重蹈战争覆辙的根本保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