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有点思想
查看: 12123|回复: 5

司马光的历史作用

[复制链接]

1146

主题

4

听众

9952

积分

中尉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注册时间
2007-10-23
精华
0
帖子
5535
发表于 2018-10-9 11:17:39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光的历史作用:司马光时代封建民主已经发展到顶峰,过去封建民主尊奉孔孟比起仅靠严刑峻法要进步。在统一的朝代中,秦朝重荀子学说有爱民,比孔孟重民的仁义弱,后世尊崇民贵君轻的朝代都比秦朝长久。到宋朝司马光时对百姓不仅仅是重民,而且是重贫民,允许百姓按自己意愿选择役法,这已经是封建民主到达的顶峰,在现代评价都是民主进步的政策,所以司马光和孔孟被后世并列评价是儒家三圣,即使资产阶级民主也未必允许百姓选择支配法律。司马光的爱国主义思想对后世影响也很大,司马光在举朝对西夏侵入领土都沉默的时候,在边界组织谋求收复领土,修堡寨屯田,主张反对在异族侵扰时妥协,在民族和睦时破坏民族团结轻启战端,司马光民族思想是进步爱国的,有利于国家进步强盛。司马光在后来外交谈判中,仍能秉持爱国立场,坚决维护宋朝主权,不仅把西夏绥州合法划入宋朝领土,而且对同意归还的西夏堡寨都没立即归还,直到他去世两年多后,才用来交换战俘,这次外交胜利是后世评价元祐之治是宋朝强盛顶峰的原因,司马光是百姓尊敬,辽夏敬畏尊重的杰出战略家和政治家,挽救了宋朝危难。司马光和王安石都是变法图强的倡导者,最初也没有原则分歧,司马光在财政上重视开源节流,提出首先要民富,百姓有余的财物国家征收发展国力,同时主张节约反对腐化浪费,崇尚节俭,这是正确合理的,百姓富裕安居乐业的基础上才能为国家提供税收和服务,后来王安石变法被小人利用成为盘剥百姓的乱政,造成百姓饥寒交迫、流离失所,甚至民不聊生都造反起义了,成了迫害人民的灾难,自然遭到朝野反对。这种状态连王安石都向司马光承认错误,早就背离了王安石的本意了,司马光和群贤反对就不是保守,而是救民救国了。司马光和元祐群贤所以能受到人民尊敬就是因为爱护百姓,司马光进步的政策和出众的人格魅力是古今罕见:韩琦称赞他大忠大义,横绝古今;张轼和吕公著称赞他是圣人;王称评价他人格魅力是自古未有;吕中评价他一身存亡,二百年治乱之所系。司马光那样德行、人品、才学各方面兼备的人是古今少有,他遭到诋毁就像李纲评价的是导致靖康耻的重要原因,就是失民心害民的人才丑化司马光,许谦总结宋朝评价在司马光去世后,中国之治就没法复兴了,因为司马光是人心所向。

18

主题

21

听众

3616

积分

学员

Rank: 9Rank: 9Rank: 9

注册时间
2014-2-17
精华
1
帖子
648
发表于 2018-10-11 18:25:00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光的历史作用:司马光时代封建民主已经发展到顶峰,过去封建民主尊奉孔孟比起仅靠严刑峻法要进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146

主题

4

听众

9952

积分

中尉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注册时间
2007-10-23
精华
0
帖子
5535
发表于 2018-10-12 03:52:15 |显示全部楼层
德治是基础,历朝历代包括现政权都不是靠严刑峻法统一开疆建立起来的,都是从爱民到重民,从荀子到孔孟发展的,到宋朝司马光是为民,这是封建社会民主的顶峰。现代在为民的基础上是为人民服务,诚心做人民公仆是最民主进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146

主题

4

听众

9952

积分

中尉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注册时间
2007-10-23
精华
0
帖子
5535
发表于 2018-10-13 01:58:58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光爱护百姓受人民爱戴,司马光挽救国家让辽夏敬畏,司马光民主进步政策对中国各民族和古今中外的影响,司马光清廉俭朴的德行是现代最应该学习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146

主题

4

听众

9952

积分

中尉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注册时间
2007-10-23
精华
0
帖子
5535
发表于 2018-12-3 02:00:16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光是满门忠烈,司马光南渡的后裔有司马伋,是出使金国比武射箭获胜为国争光的外交家,司马旦的后裔司马朴是忠臣,儿子司马倬被赵鼎护送南下,在南宋也是贤臣,驻守过襄阳,和辛弃疾友好。司马朴是宋朝著名忠臣,要求立赵氏的他和张叔夜、孙傅,两人在北迁过程就去世了,仅有司马朴在艰苦的囚徒生活中照顾二帝,后来宋帝在幽禁中去世,同僚都表示应先请示金人再举哀,但司马朴坚决认为宋臣应自行举哀,表示若是金人不同意怎么办?所以宋臣都自行举哀悼念宋帝,体现了司马朴的气节。司马朴的忠义还体现在,金人都尊敬他的才能和气节想让他当宰相,就像当年拒绝金人立他当皇帝那样,仍然遭到他拒绝,司马朴没有投降金人,在北方去世后被宋朝追封谥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146

主题

4

听众

9952

积分

中尉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注册时间
2007-10-23
精华
0
帖子
5535
发表于 2018-12-29 02:30:23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光爱民的进步政策:
哲宗立,宣仁后垂帘同听政,门下侍郎司马光言:  “按因差役破产者,惟乡户衙前。盖山野愚戆之人,不能干事,或因水火损败官物,或为上下侵欺乞取,是致欠拆,备偿不足,有破产者。至于长名衙前,在公精熟,每经重难,别得优轻场务酬奖,往往致富,何破产之有?又曰曏者役人皆上等户为之,其下等、单丁、女户及品官、僧道,本来无役,今使之一概输钱,则是赋敛愈重。自行免役法以来,富室差得自宽,贫者困穷日甚,监司、守令之不仁者,于雇役人之外多取羡余,或一县至数万贯,以冀恩赏。又青苗、免役,赋敛多责见钱。钱非私家所铸,要须贸易,丰岁追限,尚失半价,若值凶年,无谷可粜,卖田不售,遂致杀牛卖肉,伐桑鬻薪,来年生计,不暇复顾,此农民所以重困也。  臣愚以为宜悉罢免役钱,诸色役人,并如旧制定差,见雇役人皆罢遣之。衙前先募人投充长名,召募不足,然后差乡村人户,每经历重难差遣,依旧以优轻场务充酬奖。所有见在役钱,拨充州县常平本钱,以户口为率,存三年之蓄,有余则归转运司。凡免役之法,纵富强应役之人,征贫弱不役之户,利于富不利于贫。及今耳目相接,犹可复旧名,若更年深,富者安之,民不可复差役矣。”

司马光复奏:  “今免役之法,其害有五:(1)上户旧充役,固有陪备,而得番休,今出钱比旧费特多,年年无休息。(2)下户元不充役,今例使出钱。(3)旧日所差皆土著良民,今皆浮浪之人应募,无顾藉,受赇,侵陷官物。(4)又农民出钱难于出力,若遇凶年,则卖庄田、牛具、桑柘,以钱纳官。(5)提举常平仓司惟务多敛役钱,广积宽剩。此五害也。  今莫若直降敕命,尽罢天下免役钱,其诸色役人,并依熙宁元年以前旧法人数,委本县令佐揭簿定差。其人不愿身自供役,许择可任者雇代,有逋逃失陷,雇者任之。惟衙前一役,最号重难,固有因而破产者,为此始作助役法。自后色色优假,禁止陪备,别募命官将校部押远纲,遂不闻更有破产之人;若今衙前仍行差法,陪备既少,当不至破家。若犹矜其力难独任,即乞如旧法,于官户、寺观、单丁、女户有屋产月收僦直可及十五千、庄田中熟所收及百石以上者,并随贫富以差出助役钱,自余物产,约此为准。每州桩收,候有重难役使,即以支给。  尚虑役人利害,四方不能齐同。乞许监司、守令审其可否,可则亟行,如未究尽,县许五日具措画上之州,州一月上转运司,转运司季以闻。朝廷委执政审定,随一路一州各为之敕,务要曲尽。然免役行之近二十年,富户习于优利,一旦变更,不能不怀异同。又差役复行,州县不能不有小扰,提举官专以多敛役钱为功,必竞言免役钱不可罢。当此之际,愿弗以人言轻坏良法。”

司马光奏除保甲:知陈州司马光上疏乞罢保甲,曰:兵出民间,虽云古法,然古者八百家才出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闲民甚多,三时务农,一时讲武,不妨稼穑。自两司马以上,皆选贤士大夫为之,无侵渔之患,故卒乘辑睦,动则有功。今籍乡村之民,二丁取一以为保甲,授以弓弩,教之战阵,是农民半为兵也。三四年来,又令河北、河东、陕西置都教场,无问四时,每五日一教。特置使者比监司,专切提举,州县不得关预。每一丁教阅,一丁供送,虽云五日,而保正,长以泥堋除草为名,聚之教场,得赂则纵,否则留之,是三路耕耘收获稼穑之业几尽废也。  
    自唐开元以来,民兵法坏,戍守战攻,尽募长征兵士,民间何尝习兵?国家承平百有余年,戴白之老不识兵革,一旦畎亩之人皆戎服执兵,奔驱满野,耆旧叹息,以为不祥。事既草创,调发无法,比户骚扰,不遗一家。又巡检、指使按行乡村,往来如织;保正、保长,依倚弄权,坐索供给,多责赂遗,小不副意,妄加鞭挞,蚕食行伍,不知纪极。中下之民,罄家所有,侵肌削骨,无以供亿,愁苦困弊,靡所投诉,流移四方,襁属盈路。又朝廷时遣使者,遍行按阅,所至犒设赏赉,糜费金帛,以巨万计。此皆鞭挞平民铢两丈尺而敛之,一旦用之如粪土。而乡村之民,但苦劳役,不感恩泽。农民之劳既如披,国家之费又如此,终何所用哉?若使之捕盗贼,卫乡里,则何必如此之多?使之戍边境,事征伐,则彼远方之民,以骑射为业,以攻战为俗,自幼及长,更无他务。中国之民,大半服田力穑,虽复授以兵械,教之击刺,在教场之中坐作进退,有似严整,必若使之与敌人相遇,填然鼓之,鸣镝始交,其奔北溃败可以前料,决无疑也,岂不误国事乎?又悉罢三路巡检下兵士及诸县弓手,皆易以保甲。主簿兼县尉,但主草市以里;其乡村盗贼,悉委巡检,而巡检兼掌巡按保甲教阅,朝夕奔走,犹恐不办,何暇逐捕盗贼哉?又保甲中往往有自为盗者,亦有乘保马行劫者。然则设保甲、保马本以除盗,乃更资盗也。   自教阅保甲以来,河东、陕西、京西盗贼已多,至敢白昼公行,入县镇,杀官吏。官军追讨,经历岁月,终不能制。况三路未至大饥,而盗贼猖炽已如此,万一遇数千里之蝗旱,而失业饥寒、武艺成就之人,所在蜂起以应之,其为国家之患,可胜言哉!此非小事,不可以忽。夫夺其衣食,使无以为生,是驱民为盗也;使比屋习战,劝以官赏,是教民为盗也;又撤去捕盗之人,是纵民为盗也。谋国如此,果为利乎?害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