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白纸飞
查看: 41990|回复: 456

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复制链接]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2-22 13:45:24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周年献礼作品
一笑著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

谨以此书献给:
为保卫祖国和国防建设献出青春和生命的共和国历代军人们!

本书核心提示:
战争是交战双方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的总决赛,士气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

(本书使用的军事素材全部取材于公开材料,其余均为著者虚构内容,不存在保密问题。)

内容提要:

  在五十多年前的东山岛解放战争中,解放军战士卞天祥和渔家姑娘林春秀在战斗中相识,并产生了爱情,但由于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卞天祥入朝参战,他们从此天各一方。几十年后,他们的后人又成为了共和国的新一代军人,在新军事革命的今天,他们依然用青春和生命谱写着一曲曲壮丽的篇章。

  本书从解放战争恢弘的画卷切入,紧接着将镜头拉到推行新军事革命的今天,并以一场信息化海岛登陆战军事演习为主线,将抗美援朝战争的豪迈与悲壮、以及对越自卫还击战的惨烈与无畏交织在一起,通过对激烈战斗场面生动细腻的描写,以及对故事情节紧凑并曲折跌宕的安排,围绕着“士气”和“信息”这两个主体展开,塑造了一个个有血有肉的军人形象,讴歌了不同年代我人民子弟兵的无私奉献精神,同时对我军推行新军事革命的一些问题进行尝试性思考。

  共和国一代代军人,就像一棵棵燃烧的火树,奉献着火红的青春和生命……

  全书约50余万字,共分六部:

一、烈火渔歌
二、风云突变
三、陷入重围
四、惨烈突围
五、绝境求生
六、最终激战

(声明:本人得到著者一笑授权在《强军论坛》连载《火树》一书。本书版权归著者一笑所有,请勿转载引用。版权事宜请联系本人:zhangtaotao@hotmail.com)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2-23 09:56:49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主题歌:《心愿》
这是在抗美援朝前线,女卫生员童欣在战斗间隙唱的一首歌,曲谱见附图,歌词如下:

  我有一个和平心愿,
  父老乡亲远离战火硝烟;
  孤儿寡母不再有,
  祥和吉庆满人间。

  我有一个快乐心愿,
  人人安居乐业无挂牵;
  儿童无忧上学去,
  老人无虑享天年。

  我有一个美丽心愿,
  祖国大地秀美如画卷;
  处处青山绕碧水,
  空气清新蔚蓝的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2-25 12:55:08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第一部《烈火渔歌》中的插曲(第一部女主人公林春秀唱的渔歌):

《芦苇飘香》(曲谱见插图)
芦苇摇头绿飘扬,海风吹过满天香;心中快乐说不尽,小妹开口把歌唱。
采担芦笋进城去,不卖钱来不换粮;只送亲人解放军,军民情谊似水长。

同样的曲子还可唱下面几首歌:

《月团圆》
天上月亮笑嘻嘻,人间生活甜蜜蜜;如今渔民当了家,感谢救星毛主席!
天上有个月亮亮,人间歌唱声朗朗;如今渔民得解放,感谢恩人共产党!
天上有个月团团,人间欢笑脸圆圆;如今渔民得翻身,感谢亲人解放军,感谢亲人解放军!

《阿哥是个解放军》
圆圆月亮当头照,海里鱼龙到处游;他们为何不睡觉?要听小妹我唱歌谣。
一曲渔歌唱出口,小妹心事谁知道?阿哥是个解放军呀,小妹我怎能不欢笑?
天上海鸥你莫叫,不是我成心要打搅;只因阿哥在身边呀,小妹我怎能不心跳?

《拾贝壳》
小小贝壳露出来,小妹拾进篮子来;篮子有阿哥护着哟,涨潮落潮都安稳。
阿哥是个好心人,好心阿哥叫人疼;妹愿随哥到天边哟,风里浪里都不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2-26 04:15:20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主要人物表(汉语拼音顺,☆为主角人物)

解放战争:

卞天祥☆―――侦察连一班战士,东山守岛部队水兵一连九班班长
谷文昌――――中共东山县第一区工委书记、东山县工委书记
黄飞龙――――东山守岛部队公安80团一连副连长
李晓德――――侦察连战士、神枪手,东山守岛部队水兵一连九班副班长、班长
李新阳――――六连七班战士,东山守岛部队水兵一连九班战士
梁福来――――侦察连一班长
梁小山――――东山守岛部队水兵一连九班战士
林春秀(女)☆―东山县南鳌村渔家姑娘
刘 虎――――东山守岛部队水兵一连机枪手
马德贵――――六连长
潘安东――――六连战士,东山守岛部队水兵一连九班战士
宋双成――――东山守岛部队公安80团二连长
孙传喜――――东山守岛部队公安80团一连三排长
王长德――――东山守岛部队水兵一连长
王崇峻――――六连七班长
王奇开――――侦察连九班战士,东山守岛部队水兵一连九班战士
王十六――――东山县南鳌村农会主任、民兵排长
王世达――――东山县地下党小组长
武鸣礼――――东山守岛部队公安80团一连长
邢 浩――――东山守岛部队公安80团迫击炮连连长
杨明全――――侦察连指导员,东山守岛部队水兵一连指导员
杨学倍――――东山守岛部队公安80团一连三排战士
游梅耀――――东山守岛部队公安80团团长
张宝康――――侦察连长
张凤梅(女)――诏安县妇女主任,东山县副女主任
张学栋――――244团二连五班长
周志坚――――31军军长

洪伟达――――国民党军58师师长(陆军少将)
胡 琏――――国民党军金门防卫司令(二级陆军上将)


抗美援朝:

卞天祥☆―――九连三排副排长、代理排长,九连代理指导员
胡参谋长―――团参谋长
姬翻译――――朝鲜人民军中文翻译
郎栋才――――师部参谋
老 张――――师部炊事班长
李延楷――――九连九班战士
梁德钦――――团部参谋
林跃辉――――九连九班战士
林政委――――团政委
刘士德――――九连七班长
陆建民――――炮排排长
吕中和――――九连八班战士
罗有元――――九连九班长
庞团长――――团长
朴正义――――朝鲜人民军团长
童 欣(女)――卫生员
王宝刚――――九连三排长,九连代理连长
吴政委――――师政委
小 陈――――九连八班战士
小 史――――师长警卫员
小 肖――――九连二班战士
小 赵――――九连六班战士
谢参谋长―――师参谋长
严福根――――炮排驭手
阎宏辉――――九连指导员
尤盛利――――三营教导员
于添喜――――九连八班长
岳冬生――――九连长
郑师长――――志愿军某师师长

钟 勋――――九连七班副班长、隐藏在我军内部的国民党特务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2-27 12:35:07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主要人物表(汉语拼音顺,☆为主角人物)
(续)

自卫还击战:
包 兴――――工兵班副班长
卜贵生――――某团三营八连副连长
程永东――――四连一排长
狄 旭――――某团三营长
关立新――――四连长
韩卫盟――――四连八班战士
贾国庆――――四连二排长
李伟欣――――四连八班机枪手
闵学军――――四连八班战士
祁 航――――工兵班长
沈锦华――――四连八班副班长
覃 笙――――某团三营八连长
田裕民――――四连八班火箭筒手
童立乾☆―――四连八班战士、新兵
王定国――――四连八班战士
武尚奇☆―――四连八班长
熊三和――――某师派驻某团三营加强指挥的师部参谋
徐清泉――――四连八班战士
杨国光――――四连三排长
袁有文――――炮排长
钟 勇――――某团三营八连二排长
朱振华――――四连指导员

范南雄――――越军副连长
阮二多――――越军特工连长


和平时期及军事演习:

艾 雪――――解放军科技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中将)
白裕辉――――军区装甲师一团二连长(中尉)
卞天祥――――离休干部、童欣的丈夫
卞志坤(女)☆―海军某部特种部队三连战士,解放军科技大学学员、海军某通信总站通信连副连长、连长、副站长,军区通信总站副站长(中校)
戴建新――――军区装甲师一团1号坦克车长(二级军士)
高秉轩――――解放军科技大学学员,解放军科技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助理(中校)
邯 汉――――某部军官(中尉),与卞天祥在列车上相遇
胡 震――――海军陆战队四连长(中尉)
黄建勋――――军区装甲师一团三连长(中尉)
季钧南――――解放军科技大学教授,解放军科技大学战略研究所原所长(中将)
江 强――――军区装甲师一团一营长(少校)
蒋 雄――――军区装甲师三营长(少校)
乐秀萍(女)――军区通信总站四班副班长
李 玲(女)――海军某通信总站三班副班长(上等兵)
李新阳――――海军某特种部队部队长
梁贵荣(女)――海军某通信总站三班班长(上等兵)
林春秀(女)――东山县南鳌村人
孟中校――――军区电子战部队指挥官(中校)
钱瑞英(女)――军区通信总站二排五班长
曲 波――――军区装甲师一团一连长(中尉)
申致远――――海军陆战队四连一排长(少尉)
施美芳(女)――军区通信总站二排长(少尉)
童 欣(女)――退伍女军人、卞天祥的妻子
童立乾☆―――解放军科技大学助教,解放军科技大学战略研究所主任研究员,军区装甲师副师长、一团长(上校)
王军长――――军区某军军长,军事演习“红军”指挥(少将)
王十六――――东山县南鳌村(原)生产队长
吴定生――――海军陆战队五连长(中尉)
武尚奇――――海军某部特种部队三连长,军区装甲师长(大校)
向 容(女)――军区通信总站四班长(一级士官)
小 赖(女)――海军某通信总站战士
小 丽(女)――解放军科技大学学员
小 沈(女)――海军某通信总站战士
小 宋――――军区电子战部队操作员(中尉)
小 郑(女)――军区通信总站四班战士
肖副司令员――军区副司令员、军事演习“红军”总指挥(中将)
邢远帆――――武警某部中队长、卞志坤的丈夫(中校)
徐 娜(女)――海军某部特种部队三连九班长,海军陆战队二营长(中校)
于凯旋――――军区装甲师一团1号坦克炮长(二级军士)
余时进――――军区装甲师二团长(上校)
章雪娇(女)――海军某通信总站三班战士
周宏伟――――军区装甲师一团1号坦克车长(一级军士)

邵 眸――――“篮军”最高指挥官(少将)
吴 志――――“篮军”电子及信息战部队部队长(大校)

(续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2-27 23:31:43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总目录:

第一部 烈火渔歌

1.黎明前夜
2.相识于危难之际
3.参军梦难圆
4.抢滩登陆东山岛
5.兄妹咫尺成天涯
6.日夜相守
7.鱼水情深
8.渔歌传情
9.火树花开洒泪别
10.东山岛危急
11.同仇敌忾
12.枪林弹雨知真情


第二部 风云突变

13.风雨军演
14.带兵有方的俊俏副连长
15.女儿参军为寻父
16.遭遇“魔鬼”连长
17.军校遇知音
18.军人的荣誉
19.初恋的终结
20.国际战争风云
21.交锋
22.新军事变革的陷阱
23.在装甲师的曲折带兵路
24.计算机模拟练兵能练坦克战术吗

(未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2-28 21:21:54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总目录(续):

第三部 陷入重围

25.高低立判
26.抢滩遭伏击
27.通信女兵也不都是孬种
28.指挥官的智慧
29.电子战的技术基础
30.电子战的谋略
31.忍无可忍、自卫还击
32.雾中鏖战(自卫还击)
33.心灵震撼(自卫还击)
34.五十多年前失散的战友
35.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36.被困北汉江南岸(抗美援朝)


第四部 惨烈突围

37.旧石器时代武器
38.电子战:遭遇电磁窒息
39.三根电缆(抗美援朝)
40.江河凝固(抗美援朝)
41.电子战:突破电磁窒息
42.智取驾德山(抗美援朝)
43.激战驾德山(抗美援朝)
44.孤军战航母
45.心愿(抗美援朝)
46.坚决执行命令(抗美援朝)
47.死战鹰峰山(抗美援朝)
48.大学生与强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3-1 22:03:12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总目录(续):

第五部 绝境求生

49.饥饿与死亡(抗美援朝)
50.最后的突击(抗美援朝)
51.生死不分离(抗美援朝)
52.横竖不就是一死吗(抗美援朝)
53.八班“黑话”欺敌(自卫还击战)
54.宁可肢体残废(自卫还击战)
55.这个新兵了不起(自卫还击战)
56.夜战斗智(自卫还击战)
57.尖端科技结合传统战法――现代战争生存术
58.空投荒岛
59.惊魂第一夜
60.女特种兵巾帼不让须眉


第六部 最终激战

61.让人窝火的战斗(自卫还击战)
62.狭路相逢(自卫还击战)
63.硬仗硬打(自卫还击战)
64.悲剧在胜利时重演(自卫还击战)
65.军人只可站着死(自卫还击战)
66.军旗飘扬(自卫还击战)
67.千帆竟渡克航母
68.电子“肉搏战”
69.斩首敌酋
70.金风玉露
71.血火炼真情(抗美援朝)
72.悲喜大团圆

(总目录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3-4 22:21:09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第一部 烈火渔歌


1.黎明前夜


(1.1)

  1950年5月3日,距我人民解放军计划对东山岛发起进攻,还有近两个月时间。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已经解放了大半个中国。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名义,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一起,向全军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命令人民解放军奋勇向前,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发动了渡江战役,两天后一举攻克了当时国民党政府首脑机关所在地南京;5月,解放了上海和浙江大部分地区;6月,三野第31军奉命进军福建,不久便解放了福州、漳州和厦门;10月,就在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之后,31军进驻东山岛以西的沿海三县:漳浦、云霄和诏安,并对东山岛上的国民党守军形成了剑拔弩张的威逼之势。
  这东山岛,面积194平方公里,地处福建省东南端的海上,是福建省居于金门岛之后的第二大岛。从天上往下看,东山岛外观酷似一只从南往北飞舞的蝴蝶。其左侧“翅膀”的北端,与福建本土仅隔着一条620米宽的海峡――八尺门海峡。然而,这条狭窄的海峡水深却有20余米,其中激流险礁无数。在岛上,国民党守军聚集了7000余人的兵力,并四处抓壮丁,扬言垂死抵抗。敌51师和58师主力,分别驻守在南、北半岛,敌17师124团和177团驻守东山城关(今铜陵镇),并控制港口。岛上气氛十分紧张。
  解放军吸取了解放金门战役失败的教训,为渡过海峡、攻克东山岛,进行了充分而细致的准备工作。军队分头勘查地形和海情,了解气象情况,侦察敌情,制订渡海方案。地方政府则发动群众,筹集船只,训练船工,组织运输队、担架队和向导队。一切都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
  这天凌晨,天刚蒙蒙亮,海面上风平浪静。在大军压境之下,这种平静显得诡异非常。在淡淡海雾的笼罩下,海岛上的一座座渔村,显得异样的静谧。这种静谧,隐隐透着某种不祥。
  在海岛的东南端、“蝴蝶”的尾部,有一座小渔村叫南鳌村。这时,渔村上空已经有一些零星的炊烟。这些袅袅的炊烟,给沉寂的小渔村带来了一线生机。村头有一座妈祖庙,妈祖庙的门前有几棵老态龙钟的古树,树叶尚未长出,树皮粗糙的枝干上盛开着数朵火凤凰般的红花。在这四周一片灰蓝的世界里,那红花格外显眼,好像流淌着的鲜血,更像跳跃的火苗。这树便是“火树”――刺桐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3-5 21:47:32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1.2)

  有位古人在欣赏刺桐花开之后,不禁惊叹:“海曲春深满郡霞,越人多种刺桐花。初见枝头万绿浓,忽惊火树欲烧空。”这首诗便成了刺桐树的别名――“火树”的来历。古书有如下记载:“刺桐,树高数丈,大者数围,身多瘿瘤,叶如梧桐,枝杆有刺,花深红色,先叶而生,形若金凤,三月盛开,望之满树嫣然。叶可杀虫,皮坚韧,可作绳,入水无烂。”可见,自古以来,人们就认识到这是一种奇树:生命尚未强壮,却先向人类奉献着美好;而它的整个躯干,又可以充当人类的保护神。
  根据植物学上的分类:刺桐,学名:ERYTHRINA ORIENTALIS,别名:山芙蓉、广东象牙红,科属:豆科蝶形花亚科刺桐属;原产亚洲热带,我国华南地区栽培较广;落叶乔木,树高大,可达二十米,树干和枝条上长有稀疏圆锥状的棘刺;枝叶扶疏,叶互生,如梧桐而繁密,具长柄,三出复叶,每小叶阔卵形,长约二、三十厘米;花附干而生,三四月先叶开花,花序为顶生总状花序,花色鲜红,每花花瓣五片;喜强光照、高温、湿润环境,以及排水良好的肥沃沙壤土。总之,这是一种不怕炎热,向往光明,又充满阳刚之美的树。
  人们多知古时福建泉州,到处都种有刺桐树,因而又有刺桐城之称;却不知在泉州西南大约200公里的东山岛上,古时亦是满岛火树、春来遍地红霞的地方。传说古时候,每年阴历三月,岛上火树花开,红彤彤一片,出海打鱼的人看见了,总感到一种神秘的力量,以为是妈祖的神谕,便拖家带口来到这里定居,并在山高处的火树丛中建起了妈祖庙。人们对妈祖虔诚礼拜,出海打鱼总能风平浪静,满舱而归。岛上的居民越来越多,妈祖庙的香火也越来越兴旺。但是,海上风魔为此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一天,他趁妈祖出海巡视,突然刮起狂风,将岛上的火树连根拔起,将渔船和房屋掀个底朝天!从此以后,除了妈祖庙外的几棵粗壮火树之外,岛上便树木全无,而风沙更是年年肆虐。这几棵历尽劫难却依然挺立的火树,便见证了东山人民往日的苦难。
  离妈祖庙不远有一间泥瓦房,里面住着渔民林老大一家四口。林老大40来岁,有一个妻子,有一个18岁的儿子叫林春海,还有一个16岁的女儿叫林春秀。春秀娘起得最早,正在厨房里刷锅,准备烧饭。儿子林春海还在厢房里睡觉。像往常一样,娘做好早饭后才叫他,后生崽长身体,好让他多睡一会儿。女儿林春秀没人叫,但已经起床,正在自己房内梳理她的长发。梳好后,她又将头发编成辫子。今天,她要跟娘一起到镇上去,买些针线和布头。在农村,她已经算是成人,要作些女孩子的手工。
  林老大也已经起来。他在堂屋里转了转,总感到心神不宁。这几天,他的眼皮总在跳,似乎预示着某种灾难的降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3-6 15:56:07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1.3)

  忽然,村头传来了几声狗吠声。他驻足倾听,狗吠声却又沉寂了下去。他走到大门,拔下闩梢,拉开门闩,将门板轻轻推开一条缝,把头伸出去张望。除了清晨的宁静,他什么也没看到。一股清凉的海风扑面而来,他心中顿时感到踏实了许多。他关上门,闩好门闩,插上闩梢,转身到后屋去,准备渔具。
  这些天,外头风声很紧,传说西边的解放军要打过来了,国民党军四处抓壮丁补充部队。他听说岛北城关镇附近的铜石本村,男人都被抓光了,一个村只剩下女人和小孩,怪可怜的。为了避风头,他跟儿子已经几天没出门。家里的盐快吃完了,今天,他要带儿子到海里打些鱼,让春秀娘拿到镇上去卖了换盐。
  厨房里,春秀娘刷好圆鼎锅,将一碗剩饭倒进去,放上水,盖好锅盖,开始生火。突然,隔壁邻居传来了女人凄厉的哭喊声,紧接着,屋外响起一片急促而又杂乱的脚步声!
  春秀娘一惊,丢下手中的打火石,从灶台前站起来。
  大门传来了“嘭嘭嘭”几声闷响――有人在砸门!砸门声越来越大。接着,喀嚓一声,门闩断裂,大门被轰然推开!
  春秀娘随手抄起一把锅铲,冲出厨房。
  几个手端着步枪的国民党兵拥了进来。他们跨过天井,直奔堂屋。他们手中的枪上着明晃晃的刺刀,刺刀的寒光在她眼前闪过,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她转过脸往门外一看,外面还有一群匪兵。匪兵们正用枪托和刺刀,驱赶着一群五花大绑的年轻渔民。她立即明白,匪兵们在抓壮丁!
  春秀娘不顾一切,冲进堂屋,伸开双手挡在匪兵前面,放开嗓门大喊:“春海,你快逃啊!”
  领头的匪兵一手将她扒开。她往侧面趔趄了两步。忽然,她不知哪儿来的勇气,转身猛然朝那领头的匪兵扑过去,两手死死地抱住他的腰,嘴里拼命地喊:“春海,你快逃,你快逃啊!”
  领头的匪兵使劲扭腰,想甩掉她。旁边一个大个子匪兵走上前,用脚踹她。但是,她不放手。大个子匪兵用枪托砸她的背和头,她还是死死抱住不放。领头的匪兵调转枪口,用刺刀在她的背上猛然扎去!她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这时,后房里传出一阵响动声。匪兵们立即朝后房拥过去。突然,房门从里面推开,林老大一手握着一把鱼叉冲了出来。躲了几天,厄运还是躲不过去。听到妻子惨叫的那一刻,他已经下定决心,他要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儿子的自由。他举起手,用尽全力将鱼叉向匪兵们刺去。匪兵们急忙向两侧躲闪,接着向后退去。一个动作稍慢的匪兵被鱼叉刺中了肩窝,大声嚎叫着倒在地上。叭,另一个匪兵开枪了。林老大胸部被击中。他松开握着鱼叉的手,低头去看自己的胸膛,只见鲜血喷涌而出。他向前踉跄两步,猛然冲到被鱼叉刺中的匪兵跟前,伸手去拔鱼叉。鱼叉被他拔了出来。他举起鱼叉,奋力向那名开枪的匪兵刺去。叭叭叭……,匪兵们连连开枪,林老大身中数弹,倒在血泊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3-7 16:12:26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1.4)

  厢房里,林春海被娘的喊叫声从梦中惊醒,一骨碌在床上坐起,捡起裤子穿上。听到堂屋外传来的枪声后,他顿时明白,这是匪兵到家里来抓壮丁。他冲到窗前,一拳打断一根窗棂条,正准备往外跳。这时,匪兵们从门外一拥而入,举枪瞄准他。领头的匪兵喊道:“别跑,跑就打死你!”
  林春海猛地将剩在窗台上的半截窗棂条拔下,转过身来,大叫一声“我跟你们拼了”,举着窗棂条冲向匪兵。大个子匪兵冲上前,一脚将林春海绊倒。匪兵们一拥而上,将他双手反剪压在地上,不一会儿工夫,便将他绑成一条肉粽子,使他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
  “走!”匪兵们推着林春海往外走。
  春秀娘已经受了重伤,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豺狼们抢走。当最后一个匪兵从她身旁走过时,她不知哪来的力气,猛然伸手,便死死地抱住个匪兵的脚,匪兵被绊倒在地上。这是那个被林老大用渔叉刺伤的匪兵。由于伤口疼痛,他嘴里乱号,两脚乱踢。春秀娘死活不松手。领头的匪兵转过身来,用枪对准春秀娘的后心开了一枪。春秀娘终于松开手,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娘!”林春海哭喊着,挣扎着要往回冲。可是,匪兵们扭住他,连打带踢,将他推出门外。
  此时,房间内的林春秀满脸是泪,手中紧握着一把剪刀,咬紧嘴唇,屏住呼吸,一声不响地躲在房门背后。等外面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她推门出来,见爹娘都倒在血泊中,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放下剪刀,哭喊着去扶爹,爹已经断气。她又去扶娘,娘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她,叫了两声“春海”,便闭上了眼睛,任凭她呼喊哭叫,再也不睁开。她抱着娘,哭个不停。她曾经有一个家,虽然清贫,却也充满温暖,爹娘疼爱她,哥哥爱护她。可转瞬之间,却家破人亡――爹娘死了,哥哥被抓走了。
  “哥哥!”她喊了出来。她忽然想起哥哥并没有死,只是被匪兵们抓走了。她心里升起了一线希望。
  她擦干泪水,放下娘,走出门去。她抬头向北望,见匪兵们刚走出村头,押着壮丁们沿海滩朝北而去。她走出村头,远远地跟在匪兵的后面,尾随而行。她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满脑子都是爹娘惨死的景象,耳边总是回响着娘临死前对哥哥的呼唤——靠打鱼为生的家不能没有哥哥。她走走躲躲。如今兵荒马乱,又是大清早,路上见不到一个行人。不知过了多久,她发现自己来到一个小镇,恍惚之间,她觉得这好像是西埔镇。匪兵们押着那些年轻的渔民走出小镇,继续往北走,不久,进了一座兵营,一拐弯不见了。她躲在一个沙丘后面,远远望着兵营,不知道如何是好。
  兵营的门口有卫兵站岗,里面的兵队往来调动,一片繁忙景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3-8 16:15:11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1.5)

  这时,路上出现了五个挑担人。他们肩挑重重的箩筐,边走边擦汗,向兵营走去。一个满脸胡茬的中年人走在最前面,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个瘦高个中年人,后面是三个年轻人。走在最后的一个年轻人个子不高,看起来也不算健壮,但他挑担走路的样子却轻松自如,林春秀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干农活的能手。
  快到兵营入口时,瘦高个中年人“哎哟”一声,被什么绊了一跤,他的箩筐也歪倒在地上,筐里的东西倒出来,洒满了一地。他的同伴都停下来,放下担子,帮他收拾地上的东西。
  猛然间,林春秀不知哪来的勇气。她从沙丘的背后跑出去,冲到那些人的中间,跟他们一起捡地上打翻的东西――那是刚采下来的新鲜芦笋。那些人只顾忙着捡芦笋,没拦她,也没问她是谁。
  等把所有芦笋都捡进筐里,林春秀突然抢过那瘦高个中年人的扁担,挑起担子就往兵营里走。
  “哎,你要干什么?”瘦高个中年人着急地喊了起来。他迈开步子去追她,但没跑几步,便停下来。他刚才摔跤时把脚扭伤了,走起路来疼痛难忍。
  胡茬脸中年人对他小声说:“我看她不像坏人,就让她挑吧。你到海边去……”他扭头,大声对其他人说:“大家挑担快走,赶上那小妹!”
  他们四个人跳上担子,大踏步向兵营走去,不一会儿就赶上了林春秀。到了兵营入口,两个卫兵,一个高,一个矮,从岗哨里跳出来,用上着刺刀的步枪拦住他们。
  高个子卫兵扫了一眼林春秀,问胡茬脸:“她是谁?上次怎么没见过?”
  胡茬脸忙赔笑道:“老总,她是我侄女。本来是用不着她的。你们也看到了,刚才我的一位兄弟摔了一跤,扭伤了腿。”
  “把东西都倒出来,我们要检查!”矮个子卫兵命令道。
  胡茬脸笑道:“老总,是不是风声越拉越紧了?怎么连我们都不相信?”
  “少废话!”矮个子卫兵喊道。
  “好说!”胡茬脸笑着放下他的担子,把箩筐里的芦笋全部倒在地上。其他人也学着他的样子,把芦笋倒出来。
  两个卫兵上前,用刺刀在各个芦笋堆上扒来扒去,折腾了一阵后,说:“行,装起来,挑到伙房去。”
  他们把芦笋装进箩筐,把担子挑在肩上,在胡茬脸的带领下,往右边一拐,向伙房走去。
  其实,这五个人是一个为解放军搜集岛上情报的侦察小组,其中四人是长期潜伏在东山岛的我地下党员,一人是解放军侦察员,叫卞天祥,就是那个走在最后的年轻人。胡茬脸叫王世达,是侦察小组的负责人。他们利用给国民党守军送蔬菜的机会,还发展了国民党军的一个伙夫――出身贫苦渔民的林新木。林新木虽然不能接触军机情报,但是,他从伙食供应数量的变化,就能推断出部队人数的变化。长官下连队视察,连长都要伙房准备好酒好菜招待。从酒菜的丰盛程度,他就能断定来的军官的级别。林新木已经为他们提供了不少情报。同时,林新木还利用同乡关系,新发展一个姓孙的团参谋。
  王世达挑着担跨进伙房,不见林新木,却看到一个油头滑脑的家伙。他马上预感到林新木已经出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3-9 16:21:15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1.6)

  王世达的预感没有错。昨天,孙参谋将一份紧急情报交给林新木后就出事。接到情报后,林新木非常机警,很快按照事先与王世达约定的办法,将情报藏好。这样,就算自己出事,王世达送蔬菜来时,也能自己取到情报。果然不出所料,晚饭后,林新木就被宪兵带走。
  等他们五人挑担进了伙房,那个油头滑脑的家伙便不停地在他们中间来回打量。王世达使自己头脑镇静一下,笑着向那家伙走过去,说:“长官,我们把芦笋送来了。”
  那家伙冷笑两声,阴阳怪气道:“是嘛?过过秤吧。”
  “长官,您今天怎么这么客气?往常一担就算100斤。”
  那家伙把脸一沉,喊道:“叫你过,你就过。是我不放心你们!”
  “行,就按长官您吩咐的办!”王世达说着,跳着担子往大挂秤走过去。大秤就挂在账房边的房梁上。他边走边扫视挂秤旁的帐房窗台。林新木曾跟他约定,如果自己出了事,就会把情报放在账房窗台上的油灯里。王世达扫了一眼那盏油灯,油灯的灯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不是上次他见到的那根柔软的粗纱线,而是一根用用白布搓成的布条!他会心地微笑了一下,向其他人招了招手,道:“弟兄们,都把担子卸到这边来,好过秤。”
  那个家伙扶着秤杆,让王世达他们把一筐芦笋挂到秤钩上,然后移动秤砣线,称好后,转身向着账房窗台,记下重量。就这样,芦笋一筐筐地过秤。还剩下最后一筐。一个年轻人把箩筐抬起往秤钩上挂。王世达向他使了个眼色,年轻人装着挂空的样子,一松手,箩筐砸到地上。他伸手装着急忙扶箩筐的样子,却顺势把箩筐一推,箩筐歪倒,一筐芦笋便倒满了一地。王世达冲上去,一把抓住那年轻人的衣领,把他推到帐房窗台旁,骂道:“你个毛手毛脚的崽子,难道几天没吃饭啦?”
  那年轻人挣扎着,王世达举手就要去打他耳光,可一手却打在油灯上。只听砰的一声,油灯砸到地板上摔个粉碎。“啊!”王世达故意惊叫一声,放开那年轻人,屁股冲那伙夫,弯下腰去看那油灯。他敏捷地将灯芯从灯头上扯了下来,攥在手里。他抬起头,脸上堆满了尴尬的笑容,向那个伙夫赔礼道:“我该死,我该死。我们陪,我们陪。”
  “好!你们今天这五担芦笋也就值这盏油灯。”那个伙夫奸笑道。
  “你!你简直就是强盗……”年轻人喊着,就要冲过去,却被王世达拦住。王世达向那伙夫赔笑道:“长官,您给个午饭钱吧?”
  伙夫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铜板,往地上一扔,道:“滚吧!”
  王世达捡起那几个铜板,挑上空箩筐,转身往外走。
  林春秀一直手握扁担,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她胸膛起伏,眼里充满仇恨。她真是不明白,这个身材高大的王世达,为什么要向这些匪兵们低三下四,连一点渔民的气概都没有。她见王世达出去,也挑上箩筐往外走。其他几个人也挑起空箩筐,愤愤不平地往外走。
  他们刚走出伙房不远,一队端着枪的匪兵跑步过来,拦住他们的去路。一个军官喝道:“给我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3-9 16:21:32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1.6)

  王世达的预感没有错。昨天,孙参谋将一份紧急情报交给林新木后就出事。接到情报后,林新木非常机警,很快按照事先与王世达约定的办法,将情报藏好。这样,就算自己出事,王世达送蔬菜来时,也能自己取到情报。果然不出所料,晚饭后,林新木就被宪兵带走。
  等他们五人挑担进了伙房,那个油头滑脑的家伙便不停地在他们中间来回打量。王世达使自己头脑镇静一下,笑着向那家伙走过去,说:“长官,我们把芦笋送来了。”
  那家伙冷笑两声,阴阳怪气道:“是嘛?过过秤吧。”
  “长官,您今天怎么这么客气?往常一担就算100斤。”
  那家伙把脸一沉,喊道:“叫你过,你就过。是我不放心你们!”
  “行,就按长官您吩咐的办!”王世达说着,跳着担子往大挂秤走过去。大秤就挂在账房边的房梁上。他边走边扫视挂秤旁的帐房窗台。林新木曾跟他约定,如果自己出了事,就会把情报放在账房窗台上的油灯里。王世达扫了一眼那盏油灯,油灯的灯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不是上次他见到的那根柔软的粗纱线,而是一根用用白布搓成的布条!他会心地微笑了一下,向其他人招了招手,道:“弟兄们,都把担子卸到这边来,好过秤。”
  那个家伙扶着秤杆,让王世达他们把一筐芦笋挂到秤钩上,然后移动秤砣线,称好后,转身向着账房窗台,记下重量。就这样,芦笋一筐筐地过秤。还剩下最后一筐。一个年轻人把箩筐抬起往秤钩上挂。王世达向他使了个眼色,年轻人装着挂空的样子,一松手,箩筐砸到地上。他伸手装着急忙扶箩筐的样子,却顺势把箩筐一推,箩筐歪倒,一筐芦笋便倒满了一地。王世达冲上去,一把抓住那年轻人的衣领,把他推到帐房窗台旁,骂道:“你个毛手毛脚的崽子,难道几天没吃饭啦?”
  那年轻人挣扎着,王世达举手就要去打他耳光,可一手却打在油灯上。只听砰的一声,油灯砸到地板上摔个粉碎。“啊!”王世达故意惊叫一声,放开那年轻人,屁股冲那伙夫,弯下腰去看那油灯。他敏捷地将灯芯从灯头上扯了下来,攥在手里。他抬起头,脸上堆满了尴尬的笑容,向那个伙夫赔礼道:“我该死,我该死。我们陪,我们陪。”
  “好!你们今天这五担芦笋也就值这盏油灯。”那个伙夫奸笑道。
  “你!你简直就是强盗……”年轻人喊着,就要冲过去,却被王世达拦住。王世达向那伙夫赔笑道:“长官,您给个午饭钱吧?”
  伙夫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铜板,往地上一扔,道:“滚吧!”
  王世达捡起那几个铜板,挑上空箩筐,转身往外走。
  林春秀一直手握扁担,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她胸膛起伏,眼里充满仇恨。她真是不明白,这个身材高大的王世达,为什么要向这些匪兵们低三下四,连一点渔民的气概都没有。她见王世达出去,也挑上箩筐往外走。其他几个人也挑起空箩筐,愤愤不平地往外走。
  他们刚走出伙房不远,一队端着枪的匪兵跑步过来,拦住他们的去路。一个军官喝道:“给我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3-11 16:19:43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2.相识于危难之际

(2.1)

  林春秀感到王世达的手碰了一下她的手。她低头一看,见他手里有一个东西要递给她。她轻轻接过那东西,一抬手,放进了自己右襟口袋里。
  几个匪兵跑过来,就要搜他们的身。王世达放下箩筐,双手攥着扁担,转过身来护着林春秀,对那个要搜她的匪兵大声喝道:“谁敢碰我侄女一个指头,我就跟他拼了!”
  那个匪兵被吓得倒退了两步。其他人也拿起扁担,做好了打架的姿势。
  林春秀这才感到,王世达保护她的架势有几分像她爹。想到这,爹娘惨死的情景又浮现在她眼前。
  “嘿,反了你的!”匪兵军官跑过来,一把夺过一个士兵的步枪,出其不意地往王世达的脑袋砸去。王世达闪身不及,枪托砸到他的左额上,站立不稳,倒在地上。
  面对这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匪兵,想到爹娘的惨死,林春秀心中没了恐惧,有的只是仇恨和怒火。她一弯腰,放下箩筐,顺手扯出扁担,一扭腰甩手,狠劲将扁担头扫到那军官的头上!那军官应声倒地。
  王世达从地上跃起,扑向那军官,迅速夺下他腰间的手枪!其他几个人也见势行动,缴了几名匪兵的的步枪。其他的匪兵见势不妙,边拉枪保险边向两侧散开。营房门口的哨兵也冲出岗亭,举枪欲射。
  卞天祥和两个年轻人迅速卧倒,做好战斗准备。林春秀没见过这阵势,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快趴下!”王世达大声喊道。
  听到这喊声,卞天祥一越而起,把林春秀按倒在地上。叭!一个敌人哨兵扣动了扳机,朝他们开枪。
  叭叭!王世达连开两枪,把那两个哨兵击倒。刚才散开到两侧的匪兵,已经回头趴在地上,用枪对着这边,准备开枪。王世达一手搂着那个被林春秀击昏的军官站起来。匪兵见军官跟王世达在一起,一时不敢开枪。王世达转身,对卞天祥大喊:“带上小妹,快跑!”
  卞天祥把林春秀从地上扯起来,拉着她的手拼命地往外跑。
  其他人边开枪边后撤。匪兵们不再顾及军官的死活,开枪射击。王世达中弹负伤。他推开敌人军官,边射击边后退。敌人从兵营各处出动,向这边围过来。王世达等三人为了掩护卞天祥和林春秀,都先后中弹。敌人将王世达和其他两人团团围住。三人忍着伤痛,边打边后撤,最后退到墙边,无路可走。
  嗒嗒嗒……,敌人开枪扫射,三人壮烈牺牲。
  此时,卞天祥和林春秀已经跑出营房门外。听到枪声,卞天祥回头见三人被敌人击倒,大喊一声“老王”,转过身来举枪射击,将一个敌人击倒。可是,步枪里只有一颗子弹。他扔掉步枪,就要往里冲,突然背后有人喊:“快到海边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3-12 15:08:47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2.2)

  林春秀回头一看,在断墙后面躲着一个手持木棍的人。这正是那个在营房门外摔跤扭伤脚的瘦高中年人。听到喊声,卞天祥顿时清醒过来,转身扯起林春秀,往海边跑去。
  匪兵很快跑出兵营,向前追来。中年人从断墙背后冲出,一棍子将跑在最前面的匪兵打倒。他夺过匪兵的步枪,一刺刀将匪兵刺死,又连连刺倒了几个跑到近前的敌人。就在他举枪瞄准一名敌人,准备射击时,冲过来的匪兵对准他一齐开枪。瘦高个中年人壮烈牺牲。
  卞天祥和林春秀跑到海边。沙滩上停靠着一条木船。这是那瘦高中年人准备的。卞天祥捡起地上的绳索,抛到船上,推着船往大海跑去。这时,天空中乌云低压,海面昏暗。林春秀跑上前,跟卞天祥肩并肩一起使劲推船。她见水深已经足够,轻巧地一跃,跳上船。她转身向卞天祥伸出手,卞天祥拉着她的手,一跃上船。他们两个各拿起一把桨,用尽全身力气往外划。他们刚划出几十米远,敌人追到海边,跑进浅滩,举枪朝他们一齐开火。
  卞天祥扔掉船桨,一把将林春秀按到在船板上。不一会儿,船帮被子弹打穿了许多洞,海水往船里渗,很快浸透了他们的衣服,浸湿了他们的身体。木船在慢慢地下沉。
  这时,枪声渐渐变弱,卞天祥在林春秀的耳边小声说道:“听数数,数到三,一起往外跳!”她点了点头。他小声数道:“一、二、三――跳!”两人同时跃起,只听“扑通”一声,他们几乎同时扎进海水里。岸上的敌人又猛烈射击,子弹像密集的雨点,“冬冬”地钻进水里。
  就在这时,海面上突然刮起东南风来。匪兵们急忙收枪,离水上岸。风越刮越大,不一会儿,海面上波涛汹涌,海滩上飞沙走石。匪兵们也被风沙吹得东倒西歪。他们用手揉着眼睛,吐着嘴里的泥沙,骂骂咧咧地离开海岸。
  林春秀在波浪中挣扎着。由于没吃早饭,她渐渐感到手脚变得沉重起来。她想起了那个跟她一起逃出来的年轻人,不禁担心起来:他会不会被子弹打死了?会不会因为不会水而沉到海底?就在这时,一个浪头打过来,然后碎下去。她看见了那个年轻人――他抱着一块破船板,正向她游过来呢!她心中一阵喜悦。她张开嘴巴想喊他,但不知道喊什么。他也看见了她。只见他眼睛一亮,奋力向她游来。不一会儿,他游到了她的身边,把船板推到她眼前。她伸手扶住船板,舒了一口气。
  这时,天已经下起雨来,海面上变得稍微明亮了一些。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打量一个男人:一双明亮有神眼睛,一张消瘦、却透着几分刚强和英气的脸。她觉得他的年龄要比她哥小。他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了头。林春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大胆,也红着脸转过头去。他抬起头问道:“我叫卞天祥。同志,你叫什么名字?”
  他说的一口东山话,但她不明白那个古怪的“同志”是什么意思。她咬了咬嘴唇,说:“我叫林春秀,南鳌村的。你是哪个……”
  突突突……,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汽艇的发动机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3-13 15:16:28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2.3)

  突突突……,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汽艇的发动机声。他们同时抬头张望,就在离他们几百米远的地方,一艘汽艇正向他们驶来。她转过头,望了望南边不远处的一座小岛,沉静地说了声“走”,便潜入水中。他也跟着潜入水中。两人奋力向南潜游而去。
  汽艇是国民党守军的巡逻艇。巡逻艇也正向那小岛驶去。不久,巡逻艇驶近了小岛,环绕小岛缓缓而行。艇上的敌人通过望远镜,四处搜索小岛周围的海面和礁滩。突然,礁石上两个人影一闪而过,紧接着消失在礁石群中。艇上的机炮马上打响,嗒嗒嗒……,子弹打在礁石顶上,碎石飞溅而起,接着像冰雹一般落下。不一会儿,机炮停止射击。巡逻艇的船舷放下一条皮筏,三、四个匪兵人背着枪,坐上皮筏,向小岛划来。
  那两个人影正是林春秀和卞天祥。他们隐蔽在礁石中间,等待枪声响过,便快速往小岛中心跑去。这是个方圆不足百米的珊瑚礁,礁上怪石嶙峋,洞穴遍地。洞穴大小形状不一,有狭长的,有扁圆的,但都连通大海,洞内海水随着海浪汹涌起伏。不久,敌人的皮筏靠岸,敌人从皮筏上跳下,端着枪,向礁石中心搜索过来。
  “啊!”一个敌人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大洞穴,立刻被正在退下去海水吸走。叭叭叭……,其他敌人惊恐地卧倒,盲目开枪,他们以为遇上了埋伏。子弹从林春秀和卞天祥的头顶上飞过。两人急忙趴倒在礁石之间,屏住呼吸。
  海面上,敌人的巡逻艇已经绕到小岛的对面。听到枪声,艇上又放下了两条皮筏,六、七个敌人坐上皮筏,划了过来。
  卞天祥紧张地思考着应敌方案。他原本是东山岛人,从小就在海浪中成长。十岁那年,他随母亲逃荒北上到长江边,经常跟渔人到长江中打鱼,又练就了一身撑船的好本领。在解放南京的渡江战役中,他应征当了船工,并且在战斗中表现勇敢。南京解放后,他要求参军,得到了被批准。某部侦察连正需要一名水性好的战士,他就被分配到侦察连。在解放福州的战役中,他和战友出色地完成了侦察任务,荣立二等功。我军吸取金门战役失败的教训,提前对解放东山岛做准备,因此上级决定,派东山出身的卞天祥潜回岛上。他回到东山后,很快跟当地的地下党取得了联系。他已经跟王世达等人进出敌人兵营长达半年之久,为部队送回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这时,敌人越逼越近。卞天祥一时没有好主意,心想,到了这一步,只能跟敌人硬拼了。但他又转念一想,这样一来,即使他牺牲了,也不能保证林春秀和情报的安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3-14 15:13:49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2.4)

  与此同时,林春秀也在思考如何逃过敌人的搜捕。在他们眼前有一个大洞穴,洞内海水翻腾。在她大约十岁的时候,有一次,她跟哥哥到海边一个小岛上去捉螃蟹。她不小心掉进一个洞穴,一转眼就被海水吞没。哥哥吓坏了,急忙回村叫大人。大人赶到,发现她已经被海水冲到了岛外。大人把她捞上船来,救活了她。想到这,她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近处传来了敌人的喊叫声:“看见了,就在那里!”
  她扯了扯卞天祥的衣服,眼睛盯着洞穴,说:“跳!”
  卞天祥注视着洞穴里冒着泡的海水,心里明白,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他点了点头。两个人深深吸了一口气,林春秀前、卞天祥后,两人先后跳进了洞穴的海水中。他们在洞穴中迅速往下沉。石穴越来越宽,水下的光线却变得越来越暗。他们横向往前游一段,很快,手就摸到了岩壁。
  敌人冲到洞穴边,对着洞口,连连射击。
  林春秀和卞天祥摸着石壁往前游。不久,一股水流在将他们往一个方向吸过去。前方的洞穴变得越来越窄,最后他们被挡在一个小洞口前。这里的水流一进一出,非常激烈。林春秀用手在洞口上比了比,然后扯了扯卞天祥的手。她等水流朝外涌的时候,一头钻进了洞口。卞天祥学着林春秀的样子,等水流再次往外流时,也一头钻了进去。
  洞口这边十分宽敞,却是一片漆黑。憋了半天气,林春秀觉得已经不能再坚持下去了,便不由自主地往上浮。不一会儿,她头上撞到了岩石。她四周张望,发现前方有一丝微弱的光明,便奋力朝那边游过去。忽然,光线变得明亮起来,她猛然往上一蹿,终于浮出了水面。她长出一口气,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快速地呼吸起来。她抬头上下左右看了看。这是一个封闭的洞穴,顶上开着一条小缝,光线便是从那里漏进来的。前方不远,有一处较高的岩石,没有水。她游过去,爬到岩石上面。这时,水面上冒出了一串气泡,卞天祥也跟着蹿出水面来。
  “快到这里来!”林春秀冲他招了招手。卞天祥游了过去。她向他伸出手去,他抓住她的手。她一把将他扯到那没有水的岩石上来。两个人肩并肩,坐在岩石上喘气休息。
  不一会儿,林春秀觉得肚子在叫。她扑通一声跳入水中,不久又冒出水面来。她手里抓着一大把水草。她把水草递给他,他一手接过水草,另一手将她扯出水面来。他把水草还给她。她接在手里,分一半递给他,说:“你不饿?这是海菜。”
  他没有接。“我不饿。”他说,但说完就后悔,“我……”他红着脸,不知说什么好。
  她扫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把那一半海菜放到他的大腿上,转过脸去,自己吃了起来。他拿起那把深绿色的海草,扯出两根,也放到嘴里嚼起来。这种脆脆的、咸咸的海草,他小时候也经常放到嘴里嚼,可今天嚼起来,却感到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班长,回去算了吧?那两个人说不定早已经喂了大鱼。”突然,头顶上的石缝里传来了敌人的说话声。叭!一个匪兵朝石缝里开了一枪。卞天祥急忙伸手拦在林春秀的前面。两个人屏住呼吸,一动也不动。叭、叭!又有两颗子弹从石缝中飞了进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167

主题

0

听众

2250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03-7-13
精华
0
帖子
2248
发表于 2007-3-15 15:17:34 |显示全部楼层

RE:长篇军事小说《火树》连载--向建军八十周年献礼

(2.5)

  “哈哈哈!”匪兵班长大笑起来,“他们不喂大鱼,也被这枪声吓死了。弟兄们回去吧!”敌人说笑着,下岛去了。
  林春秀和卞天祥一动不动地呆了好久。外面又传来了汽艇的发动机声和汽笛声,声音由大变小,渐渐远去,最后完全消失。卞天祥心想,必须尽快找到出口,离开岩洞,否则天黑了,就更难办了。他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石缝。石缝离他们坐的地方有四、五米高,而且看起来非常窄小,估计只能伸出一只手去,显然不可能从那里逃生。如果原路回去,很可能找不到原来的出口,说不准还会被憋死在水下。怎么办?带着这个问题,卞天祥扑通一声跳进水里。
  “你要做什么?”林春秀望着他问道。
  “找个出口。”
  林春秀低头看了看脚下的海水,水位正在变低。她急忙喊道:“你快上来!要退潮了。”
  卞天祥也感到了周围水流的力量,赶紧游回去,爬上石台。洞里的水位越来越低,最后竟然落下去两、三米深。他惊喜地发现,就在他们的左前方,竟然露出了一个半人高的洞口。他们顺着石壁爬过去,钻进洞口。他们在洞里爬了一阵子,便看到了亮光。他们往亮处爬过去,不久便看到了海面。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狂风过后,海面又变得一平如镜。看不到一条暮归渔船的海面,笼罩在一片薄薄的暮霭之下,让人感到有几分神秘,几分不安。他们无心观赏海面的晚景,在礁滩上找到了一块破船板,趁着暮色,往西南方游去。
  天渐渐黑了下来。这时,一轮明月从海上升起,为海面罩上了一层银纱,使大海变得轻柔多情起来。他们见水中有自己的身影在波动,都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去,望了望海平线上的圆月,然后回过头来,相视而笑,接着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他们继续往前游。不知游了多久,他们终于游到了岸边。他们爬上岸,沿着海滩,踏着月光,大步流星地往南边走去。敌人的守军主要布置在北岛、城关和西岸的渡口,东南边的海岸没有守敌,所以比较安全。一路上,他们谁也没说话。大约七、八点钟的时候,他们回到了南鳌村。林春秀小跑着向家里走去。
  屋里有灯光!林春秀靠近墙根,轻手轻脚地走向门口。卞天祥则机警地跟在她身后。快到门口时,他快步超过林春秀,轻轻推开门,往里望了一眼,然后迈步进去。
  突然,一根木棒从侧面猛然击下!卞天祥听到风声,急忙扭头闪开,棒子重重地打在他的肩膀上。他脚下一时没站稳,向旁边踉跄两步,倒在地上。门边闪出一个人影,向卞天祥朴过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