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

中国军网国防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版主: fly8686
查看: 12892|回复: 3

军官何苦"何苦"转业当棒棒?  

[复制链接]

495

主题

15

听众

2493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15-6-3
精华
5
帖子
831
发表于 2016-1-13 16:22:06 |显示全部楼层
  “一根短木棒,风雨扛肩上,带着全家人的希望……棒棒不是木头人,劳动一曲山歌长。”当何苦(左一)换上一身棒棒装,与棒棒们一起招揽生意的时候,他心中多了几分理解,眼中多了几多渴望。人生转型,最难转变的其实是心态。带着军人的勇敢闯一闯,吃得棒棒的苦,才能活出棒棒的精气神。何苦坚信:大寒过后,一定立春!
  
  人物肖像
  
  何苦,本名何长林,转业前任职重庆警备区政治部,正团职干部。一米八三的个子,高鼻梁,络腮胡,体格健壮,恰似三国时期的关云长。他在事业顺风顺水时选择转业,当起了山城棒棒,拍出全国首部自传体励志纪实片《最后的棒棒》。笔者辗转联系到何苦,他正接待几家风投公司的考察,洽谈上千万元投资项目。电话那头,他依旧谦虚:“我还是那个一根楠竹棒,一卷粗麻绳,一双解放鞋,站在解放碑前等待生意开张的何苦!”
  
  山城棒棒,来了个转业军官
  
  ■解放军报通讯员 马 超 特约记者 戴思文
  
  一种爱的表达,叫离开
  
  从士兵提干到正团职干部,每一步成长都得益于部队。他说,感恩部队、热爱部队,就不能拖后腿、当累赘
  
  2014年初,38岁的重庆警备区正团职干部何苦,向组织提出了转业。
  
  “干得好好的,为何要走?”得知何苦要转业,朝夕相处的战友们颇感意外。
  
  作为他的伯乐、老领导邓高如也大为不解。“38岁的年纪,在部队发展得顺风顺水,突然提出转业。”邓高如想不明白,甚至一度怀疑:“是否与领导或家人不和,在赌气?”
  
  最接受不了的还是他的父母。何苦说,作为从大山中走出的团职军官,他一直是父母乡亲的骄傲。为了劝他别冲动,从没坐过出租车的父母,连夜包车从数百公里外的老家赶来,父亲气得一连好几天睡不着觉。甚至连平日里和气的乡亲也在议论,“老何家儿子是不是在部队犯错误了?以后回来村主任可不会请他吃饭了”。
  
  谈及这些往事,何苦摇头苦笑。
  
  “说真的,部队培养了我20年,怎舍得离开呢?”他说:“我在不惑之年的选择,绝对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接着讲了两件具体事。
  
  过去几年,他牵头负责的舆论宣传工作风生水起,人送雅号“新闻发言人”,发展前景令人看好,何苦也因此被提升为正团职干部。在中国梦强军梦号音渐急、马蹄声催的日子里,他突然发现自己再怎么努力也跟不上部队改革发展的节奏。“躺下睡不着,坐着就犯困,自己干不动,别人干不放心,职务越来越高,可是好多新装备看着看着就犯迷糊。”一次,部队有紧急采访任务,何苦驾驶刚配发的转播车直奔现场,等拍完了才发现整车装备仪器一个都不会用,几百万元的转播车到他手里成了一种别无它用的交通工具。另外,伴随部队改革进程持续加快,他的业务理念渐渐跟不上部队的变化节奏,有时候出差好几天回来,年轻战友独当一面,工作干得比自己在位时还好。
  
  “不能占着位子不作贡献,更不能躺在功劳簿上过日子。”何苦说,“我的综合能力已经难以适应军队发展需求,那就应该尽快做出抉择。”他说,那是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再不可或缺。何苦开始意识到,自己能力素质已经不适应部队发展要求了。要走的念头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强烈起来。“从士兵提干到正团职干部,我每一步成长都得益于部队;感恩部队、热爱部队,就不能拖后腿、当累赘。”
  

495

主题

15

听众

2493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15-6-3
精华
5
帖子
831
发表于 2016-1-13 16:22:28 |显示全部楼层
Lemon 发表于 2016-1-13 16:22
  “一根短木棒,风雨扛肩上,带着全家人的希望……棒棒不是木头人,劳动一曲山歌长。”当何苦(左一)换 ...

  一种爱的传递,叫发现
  
  曾经辉煌的山城棒棒大军而今变得稀稀寥寥。凭着部队养成的职业嗅觉,他决定,搞一部关于棒棒的纪实片
  
  递交转业报告后,何苦开始筹划自己的未来。不愿给部队和地方添麻烦的他,选择了自主择业。离队前,他把团职军官的身份和过去的荣誉全部留在部队,带上了军队赋予的吃苦耐劳和一切重新开始的决心。
  
  其实,早在听闻何苦转业的消息没多久,一位朋友就曾请他出任旗下的影视公司老总,并开出了诱人的年薪。何苦思来想去,还是婉言谢绝了。
  
  “说实话,面对高薪我也很动心,可我明白刚踏入社会毕竟是个嫩手,如果创造不了应该创造的价值,年薪再诱人的岗位也不可能坐得稳。”何苦决定从自己能做得了的事情做起。“在部队多年从事电视新闻,先踏实地去拍一部作品,一方面能客观认识自己,另一方面也让别人看清楚我能干啥。”
  
  那段时间,何苦整天在重庆街头徘徊,他发现曾经辉煌的山城棒棒大军而今变得稀稀寥寥,且大都老态龙钟。作为一个为重庆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群体,随着时代发展不可避免地快速走向衰落。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凭着部队养成的职业嗅觉,他突然有些心潮澎湃,迅速作出决定:搞一部关于棒棒的纪实片。
  
  尽管有着20多年新闻工作经历,但从事的都是军事新闻,要想拍出拨动观众情感共鸣点的上乘作品,光靠一腔热血还不够。何苦拿出在部队养成的实干劲头,从零起步,走进重庆市渝中区五一路自立巷53号,在这座风雨飘摇的老房子里,拜65岁的资深棒棒黄师傅为师。
  
  那段日子里,一根楠竹棒、一卷粗麻绳、一双解放鞋,成了何苦的“标配”。他白天随师父当棒棒,走街串巷揽生意,晚上埋头完成当天的拍摄场记和报告文学。正值三伏天,在一段不长但很陡的坡路上,何苦正挑着货物爬坡上坎负重前行,却遇到了自己的同事。
  
  面对同事一声“何苦你这是何苦呢”的追问,何苦没有多做解释,他给自己定下目标:“先当好棒棒,才能拍好棒棒。”当棒棒一年多,他遇到了许多困难,但棒棒身上那种自立自强、吃苦耐劳,靠自己劳动挣钱吃饭、踏踏实实追梦的棒棒精神始终支撑着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495

主题

15

听众

2493

积分

六级士官

Rank: 8Rank: 8

注册时间
2015-6-3
精华
5
帖子
831
发表于 2016-1-13 16:22:35 |显示全部楼层
  一种爱的融入,叫传承
  
  棒棒的故事讲过了。他说,自己将会用更多镜头关注转业复退军人群体
  
  当棒棒前8个月,何苦的生意一直不见起色,每月收入仅千元左右。他开始意识到,即便做棒棒,也要做一个适应社会发展、有头脑的棒棒,学会随时改变,才不会被时代淘汰。
  
  何苦利用重庆城区改造的机会,开始通过手机和互联网招揽一些工程业务。从帮人栽桩挖沟一点点干起,靠军人特有的肯干踏实和良好口碑,找他干活的人越来越多。短短5个月时间,净赚6万多元,跟着他干的几个棒棒,每人每月也有四五千元收入,何苦渐渐成了圈内小有名气的棒棒包工头。一位做防水工程的大老板看准了何苦的执着,想跟他合伙赚大钱,并允诺他当副总。
  
  对这无心插柳促成的好事,何苦再次婉言谢绝。他决定遵从自己对理想的坚持和追求,扎扎实实地把纪录片制作完。他告别红火的生意,一头钻进窄小的机房,一帧帧编辑电视画面。
  
  “实不相瞒,当初很多人说我傻,放着到手的大钱不赚,去干看不见影儿的事。”何苦说:“一年多棒棒经历告诉我,俯下身子,亮出膀子,去实现人生的另一种价值。这既是对梦想的坚守,也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一个月后,全国第一部自拍体励志纪实片《最后的棒棒》问世。
  
  “现在已经有五六家电视台购买了我的播出权,过不了多久就会和大家见面,根据拍摄场记整理的20万字长篇纪实文学上架不到10天就卖断货了,现在正在抓紧加印呢!”
  
  谈及下一步打算,何苦坦言,将持续关注国防和军队改革,努力传承军人精神,“用更多镜头展现转业复退军人群体”。
  
  儿子不怕从头来
  
  ——致父母(节选)
  
  ■何 苦
  
  爸、妈:
  
  我的转业申请组织上批准了,我选择了自主择业。那个全村“景仰”的“何主任”又变成了20年前的“大莽子”。明天就去重庆解放碑附近自力巷53号,人生新的征程我准备从“棒棒”起步。
  
  上个月在电话里透露了转业的想法,你们连夜赶到重庆苦口婆心劝我不要冲动。真的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是的,我们那个穷山沟里几十年才走出个正团职军官,每次探亲回家村主任都要请吃饭,确实很荣耀,谁能想到现在当了棒棒?
  
  儿时的记忆里,重庆与老家村子的距离是三天三夜。我9岁那年,远房堂弟因治疗皮肤顽疾去了一趟重庆,全村孩子都很崇拜他——他是小伙伴当中唯一去过重庆的人。
  
  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我和家里的羊群一起成长。上小学的时候,我旷课一周被学校开除了,老妈骂我:“你再不攒劲读书,长大就去重庆当棒棒!”
  
  18岁那年,我高中没念完就报名参军。从穿上军装那天起,我就下定决心到部队里练出一身肌肉块儿,退伍之后去重庆当棒棒。
  
  1997年上半年,正当全国人民翘首期待香港回归祖国的时候,天上两块大馅饼径直砸到了我的头上。一是作为沈阳军区某部优秀班长直接提干,二是重庆成了直辖市,我一夜之间成了重庆人。军队信息化建设打基础的那个年代,文化不高但敢于吃苦的人还是有用武之地的,我不仅是集团军上下认可的“学习成才标兵”,多次立功受奖,还先后两次提前晋职,30出头干到了正营职。
  
  2007年初,工作上的调动让我有幸回到驻重庆部队。老家的村子与重庆的距离,也随着交通发展,由三天三夜缩短到了4个小时。
  
  回到重庆这些年,我个人成长进步还算顺利,2008年底成为一名团职干部,牵头负责的工作也有不少亮点。可肩头责任越来越重,在底子单薄工作力不从心的时候,我突然悲伤地意识到,我和山城的棒棒们一样,就要被这个时代淘汰了——信息化时代,“老黄牛”终归要被“千里马”取代。
  
  爸、妈,你们给予了我生命,但是,是这支人民军队赋予了我血性和品格,活要活得顶天立地,死要死得无愧于心。宁当山城棒棒,不做强军累赘——这是儿子以军人名义作出的人生第二次选择,儿子不怕从头来!
  
  儿子于2014年1月18日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马超 戴思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0

主题

0

听众

10

积分

列兵

Rank: 1

注册时间
2016-1-28
精华
0
帖子
3
发表于 2016-1-28 22:22:20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